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19 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看到他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觉得心里微微地生疼了。

    平时在她面前的卡斯特,就像是一个无忧的少年人,身上没有半分属于成年人的阴霾,好像天然就与阳光并存,让人一见到他便觉得心生欢喜。

    她见识过他的深情,见识过他的热忱,见识过他手足无措的慌乱。

    但从未见到他这样的一面……

    像是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有了他自己的烦恼忧愁,开始面对现实的残酷。

    秦笙却没有什么幻想被打破的感觉。

    单纯的少年模样她十分喜爱,如今这样的他,她也放在心间。

    不管是什么样子的他,不都是她喜欢的那个卡斯特吗?

    见到他的这一面,秦笙只觉得心疼,却并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

    大概是当初的记忆太沉重,卡斯特开了一个头,突然便停顿下来,像是在组织语言,又像是在平复他的心情。

    秦笙终于忍不住了。

    她伸手抚摸在卡斯特的眼睛上:“别哭,卡斯特。”

    卡斯特微微一愣,眼前被她的手掌覆盖,他什么也看不到,可心里却一下子敞亮了起来:“笙笙,我没哭啊。”

    对,他没有哭。

    可是,在秦笙的眼里,他那双平日里明亮透彻的蓝眼睛,那一刻就像是在无声地落泪,悲伤的感觉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拽进了深渊。

    她舍不得让他露出那样的表情来,舍不得让她心中那个赤忱的少年这么消失,所以忍不住伸手过去,将他的悲伤覆盖。

    卡斯特突然伸出手覆上了她的手背:“笙笙,别担心,都过去啦。”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是轻松,像是那些沉重都不复存在了似的。

    秦笙能够感觉到手背上属于他的温度,还能感觉到手心里,卡斯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轻轻划动她掌心的触觉。

    她蜷缩了一下手指,就这么被卡斯特将手从他的脸上拿下来,然后紧紧地握在了他的掌心里。

    他的眼神温柔的像是爱琴海,静静地望着她,便悄然地润透了她的心。

    卡斯特摸了摸秦笙头顶的发丝,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这一抹笑容很淡,好像稍不注意就会被阳光晒得融化、蒸发,然后完全消失。

    但是,这抹笑容却深深地印在了秦笙的眼中,和她保存在记忆里的那些卡斯特站在阳光下对着她露出的那个大大的笑脸,一样让她觉得震撼。

    大概是受到了鼓舞,卡斯特缓过了那口气,终于开始有了直面那些过往的勇气,对着坐在他身边的秦笙娓娓道来:“那次比赛的规模不算大,甚至没有什么媒体在场,算是两个球队之间的一个友谊赛。”

    说到这个的时候,卡斯特好像是回到了那一天。

    那个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场比赛,让卡斯特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好像是一段向着山顶蔓延的路,突然急转直下落到了山脚。

    “一开始比赛进行得非常顺利,我连进了几球,到处都能听到球迷们的欢呼,”提到这个,卡斯特脸上露出了几分骄傲,“我很喜欢那种感觉,而且状态还越来越好了。”

    “但是……”

    这个“但是”一出现,秦笙就突然感觉到握着她的那只手猛地攥紧。

    她甚至能够感觉得到,卡斯特的掌心突然出现了冷汗。

    “他们队里有一个新进的球员,正是需要表现成绩的时候,”那个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说过什么话、踢球踢得怎么样,卡斯特其实已经记不清楚了,可他却记得那一刻对方露出的那个带着恶意的笑,让他有一种整个人都被困住的凉气,“我的出现,让他没有了机会。”

    那一场比赛,前面的半场就是卡斯特他们队碾压式的胜利。

    如果不出意外,后面几乎算是没有什么逆转的空间存在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人想要险中求胜,对着卡斯特出了手。

    “他想要借助视觉盲区下黑手,我……我被他偷袭了,”卡斯特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又隐隐作痛起来,“我的手脚出现了大面积的挫伤,太阳穴的位置在我倒地的时候,被他的手肘猛烈撞击,造成了大脑间歇性的损伤,视觉神经也出现了问题,然后……我看不见东西了。”

    提到这个,他浑身直到现在都有些发冷。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觉得大脑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搅拌,”他的声音远得像是从天边传过来,“我不停地呕吐,像是要把身体全部掏空。等到情况稳定,我就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成了一个废人。不能随便动弹,不能踢球,甚至连起身都需要别人的帮助。可笑吗?一个曾经在赛场上肆意奔跑的人,那个时候连自由地走动都成了奢望。”

    他脸上没有笑容,自嘲的样子让秦笙心里痛得紧缩了一下。

    秦笙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卡斯特该是多么绝望。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会觉得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卡斯特这样骄傲的运动员呢?

    他本该是迎着阳光,在赛场上挥洒着汗水的;

    他本该是被粉丝们的欢呼所环绕的。

    可是,就因为某个人的冲动和疯狂,让他突然从高空坠落,从一个意气风发的英雄,变成了一个被自己的世界抛弃的孩子。

    秦笙反握住卡斯特的手,紧紧地、紧紧地,好像什么也不能将他们分开:“卡斯特,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她没有说什么“都过去了”,因为她知道,那些伤害永远都会留下。

    但是,站起来继续前进还是就此停留,却需要卡斯特自己来决定。

    她要做的,就是告诉他,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见证你的伤痕,也拥护你的荣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