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程汉仪篇——遗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老爷子为了考验孙女婿,把好友家的俩孙子都当成召唤兽给叫过来了。

    自从在那通打给秦笙的电话里听到她确认恋爱的消息以后,程汉仪就觉得自己一直处在一个茫然的状态之中。后悔懊恼有过,毕竟如果他先行动,有一半的可能被拒绝,但也有一半的可能让秦笙答应啊。

    如今却是连一点儿可能性都没有了。

    不,不一定。

    在接到爷爷询问他的电话时,程汉仪的心口忍不住强烈的跳动了起来。只要存在着变数,就代表事情还有属于他的转机不是吗?

    正巧手里的工作都已经完成,让他有了一段回国的假期。再加上心里隐藏的那点儿不甘,还有微末的希望,让程汉仪毫不犹豫地从m国回了c国。

    却没有想到,他来到c国,走进小时候来过不知多少次的屋子,最先见到的不是秦笙,反而是好几年没有见到、也没有联系的朋友——如果对方还认他做朋友的话。

    “好久不见,”程汉仪的内心此刻十分复杂,好在这些年一直有心理医生从旁指导,调节的还算不错,“你看上去变了很多。”

    和他一样被叫到这儿来的正是苏老太太的孙子,也是程汉仪当初的好哥们儿苏北夏。

    他看上去比当初成熟了许多,也稳重了许多,不再像是那时候的莽撞青年了。

    穿着和他一样的西装,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一副社会精英的派头。

    只是,一见到程汉仪,这位社会精英脸上就出现了学生时代的那股冲劲儿,看上去显得倔强又可气:“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人怎么会不变呢?倒是你,看着还是让我不太顺眼。”

    如果是刚才那样子的苏北夏,程汉仪心头还会有些不太习惯。但见到他还有精神这么怼自己,程汉仪倒是放下心来。真正的漠然,是根本不想搭理对方。

    像苏北夏这样,只不过是别扭地找不到台阶下,心里有一只纠结着那个女孩儿的死,找不到发泄口,只能冲动地朝着亲近的人发怒。或许事后苏北夏也有过后悔,但又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不知道该怎么克制了。

    不管怎么样,苏北夏愿意跟他说话,甚至语气还和当初一样不客气,至少证明了苏北夏心里还是将他当成可以亲近的朋友看待的。

    程汉仪笑着说道:“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至于苏北夏的那点儿不痛不痒的话,当初程汉仪会在意,如今已经调节好了的他却只是一笑而过。

    “你笑什么笑,”苏北夏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别忘了,我们这次可是情敌,你别以为从前的事情笑一笑就能放到一边了。”

    没有想到两人说来说去,居然又提到了当年的事儿。

    苏北夏这人当年的脾气看着跳脱,实际上却是一个用情很专一的人。喜欢了那姑娘,哪怕是两人并未发生过什么,甚至对方连他的心意也不知道,他也愿意记着她这么些年。

    现在一提到这事儿,就跟踩了他的痛脚似的跳了起来。

    然后,苏北夏便把主意打到了秦笙的身上。

    他的意思很简单,既然程汉仪当初让他痛失所爱,他也要抢了程汉仪喜欢的人。这种行为幼稚而无理取闹,就连苏北夏自己也是明白的。但他不知道,除了这样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就如程汉仪感觉到的那样,他的确还拿程汉仪当朋友的,只是当年留下的裂痕太深,让他束手无策,根本不知道怎么挽回这段友谊。

    再加上程汉仪兄长似的包容,让他有了任性的余地。不想真的伤害对方,又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弃,于是就选择了这个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甚至不一定能成的方法。

    苏北夏甚至已经想好了,这事儿之后,他和程汉仪之间就算是扯平了。

    程汉仪看着苏北夏离开了的身影,笑着对秦老爷子点了点头应下来,也跟着出了门,然后才皱起了眉头。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遇到了卡斯特这么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

    见秦笙和卡斯特走进来的时候,程汉仪第一时间根本就没有空去注意那个“横刀夺爱”的情敌,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小姑娘身上。

    以前和他一起坐在钢琴前弹奏曲子、一起扮爸爸妈妈过家家的小团子,如今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小时候的秦笙就很可爱,笑起来能把人的心都给甜化了。现在的她看上去倒是更加文静了一些,恍若清风明月,温柔恬淡,一双黑亮的眼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清澈动人。

    这已经不是那个掉了牙齿会懊恼地鼓着腮帮子,捂着嘴巴不让他看的小丫头了。

    她站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对着他微笑。

    程汉仪第一次这么直观地知道,自己失去她了。更准确地说,他根本就从未得到过。或许是因为他当初的退缩,又或许是两人有缘无分,总之现在站在她身边的是另一个人。

    坐在程汉仪旁边的苏北夏对于秦笙还是挺欣赏的。

    在这之前,他就已经从奶奶苏老太太和妹妹苏灵落那儿听说了不少有关秦笙的事情。当初紫荆杯大赛初赛结束之后,两人还在酒店遇到过。

    如果秦笙让他觉得厌恶排斥的话,以苏北夏的性格,就算是想膈应程汉仪,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接近秦笙。

    这会儿看到她,苏北夏心情还算愉快。

    在注意到程汉仪的表情时,苏北夏就好像是看到了曾经的那个自己。自以为聪明伟大地退到一边,结果却再也不能挽回了。

    蠢货!

    苏北夏在心里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说程汉仪,还是在说当初的那个自己。

    “汉仪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秦笙跟长辈们打完招呼以后,惊喜地对着程汉仪说道。

    听她叫着自己,程汉仪心情愉快了一些,主动站起来张开了双臂:“这么多年不见,不来给我一个拥抱吗?”

    一开始是因为刚出国太忙,处理各种事务就已经让他精疲力竭,秦笙那时候也还在紧张的学习当中,两人根本没有时间见面。

    后来出了那档子事儿,程汉仪跟本不敢和秦笙联系,就怕让她知道了会和苏北夏一样责怪自己。也就是近两年,这心态才逐渐扭转了过来,不再一味地自责愧疚了。

    程汉仪见秦笙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又停了下来,这才注意到了旁边卡斯特紧张的表情。

    这就是笙笙的男朋友了吧?

    不得不说,卡斯特的相貌给人的冲击力很大。他站在秦笙旁边,的确是很般配的。

    而且,两人都有一双干净明亮的眼睛,一看就都是那种有着一个简单的世界的人。这样的两人在一起,只要心智够坚定,每天都是甜蜜吧?

    程汉仪早就习惯了照顾秦笙这个“妹妹”,哪怕是后来自己心态发生转变,也没有让秦笙知道过。

    这会儿没等她为难,程汉仪就主动放下了张开的双臂,伸出手去和卡斯特握了握,然后才伸向了秦笙,温和地笑道:“我都忘了,笙笙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咱们还是握手就好了。”

    秦笙果然放松了起来,开玩笑道:“那就好,我还正想着该怎么拒绝你呢,毕竟我身边还有个醋坛子在。”

    程汉仪眼看着卡斯特面上的表情明亮了一些,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欣慰。

    这小丫头的确是这样的人,从不给别人留下暧昧不清的余地。如果不是知道这一点,他当初又怎么会迟疑呢?

    只是如今看着这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到底有些意难平。

    本来还打算阻止苏北夏的他,决定待会儿还是好好“考验考验”卡斯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