演示站

393 受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总导演的一声惊呼,其他人就见舞台中央的那盏大吊灯直直地往下砸来!

    秦笙没有时间去看发生了什么,在听到导演的第一声喊叫时,就直觉不好,猛地朝后退了几步,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动作。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有什么风仿佛从面上一刮而过,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巨响,火光四射之间,无数的碎片炸裂开来!

    还好现在到了秋日,第一次排练也不需要换上专业的舞台表演服装。秦笙此时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大衣,感觉到不对就一下子蒙住了头脸。

    眼前就跟下雨似的“噼里哗啦”砸下了一地东西。

    即使隔着一层大衣,秦笙都仿佛能够看到不停地闪现着的电弧,还能听到什么东西呼啸而过发出的风声。

    等到一切动静终于都彻底平息下来,她才松开了扯着大衣边缘的手,小心翼翼地从缝隙间探出了头。

    就在她面前的舞台地板上,是一盏已经被砸到完全报废的水晶大吊灯。头顶的天花板上,甚至还吊着几盏同样造型的吊灯。不仅造型精致漂亮,而且通电点亮之后,还有一种金碧辉煌的豪华感。这还是之前约瑟夫特意让人高价买来的舞台装饰呢!

    因为造价昂贵,而且是那种既已售出、概不退还的定制奢侈品,新来的这位导演也不好就此放弃,毕竟就算是官方活动,资金也不是无限使用的,总不好就这么浪费。

    好在约瑟夫这个人不怎么样,挑选东西的眼光却还不错。这些灯的造型都很漂亮,留下来也不算违和,勉强算是对得起它的价格。于是这位新导演干脆就沿用了约瑟夫留下来的这些东西。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有一盏灯会当众砸了下来,还差点儿就闹出了人命官司!

    不是说是高档品吗,不是说质量上乘吗,不是说一般人都定制不到吗?那这灯怎么这么容易就坏了呢?

    尽管今天只掉下来了一盏,但是,现在大家看向其他吊灯的眼神都是带着几分惊惧惶恐的。这些都是同一批制作装修上去的,今天能掉下其中一盏,谁知道后面的时间里会不会通通都掉下来?

    舞台上的那盏灯甚至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一地的都是碎玻璃渣,就连里面的线路都暴露了出来。

    总导演他们来不及考虑这些,直接冲上了台,几步走到了秦笙的旁边:“怎么样?没事吧?刚刚有没有被砸到哪里?”

    如今节目几乎都已经定下来了,但表演者出事之后,要修改节目单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以前在上台前几天才修改节目名单的事情又不是没有。

    现在最关键的是——秦笙的安全状况。

    他们甚至已经看到舞台的地板上有血迹出现了!

    “放心吧,导演,我没事的,”秦笙的脸色还有一些苍白,显然也是被刚才的变故吓了一跳,但大体上那还算冷静,至少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就是脚踝上被飞过的玻璃划破了一些。”

    地板上的血迹自然也是从伤口迸溅出来的,看着有些吓人,但还不至于太过严重。至少,是没有什么生命安全上面的威胁的。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人才齐齐的送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没有真的出事,否则要闹出一条大新闻来了。

    c国人最是讲究这些东西,如果闹出了什么人命的麻烦,这年味儿可就完全变了,今年的春晚也会因此蒙上一层阴影。

    “小张,小张,”总导演对着另一边喊了几声,叫过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你快点送秦笙去医院检查检查,尽快把伤口包扎一下。”

    然后他才看向了秦笙,宽慰着说道:“你放心去检查一下伤口,节目还给你保留着,回来之后继续排练就行了。只要你能坚持得住,我们一定不会取消你的节目。”

    不管怎么说,秦笙今天也是因为节目组的失误才受伤,他们可不想把这事儿闹大。再加上秦笙的节目也的确精彩,她本人人气又很高,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当然也不想取消这个节目。

    秦笙听见这话,笑了笑说道:“好的导演,我这就去检查。不过让我的经纪人过来就行了,不用麻烦他们。”

    她的脸色看上去还是有些虚弱,却不像最开始那样惶惶不安的,至少此刻秦笙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

    医院这种地方本来就很敏感,如果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一起过去,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她自己倒是行得端坐得正,那些时刻蹲守的狗仔们可不会这么想,说不定又得闹出一场什么精彩的脑补大戏来。

    “那也行,”导演他们显然也理解艺人的顾虑,干脆利落地便点了点头,连忙让人将秦笙扶了下去,自己一群人也跟着下了舞台,不敢在附近逗留了。

    “刚进去联系那一家灯具公司,让他们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顺便把剩下的这些也给拆了,”总导演怒气冲冲的说道,“都砸伤人了,这种破质量,还要收那么高的价钱,怎么说也要对方付一些赔偿才行。”

    一回到休息室秦笙就赶紧给方冰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

    方冰一开始接到秦笙的电话时还有些意外:“秦笙?你怎么这会儿打电话过来。不是在参加节目排练吗?”

    “冰姐,我这会儿不小心受了点伤。”秦笙说道,“冰姐你能现在过来一趟陪我去医院吗?”

    一听到“受伤”这样的字眼,方冰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是一变,也来不及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口就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方冰赶紧就驱车到了地点,踩着那双高跟鞋“蹬蹬蹬”的迅速赶往的后台的休息室。

    “这是怎么回事啊?”方冰几步就走到了秦笙的面前,脸色甚至比秦笙这个当事人还要难看,“你怎么会受伤?不是正常的节目排练吗?”

    秦笙脚上的伤口此时好像没有在流血了。

    但是,一看到她脚上还有挽起裤腿后在小腿上留下的那一大片已经有些干涸的血渍,方冰不由得都有些晕眩起来。因为有这些血迹遮盖着,根本看不清楚伤势究竟怎么样,所以实在是有些吓人的。

    这会儿方冰自己都忍不住开始阴谋化了。

    难道是那些被刷掉节目的人做出来的事情?想着如果少了一个节目,他们就能够重新被选拔上来?

    或许是现有的人干的?总之只要是竞争者,能弄掉一个是一个?

    因为这样的想法,方冰看向其他人的眼神都不免带上了几分防备之色。

    “没事的,只是普通的舞台事故而已,”已经在后台的休息室呆了好一会儿,秦笙这会儿除了面色有些发白以外,心神倒是彻底放松下来了,“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

    这时候最重要的还是确认秦笙的伤口到底怎么样了,方冰也就没有再深究其他,赶紧带着秦笙出去,坐上了她开来的车子,飞快地开往了医院。

    好在血已经止住了,只要伤口不感染,或者再次破裂,短时间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尽管如此,开着车子的方冰见到前面堵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敲着方向盘骂了几句,干脆在车里打了个电话,让人赶紧去排练场地那边看着。一旦查出了个什么结果,他们也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不至于被瞒在鼓里。

    方冰刚带着秦笙离开,节目组这边就已经开始排查起来,今天的排练自然是泡汤了。

    就算那些表演者不害怕再砸下一盏灯受伤,节目组的负责人也不会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的。秦笙那是运气好,所以只受了伤,至少人没有出事,性命无忧。

    再来一个,谁能保证还这么幸运?那么大的一盏玻璃灯,从高空坠落砸到脑袋上,不死也会变成二傻子了吧!

    他们是排练节目,又不是压迫劳动人民的黄世仁,也不差这么点儿排练时间。

    当务之急,除了解除这些可能继续导致什么事故的安全隐患之外,就是查出来这些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边联系灯具负责人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回来了,脸色看上去很不对劲。

    “怎么回事?”总导演皱着眉问道。

    “这……打过去是空号,”那个工作人员回答道,“约瑟夫所说的那个工厂名字也找不到了,之前的那个网页再进去也显示的是错误地址。”

    这还用得着再问了吗?

    明显就是个虚假的钓鱼网站,就是为了蒙骗他们而已。

    至于这些所谓的高价定制灯盏,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不过是些小作坊粗制滥造的产品,只是外观上看得过去,造型漂亮而已。论到做工和安装,绝对存在很大的问题!

    这中间的钱去了哪儿……

    不用多说,也知道和约瑟夫脱不了干系了。

    就是不知道那位前任的总导演有没有参与到这份“豆腐渣工程”中去,顺便拿到一大笔分红?

    要知道,这一批灯具的确是花费不小的,要不现在这位新上任的总导演也不会舍不得换掉那些东西,还不就是代价太大了吗?

    “该死的!”这位导演唾骂了一声,脸色几乎都要发青了,“找的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纯粹特么的坑人!”

    关键是,那两人被辞退了,拍了拍屁股就跑了,把这堆烂摊子就留给了他!

    这事情他可做不了主。

    一方面今天这灯盏砸下来已经伤到了人,而且伤到的还是秦笙。别人不知道,他这个重新被调过来的总导演还不清楚吗?前一位之所以被调开,中间可少不了这小姑娘的手笔。

    人家那可不是能随便得罪的。

    就连他刚过来的时候也暗自给自己提了个醒儿,好在秦笙还是很好相处的,并没有什么仗势欺人的习惯。后来他才干脆公事公办,没有再表现出什么异常了。

    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让秦笙受伤!

    那鲜红的血迹,他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觉得有些害怕。

    还好虽然血流的多了一些,伤口其实不算大,人也没有危险,否则他绝对是很难交代的清楚了。

    另一方面,约瑟夫买的这些东西全都是一些造价昂贵的“奢侈品”。他以前就习惯走这种华丽风,所以大家也没有多怀疑。现在倒好,全是些假货!

    这其中牵扯到的资金可不少,他一个负责排练节目、掌控进程的总导演,可不敢完全对此负责。更别说他也是半路接过来的,根本就不了解当初那些事情。

    于是,他想也不想就把事情往上面报去了。

    但凡是跟大局沾边的事儿,就没有简单的。

    艺人的事儿不重要,导演的问题也不重要,但是这春晚可是全国人民每年一次的盛宴。甚至还是海外华侨缓解思乡情的一个途径,也是无数在年节还坚守工作岗位的人们的一个心灵慰藉。

    从某种程度上,还代表着国家的形象问题。

    如果连这事儿都办不好,谁知道外面又要传出什么谣言来了?

    所以,上面的部门一接到这个消息,就立刻展开了调查。

    首先当然就是去查那位前任总导演。

    约瑟夫好歹还是个国外的人,那个导演可是自己人。如果身为c国人还这么坑害自己的国家,那可就真的是罪无可恕了。

    同时,也开始派人去搜查约瑟夫如今的去向,并且从他们的账号开始调查那个所谓的“奢侈品灯具厂”。不仅是这些灯具,但凡是和约瑟夫沾边的东西都一一开始排查。

    还真别说,这么多东西,几乎都是假货!其中偶尔也会混着一两样真正有价值的真品,以此达到扰乱视线的目的。

    清算完毕之后,约瑟夫吞下的钱可不是一星半点而已!

    那位前任总导演在这件事情上还算是老实,将他带回来之前,他正在应聘另一个地方台。还没下结论呢,就被带了回来。

    一听到约瑟夫做的那些事儿,他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件事他还真的是不知情的,给他再多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么大的事情上动手脚啊!特别是那些危险的灯具,一旦砸死了人,如果他还在导演的位置上坐着没有被撤换,那可是要负起很大的责任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他哭丧着脸,“我就是听说他办晚会很有一套,想做出点儿成绩,所以才会几次请他过来。约瑟夫一直想要总控权,我不可能完全答应他,于是干脆把现场布置这一块交给他来处理了。”

    这些质量很差的赝品从外观上看着的确华丽,而且造型非常漂亮,谁会想到约瑟夫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负责调查此事的人当然不可能因为他的一面之词就完全相信,干脆继续深挖证据,还加快了寻找约瑟夫的行动。

    他们这边的动作倒还是挺快的,秦笙和方冰那儿也总算是熬过了几波堵车,总算是赶到了医院。

    因为秦笙一只脚不太方面,方冰干脆就一直搀扶着她走了进去。

    挂号、排队……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终于轮到了她们。

    那个医生用消毒水清除了那些干涸的血迹,这才看清楚了伤痕。一共有两道,一道在小腿上,一道在脚踝处。被弄去了外面的血渍,又有些冒血珠的迹象。

    还真如秦笙所说的那样,这伤痕不算太严重,就是当时血流的有点儿多,所以看着吓人。

    如今把那些已经脏污的痕迹擦干净以后,倒不是太恐怖了。

    “要打一针破伤风,免得感染了,”医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还好不是太深,就不用缝针了,让它自己愈合就行。这段时间都不要碰辛辣的东西,也不要剧烈运动。淋浴和泡浴都不行,只能用水避开伤口擦一擦。”

    “这个伤口会留下疤痕吗?”等到秦笙被护士扶到另一边去打破伤风的针了,方冰才急急地问道。

    秦笙可是一个艺人,身上有疤痕的话,到底是不太好的。虽说可以采取某些特别的方式植皮美容等等,但到底不如本身的好。

    就算不是什么大明星,普通的女孩子也不会喜欢自己身上有什么伤疤的,谁还不是个爱美的小公主了啊?

    “放心,这伤口不算严重,处理得也还不错,只要中间不吃酱油之类的东西,不沾腥辣和带有色素的食物,基本上不会有疤痕留下的。”那个医生显然也经常会回答这样的问题,说起话来不急不躁,很让人信服,“我会给你们开一个专门的药膏,等到伤口开始愈合了就擦,也能加快痊愈的速度。”

    “这就好……”方冰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秦笙打完了破伤风,又过来让医生处理了一下伤口,这才拿到了药方。

    方冰跑上跑下地搞定了一切,总算是可以回去了。

    “下周记得过来复查一下,没有问题的话也好过来拆开纱布回去洗个澡。”

    幸好现在不是什么大热天,否则一周不洗澡,绝对是一种难言的煎熬,对于伤口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夏天这种割裂的伤口是最容易发炎灌脓的。

    如今秋高气爽,倒是个不错的时候。

    不过,能不受伤显然比赶着时间受伤更好。

    秦笙和方冰对着医生道了谢,这才起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照例是方冰小心地搀扶着她。

    只要不去猛烈碰撞,或是这秦笙蹦蹦跳跳,这伤口是不用担心会突然崩裂开来的。

    “对了,这事儿就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免得他们担心。”秦笙对着方冰说道。

    这个“其他人”指的自然就是除了她们俩以外的那些亲朋好友了。

    本来也不算什么严重的伤势,秦笙可不想把事情越闹越大。更何况,这事情如果不小心闹了出去,不仅对节目组不利,对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为了工作受伤,听上去的确很敬业的样子。但是,这事情导演组明显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的,到时候会给“春晚”带来更多的非议,那样对她这个表演者来说也不见得就能有什么好处。

    反正为了接下来的排练顺利,有关部分的人一定会查出背后的原因,彻底处理干净,她又何必自找麻烦呢?

    “行,我知道的,”方冰直接点头同意了,“现在是送你回家去吗?”

    “嗯,”秦笙应了一声,“我爸妈不在家,不用担心被他们知道。”

    “你一个人?要不我派个助理过去照顾你吧?”方冰说道,“正好,你也该配备一个助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