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189 新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这儿的人几乎都是对秦笙十分了解的,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性格?

    秦笙平时看上去好像没什么脾气,其实很少有人能够真的接近。要不然,凭着她的条件,几年大学下来也不会只有熊佳佳几人成为了她的闺蜜了。

    好在熊佳佳这几人能够和秦笙交好,也不会是什么心胸狭窄的家伙,此时看向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秦笙的新朋友,并没有多少敌意和排斥,反而充满了好奇。

    能让秦笙接受的朋友,人品肯定是不会差的。

    更别说宁蓁长得还很好看,对于好看的人,如果不是小心眼儿地妒忌,一般人都不会轻易生起恶感的。

    “宁蓁,你是笙笙的朋友,那也就是我们的朋友啦!”熊佳佳的性格最是开朗,是那种在哪儿都能混得开的性子,这会儿也是第一个伸出了友谊的小手,“我叫熊佳佳,你可以叫我熊熊。”

    有了她开头,其他几人也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不只是他们因为秦笙而接受了宁蓁的加入,反过来宁蓁也是一样。

    她的性子比较倔,一身的硬骨头,从小到大关系最好的就是戚风。在学校里因为某些缘故,看上去人缘还算不错。但实际上呢?真心的朋友却是没有的。

    她这人偏爱美人儿,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看着眼睛舒服。

    最开始对秦笙有兴趣,就是因为那次在球场的啦啦队里看到了秦笙,一身雪白的肌肤简直能够发亮,那独特的气质更是鹤立鸡群,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后来那次意外,她发现秦笙人也挺不错的。

    至少在被她绊住之后,秦笙没有把她丢下,反而是拉着她一起跑。虽然这对于宁蓁来说也没什么事儿,但看得出秦笙的品行的确是好的。

    后面的几次来往更是让她确定了这个想法。

    熊佳佳这些人,她虽然还不了解。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让秦笙交好的人,能够差到哪儿去?

    她也不端着,很快就跟熊佳佳他们打成了一片。

    特别是宁蓁和顾杉两人,她们俩本来性格就有些相似,刚刚还都是被李静佳给缠上的受害者,自然就有了共同语言,没多久就坐到了一块儿。

    别说,顾杉看上去就是个痞帅的男生,宁蓁又是一颗“黑珍珠”,这么坐在一起还挺般配的。

    当戚风打过电话问了包间号走进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宁蓁和顾杉坐在一起亲热地说说笑笑的样子,宁蓁整个人都要趴在顾杉的身上了!

    就算是脾气不错,这会儿戚风也气得差点儿就要掀了桌子。

    “你来了,”宁蓁随意看了戚风一眼,满脸的不高兴,“你给谁摆脸色看呢!约我出来吃饭也就算了,还突然有什么临时任务丢下我就跑了。如果不是你把我叫出来,我能遇到那两个神经病?还好有笙笙他们在,否则我还得烦一阵子。你倒是好,一过来就是一张臭脸!”

    戚风刚刚在电话里就听到宁蓁大概提了几句,进包间前又在外面打听了一会儿。

    他本来就是刚出完了任务过来,根本来不及换下警服,在其他人看来就像是秦笙他们真的报了案,这会儿是有人过来调查了。所以,当戚风打听的时候,那些人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也因为知道了刚才的事情,被宁蓁这么一说,戚风那点儿怒气一下子就消散了,内疚地低了头。

    好在宁蓁也不是什么刁蛮的人,说了几句就让戚风过来坐下了。知道他今晚约了吃饭,还没来得及进店就被人叫走,这会儿肯定是饿了,赶紧给他添了新餐具让他吃饭。

    被她这么一关心,戚风心里最后一点儿不开心都没了。

    “你就不能换身衣服?”宁蓁见他已经在吃饭了,又开始噼里啪啦地念叨起来,“你看看你,就只有这么件衣服穿,还没大山一个女孩子帅呢!”

    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反正在戚风听来,宁蓁这就是在向他解释刚才他看到的那一幕。

    原来那个小帅哥是个女孩子啊……

    戚风好脾气地笑了笑,没有去反驳宁蓁的话,乖乖地把她夹的菜吃进了肚子里。

    熊佳佳、董倩和苏乐突然觉得今天过来吃饭其实是受罪的。

    秦笙和卡斯特这一对就不用说了,走到哪儿都像是开启了屠狗模式,这么大热的天气牵在一起也不怕中暑,粉红色的气氛都快让人窒息了。

    顾杉和陈贤这两人虽然还不像是情人,但肯定也是有什么猫腻的。

    最后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漂亮的姑娘,结果人家是和人约好了一起吃饭的。这会儿等到了人以后,又开始饭桌上秀恩爱了。

    虽说之前宁蓁跟他们说的是和一个家里长辈的孩子约好,还说和对方只是普通朋友。

    但是,现在她们已经不能再直视“普通朋友”这几个字了好吗?

    这包间里就只有她们三个单身汪,如果不是还有美食做补偿,她们是很想抗议的。

    “对了,之前的那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宁蓁的样子并不介意,加上大家已经熟了起来,熊佳佳就无法克制自己的八卦之魂了,忍不住问出了口。

    “他们俩我是真的不认识,不过那个女人说的弟弟,我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我猜的那个人,”宁蓁撇了撇嘴,显然对那人没什么好印象,“我之前去一个剧组面试,他也是面试者,只不过被刷下来了。后来莫名其妙说什么‘一见钟情’,然后就各种纠缠,还当着我的面拿刀在手上刻字。如果说有人割腕自杀,我也就只能想到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