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17 亲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连陈贤都被秦笙这样子吓了一跳。

    自从认识秦笙以来,他可从来没有看到过秦笙对卡斯特黑过脸,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

    对于这一点,陈贤只能表示羡慕嫉妒恨。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秦笙发脾气呢!

    不过,这姑娘的确是性子好,哪怕是生气了也没有大吵大闹,看上去还是平平静静的。如果不是知道她平时是个什么样子,还真看不出来她在发火。

    陈贤同情地看了一眼卡斯特。

    据说平时脾气越好的人,一旦生气了也越难哄。也不知道卡斯特能不能把人给逗开心了……

    在这之前,他们这群电灯泡还是先离开吧。

    “卡斯特,我先带着他们去体育场做热身活动,”陈贤开口道,“你待会儿再过来吧!”

    卡斯特这会儿满心都是该怎么跟秦笙求原谅,陈贤主动带走其他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他赶紧转头说道:“你们先去练习,我过会儿再来。”

    刘宇文他们早就想逃跑了,这会儿得到卡斯特的允许,哪还敢停留?抬起脚就飞快地往礼堂外面走去。

    陈贤拍了拍卡斯特的肩膀,也跟着离开了。

    虽然已经排练结束,此时大礼堂里面却还有不少的老师同学。

    本来大家是准备离开的,但之前一看到卡斯特和秦笙之间亲密的互动,这些人就忍不住留了下来。

    声乐系的高岭之花要被人摘走了吗?

    秦笙从入校以来,就没有少过追求者。不过大多数还是像刘宇文那样,默默地抱着好感在暗中欣赏。少有的敢于付诸实践的,也被秦笙一口拒绝了。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杜良。

    但现在他也和夏晓雯纠缠到了一起。

    卡斯特还是第一个可以跟秦笙这么接近的男生,还是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

    本来以为秦笙这朵高岭之花,直到毕业都会保持单身状态。也因为她的拒绝,大家更是不敢轻易把自己的爱慕说出口了。像这样漂亮又优秀的女孩子,应该是属于大家的,还是不要去轻易挑战了。

    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在离秦笙毕业还有一年的时候,发现她有了男朋友!

    刚才的一首钢琴独奏,就已经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秦笙的身上。现在发现她可能有了恋情,大家更是不会转移注意力了。

    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长得美颜盛世的外国男孩子好像有点儿乐极生悲,两人现在闹矛盾了。

    如果不是还有老师在场,那些学生估计就要忍不住凑过来问问情况了。

    秦笙也能感觉到大家若有似无的眼神,当然不打算在这儿让他们看热闹,直接带头往外走去。

    她走了几步,发现另一个人没有跟上来。

    一转头,就看见卡斯特还一脸紧张地站在原地。见她回过头来,卡斯特连忙堆出了笑脸,眼神里却写满了忐忑不安,好像怕她就这么离开了似的。

    秦笙本来还一肚子气,看见他这样子,不知怎么就突然想笑了。

    她努力将想要上扬的嘴角控制住,艰难地用平淡的语气说道:“你不跟上来,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卡斯特听她叫自己跟上,刚刚还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整个人都飞扬了起来,脸上的笑容都跟着放大了。

    但一接触到秦笙的眼神,发现她并没有笑起来,卡斯特又一下子收住了笑脸,变成刚刚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偷偷拿那双蓝色的眼睛去瞧秦笙的脸色。

    那模样,真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秦笙当然发现了卡斯特的举动,差点儿就要忍不住破功了。

    她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在蠢蠢欲动,恨不得伸过去在卡斯特的头上捋一把。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吧!

    秦笙愤愤不平地想着。

    不行,她一定要把持住。这一次的事情还能理解,毕竟她也没有主动问过卡斯特。但是,如果不发发脾气让他知道后果,以后他什么事都想瞒一瞒怎么办?

    秦笙没有发现,自己对待卡斯特的态度已经和对其他人完全不同了。

    她在知道顾杉有秘密的时候,从不主动问起;在知道宁蓁家里的情况时,也不会去打听;甚至和卡斯特随时走在一起的陈贤,究竟是什么身份,在干什么,她也不感兴趣。

    别人愿意说,她可以倾听;别人不愿意说,她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甚至在之前对待卡斯特的时候,秦笙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现在……

    在知道卡斯特有另一个瞒着她的身份时,秦笙竟然会觉得不开心了。

    这跟她一贯的性格简直是截然相反。

    其实,这也代表着她已经真的把卡斯特往心里放了。对待朋友,和对待心上人,怎么可能会一样呢?

    如果只是一个聊得来的好友,甚至名字都不重要;如果是亲近的闺蜜,名字爱好等等当然是要知道的。

    关系越是亲近,就越想知道更多关于对方的信息。

    她发一下小脾气,其实只是因为在乎卡斯特,学会了把自己的另一边展示在对方面前。

    卡斯特没有想到这么深层次的问题,但他有野兽一般的直觉。

    虽然很紧张,害怕秦笙会不理他,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他的笙笙这么没有顾虑地在他面前发脾气的样子,这让他觉得她离自己更近了,更真实了。

    两人从大礼堂出来,没有去教室,也没有往陈贤他们所在的足球体育场那边前进,而是开始绕着旁边的篮球场走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