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18 坦诚过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假期的学校十分安静,走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影。

    篮球场上没有了那些男生们顶着阳光打球的动静,这时候走在里面,颇有几分悠然自得的感觉。

    不过,现在绕着篮球场外围的跑道“散步”的两位,谁都没有那种悠闲的感觉。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竟还吹起了几丝凉风,配合着不太耀眼的阳光,迎面拂来让人昏昏欲睡。远处好像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蝉鸣,像是一首夏日交响曲。那边的动静,更是衬得这儿静悄悄的。

    “笙笙……”

    卡斯特见秦笙没有说话,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事儿解决妥当了,说不定两人的关系会更加亲近。如果没有解决好……

    说不定就是一道坎儿了。

    秦笙听到他的声音,抬起眼看了他一下,没有说话,显然是等着他的回答。

    “我……”卡斯特停顿了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我们去那边坐着谈谈可以吗?”

    他指了指旁边的看台。

    “可以。”秦笙点点头,跟着他走了过去。

    其实刚刚走了两圈,她现在心里已经不生气了。

    换做其他人,如果只知道一个名字,绝对会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可当这个人变成了卡斯特……

    虽然他已经二十几了,身上却总有一种少年人的纯真赤诚。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哪怕对他的信息一无所知,都有一种心头熨帖的感觉,好像连时间都变得美好起来。

    秦笙的那点儿属于女孩子的小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不是想要知道关于卡斯特的事情,她这会儿已经要忍不住笑起来了。

    如果是之前,秦笙是觉得无所谓的,毕竟她只是打算跟卡斯特试一试而已。

    但是现在,她想得更加长远了一些。

    既然是想要长久的在一起,什么都隐瞒显然是不太妥当的。不说那些不便说出口的秘密,总不能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吧?

    秦笙不是傻子,之前看刘宇文他们的反应就能猜出个大概,卡斯特或许是什么名人,至少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是。否则,刘宇文他们不可能露出那样的表情。

    只是她对这些一向是不太关注的,所以从认识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到卡斯特的身份有什么异常。

    两人坐在看台上的阴影处,看着下面的篮球场。

    “笙笙,你知道我是西班牙人,”卡斯特想了想开口道,“不过,来到c国之前,我其实是一个足球运动员。”

    秦笙听到这话,心里反而明白了几分。

    难怪学校会聘请他去当球队的教练呢!即使是她这个对足球一窍不通的家伙,也知道西班牙的足球着实不错。

    “你是哪个俱乐部的成员?”秦笙好奇地问道。

    卡斯特见她面色好了许多,心头一下子放松起来,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巴萨。”

    提到自己所在的俱乐部,还有他擅长的领域,卡斯特的脸上多了几分从前没有过的骄傲。

    这种光彩,让他整个人变得格外夺目起来。

    秦笙早就知道卡斯特长得十分好看了,现在才知道他还能更好看。

    她突然很想看到卡斯特在球场上的样子,一定会是整场的焦点人物。

    “我从十六岁被选进球队,不到二十岁就签进了俱乐部,”从受伤之后,卡斯特就绝口不提从前了,这会儿到了秦笙面前,好像心情格外得放松,不知怎么回事,那些封闭在心底的过往就这么简单地说出了口,“他们都说我有天赋,能吃苦,进步很快,将来一定会是世界足球先生荣誉的获得者。”

    提到这些,他面上有自豪,却又有几分恍惚。

    从出意外到现在,时间过得并不算太久,但他却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离那些曾经有好些年了。

    教练的赞誉,俱乐部的推崇,队友的钦佩,还有粉丝们的狂热追随……

    这些东西,好像都离他很远很远了,远到他几乎快要忘记那种感觉。

    秦笙看得出,卡斯特现在已经沉浸在回忆之中。

    她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也看得出卡斯特现在其实并不需要回答,他需要的是一个忠实的听众,能够倾听他这些心声的人。

    “我……说出口可能会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我在欧洲人气其实是很高的,”卡斯特看着秦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想到来到c国,现在才被人认了出来。”

    他傻傻地挠了挠头发。

    秦笙见他这样子,心里便柔软了起来。

    本来就没有生气了,如今更是绷不住表情,忍不住就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笙笙,你应该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来到c国吧?”卡斯特见秦笙笑了起来,就知道她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

    不过,好不容易有机会向她坦诚自己的过往,卡斯特当然不会因为秦笙不再生气就停下来,而是决定趁此机会全盘托出。

    “为什么?”秦笙从善如流地问道。

    她看得出,卡斯特现在正是想要倾诉的时候。接下来,她可能会听到一些有关他的事情,那些事情或许连刘宇文这样的粉丝也不知道。

    “说到这个,就要提起半年前的一场比赛了,”卡斯特的眼中带着几分灰暗,好像整个人都低落了起来,“那个时候……”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一种十分疲倦无力的感觉,那头灿金色的短发,这时候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变得黯然无光了。

    有一种沉重的枷锁,在这一刻,从他的心底浮现了出来。

    ------题外话------

    ps:终于要揭秘了!埋了好长时间的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