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宁蓁篇——离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父母总是犟不过孩子的,一是因为父母舍不得孩子难受,二是因为希望孩子成长。

    就算之前表现得再怎么坚决,到了最后,宁父还是同意了宁蓁报考影视学院的决定。

    他想的很简单,现在这个年代,几乎有大部分人工作的职位和所学的专业不相同。女儿想去上影视学院就去好了,以后毕业了还是得回来继承家业。

    宁蓁当然也知道宁父的打算。

    不过,她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吗?当然不。既然已经放着她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那走到哪儿才停,就是她来决定了。

    戚风对宁蓁是要当演员还是做生意都没有意见。就好像他当初一样,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考一个更好的学校,将来出来坐在办公室享受更精英化的生活。但现在他只是个小警察。

    可他喜欢。

    同样的道理,宁蓁既然喜欢做演员,他当然也会支持。

    不过,b市电影学院里的帅哥美女实在太多,他和宁蓁之前就像是处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地步。虽然各种暧昧的举动都不少,但就是没有定下名分。

    如果不是宁蓁暧昧的对象只有他一个,对待其他异性都是一副爷们儿样,完全没有发展关系的意思,戚风还真会以为自己是不是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备胎。

    但现在只有他一个,却迟迟没能定下名分,戚风就有些搞不懂这里面的意思了。他有想过直接说出口,又怕打破了现状,会让宁蓁将他推开。

    以戚风的性格,当然还是愿意选择更稳妥的方式,确保宁蓁会掉进他的碗里。

    尽管如此,局里的同事们都已经认定了他们俩的关系了。

    宁蓁是怎么想的呢?很简单。

    当初第一步、第二部、第三步……全都是她主动的,总不能到最后一步还要让她主动吧?

    宁蓁觉得,自己虽然是有一颗金刚芭比的心,但怎么说也是大美女一个,这种时候,还是得捡回一点儿矜持的好。戚风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太温吞了些。

    所以,她就是要逼着戚风从他的壳子里走出来,主动跟她告白。否则……还是让他急着吧!

    从小到大什么都很熟悉的两个人,突然变成恋人的状态。好处就是知根知底,不用担心被人骗了。坏处就是什么秘密都知道,也就没有了恋人相处的那种激情和新鲜感。

    如果不逼着戚风做出改变,宁蓁总觉得自己这是在走兄妹路线。

    谁知道,戚风却担心被她拒绝,直到现在都还没说出口。

    宁蓁也不着急,带着行李就去了学校。十几二十年都过来了,还用得着害怕再等几个月?

    她倒是走得潇洒,戚风却翻来复去睡不着觉了。

    女孩子的心思太难猜。

    以前他没这感觉,现在却是体会到了。

    翻来复去想了半宿,戚风还是决定要去找宁蓁说个明白。否则那丫头这么爱玩儿,被学校里的小白脸勾搭走了怎么办?

    谁知道他去了之后才发现人家已经在军训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出来。

    失望而归的他刚到局里,就收到了消息——局长找他谈话。

    戚风一头雾水地进去,一脸纠结地出来。

    他被选中去外地深造学习。

    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只要去了这一趟,回来之后至少也会升级为组长,对他以后的升迁有极大的好处。而且,还能学到许多他之前梦寐以求的技能。

    他的父亲从前也是去过这个地方的。

    戚风走的和他父亲的特殊部队不是同一条路线,每年普通的警察能有这个机会的太少。如果不是他本身够优秀,加上有牺牲的父亲这个背景在,还有老陈的全力推荐,这机会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连忙收拾了行李就过去。

    但是现在……

    他舍不得。

    这一去就要两年多近三年的时间,中间基本上是全封闭式训练,想要和外界联系都做不到。如今他和宁蓁的关系尚未确定,就要离开这么长时间,让他怎么放心的下?

    可是,这是他从小的梦想,就此舍弃的话,心里肯定是抱憾终身的。更何况,他难道要一直在小警察这个位置上做到老?宁家的富贵他也是知道的,将来如果能够娶回宁蓁,他舍得让她吃苦吗?

    就算不能像宁伯父那样,也该尽全力给她好的生活,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想了想,戚风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

    他收拾好了东西,然后穿上了那身警服,抱着一束玫瑰花去了b市电影学院。

    宁蓁虽然不能出来,他却能进去拜访。

    戚风记得宁蓁的话,她喜欢自己穿警服的样子,那么他就穿上这身衣服过去。

    宁蓁在看到戚风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以为这家伙还会纠结好一段时间呢,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等到她一脸笑意地接过了花,就听到戚风低沉的声音响起:“宁蓁,我要离开了,可能要两三年才能回来。你……”

    他想说让宁蓁等他,可又说不出口,一张平日里正直阳刚的脸上满是小心忐忑,将她当成易碎的珍宝一般注视着。

    宁蓁面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敢情这人是来跟她道别的?

    “哦。”她简单地应答了一声,转身就要回去了。

    戚风这才着急起来,一把抓过了她的手腕带了回来,急急忙忙地说道:“宁蓁,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离开。但是……我真的想去看看那儿,想去看看我爸以前待过的地方。你……你能等我回来吗?我……我喜欢你。”

    这话总算是说出了口,戚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期待地看向了宁蓁。

    宁蓁却是一挑眉。

    她身上还穿着军训时的迷彩服,和戚风身上的那套警服看着还挺搭配的。

    本来她长得就挺漂亮,只是肤色略深,这会儿在学生之间已经有了“黑珍珠”的美称。如今站在这里抱着一束玫瑰花,既有少女的漂亮活力,又有年轻人那种韧劲儿。

    当她露出这副表情时,却一下子让戚风想到了半年多以前看到的那个非主流的她,活像是被女流氓附身了。

    “你……这里是学校,你别乱来。”话一出口,戚风就闭了嘴。

    这怎么像是要被轻薄的女孩子说的话?

    宁蓁本来还想逗逗他的,被他这神来一笔也笑得直不起腰来。

    等到她停下笑声,直接拽过了戚风的领口拉了下来,在他唇上咬了一口,这才贴着他的嘴唇说道:“姐姐我的行情好着呢,你猜我等不等?”

    说完以后,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抱着那束玫瑰花就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走的时候我就不去送你了啊,留着你这条命回来,出了事儿我可不会记得你。”

    戚风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

    她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宁蓁走到宿舍楼下,刚才调戏戚风的那点儿愉快的情绪渐渐淡了下去,心里却也憋了一口气。

    她并不是生气戚风要离开这么长时间,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这种追梦的感觉了。否则她也不会和宁父争执这么长时间,就为了来上这所学校。

    可是,这家伙凭什么说走就走,都要离开了才告诉她。

    她一把将那束玫瑰花丢下。

    走出两步之后,却又转过身重新捡了起来,小心地检查了一下有没有破损的地方。

    算了,好歹那家伙还知道走之前来表白,就原谅他吧。

    宁蓁瞪了一眼怀里的玫瑰,就像是在瞪着某个没情趣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