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23 老司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网络主播?”卡斯特听到这个词,一下子就明白秦笙要说的事情是什么了,“我知道。”

    秦笙有些意外。

    卡斯特看上去可不像是那种喜欢看上网直播的人,他居然也会知道这些东西?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秦笙用手机点开了直播间主页给卡斯特看,“我现在就是一个网络主播,有的时候会在直播间里唱歌。你之前不是说你喜欢听我唱歌吗?你可以用这个。如果不会用的话,我……”

    “我知道的,”卡斯特笑了起来,“笙笙,我知道的。”

    他浑身像是洋溢着一种欢欣愉悦的感觉,让人轻易地就能知道他此刻的好心情。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秦笙开直播的事情,但当秦笙亲自对他说出口的时候,卡斯特还是觉得十分高兴。

    这和他自己发现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你已经知道怎么用了?”秦笙满脸疑惑,“你不是很多字都只能说却看不懂吗?怎么……你之前就在用这个软件对吗?你看的是哪个直播间?”

    只有这个可能,卡斯特才会看上去对这个直播这么熟悉。

    秦笙倒是没有吃醋,因为她完全想象不出卡斯特对着那些女主播看得起劲儿的样子。如果说他看球赛,那倒还有点儿可能。

    “笙笙,”卡斯特一双眼睛都笑得弯了起来,“我看的就是你啊!我知道你在直播,也知道你是在哪个直播间。”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直播软件递给秦笙:“你看,我关注的就只有你一个而已。”

    秦笙本来只是随意一瞟,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你就是‘一只有主的金毛’?”

    “对……啊?”卡斯特本来想答一声“对呀”,然后就反应过来了。

    说他是什么来着?

    秦笙一看卡斯特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看懂他自己的名字,想来也是陈贤帮他注册的了。

    秦笙在心里暗笑了一下,这才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向他:“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这么可爱的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呢。”

    “当然不……可爱?笙笙你觉得这个名字很可爱吗?”卡斯特双眼发亮地看着秦笙道。

    “对啊,我还挺喜欢金毛犬的,温柔又听话,”说起这个,倒是秦笙的真心话了,“可惜我爸他天生对这些动物毛发过敏,再加上我们家里的人都没有时间在家养宠物,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机会养一只属于自己的金毛呢!”

    说着,她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当视线接触到卡斯特那头一看就手感极佳的金色短发上的时候,她才觉得陈贤这名字起得还真不错,卡斯特可不就像是一只大型的金毛犬吗?还是很会让人喜欢的那种。

    如果他真的是一只金毛,绝对也是汪星人中的颜值担当了。

    “那我就用这个名字好了,”卡斯特点点头,十分肯定地说道,“我的队友家里养了一只金毛,就算以后我们不能养,也可以随时去他那儿看。”

    什么叫“就算以后我们不能养”?

    这是已经开始想到了他们以后住在一起的生活了吗?

    秦笙想要吐槽,心里却忍不住真的想象起来卡斯特所说的场景。

    卡斯特此时却真的已经惦记上了他的队友本恩……的狗。

    那只金毛还是本恩因为经常不在家,所以特意给他家的小儿子养的玩伴。

    但是现在……

    本恩应该不介意他把那只狗狗借来讨好他的姑娘吧?

    “哎?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直播间的?”

    差点儿就被卡斯特的名字转移了全部注意力的秦笙总算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卡斯特很快就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居然这么巧?”秦笙诧异道,“你们就随便出去买点儿东西,正好就能……我还以为是熊熊她们告诉你的呢!”

    “这不正好说明我们很有缘分吗?”卡斯特的蓝眼睛熠熠生辉,漂亮得像是镶嵌的两颗蓝宝石,“不管相隔多远,不管是在哪里,我都恰好能够找到你。”

    秦笙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开口道:“卡斯特,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真的要怀疑你是一个老司机了,甜言蜜语随口就来。”

    “老司机?”卡斯特愣了一下,然后紧张得看向了秦笙,“笙笙,你觉得我很老?可是……我就只比你大了三岁而已啊!我……我还很年轻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卡斯特的脸居然红了起来,他悄悄地拿眼看了一下秦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一定可以满足你的。”

    秦笙:……

    这家伙刚刚那委屈的样子,一定是装出来的吧?为的就是开车不被她揍吧?

    秦笙本来是打算给他解释一下“老司机”的意思并不是说他老,听到后面这句话,已经不想开口了。

    这个称号送给他真没有委屈。

    不仅能说情话,还可以一脸纯真地开车,这简直是老司机中的战斗机啊!

    秦笙看他还要开口说些什么,赶紧就转移了话题,真怕他接下来就要谈到姿势了:“我之前没有告诉你,你不觉得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卡斯特脸上甚至还有没有消下去的红晕,此时一脸不解,“我听得很开心啊!就是有的时候不太能听明白歌词的意思。”

    秦笙本来还想过,如果卡斯特生气的话应该怎么安抚他。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她想太多了。

    “来吧,你不是想学钢琴,”秦笙面向钢琴坐好,“我先来教你怎么看曲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