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48 惊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和刚才不一样。

    那位王子妃跟他们关系不大,除非到达了某种高度,就算能够有扯上关系的机会,他们也攀不上去。

    但是,这几位就不同了。

    前者就好像梵高对于音乐生来说,出名是出名,但专业不对口;后者就好像是贝多芬对于音乐生的意义,同样是出名人物,价值却完全不同了。

    如果能被这几位看中……

    如果能被这几位看中!

    别说是被收为正式的学生,哪怕只是偶尔指点一下,都会受益匪浅啊!

    这里的学生老师,指的当然不会是平时课堂上的师生关系,更相当于古时候那种入室弟子的感觉,讲究的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亲密。

    不仅会教授相关的知识,以后老师的人脉、资源,也会毫无保留地为学生所用。

    相当于是一个传承的关系。

    而现在,秦笙手里就握着通往那扇大门的钥匙,而且还不止一把!

    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哪怕是刚刚一直劝着自己要淡定的同学,这会儿也忍不住呼吸急促了一些。

    “呵呵,我说怎么都帮着人家出声,原来就是想要讨些好处,”一边的夏晓雯打破了平静,“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人家给了你们就能扒上一条大腿似的。”

    被她这么一说,刚刚还两眼灼热的一群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有些羞愧地避开了秦笙的方向,却是带着几分恼羞成怒地瞪着夏晓雯。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嘴贱呢?非得把他们的心思摆到明面上来。

    这样一来,谁还好意思开口?

    说了不就代表着他们刚刚做的一切讨好的行为,都是看中了人家手里的东西了吗?

    比起没什么希望的名片,抱好秦笙这条摆在眼前的大腿显然更加实际。

    熊佳佳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夏晓雯。

    拒绝的话秦笙说出口当然不太好,熊佳佳本来想自己出来骂醒这群被利益蒙了眼的人,没有想到夏晓雯居然比她快了一步。

    怎么回事?

    这时候她难道不应该落井下石,挑起这些人的觊觎和对秦笙的不满吗?居然会突然开口相助?

    秦笙虽然也有几分惊讶,但还是对着夏晓雯露出了一个感谢的表情来。

    夏晓雯被她们这么一瞧,脸上刚刚还有几分奚落的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秦笙和那个姓熊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拿那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她!

    夏晓雯狠狠地瞪了回去。

    她可不是为了秦笙着想。

    不过是不喜欢看到这群人捧着秦笙而已。

    再说了,她说的本就是实话。那些人如果真的有心思多收几个徒弟,刚才的名片就不会只给秦笙一个人了。

    这群蠢货居然还真以为要到了联系方式就能和对方搭上关系。

    而且,在这些人出现以后,夏晓雯突然发现,自己和秦笙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

    从前,两人比拼的是学习成绩和外貌,还是她单方面的在比;

    现在……

    她想到自己前段时间因为直播间的人气,看到秦笙的时候都忍不住带上的那种高高在上的蔑视,现在却好像成了笑话。

    她不过是直播里的一个有些潜力的新人,将来花个几年,或许也能成为一个有些知名度的网红。但是,秦笙如今认识的人却已经在另一个层面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太大,这样的刺激反而让夏晓雯突然想开了一些。

    有什么关系?

    至少,她目前的处境还算不错了。因为钱总的关系,再加上她本人也不算是完全的花瓶,比起那些只会卖弄的女主播好出了很多,公司里决定力捧的新人中就有她的一个名额。

    而且,她喜欢的杜良也已经跟她复合。在她的有意勾搭下,现在跟杜良的关系虽然称不上是蜜里调油,也算是比以前好得多了。不管是从情感上,还是从利益上,杜良的存在都对她受益颇多。

    而秦笙……

    虽然现在是不错。

    但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

    《伤仲永》的故事可没有少听。

    正好这会儿工作人员已经过来通知大家可以去卸妆离开了,夏晓雯头也不回地第一个出了休息室。

    秦笙笑着看着她的背影。

    这姑娘总算是走出来了。

    从大一入校,她就一直被夏晓雯单方面的“纠缠不清”。虽说心里有些郁闷,但她也没有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和夏晓雯相比,闹得全校皆知的杜良反而更让秦笙觉得烦闷。

    而且,夏晓雯大多数时候还是正常的,专业课成绩也只是排在她后面而已,算得上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

    秦笙一直不觉得夏晓雯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就是那性子太让人难以捉摸,而且很拉仇恨。虽说不是很讨厌吧,但也不可能喜欢,反正两人是做不了什么朋友的。

    在夏晓雯没有刻意针对她以后,秦笙也就把这人放到了一边,算不上非得报复或者是怎么样。

    这会儿虽然已经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向她示好,也不是故意要开口帮忙,但她承了好处是事实。

    秦笙笑了一下。

    “笙笙!”旁边的熊佳佳心比较大,已经把夏晓雯的事情放到了一边,拉着秦笙往外走去,一脸气呼呼的模样,“哼,你又没有告诉我!你要去f国了?是之前的申请通过了吗?”

    秦笙抱歉地对熊佳佳笑了笑:“对,通过了。前段时间太忙,所以忘了通知你们,对不起啊熊熊,找时间我请你们吃饭,然后再说这件事吧!”

    吃货熊佳佳一听到请客立刻就没了什么哀怨的情绪,笑嘻嘻地自个儿盘算起到时候该吃什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