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94 逮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助理?”秦笙想了想,“的确可以找一个助理,不过只是帮忙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就行了。生活中的就不必要了,我自己能行的。只是两道伤口而已,大不了我就住在一楼的客房里,不沾水不吃辣不激烈运动,很简单的。”

    工作上的助理还好,反正随着她的工作量慢慢增加,的确需要一个人帮忙处理一下人际关系,或者是提醒她的日程安排等等。方冰这个经纪人更多的是坐镇后方,不可能随时跟在她身边。

    可生活上的助理……

    如果让对方住到家里来,秦笙会觉得别扭,等到秦父秦母回来的时候也不方便。可如果让人家自己住,每天过来服侍她,秦笙又觉得太麻烦了。

    她这伤势本来就不算严重,只要按照她刚才说的去做,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毕竟她只是划了两道口子,又不是真的被直接砸中成了残疾人,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贴身照顾。

    “那也行,”方冰想了想,并没有逼迫秦笙同意,而是接受了她的观点,“我会先找好人选的,你这几天就好好在家休息,不要去管其他事了。下周我会过来再陪你去医院复查,顺便带你的助理过来认识一下。排练那边的事情不用担心,如果要取消就取消,重点是先把伤养好。”

    “放心吧冰姐,”听到这话,秦笙心里还是很熨帖的,方冰的确不是那种压榨手下艺人价值的无良经纪人,这个时候还是关心着她的身体状况,而不是去计较上春晚的机会是不是要就此错过,“导演之前跟我说过了,让我好好治疗,节目一定会保留的,到时候再去参加后面的排练就行了。”

    “是吗?”方冰乍一听,还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导演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秦笙受伤本来就是因为节目组,如果在这个时候把她丢到一边,未免也太没有人情味了。一旦这件事被曝光,节目组的人肯定会被网上的那些网友骂出翔。

    再说了,秦笙背后可还有秦老爷子这个国宝级大师在呢!他怎么可能让人这样欺负他的亲孙女?

    “这样我就放心了,”方冰松了一口气,虽说她不可能因为一次好机会错失就对秦笙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但到底还是会有些遗憾的,如今发现不会有什么影响,当然是一件好事儿,“项怀风那里我会去通知他的。节目组导演那儿我也会去说明你现在的情况。总之,你如今的任务就是养伤,尽快恢复过来,其他的都不用操心。”

    秦笙再三保证之后,方冰又帮她铺好了客房的床,又把楼上她需要用到的东西搬了下来,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这儿。

    送走方冰以后,秦笙看了看自己被包起来的腿,干脆去了客房,简单地用毛巾擦洗了一下,就躺到床上去了。

    也不知道卡斯特最近的比赛进行的怎么样?会不会等到下次见面又变得更瘦了?

    伤口处已经用药物处理过了,现在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影响,不过就这么想着想着,瞌睡也就跟着来了。秦笙蹭了蹭柔软的被窝,很快就睡着了。

    在秦笙看了伤回家的同时,另一边的调查也正紧张地进行着。

    就算排除春晚这个因素,约瑟夫如今这也算是诈骗巨额资金,理应尽早捉拿归案。

    约瑟夫可不享有外交特权和豁免权,即便是外籍人士,在c国触犯了法律也是依旧要以正常公民的情况处置的,不存在什么从轻发落或者是豁免罪行的情况。

    这约瑟夫也算是胆子大了。

    他竟然没有离开c国!

    再被辞退了之后,约瑟夫又去了一个地方台,收了高价帮忙策划晚会节目。等到被带走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既然人都已经抓到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像这种自大的人,要搜索证据还是比较容易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掩饰这回事儿。

    原来,约瑟夫这么做也不是头一次了。只是之前的运气比较好,那些地方台的排练不如这次的正式,频率没有那么高,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出问题。等到活动结束,那些装置也就被撤离了,更不会发生什么事故。

    这一次,他也算是故技重施,捞了一大笔钱,还以为什么事都没有,转身又去了另一个地方继续赚钱。

    谁知道,这意外就真的发生了呢?

    而且受伤的人还是秦笙。

    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讲,这次的调查行动开展的都很迅速。先是带回了前任总导演,确定了这件事是约瑟夫在操控,然后很快又抓捕了约瑟夫本人。

    好在那笔巨款如今还在他的账户里没有花费出去,完全可以追回来。

    至于约瑟夫……

    该有的刑法当然躲不过,就算是等到他从里面出来,以后也不可能再有那个电视台愿意请他去布置活动了。谁愿意请来这么一尊大佛把自己当傻子呢?

    就连前任的那位导演也受到了波及。

    虽然这件事情他的确没有主动参与其中,可如果不是他私下里给了约瑟夫这个漏洞,他又怎么会有机会捞走那一大笔钱呢?

    就算这导演幸免于难,可这看人的眼光和本身的能力却还是值得怀疑的。之后恐怕是再也坐不到如今这个位置上来了。

    现在的这位新导演倒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下,他不仅可以用自己喜欢的风格取代原本的那些东西,而且还不用担心资金问题了。前一任导演留下来的那些烂摊子,总算是不用他来承担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福星高照,而那颗福星就是秦笙。

    这吊灯还好是现在出了问题,如果是等到大年三十儿的那天晚上,可就不好收场了,那可是全国直播!就算是出了点儿小意外都会被人议论很久,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

    也还好是动作反应都比较灵敏的秦笙,换做其他人,当时还真不一定躲得过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听到惊呼声,第一反应不是躲开,而是往感应危险的地方望过去。

    如果真是这么一个人站在秦笙当时所在的位置,恐怕就要被砸得脑袋开花了。

    这样一想,他对秦笙更是客气了几分。在方冰过来跟他谈起秦笙的情况时,半点儿为难都没有,只让秦笙好好养伤,节目的名额一定会替她保留的,连带着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说了。

    之前就已经从秦笙那儿听过了这个说法,如今又从导演嘴里亲口得到了证实,方冰算是吃了一剂定心丸,总算是把这事儿放下了。

    至于那个因为私利害得秦笙不得不养伤的约瑟夫,方冰是气得牙痒痒,却也没打算再做什么了。这种人渣,自然有法律来制裁,哪怕将来出来后也不会有好下场,她又何必跟这种人有什么牵扯呢?

    等到从节目组这边出来以后,方冰干脆开着车去了项怀风那儿,当面说了一下秦笙现在的状态。

    “这也太危险了吧?要不那节目还是放弃得了,”项怀风直接说道,“现在她的伤口怎么样?严不严重?不会伤到筋骨了吧?”

    “这个和节目本身又没有关系,主要是之前的那个负责人太不靠谱,找来个以次充好牟取暴利的家伙,秦笙恰好就倒霉地撞上去了,”方冰说道,“不过还好,这小丫头动作还挺敏捷的,及时躲开了,只是小腿和脚踝那儿被飞出来的碎玻璃划伤了。我已经带她去医院打过破伤风,医生说不会留疤,也没有什么危险。”

    “那还好,”项怀风点了点头,“我本来还打算等秦笙这两天过来跟她说个好消息呢,没有想到她这会儿只能在家养伤了。那这个消息就由你转述给她吧!”

    “什么事?”方冰疑惑地看了一眼项怀风。

    “最后一首曲子我已经找到了!”项怀风得意地说道,“我前天收到了一封邮件,是一个独立音乐人发过来的稿子,已经跟他谈妥了条件了。所以,现在十首歌完全搜集妥当,就等着秦笙开始录制工作了。怎么样,不错吧?”

    “那人你查过了?”方冰没有这么容易就高兴起来,而是仔细问道,“究竟是什么底细,还有他发过来的邮件有没有一份曲子多家投放的情况……这些都是要先好好调查的,否则到时候闹出乱子来可就不好玩儿了。”

    “这人我大概搜了一下资料,之前也写过几首不红不火的歌,后来被所在的工作室以贡献度不够为理由开除了,然后就干脆做了独立音乐人,”项怀风说道,“这次他发过来了好几首歌,我只看中了其中一首,其他的水平还是次了一些,所以没有采纳。放心,我向他再三确认过了,他跟我保证过只投了这一家而已,不会出现什么难缠的几角官司的。”

    “他那首歌写得很不错?”方冰问道,“否则你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的确写得很好,比他一起发过来的其他几首都要出色,”项怀风连忙说道,“录入这张专辑里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等到专辑录制完成,听到了成品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那行,这件事你看着办就好,”对于项怀风在音乐上的鉴赏能力,方冰还是很信任的,“实在不行的话,还是来工作室找合作的团队写歌。你在这事儿上要注意一些。”

    项怀风连连点头:“放心吧,我这么大个人难不成还能被骗了?肯定是要签订了专业的合同才能放心的。这一点,我早就有准备。”

    “主要是不要牵扯进什么官司里面了,就算有合同在手,赢了又能怎么样?”方冰不赞同地说道,“这可是秦笙的第一张专辑。如果录制前闹出来还好,可以当成一次炒作手段吸引一下人气。可如果等到专辑都已经录制完成,甚至已经面世发售了,你有想过会有多大的影响吗?”

    被她这么一说,项怀风也从之前找到了一首合适的曲子的兴奋之中清醒了过来,连忙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再三确认,然后才敲定合同的。”

    见他的表情总算是脱离了之前的那种状态,方冰才松了一口气:“那好,我就先走了,还要回去给秦笙找一个适合的助理呢!这样一来,我肩上的担子也能轻一些。”

    其实,方维之前留下的工作团队里就有不错的人选,只是那人因为家里的事情辞职离开了。所以这会儿方冰只能再重新招人。

    用了三天的时间,她才从前来应聘的人当中选了一个二十多近三十岁的男人。

    这人名叫董学元,从前还是从一所不错的音乐学院毕业的。虽说比不上b市音乐学院的名气大,但也算是一所二流中的顶尖大学了。

    毕业之后他没能找到好机会留在外面,回家以后就在父母的要求下考了铁饭碗的公务员。直到这两年被家里逼婚,董学元总算是心一横,辞职来了b市,打算拾起自己对音乐的热情。

    他并不打算做什么艺人或者是歌星,也不打算自己唱歌。事实上,他的嗓子并不适合。

    以前他学习的专业也不是台前表演,而是音乐创作。

    因为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之前得过且过,积蓄都几乎给了爸妈,走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拿回了一两万块。

    在小城市或许能用上一段时间了,可在b市,这点儿钱根本激不起什么水花。所以如今他也算是一穷二白,不得不和别人合租在一起。

    能够被选来当秦笙的助理,对于董学元来说绝对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不仅能够得到不错的收入,而且还和这个圈子如此靠近。说不定,他一旦创作出了什么不错的曲子,还能被秦笙看中采纳了呢?

    等到秦笙去医院复查的这一天,方冰就带着董学元一起过来了。

    “这个就是我给你找的助理,”方冰等到董学元和秦笙打了个招呼、互相认识了之后,就让他先出去准备车子和其他东西了,“这人从眼神看就是个老实听话的。以他的经历来看,这种人只要现状安稳,就不会轻易改变,用来当助理正好合适。关键是,他从前也是音乐学院出来的,对这些比较熟悉,容易上手。”

    说着,方冰看了看秦笙:“因为不是生活助理,不存在什么方便不方便的问题,所以我也就没有特意要一个女助理了,你这儿没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没有,”秦笙摇了摇头,“既然冰姐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那就定下来好了。”

    如果是要贴身照顾的生活助理,她当然不会任用一个男人。可只是工作助理,甚至更多时候是处理方冰派下来的任务,是男是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工作能力是否能够胜任。

    “ok,那我们就走吧,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你能不能恢复工作了,”方冰脸上还带着点儿难得的笑意,“再养下去,我怕你恢复的头一天,不是被我押去排练,而是被我强制性的送到健身房了。”

    秦笙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腰:“冰姐!我也就是胖了一斤多而已,你这都能看得出来?”

    “你还真胖了啊?我不过就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方冰仔细打量了一下,“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今晚你的晚餐就是素食沙拉了吧,免得你养伤养出了一身肉,连礼服都穿不进去了。”

    事实上,秦笙看上去可一点儿都不胖,身材甚至称得上是非常纤细的了。

    哪怕知道方冰是在开玩笑,秦笙还是忍不住苦着脸走了出去。

    复查的结果还算不错,秦笙在家几乎什么都没看。饮食上为了养好嗓子,本来就很清淡,更别说如今还要顾忌着伤口了。

    所以,那两道伤口愈合的效果很不错,边缘处甚至已经有了结痂脱落的迹象。

    虽然还不能淋浴,但秦笙现在终于可以避开伤口在浴缸里洗个泡泡澡了。

    因为这个,她连走出医院的时候都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心满意足的笑容。

    能不开心吗?

    她可是憋了一周的时间了。还好不是一个月,否则她估计自己就要自带盔甲效果了。

    方冰也是看了她的伤口状况的,对她很是放心,这一次略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只是提醒她不要忘了第二天准时参加排练,还有去项怀风那儿一趟,商量一下新专辑的事情。

    秦笙当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等到方冰和董学元一走,秦笙就赶紧在浴缸里放满了水,然后小心地把受伤的部位搁在浴缸边缘,舒舒服服地将身体泡了进去。

    “这才是人生啊……”秦笙喟叹了一声,眯着眼睛说道。

    方冰这时候已经开着车子,带着董学元往维度工作室返回。

    “秦笙你今天也见过了,她脾气还是很好的,但是你也要知道助理的工作内容,主动帮忙分担她的压力。这些我之前都跟你说过了的,不用再重复吧?”方冰一到办公室,就打开了电脑,一边开着网页一边对着董学元说道。

    董学元连连点头:“冰姐你放心,我知道的,一定会完成好我的任务!”

    “那……”方冰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接通,然后用脸和肩膀夹住,手指还在键盘上敲击着:“喂?”

    “方冰?”电话里面传来了项怀风的声音。

    “哦,是你啊!”方冰松了一口气,“我正打算待会儿就联系你呢!我今天已经陪着秦笙去检查过了,恢复得很好,明天就可以过来跟你商量新专辑录制的事情,你今天可以做好准备了。”

    一口气说完之后,方冰又想到了上次说的事情:“对了,之前那个独立音乐人的事情你解决好了吗?没有什么问题吧?”

    她一手按在键盘上,一手滑动着鼠标,快速地浏览着网页上的相关消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和秦笙关联的信息。

    “我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情的,”项怀风的声音再次响起,听上去可没有上次见面时那么激动了,甚至有些恼怒的感觉,“方冰,那个人现在居然……”

    “等等!”

    方冰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眼睛定定地看向了电脑屏幕,眉头也紧紧地皱到了一起。

    “项怀风,我现在有点儿事情要忙,待会儿再打给你,就这样啊,拜拜。”

    说着,她一下子挂断了手机,立刻翻看起新刷出来的网页。

    片刻后,方冰深吸了一口气,连忙拨通了内线:“赶紧给我过来一趟!”

    ------题外话------

    ps:双十二来了,昨晚又有多少人剁了双十一之后刚长出来的手?

    谢谢lellomimi、wei*e04的鲜花,谢谢沁沁、陌予、轮回、lellomimi、爆米花、阿紫、wei*e04、凉凉、恋恋、月月、星星的月票,谢谢陌予、雪糕、爆米花、wei*e04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晚晚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