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93 来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父秦母这一次主要是过来看看女儿,顺便去音乐节担任评委的。

    秦笙找过去的时候,他们俩和程汉仪还有秦大伯一家站在一起,说说笑笑显然是十分热闹的样子。

    见秦笙过来,玛莎首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就连旁边原本窝在秦大伯怀里打呵欠的小宝,也伸过手要抱抱。

    被秦笙抱在怀里之后,小宝还用那口听不清楚的c国话把他的“小洁洁”好好地夸了一番。

    程汉仪还有其他事情要谈,代替程老爷子跟秦父秦母约了个时间见面之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秦家人也坐上车子回去了。

    走到院子口,玛莎习惯性的打开门口的小信箱看了看,把里面的信件和订的杂志报刊拿出来,一边走一边简单地扫过了封面上的字。

    下一刻,她就笑了出来,将其中某封信递给了秦笙:“笙笙,有你的信。是从西班牙寄过来的,啧啧啧,肯定是卡斯特了。”

    一听到卡斯特的名字,秦父瞬间就看了过来。

    反射性地就想冷哼一声,觉得那臭小子又要开始拐骗他的闺女了。可目光触及秦笙的肚子,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家闺女已经跟那臭小子结婚了,连娃都已经在她肚子里长这么大了。

    小宝好奇地看着秦笙手里的信件,被秦大伯抱过去之后,还忍不住回头来看,一边还对着秦大伯问道:“粑粑,为森摸米有人给小宝洗介个呢?”

    小家伙说话简直要人连蒙带猜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好在秦大伯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强调,想了想才说道:“等你长大了就有了。”

    “长大?”小宝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长这么大?”

    “嗯,长这么大。”秦大伯笑着把他往上抛了抛又接住。

    小家伙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这种好玩儿的游戏给吸引住了,不再去纠结信件,咯咯笑着让秦大伯再抛得高一些。

    那样子看得秦母心惊胆战的,倒是玛莎这个当妈的看得直乐。

    秦笙看了看他们,赶紧带着东西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门关上以后才查看起了信封。

    信封上的笔迹的确是属于卡斯特的。

    秦笙一边拆开信封一边说道:“这家伙,不打电话写什么信呢!”

    嘴上这么说,但那笑弯了的眉眼间分明就满是欢喜和甜蜜。

    “亲爱的笙笙……”

    一看到这开头,秦笙就庆幸自己还好没在楼下拆开就看,否则又要被玛莎打趣了。而且……

    想到秦父,秦笙觉得还是不要刺激他老人家的好。

    她低头继续看去: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球队里了。如果联系不到我,不要急,我已经跟陈打过招呼,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他一定会想办法尽快帮忙传递过来。”

    所以,这封信是卡斯特去球队之前就提前写好的?

    至于寄信的人是谁……

    除了陈贤,还能有谁?

    秦笙几乎立刻就能想象得到陈贤接到这个任务时,对着卡斯特露出的嫌弃的表情。

    “在离开m国,不,在坐上车子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开始想念着你了。而回到国内,更是觉得时间太过漫长。”

    秦笙摸了摸纸上的字,心里也软软的。

    不只是他,她也一样。从看到卡斯特带着行李坐上大伯父的车子离开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卡斯特在的时候,感觉还不是很深刻。但他离开之后,明明屋子里有暖气的,明明天气也在逐渐升温了,但她就是觉得小小的卧室里都变凉了,晚上的被窝里也少了点儿什么。就连肚子里的孩子有了新的动静,她想抬头分享给卡斯特,也找不到人了。

    为此,她还悄悄流过两次眼泪呢!

    平日里对这些其实不算太过敏感的人,怀了孕之后的情绪简直不受自己控制。

    “我有些后悔让这孩子这么早就到来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再分别之前还能好好地复习一遍‘功课’。至少够我撑过这一段训练时间了,但因为有了孩子,我只能憋着这把火去跟队里的兄弟们好好练练球技了。”

    秦笙的脸上红了红,忍不住有些害羞。

    这家伙!

    怎么什么都往上面写。

    他就不怕这封信落到其他人的手里吗?比如说……她那爱斗气的亲爸。秦父如果看到这儿,估计要被气炸了吧?

    “但是,我又觉得欢喜。一想到几个月之后,就会有像你或者像我,更好的是既像你又像我的孩子出现在这个世界,我就觉得心里高兴得发胀。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奖杯,也是我最荣誉的勋章。”

    秦笙低头摸了摸肚子,温柔地说道:“宝宝,听到了吗?”

    没有什么比一个父亲爱着他的孩子更让母亲觉得开心的了。这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而不只是生物学上的一个基因传承而已。

    “现在你应该已经参加完音乐节了吗?结果怎么样?哦,我相信,你一定会是最棒的。等我休假过来,记得给我看你的奖杯。

    之后的专辑录制也要注意休息,不能让自己瘦了。当然,也不能吃得太多,我从陈那儿听说,那样不利于生产……”

    接下来的两页纸,简直就是一个孕妇保养注意事项的浓缩体,看得秦笙以为这是某个妇产科医生专门写的报告。

    有的东西,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过。

    这么多字,秦笙却看得一点儿也不枯燥,反而津津有味,逐字逐句地查看着,好像没一个字母的弧度都有着其他的含义。

    等到看到最后,卡斯特说是以后会有惊喜送上,秦笙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第一遍,又从头到尾多看了几次,这才小心地将信纸折叠好,重新放进了信封中,收到了柜子里珍藏起来。

    “或许,可以出去买一个装饰盒,用来放信件?”秦笙想了想,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一出去就听到了秦琅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原来她刚刚回来,这时候正在和秦父秦母打招呼。

    见秦笙从楼上下来,秦琅愣了愣,脸上略有些不自在,却已经没有了从前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任性,看上去整个人都沉静了许多。

    两个堂姐妹的关系,其他人其实也算了解,并没有一定要让她们相亲相爱的意思,只要一家人和和乐乐的就行了。

    秦琅对于秦笙是有所愧疚的。

    从小就针对秦笙这个堂妹,无非是嫉妒她有完整的家庭,嫉妒她有秦老爷子的宠爱,甚至连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亲热而信任,都让秦琅嫉恨不已。毕竟,这样的东西在她的世界仿佛是不存在的。

    那时候,她居然是真的想弄死秦笙这个堂妹的。

    现在回想起来,秦琅都觉得自己过去实在是可怕。

    小时候想的是那些,长大之后嫉妒的东西就更多了。她的天赋、她的成绩,还有其他种种。

    那些事情当时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却让秦琅简直不敢去直视秦笙的眼睛,觉得这个堂妹不揍自己一顿,简直算得上是脾气很好了。

    秦笙也看得出,秦琅的确变了。

    没有过往的针对,也没有什么不安分,看上去倒更像是个秦家人了。

    秦笙松了一口气。

    自从来到这边,秦琅一直在外面出差,她还没有与这个堂姐见过面,一直在担心秦琅到底是真心改变,还是做面子功夫。

    现在知道对方真的没有了恶意,秦笙总算是能安下心在这边住一段时间了。

    音乐节之后,秦笙忙碌的重点就放到了新专辑上面。秦父秦母见她的确过得不错,也就回国去了,等到临产的那些天还会再过来。

    秦琅和秦笙经过几日的相处,交流依然很少,见面之后却也能心平气和地点头打招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