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秦琅篇——怨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琅如今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不大记得小时候的事儿了,毕竟那些回忆并不美好,让她内心十分抵触。

    不过,午夜梦回的时候,又仿佛能够清晰地触碰到那些隐藏着的记忆。

    她出生的时候,秦家这一代嫡系还没有其他的小孩儿。一出生,父母就对她抱有很大的期望。

    但是,享受了多少好处,就应该承担起多大的责任。

    秦家的人在圈子里的特殊地位,当然不是靠每天在家喝茶聊天换来的。和秦笙一样,秦琅小时候也基本处于爹妈不在身边的状态之中。

    不过和秦笙不同,秦琅不是在秦老爷子身边长大的,而是被带去俞徽的娘家,时不时又来秦老爷子这边玩儿。

    秦琅从小对父母就没有太多的感情。

    秦大伯和俞徽和她相处的时间太少,俞家的人也不可能专门去在意一下小萝卜头的心理状态。加上秦琅面上装的样子够好,谁都没有想到,在她心里父母和平常认识的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过了几年,秦笙出生了。

    秦母娘家那边可没有什么人在,于是她被留在了秦老爷子身边长大。

    秦琅从小就对这个堂妹没有什么好感。

    并不是嫉妒她能够陪在秦老爷子身边,毕竟秦琅对父母都没有什么感情,更别说是隔了一辈的秦老爷子。

    到了现在,她甚至已经不记得当初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嫉恨秦笙。

    事实上,这种情绪来得非常突然,或许是某一个点就能引爆。当心里的种子埋下之后,但凡是有一点儿不符合心意的,都会加深那种阴暗的心理。

    秦琅有时候其实有过怀疑,自己会不会是有那种反人类反社会的心理,总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特别是小她几岁的秦笙。

    凭什么同样是被父母“抛弃”,秦笙能笑得这么开心?

    凭什么秦笙就有更好的天赋,轻轻松松完成了秦老爷子布置的课业?

    凭什么……

    到了后来,就连秦父秦母过来看秦笙,秦大伯和俞徽没有在同一天过来看她,都能引起秦琅的不满和仇恨。

    天知道,一个小孩儿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情绪。

    这种状态,在那一天达到了顶峰。

    两个小孩子都穿着爸妈带回来的新裙子,头发也都梳成了羊角辫,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长得有些相似的亲姐妹。

    然而,秦笙手里却多了一个棒棒糖——那是秦母在外面买东西的时候,店员赠送的,秦母也就顺手装在衣服兜里给了女儿而已。

    现在,秦琅却因为这个开始憎恨了起来。

    凭什么秦笙的父母就能给她一颗糖,自己却没有从父母那儿得到?

    那时候,秦家老宅的后院儿里还有一个池塘和一座假山,看上去颇有雅致,秦老爷子经常会和老友们来自喝茶闲谈。

    秦琅和秦笙两人就攀爬到这座人工制成的假山上玩石子儿。

    这会儿见这里只有她们两人,秦琅便恶从胆中来,想伸手将旁边的秦笙推下去。

    这假山并不高,就算摔下去也死不了人。

    但是,下面的池塘就不一样了,秦笙这时候还是个牙都没换完的小萝莉,哪会游泳?一旦摔下去,很有可能被淹死。

    所以平常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是不允许他们这些小孩儿来这边玩的。

    但今天秦家有客人在,难免就疏忽了几分,秦琅便把秦笙带了上来。

    秦笙还是个小孩儿,哪里知道这些?

    她甚至还举着那颗棒棒糖,问她的堂姐要不要吃。却没想到换来了对方更加仇恨的心理。

    你以为我是街边的乞丐吗,还要接受你的东西?

    秦琅伸手就要把她推下去。

    没有想到,秦老爷子身边的保姆正好来找两人回去吃饭,一路找到了这边,正好把秦琅的动作和眼神看了个清楚,连忙开口说道:“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玩?快点,饭都已经做好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果然,一听见大人的声音,秦琅一下子就收回了手。

    那个保姆发誓,她看到秦琅在瞪她!像是怨恨她破坏了这个好机会。

    这么大的事情,保姆当然没有那个胆子隐瞒。今天是被她打断了,下一次呢?秦琅这小姑娘的胆子怎么会这么大!

    这保姆担心下次出事,自己作为保姆也难辞其咎,于是回去就把这事儿告诉了秦老爷子。

    秦琅发现,其他人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奇怪,秦笙也被隔开,不再与她玩耍了。而且,她的爸妈突然留在家里的时间变多,经常喜欢带她出去玩儿,和她谈谈心讲讲故事什么的。

    没得到这些的时候,秦琅满心怨恨,总觉得自己被亏待了。

    如今得到了,她也并不觉得满足,反而觉得太烦,也没觉得父母对自己有什么好的。

    总之,她的怨恨来得仿佛没有理由,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喜好。

    就连秦父秦母对她的态度变化,秦笙对她的远离,秦琅也毫不介意。并不是因为她心胸宽广,而是因为这些人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她只可惜那天的计划被保姆破坏了,否则现在事情一定会更有趣的。

    等到开始入学,秦大伯和俞徽之间的感情已经出了问题。当初完美表皮下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但为了女儿的成长环境,夫妻俩还是忍耐了下来,并没有选择离婚。

    秦琅对此视若无睹,他们怎么样,和她有关系吗?

    对于秦家的那一套靠自己奋斗的说法,她同样嗤之以鼻。

    秦琅的行为越来越极端,让为此努力的秦大伯和俞徽总算是失望了。面对女儿那双对着他们毫无感情的眼睛,谁都不可能平静的下来。

    于是,两人终于宣布了离婚,一个去了m国发展,一个嫁给了国外的摇滚歌手,过上了和从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秦琅对此依旧没有什么想法。

    她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也不需要秦大伯和俞徽的关心。

    可是,当听说两人在外面结婚,有了新的家庭和孩子的时候,秦琅又开始有了新的怨恨。

    她感觉自己的领土被人占领了!哪怕是她不要的,也绝对不能便宜的别人!

    当时秦大伯和玛莎才刚在一起,还没有孩子。生了孩子的是俞徽。

    秦琅甚至想过,去那边把那孩子给掐死。

    一个婴儿,可比秦笙这样会说话的小孩子好对付多了。

    但是,她被自己的事情绊住了手脚,这才放下了那样的打算。

    秦琅进了娱乐圈。

    她没有选择秦家人擅长的音乐,而是一头扎进了演艺事业。

    可秦琅在这方面的天赋,仿佛完全没有她小时候在家人面前伪装的技巧优秀,连拍了一场戏都没有溅出一点儿水花。

    秦琅可不是个喜欢脚踏实地的人,直接回了秦家,让秦老爷子去找那些老朋友捧她上位。

    秦老爷子哪里会同意?不仅拒绝了她的要求,还将她好好说了一通。

    可秦琅一走,秦老爷子却又打了电话给朋友。不是说捧秦琅上位,而是让他们对秦琅好好照顾一下,别让她吃了别人的亏。

    秦琅完全没有感觉到秦老爷子严厉面孔下隐藏的关心,一出秦家的门就扒拉上了一个富商的大腿,给人家当了情人。

    那个唯一让她收获了一些人气的角色,本来是对方看在秦老爷子的面子给她的机会,她却以为是自己靠金主争取到的,甚至还得意洋洋地炫耀了一番。

    如果不是行程安排紧张,她甚至想回去气一气秦老爷子。

    但拍摄任务过重,导演为了好好磨练她,让她以后在演技上走得更远一些,当然是以高标准来要求她,甚至给了不少的建议。

    秦琅却吃不了这个苦,甚至认为这是对方在折磨她。在得知这人和秦老爷子或许认识的时候,还把秦老爷子也怨恨上了。

    她直接毁约退出了剧组,本想靠着金主再来一个好的机会。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金主的老婆找上门来了!

    ------题外话------

    ps:有好几个小可爱来私戳我问礼物榜的规则,在这里统一解释一下——只有五星评价票是计算总数,月票是计算本月1号到20号的数量,鲜花、钻石和潇湘币打赏都是计算13号到20号一周之内的数量,不是总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