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494 The World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秦笙的歌迷来说,今年注定是一个等待和收获的年份。

    从秦笙宣布结婚怀孕,再到她前往m国,粉丝们还处于一种“快节奏”的茫然中时,就突然接到了从外媒传来的消息——国际大学生音乐节上,b市音乐学院和f国音乐学院两所学校的合作团队获得了冠军。

    而这支冠军队伍的灵魂人物,就是他们请到的外援——来自c国的年轻女歌手秦笙。

    音乐节并不是一个直播节目,等到结束之后,相关的视频才在国外的电视台播放出来。同一时间,相关的视频源也发布到了网上,迅速扩散到了各国。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音乐上的盛宴。

    不管是喜欢流行音乐的年轻人,还是喜欢评点专业乐器的圈内人,都能在这次的音乐节上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节目。

    等到秦笙他们的表演开始之后,更是掀起了一波中西融合的热潮。

    “虽然听不懂意思,但莫名的觉得好好听!”

    对于c国和国外的人来说,都有这么一种感觉。

    c国那些语境优美的古诗词,就连c国人自己,底蕴差点儿估计都只能一知半解,更别说是外国人了。

    所以很多歌词他们根本听不同,也不明白那些吟唱的诗句究竟是个什么含义。

    而那些高亢的歌剧,有贵族式的y式外语,也有浪漫多情的f语,还有禁欲系的d语,c国人中也很少能够听得懂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偏偏让他们喜欢上了这个节目。

    不管是那些和谐共融的乐器演奏,还是秦笙那具有独特魅力的嗓音,让这些音乐突然间多了些什么。即使听不懂歌词,也不影响他们喜爱这旋律和歌声。

    到了最后的流行音乐出来,就更是反响巨大。

    毕竟如今的流行乐,即便是外文水平一般的人也是能够跟着哼哼几句的。

    第一遍的时候,大家只顾着好听了。

    等到再看了重播,甚至去网络上下载了视频一遍一遍地打开欣赏之后,才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

    就和现场的那些人一样,他们发现了这个节目将中西方的音乐文化,从古典到流行都完美地融为了一体,中间的转换居然和谐自然,根本让人察觉不到那种不同风格变化的跳脱和艰涩。

    这可真的是……绝了!

    “突然好想去学古筝,顺便再学钢琴,看着我的小粗手,泪流满面……”

    “酷毙了!天哪,笙笙的嗓子里是不是装了外星人的高科技产品,那么高的音她到底是怎么唱上去的?这么长的时间,长了那么多首不同风格的歌,居然听不出她大喘气的声音!”

    “墙都不扶,就服了她!”

    “看到底下观众的眼神没?感觉他们快要拜服在我小姐姐的裙下了。”

    “卡斯特,你媳妇儿我就抱走了。孩子我也一并承包了,不谢。”

    “楼上的你别走,小姐姐明明是我的,还没玩完亲亲抱抱举高高呢,凭什么让你抱走。”

    “以前觉得那种奇奇怪怪的唱腔就跟牛叫似的,现在居然觉得很好听?我一定是中了一种叫‘秦笙’的毒,需要在听一听她的歌才能恢复了。”

    “发现每一次小姐姐都会给国外的盆友们带来震撼啊!还记得上次的紫荆杯大赛决赛吗?我能说那首《loving/you》的版本到现在还是国外点击率最高的一版吗?”

    ……

    除了这些粉丝们的夸奖以外,突然又多出了许多要学习c国乐器的的人。

    有被爸妈带着过来的小孩子,也有想给自己找点儿休闲项目的精英白领,以及一些正好在家没事做的老头子老太太,甚至还有一些外国人都对这些让他们眼花缭乱的c国乐器感兴趣了。

    薇薇安没有想到,不过是一时的打算,居然会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不过,就连她自己,其实也算是暂时摸到了一些属于不同国家音乐文化的门槛儿。

    这种多样化的音乐元素,其实是很有魅力的。

    薇薇安这才明白了,以前的她到底有多么狭隘无知。

    在艺术上,本来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每一种风格独特的艺术文化,都自有其魅力所在,不可能让某一种文化元素完全代替。

    从前的她眼中只看得到自己国家的文化风格,其他的在她眼里好像就一文不值,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但是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一些秦笙所站的位置,还有心里的想法。

    在回到f国之后,薇薇安一边上着课,一边犹豫着。

    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她突然给秦笙打了一个电话:“秦,我想,我们可以谈一个合作项目,你觉得怎么样?”

    几十年后,在一次采访之中,大家才从薇薇安那儿得知了,闻名于国际的“the/world”音乐团,就是在这么一通电话里敲定了雏形,然后慢慢发展为后来的顶尖音乐团队,汇聚了来自各个国家的精英音乐家。

    在这里,他们能够平等自由地交流着来自各个地区的音乐文化,不管是古典,还是民俗,亦或是摇滚流行,总能找到自己的同好。

    在这里,没有什么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第三世界的划分,他们就是一个整体,只有这一个世界。

    “the/world”,代表的就是最权威、最出名、最包容、最和谐。

    而这个乐团的两位创始者,也和乐团的宗旨一样,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国家。相同的是,她们都很年轻,承载着一个共同的梦想。

    当然了,现在的这个顶尖乐团,还只是一个刚刚出现在脑海中的蓝图,需要她们耐心地在画纸上描绘自己喜爱的色彩。

    秦笙挂断了薇薇安的电话时,也觉得心潮澎湃了起来。

    她最近全神贯注地录制着新专辑,虽然每天工作的时间不多,效率却是极高的。乐得埃斯蒙德几次忍不住想要挖墙脚,让秦笙彻底从c国的那个工作室跳槽到bk来,甚至还不停地建议她移民到m国,长期居住在这里。

    尼尔简直对这家伙无语了。

    是谁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嫌弃得不行,如果不是他开口,就要坏脾气地把人赶走了?

    那个人是埃斯蒙德没错吧?

    但是现在,就为了以后能多合作几次,居然就开始劝说人家全家移民了。

    尼尔觉得,也好在秦笙脾气足够温和,否则埃斯蒙德现在应该已经要被敲板砖了。

    原计划用半年时间录制完成的专辑,居然提前就进入了收尾的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秦笙又收到过几封来自卡斯特的信件。对于这个明明对“浪漫”一无所知,却总是能够不经意间就做出浪漫的事情的丈夫,秦笙总是有种温暖满足的感觉。

    卡斯特的假期很少,但一到放假就会立刻赶过来见她一面,陪着秦笙去医院做了检查,然后又在第二天凌晨匆匆赶回去。

    这段时间,眼看着专辑录制进入正轨,秦笙还掰着手指头在算预产期会在什么月份呢,就接到了薇薇安的电话。

    然后,听到了那个让她动心的提议。

    当然,碍于现在她的身孕,还有薇薇安的学业,这些都还暂时处于设想阶段。她们俩商量好了,等到时机成熟,就彻底展开行动,建立起一个新的乐团。

    至于乐团的名字,两人已经在电话里商量好了——the/world。

    简单、干脆,包含了她们的想法,也代表着未来的宏愿。

    一想到这个,秦笙连去录制专辑的时候都忍不住会带着笑脸,整个人都充满了期待的兴奋。让尼尔和埃斯蒙德还以为卡斯特又来m国看她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