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36 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斯特醒来的时候还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

    一睁眼便是雪白的天花板,周围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的味道,想了想才记起来应该是消毒水的味道,就好像是他现在正在医院里似的。

    他本来是想尝试着动一动,却发现浑身无力得很,头也昏昏沉沉的。而且,他感觉到自己放在床边的手竟然摸到了一个温软软的东西,还被对方紧紧攥着,吓得他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趴在床边的是秦笙。

    这一下,卡斯特总算是从刚起床的迷茫中清醒了过来。

    他发现所在的这个房间跟自己家里完全不同,统一的被套样式,若有似无的消毒水味道,还有另一只手挂着的吊瓶,这分明就是医院的配置。

    他怎么会到这儿呢?

    可是他这一动,秦笙也就跟着醒了。

    见卡斯特已经醒来,她连忙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头痛吗?”

    一边说着,她就一边把手放在了卡斯特的额头上测试温度。感觉到手掌下的皮肤已经没有昨晚那么烫了,秦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昨晚半夜的时候,卡斯特的病情又复发了一次。秦笙吓得连忙去找了值班医生和护士过来,折腾了大半宿病情才再次稳定了下来。

    直到今天清晨又叫护士换了一瓶新的药水之后,一整晚几乎没怎么闭眼睡觉的秦笙才终于忍不住趴在床边睡了一会儿。

    感觉刚刚闭了眼没多久,卡斯特就醒过来了。

    所以这会儿秦笙眼里全是疲惫,面上都多了几分憔悴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到医院来了。”卡斯特奇怪地问道,还看了看秦笙,脸上都是心疼,“还有你笙笙,怎么不去床上睡觉?这么趴着多累呀!”

    秦笙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昨晚你发高烧了给我打个电话,响了一声就停了。如果不是我觉得奇怪,专门过去看了一下,还没人知道你在屋子里都烧迷糊了。”

    说到这儿,秦笙就忍不住坐直了身体用手指戳了戳卡斯特的额头:“你这家伙,生了病就不知道说,还把电话给挂了!难道你还真准备一个人在晚上烧到天亮,你是想把自己给烧成傻子吧?”

    卡斯特连忙说道:“怎么会呢?我……我就是不小心按到了而已。”

    他心虚地移开了一下自己的目光。

    事实的确就像是秦笙昨晚猜测的那样。

    卡斯特在感觉到自己不对劲之后,的确是想过给秦笙打电话的。可电话刚一拨打出去,他就想到这会儿秦笙应该已经睡着了。

    想了想,自己的情况可能过一晚上就好了,毕竟他身体一向不错的。在加上他知道秦笙这段时间真的很累,这会儿根本不想打扰她的睡眠,所以连忙挂断了已经通了的电话。

    本来他打电话的时候神志就已经烧得差不多有些不太清醒了,仅剩的一点儿理智让他做了这事儿。电话刚一挂断,就已经彻底烧得迷迷糊糊,根本就分不清什么电话铃声了。

    好在秦笙最后赶了过来,否则最后烧到肺炎的程度都说不定。

    秦笙不过就是担心卡斯特的身体而已,并没有真的生他的气。见他这副生病后唇色发白、浑身无力的可怜兮兮的模样,更是半点儿火气都没有了,只能无奈的叹了一下。

    卡斯特还是忍不住转过头来,一只手无力地拉了拉秦笙:“你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吧,看你眼睛都快熬红了。”

    从小到大,卡斯特都是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孩子。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

    卡斯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小时候冒雨踢了足球,回家当晚便发起了高烧。毕竟当时年纪小,根本不会在意什么要去寒的事情,只顾着踢球的时候爽快了。

    那时候瑟琳娜根本就不在家,还好有保姆发现了,才把他送到了社区的诊所。可保姆除了要做饭、收拾屋子以外,也还有她自己的事儿要忙。不可能连夜守在那里,医生护士给他看了病之后,也就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卡斯特病好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瑟琳娜才回了家。知道他生病的事情之后,既是无奈又是愧疚。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虽说平时不是一个太负责任的母亲,但也不至于放着生病的孩子不管。可她有自己的事业要忙,否则谁来支撑他们母子俩平时的生活用度?

    等到瑟琳娜的事业终于稳定下来,卡斯特却也已经从一个小孩子变成了能够自己照顾自己的大人了。

    当年那个需要陪伴的孩子已经不在了。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那个“孩子”其实一直藏在心底,只是从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一直陪在他的病床边等他醒来。卡斯特心里既是感动又是心疼,恨不得将秦笙直接抱到身上来,可又有心无力,感觉这会儿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

    病来如山倒。平日里越是少生病的人,一旦生起病来更是来势汹汹,卡斯特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况。

    秦笙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天都亮了,如果待会儿有人过来看病住院,旁边的床位是需要用到的。我怎么能占了别的病人的床位呢?”

    这个套间是双人配置,除了卡斯特现在睡了这张床以外,还有一张空床。

    秦笙昨晚本来是打算在那儿睡一会儿的,谁知道半夜卡斯特会突然又发起烧来。后来忙前忙后的,她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干脆就在床边将就着趴了一会儿。

    现在说起睡觉,秦笙还真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他真是很少会有熬到这么久都没闭眼睡觉的时候。

    “那你在我这儿睡吧!”卡斯特连忙说道。

    秦笙看了看他:“你可是个病人!你难道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了吗?我还没有困到要跟一个病人争床位的地步。待会儿我妈他们来了之后,我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好好顾着你自己就够了。”

    “待会儿是待会儿,但现在你看你都困成这样了。这床也不算太小,挤挤也能睡下的,你上来吧!”

    说着,卡斯特还特意往旁边挪了挪,果真挪出了一小半位置,完全容得下秦笙。毕竟她的身材不像卡斯特这个大男人这么占地方,她是十分纤细苗条的。

    卡斯特平时表现的就已经够让秦笙不忍心拒绝了。这会儿生了病之后,更是有一种大灰狼变小绵羊的虚弱感。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眼巴巴地望过来时,让秦笙还真的说不出一个“不”字。

    秦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就睡一小会儿。你的手要小心一些,如果我不小心碰到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待会儿我妈就会过来送早餐,你如果饿了就叫醒我,我去楼下给你买点儿吃的垫垫肚子。”

    “我保证!”卡斯特举着那只没有输液的手说道。

    秦笙这才脱了鞋子爬上床,依偎在卡斯特的身边睡了下来。

    两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不留一点儿空隙,还真是刚刚合适。

    大概是因为太过疲倦了,这才刚一沾枕头,秦笙就立刻沉沉地睡了过去。

    卡斯特笑了笑,搂着秦笙的那只胳膊又紧了紧,将她整个儿抱在怀里,很快也头靠着头睡了过去。

    本来是过来查房的护士,看到这场景,忍不住笑了一下,当卡斯特调好了挂瓶,然后悄悄地退出了房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等到了护士台,她才激动地跟其他几个护士说起来:“谁说明星就没有真感情的,我看秦笙和她的未婚夫感情就很好。这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其他几个想到昨晚秦笙的表现也连连点头,如果不是职业规定,她们这会儿估计都想过去拍了照传到网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