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84 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听这话,秦笙和尼尔·哈姆斯沃思脸上都是一副复杂到难以形容的表情,一口“are/you/sure(你确定吗)?”憋在心头说不出来。

    尼尔·哈姆斯沃思更是差点儿将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给喷出来。为了憋住笑,整张脸都有些涨红了。

    不过,他们俩这表现在埃斯蒙德看来,完全就是被他提出的要求给难住了,所以才会有这么“难堪羞愧”到几乎要无地自容的表现。

    于是,他十分自在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傲慢地说道:“好吧,像秦那样天赋异禀的歌手的确是很罕见的。拿她的标准来衡量你,是有些为难你了。这样吧,我不需要你表现得和她一样让我惊艳,只需要有她一半的实力就ok,你觉得怎么样?”

    秦笙现在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气的感觉,看到这人一边讽刺着自己,又一边崇拜着自己,她总有一种面前这人是蛇精病的感觉。

    听到埃斯蒙德这语气,秦笙收拾好了心情,对着他说道:“不,这怎么能行呢?你不应该这样对我降低标准,我也不需要这样的特殊待遇。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拿对……对秦的标准来要求我,我绝对不会说什么不公平或者为难的话。”

    说实话,这种勇气和不服输的精神,埃斯蒙德还是挺喜欢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那样的实力还要逞能,简直就是愚蠢。

    他不屑地在心里轻哼了一声,如果不是看在这位是上头请来的人的份上,估计他已经要把心里的话说出声来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开始吧!”埃斯蒙德不在意地说道。

    反正唱不了几句他就要开始赶人了,何必这么麻烦呢?

    “你的办公室门不关吗?”秦笙指了指还敞开的透明玻璃门。

    这埃斯蒙德的办公室是那种环绕式开放型的,透明的玻璃,敞亮的空间,看上去倒是挺有感觉。

    在里面谈事儿,当然不会被人听到,毕竟有谁靠近,在屋子里一目了然。

    但是在里面唱歌……

    “不用,”埃斯蒙德看了一眼敞开的门,他不喜欢封闭式的空间,所以除了要谈十分机密的事情,平时全都是这么开着的,不过是唱两句就要被轰走的人,何必还要专门去关一下门呢?“难道你担心唱出来的水平太差,被人听到后嘲笑?我想,你不用在意这个,外面的人都很专业,不会放下手里的事情专门来听你唱歌的。”

    尼尔·哈姆斯沃思就坐在一边,听着埃斯蒙德从一开始到现在不停地为自己立着flag,总觉得待会儿这位公司里高高在上的总监会被打脸打得很惨。

    可是,他是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看看热闹不也挺好的吗?最近bk里气氛太过沉重,他忙来忙去头发都掉了不少,差点儿就要步入y国男人的后尘,顶着一个亮脑门儿了。现在看点儿趣事儿,放松放松心情也挺不错的。

    所以,尼尔·哈姆斯沃思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甚至自己去咖啡机那里续了杯。

    埃斯蒙德对尼尔·哈姆斯沃思的表现倒是挺满意的。

    之前尼尔·哈姆斯沃思劝说他一定要给这姑娘一个机会,他心里就觉得很不爽快了。即便已经答应下来,到底还是心有芥蒂。现在看尼尔·哈姆斯沃思并没有插手自己为难这怀孕姑娘的事儿,也没有再为她出头,埃斯蒙德倒是觉得这人也挺识趣儿的,不像刚才那么讨厌。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都好了一些,对着秦笙说道:“可以开始了吗?”

    秦笙本来提议他关门,只是担心声音太大会打扰了外面的人办公而已。如今见他这副模样,真是差点儿要被这位给气笑了。

    说实话,她还真没见过这么傲慢的男人。

    偏偏对方貌似之前还表现出了一副她的小迷弟的感觉,一听到那次紫荆杯大赛,就滔滔不绝地夸赞她的表现,听得秦笙都觉得有些夸张了。

    如果不是能够感觉到埃斯蒙德此时的傲慢的确是真实的,秦笙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说出那些夸赞的话,好让她不忍心打脸太过。

    “当然可以开始了,”秦笙对着埃斯蒙德点了点头,“我随时准备着。”

    “surprise/me(让我惊喜一下吧)。”埃斯蒙德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随意地说道。

    何止是surprise(惊喜),待会儿估计要变成shock(震惊)了。

    尼尔·哈姆斯沃思笑着喝了一口咖啡,耳朵竖着等着听秦笙唱歌,眼睛却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埃斯蒙德,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拿出录音机把这场景录下来,说不定之后还能敲诈一笔好处呢!比如说,让埃斯蒙德帮他手底下的艺人录张专辑什么的?

    唉!

    尼尔·哈姆斯沃思遗憾地摇了摇头,怎么就没有带个微型摄像机或者是录音笔什么的呢?等到最后放出来,埃斯蒙德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更精彩。

    “阿嚏!”秦笙正准备开始的时候,埃斯蒙德突然打了个喷嚏。

    见两人看过来,他皱着眉头摸了摸鼻子,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这才对着秦笙说道:“不好意思,打断了你,继续吧!”

    秦笙挑了挑眉尖,比了一个“ok”的手势,正式进入到了状态之中。

    哟,看上去还挺认真。

    埃斯蒙德心里想着,面上依旧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天赋和努力都很重要,但有的时候,天生的先决条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破了。

    以秦的嗓音条件,其他人想要超越实在是太难了。这姑娘就算表现得再怎么认真,又能怎样呢?

    他明明是看在公司还有她表现得还不错的份儿上,特意降低了标准,她自个儿要逞强,可就怨不得他了。

    埃斯蒙德嘴角一撇,就等着待会儿说出“停”,然后让这两位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了。

    “loving/you/is/easy/‘cause/you’re/beautiful(爱上你很容易,因为你如此美丽)。

    making/loving/you/is/all/i/wanna/do(倾心于你,是我心愿唯一所系)……”

    在秦笙唱出前面两句的时候,尼尔·哈姆斯沃思如愿的看到了他期待已久的场景。

    埃斯蒙德的脸上就像是在表演一出精彩的戏剧,这一刻情绪的波动,甚至比演技最好的演员表现得还要让人印象深刻。

    原本还是一副傲慢得仿佛在说“老子天下第一,尔等全是垃圾”的感觉,在秦笙开口唱出来的那一刻,却好像被泼了水的画,之前的那些油彩全都被冲刷掉了。

    一抹震惊的神色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埃斯蒙德的双眼睁得大大的,本来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桌面,这时候却猛地抬头看向了对面的秦笙,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仿佛这样就能和记忆中那张模糊的脸对应起来似的。

    “loving/you/is/more/then/just/a/dream/come/true(爱着你,不只是一个美梦成真)。

    and/everything/that/i/do/is/out/of/loving/you(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

    是她!

    真的是她!

    埃斯蒙德至今都记得那个歌声,那个让他听到后灵魂中都在战栗的歌声。

    所以,在比赛结束之后,他才会飞快地去联系节目组,哪知道却错失了机会。

    他有自己的骄傲,既然不能合作,也不会死死纠缠,便至此放下了,心里却不免感到遗憾。

    哪怕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这声音却始终不忘。

    现在,梦中的声音居然真真切切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