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36 脱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大家目瞪口呆的视线中,卡斯特旁若无人地背着秦笙走了过来。

    两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

    换做是另外的两个人,其他人肯定会以为他们是因为刚才的运动累到了,夏天气温本来就不低,热得脸红也很正常。

    但是轮到了卡斯特和秦笙……

    说这两人没有什么猫腻,他们的眼睛和脑子都是不会相信的。

    然而卡斯特显然并不在乎他们的看法,背着秦笙径直走到了一个座位前面,才小心地将她放了下来。

    他这样的动作,让其他人看出了点儿什么。

    “秦笙受伤了吗?”陈贤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朝这边走来。

    坐在陈贤周围的那群大男生也反应过来了,原来这两人不是单纯地想要秀恩爱啊。

    听到秦笙可能受伤,大家一窝蜂地站了起啦,都打算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有没有什么他们能够帮忙的。

    “需要跌打损伤的药酒吗?我记得之前的教练在休息室准备了不少,”刘宇文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往休息室跑去,“我去给你们拿来。”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发,大家就看到卡斯特已经解开了秦笙一只脚上的鞋带。

    秦笙连忙把脚往回缩:“你你你……卡斯特!你干什么呢!”

    她的脸本来就红,如今更是烫得像能够煎熟鸡蛋了。

    “我给你看看,”卡斯特一脸认真,“万一伤到了哪儿,也能早点治疗,你别怕。”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秦笙语气发飘地说了一句,“我回去再看,你,你不许脱我的鞋子!”

    这大热的天气,在球场上跑出了一身的汗。

    秦笙当然没有什么脚气,甚至算得上是很爱干净了。而且因为体质原因,脚上穿着运动鞋也不觉得憋汗,但是她依旧不想在卡斯特面前脱鞋。

    万一,万一突然有什么异味怎么办?

    那她可就要羞愧地钻地洞了!

    卡斯特却是少有的强势起来,蹲在她跟前,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腕,把她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很快就脱去了她的鞋子。

    就算他怕伤到秦笙,有意放轻了力度,秦笙也是挣脱不开的。

    好在鞋子脱掉以后,并没有秦笙设想之中的什么味道。

    相反,她脚上今天刚换的白色短袜,上面还有两颗十分逗趣的卡通草莓,穿在她小小的脚上看上去十分可爱。

    卡斯特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但每次一遇到秦笙就会出现例外。

    这会儿看秦笙穿着白色短袜的脚放在他的腿上,卡斯特心里痒痒的。

    他的手很宽大,比起来更显得秦笙的脚小巧了。

    卡斯特稳住了心神,十分温柔地脱去了秦笙脚上的袜子。

    已经被脱掉了鞋子,如今袜子也算不得什么了。

    秦笙此时已经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挣扎。

    不过,当脚完全露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害羞地动了动,几个小巧可爱的脚趾头也跟着蜷缩了一下。

    卡斯特触碰到那光滑的皮肤,又看见她的脚趾那可爱的小动作,差点儿就要忍不住去狠狠地摸上几把。

    “咳咳咳!”

    卡斯特压抑地低咳了几声,这才维持了表面的镇定。

    不过,他的身子倒是微微侧了一下,将其他人的视线遮挡住了。

    “你们不是要去拿药酒吗?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他抬眼看了看刘宇文这群人说道。

    刘宇文本来是想说他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不过,大概是“教练”的积威甚重,一群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自动做出了回应,一群小伙子风风火火地就这么朝着休息室的方向飞奔而去。

    别人不知道,陈贤还能不明白卡斯特这小子的心思吗?

    不用他开口,陈贤就已经隔出老远坐了下来,眼神一点儿也没有乱瞟。

    卡斯特这才满意地低下了头。

    不过,一看到秦笙的脚趾尖,他就心疼了起来。

    女孩子的皮肤本就娇嫩,秦笙的脚看上去白白嫩嫩的,还没有卡斯特的巴掌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块会融化的奶油冰淇淋,漂亮极了。

    但是此时,她的大脚趾上已经红肿了起来,甚至有些充血了。

    很显然,刚才那慌慌张张地一脚,还真把她给伤到了,难怪秦笙之前会痛的轻呼出声。

    这样子,稍不注意就会破皮了。

    还好她穿的不是凉鞋或者拖鞋,否则肯定会更加严重。

    “很痛吗?”卡斯特看一眼都觉得心里发慌。

    他从小开始练习踢足球,除了那一次最严重的伤势,以前大大小小的伤也不是没有过的,擦破皮、流血、淤青,他再熟悉不过。可是,卡斯特从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看到这样的伤痕出现在秦笙的身上,他的心里就突然疼痛起来。

    因为爱上一个人,心上便有了一层坚硬的盔甲,让他敢于直面任何艰难险阻;

    也因为爱上一个人,一颗心变得格外柔软,轻轻一碰就会疼得无法忍受。

    “我不疼……”秦笙这会儿的别扭劲儿也过去了,看着卡斯特这心疼的眼神,连忙温柔地看着他安慰道,又在他的双眼下败退,“好吧,是有些疼。不过也不是不能忍,我练琴练舞的时候也有过的。以前高强度练习,脚上有了茧就不怕了。后来练习少,原来的茧脱落,才这么容易受伤。看来,人还是不能偷懒……”

    她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跟卡斯特自己受伤时的态度一样。

    不过,当初在听到卡斯特受伤的时候,她的心情也和现在的卡斯特一样。

    别人都说,不伤到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痛。

    但对他们来说,伤到自己身上的,哪有伤到对方身上让他们心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