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89 甩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克劳迪娅本来就被气得面色发青,如今见薇薇安不比之前对她的退让,竟难得的强硬起来,心里更是不服。

    身后的那些人为了讨好她,居然打算过来推搡起来了。

    一开始还不敢对秦笙怎么样,毕竟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在,万一弄出点儿什么意外就不好交代了。

    但是,秦笙不可能看着薇薇安一个人受他们欺负。

    她不会冲动到过去帮忙,免得帮不到薇薇安还伤害了肚子里的孩子。干脆站到一边给里面的人打起了电话,准备通知他们出来帮忙。

    克劳迪娅转头就看到了秦笙按电话的动作。

    因为前一天薇薇安他们的威胁在,克劳迪娅反射性地就认为秦笙是在给音乐节的主办方打电话,赶紧就要气势汹汹地过来争夺手机。

    谁知道,才刚到近前,还没来得及碰到秦笙,她的手腕就被人一把握住,然后整个人被甩开了。等到被旁边的人扶住,她才看到了对方是谁。

    站在秦笙旁边的是一个年轻的黑发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明明应该是温文尔雅的相貌,如今却怒气腾腾地看着她。

    “汉仪哥,你怎么来了?”秦笙见克劳迪亚走过来的时候,本来是打算用包里防身的化妆水喷她的眼睛,谁知道程汉仪居然会突然出来,将克劳迪亚丢开了。

    秦笙松了一口气。

    有个熟人在就好,再等一会儿,那些学生也该到了。

    程汉仪听到秦笙的声音,这才缓和了表情:“笙笙,你没事吧?不是过来排练节目的吗,怎么会和这种人拉扯在一起?”

    秦笙也是一脸无语。

    本来一开始就只是口角之争,她的打算也是光明正大地用实力碾压对方。但是现在,人家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说动手就动手了。

    秦笙已经算是当机立断做了最恰当的决定,既没有大着肚子硬是参与进去,也没有丢下薇薇安不管。哪知道克劳迪亚那会儿居然正巧看了过来。

    好在有程汉仪赶到,否则秦笙还真不知道伤了克劳迪亚的眼睛之后,那群人会不会更难对付。

    “我没事。”秦笙对着程汉仪摇了摇头,“薇薇安你怎么样了?”

    见到有不认识的人出现,克劳迪亚那边的人也安静了下来,薇薇安此时赶紧来到秦笙身边,一脸紧张地打量着她,就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了秦笙和肚子里的孩子,那她可就真的是抽自己几巴掌了。

    “我很好,”程汉仪来得快,他们还没来得及打起来呢,“秦你没事就好,我……我很抱歉。”

    说着,她直接看向了另一边的克劳迪亚:“克劳迪娅·海斯,你太过分了!”

    克劳迪亚这些人本就是欺软怕硬,见程汉仪冷着脸不好惹的样子,旁边还跟了两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保镖还是下属,顿时就不敢像刚才那么嚣张了,可到底还是不肯服输的,直接说道:“我又没把她怎么样,叫什么呢你!”

    说完以后,克劳迪亚带着大群人匆匆地离开了这里,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向来是担心对方会找他们的麻烦。

    程汉仪皱着眉看着那群人跑开,这才对着秦笙说道:“要不要找人将他们刷下去得了?”

    秦笙想了想,还是摇了一下头:“现在让他们被刷下去,没有太大的意义。不如让他们被自己看不起的人比下去,反倒更让他们难受。”

    程汉仪也知道秦笙会是这样的选择。

    如果她喜欢靠家里的势力摆平一切,估计也就不是现在的秦笙了,而是从前的那个秦琅。

    必要的时候她不会拒绝家里人的关心,但能够自己解决的时候,她也不会轻易放弃。

    薇薇安说道:“对,克劳迪亚那人最是骄傲,我以前不过是参加了一个小型的圈内活动,在那次比赛中赢了她,她到现在都没有释怀,怎么也不肯让人提起那次的比赛。这一次如果能当着所有国家队伍的面让他们输得颜面无光,估计比打她一顿还要让她难受。”

    程汉仪看了薇薇安一眼没有说话。

    他看得出来,之前那人分明就是和这女生有什么矛盾。说不定秦笙只是无辜躺枪而已。

    哪怕知道这位并不是故意的,他也不会对她有好脸色。毕竟,薇薇安是和秦笙认识,又不是跟他认识。

    “卡斯特呢?”他直接略过了薇薇安,对着秦笙说道,“他怎么没有陪着你过来?”

    “他回球队去参加训练了,”提到卡斯特,秦笙面上多出了一些笑容,“等到休假的时候就会过来。”

    “这……不行,你一个人过来还是太危险了,万一又遇到那些不长脑子的人怎么办?不如,”目光接触到秦笙的肚子,程汉仪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想了想才说道,“我找个人过来守着你。”

    他本来想说自己陪着过来的。

    但秦笙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而且如今已经怀了卡斯特的孩子,是已婚人士。就算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该有的避嫌还是要有的。

    他一个单身人士倒是无所谓,秦笙却是有家庭有丈夫的,哪怕是卡斯特不会怀疑秦笙,程汉仪也不想那些八卦媒体传出什么不当的谣言,破坏了秦笙的名声。

    所以,在最后一刻,程汉仪还是改了一下建议。

    秦笙就担心程汉仪会说他陪着过来,拒绝吧,太伤对方的面子;不拒绝,那是肯定不可能的。被卡斯特知道的话,那醋坛子一定会酸上好一阵子的。

    听他说找个人过来,秦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回答道:“不用了汉仪哥,我在这边也有一个暂时的经纪人,委托他给我找一个助理就行了。”

    这本来就已经在进行了。

    毕竟秦笙的身子不太方便,的确是需要一个助理帮忙的。

    只不过,时间太短,尼尔那边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而已。

    听她这么说,程汉仪也没有勉强,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道:“你现在是去排练的对吗?我先送你们俩过去,然后就离开。”

    他本来是要来附近办事儿的,突然想起前两天接到秦老爷子的电话,说秦笙已经来了m国,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拜托让他有时间照看一下。正好今天要过来,程汉仪今天干脆就来看看了,正好就撞上了刚才那一幕。

    “你先去忙吧汉仪哥,我这边有同学来接的。”秦笙已经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一群熟悉的人,正是b市音乐学院和f国音乐学院的那些学生。

    那群赶过来的学生远远地看到有个男人站在秦笙和薇薇安身边,还以为是什么熟人呢!赶到近前才发现自己并不认识。

    等到程汉仪走了之后,他们才关心地问了起来:“怎么回事?昨天的那个女人又来找麻烦了吗?你们俩没出什么事吧?”

    薇薇安很快就把事情跟大家简单地说了一遍,秦笙却是低头摸了摸肚子,温柔地安抚着宝宝的情绪,怕刚才的事情会吓到了孩子。

    克劳迪亚那群人出了排练会所,直接就去了酒吧。

    “克劳迪亚,刚才的那个人该不会是音乐节的投资方吧?”有人担心地问道,“这样的话,我们的节目会不会……”

    “怎么可能!”克劳迪亚摇了摇头,“他明显就是来看那个大着肚子的秦的,和音乐节有什么关系?”

    “秦笙不是和卡斯特结了婚吗?怎么会突然有一个年轻男人过来找她。该不会是……”

    几人笑了出来,总觉得这样做很有意思。

    克劳迪亚却被他们随口说出来的玩笑吸引了注意力。

    对啊,这两人该不会是……

    她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放心,今天的酒都记在我的账上,我请客!”

    说完以后,她把杯子放在吧台,转身就离开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其他人,不明白克劳迪亚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