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34 发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斯特显然也知道这对夫妻对秦笙的重视,知道不可能留下来,所以最后还是乖乖地出了房间,并没有强求什么。

    他这样的表现,倒是让秦父秦母有些不太自在了。

    他们会不会太无情了一些?反正闺女都跟人家订婚了,他们好像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样严防死守了吧?

    不过两人转念一想,反正卡斯特的房子就在隔壁,两家之间也不过就是几步路的距离而已。要过来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几乎是跨个门就到了。所以,这影响也不算太大吧?

    这么一想,他们也就放下心来了,直接拉着秦笙坐在沙发上,开始聊起了这段时间的事情。

    听到秦笙受过伤,还有在网上被人抹黑,两人都有几分气愤,恨不得把罪魁祸首拉出来痛打一顿,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和卡斯特当时听说之后的心情一样了。

    但知道秦笙现在没什么事,又看过了已经痊愈的伤口,两人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其他的都不重要,人没事就已经很值得庆幸了。

    ——这也算是做父母的一个最基本的愿望了。

    儿女成才自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没有大病大痛。

    等到一家人洗漱完毕,都回了房间休息了。秦笙才打电话跟卡斯的聊了几句,然后躺上床开始睡觉。

    正睡到半夜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然后又很突兀地挂断了。

    秦笙本来觉得是什么骚扰电话,并不打算理会的。但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拿过来看了一下。

    一看,打电话过来的竟然会是卡斯特。

    可是为什么响了一声就挂断了呢?不会是不小心按错了吧?

    秦笙连忙把电话回拨了过去,却一直没有人接听。这一下,她心里顿时就有些慌乱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如果只是不小心按错了号码,卡斯特大可以给她发个信息或者接了电话告诉她一声的。没道理不接电话啊!

    都这个时候了,秦笙也不好去打扰父母,只能悄悄地出了自己的房间,把拖鞋拿在手里,就这么光着脚,尽量放轻了脚步往楼下走去。还在家里的暖气一直开着,否则这么冷的天还真是受不了。

    秦父秦母的房间也在二楼。

    如果是之前,睡着了之后的他们根本不会察觉到秦笙的动静。

    但是,今天因为刚回来,一边要倒时差,一边又要商量关于女儿的事情。就算害得秦笙受伤的那个罪魁祸首已经被抓进去了,不是还有一个导演在外面吗?这也算是间接的凶手了。

    还有那个冯贝妮和蒙欢,光是雪藏怎么够呢?他们当然得想想办法让这几人完全不能在圈内立足才行。就算秦父秦母实际上并不混什么娱乐圈,但那不代表他们这方面的人脉资源就少了。

    如果要折腾顶级的一线艺人,估计还要费点儿事情。但是冯贝妮他们几个?要办妥当了挺简单。毕竟这几个人现在的情况都不太好,完全不用在意会不会得罪了他们。

    就因为商量着这些事情,所以这会儿秦父秦母其实还没有完全睡着,也不过才刚刚聊完的事儿准备歇息而已。才一闭上眼睛,就听到了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很轻,好像动静很小。

    如果不是因为夜里太安静,秦父秦母在听力上又格外敏感,可能完全会把这动静给忽略过去了。

    夫妻俩的第一反应就是房子里是不是进贼了!

    但这小区的保全设施还算不错,他们家也安装了警报设施的。特别是在秦笙那次被变态跟踪撞上之后,秦家更是升级了全新的保全系统。可以说,不会有什么小偷这么轻松地就毫无声息闯进来。

    他们立刻就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卡斯特那小子夜里偷偷摸过来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两人本来还有的那点儿愧疚都没了,恨不得把这小子拎起来揍一顿。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没有想到居然搞“夜袭”这一套!

    可是,如果是卡斯特的话,不应该从楼下上来吗?

    这声音怎么听着像是从楼上下去呢!

    夫妻俩在黑暗中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路灯对视了一眼,也没有开灯,直接从床上起来,悄悄地走到了门口,打开卧室的门,只露出了一个很小的缝隙,偷偷地往外看去。

    然后,就看到夜灯下提着一双拖鞋,就跟做贼似的踮起脚尖悄悄往外走的秦笙。

    秦父秦母:……

    敢情搞夜袭的不是卡斯特,而是他们家宝贝女儿!

    如果是卡斯特的话,他们现在绝对会冲出去揪住那臭小子的耳朵好好训一通。而如果是自己的闺女……

    算了,女孩子面皮薄得很,他们做父母的还是给她留点儿面子吧。

    不过,今晚之后,他们一定要想个办法,隐晦地提醒她这么做,这样为了一个臭小子瞒着父母,是不对的!是伤透了他们的心的!

    夫妻俩又悄悄地关上了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躺回了床上。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楼下的门一开一合的声音,秦笙已经出去了。

    还好他们已经看到是秦笙,否则这会儿听到开门声,指不定真要以为是小偷,然后开始按响警报。

    秦笙出了门才穿好了鞋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偷偷摸摸的模样其实已经被父母藏在卧室的门口看见了。看到关上的门还松了一口气,然后掏出了卡斯特家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秦笙一路往卡斯特的卧室方向走去,先是站在外面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有回应,秦笙这才开了门直接进去了。

    房间里还亮着一盏小夜灯,卡斯特就睡在床上。

    这是睡着了才没听到手机响?

    不会吧。

    她记得卡斯特不像是那种睡着以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有时候清晨她先醒来,在他怀里稍微动一动,卡斯特就能立刻睁开眼睛。更别说这手机不停响起来的铃声了,怎么可能把他吵不醒。

    再说了,他睡着了以后还能给她打电话?

    秦笙皱着眉走了过去,正要去摸卡斯特的脸,就见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一些眼睛,看见秦笙之后笑了笑:“笙笙,你怎么来了啊?我……我好热,这暖气可以关低一些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秦笙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卡斯特这房里根本就没有开暖气,冰冰凉凉的,完全没有秦家的暖和劲儿。

    那他怎么还觉得……

    秦笙面色一变,连忙伸手去摸了摸卡斯特的额头。

    “嘶!”这温度,烫得她的掌心忍不住一缩,总感觉放个鸡蛋上去都能煎成熟鸡蛋了。

    这家伙发高烧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秦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连忙要收过手扶他起来。卡斯特却一把抓住了她放在额头上的手,放在脸边轻轻地蹭了蹭,神志并不清醒地说道:“笙笙,你的手好凉快啊!真舒服……”

    说着,还要去抓秦笙的另一只手。

    这家伙啊!

    秦笙大概也明白刚才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了,以她对卡斯特的了解,估计在他还有一点儿清醒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但又不想打扰她休息,所以连忙挂断,之后就烧得迷糊了,根本没有精力和注意力去接电话。

    也不怕把自己给烧傻了!

    “卡斯特,起来,你发烧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好吗?”秦笙在他耳边劝道。

    卡斯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反而将脸凑过去在秦笙的脸上蹭了蹭,又是一阵舒服的喟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