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65 棉花糖的吻(万字合一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斯特之前本来还幻想着可以跟秦笙在旋转木马的彩灯下深情凝视,现在……

    他看着坐在上面几乎要手舞足蹈的小娃娃,再看看那些估计他坐上去脚都会放在地上的木马,默默地牵着秦笙离开了这里。

    算了,他们俩不能玩儿,以后有了孩子还是可以带着她过来吧?

    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迷你版的笙笙坐在旋转木马上对着他咯咯直笑的场景,卡斯特的心情一下子就多云转晴了。

    秦笙倒是不知道卡斯特的脑洞竟然会突然从旋转木马跑到了孩子身上。

    她此时正盯着另外一边的过山车跃跃欲试。

    “我们去玩儿那个怎么样?”比起鬼屋,过山车这种东西显然更刺激一些,秦笙脸上都带出了几分兴奋之色,“以前听他们说这个很有意思,我还没有去玩儿过呢!”

    同样“没童年”的卡斯特看了看那边,此时还能听到从那个方向传来的惊呼声:“好吧。”

    两人很快就从童趣梦幻的旋转木马片场,进入了刺激酸爽的过山车世界。

    卡斯特自认胆子还是不小的。至少,从小到大他还没有真的怕过谁。被人揍了,自己就会去揍回来。至于其他小孩子害怕的妖魔鬼怪,他从小就只觉得好奇而已。

    本来以为一个小小的过山车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当两人坐到了座位上,卡斯特的脸色才微微变化起来。

    趁着工作人员还在检查后面的人有没有扣好安全带,秦笙转过头看向了卡斯特:“卡斯特,你还好吗?你看上去好像有些紧张。”

    说着,她突然要伸手去解开身上的固定设备:“我们还是下去吧!去看看其他的项目也不错。”

    “不,我怎么会紧张?”卡斯特十分坚定地说道,“你看我像是这么胆小的人吗?我只是想到了刚刚的鬼屋,觉得这两个项目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听卡斯特提起鬼屋,秦笙立刻坐直了身体,一个字也不说了。

    她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想到了之前在鬼屋里发生的事情。

    当时觉得害怕,所以不管做了什么她都没有注意。

    等到从出口走了出来,听到了外面嘈杂的人声,她才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儿。

    一抬头……

    秦笙直到现在都还能记得起,其他人看向她和卡斯特那差异的目光。

    她的四肢就像是无骨的藤蔓,将卡斯特的身体紧紧缠绕着。两人正面相对,身体静静的贴在一起,甚至连彼此的体温都能够清晰地传递给对方。

    秦笙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柔软还有卡斯特结实的胸膛,她靠在他的身上,火热的,硬邦邦的,像是一块铁,却让她安心无比。

    可尴尬的是,男女之间的不同在这个时候也体会得格外明显。

    柔软和硬朗,好像天生就属于彼此。

    就连敏感的部位都毫无间隙似的,她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皮带扣传递过来的金属感。

    就算她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从卡斯特身上跳了下来。

    但是,他们那暧昧不已的姿势还是被守在出口的几人看得清清楚楚了。

    如果不是秦笙脸上还有残余的惊恐,知道她是被里面的东西吓坏了,说不定那些人还会以为他们俩是趁着机会在里面进行了一番不可描述的动作呢!

    之后两人连牵手都不敢,沉默着走了一路,直到旋转木马那儿才打破了安静。

    没有想到,现在又听到卡斯特提起了“鬼屋”两个字,秦笙原本暂时压下去的羞恼又浮现出来,脸上红得像是着了火。

    这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全部检查妥当了。

    秦笙和卡斯特正好是坐在这一轮的最前排。

    等到工作人员退出去观赏了铁栏,发出“咔”的一声,卡斯特浑身都跟着那声音颤抖了一下。

    原本还能勉强遮掩住的脸色,此时已经暴露无遗了。

    秦笙见了他这样子,哪还能不知道这家伙刚刚是在逞强?

    “你说你……”秦笙本想说他几句,但到底还是说不出口。如今也不可能再临时放弃,眼看着就要开始,她赶紧伸过手握住了卡斯特有些发凉的手掌,“别怕,我在这儿。”

    刚刚在鬼屋的时候,害怕的那个人还是她,现在到了过山车这儿,处于弱势的那个人却变成了卡斯特。

    卡斯特只感觉到手心一暖,然后转头就看见秦笙对着她微微笑起来的样子,眼神里都是安抚和担心。

    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这东西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第一次玩,有些紧张而已。没事的,没事的。

    “放心。”

    卡斯特的话音刚落,那边遥控台的工作人员就已经按下了开始的按钮,最后一个音符几乎要变成颤音消散在空中。

    卡斯特几乎要被迎面吹起来的风给吹懵了。

    他紧紧地闭着眼睛,却发现这样好像更可怕。因为看不见周围,那股强大的压力好像随时都会扑面而来,让他有一种把握不住的危机感。

    可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几乎要迎面而去的建筑和轨道,急速的风在夏日里吹着十分舒爽,可这会儿浑身冷汗都要出来了,哪还会感觉到这暑日里的炎热?

    和他不同,之前在鬼屋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秦笙这会儿感觉自己真的是要飞起来了。

    她放肆地开口尖叫起来。

    这声音和其他人的尖叫声合在一起,在这片空间尽情地响起。

    她的头发用橡皮筋扎得好好的,却还有一些细小的碎发零散着,被这狂风吹得往脸颊后面拂去。

    这种感觉对于秦笙来说实在是太过美妙。

    她感觉自己之前心里的那些郁气、纠结,仿佛都随着这些逐渐散去。

    她甚至想要在这里高歌一曲。

    可刚一开口,就有风灌进口中,她却毫不在意,放肆地笑了起来,和平日里的那个秦笙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像是挣脱了一切的枷锁束缚,将自己完全释放开来。

    坐在旁边的卡斯特本来已经紧张得攥紧了秦笙的手,一会儿闭眼,一会儿睁眼,总感觉自己要掉下去了,或者是被甩飞出去。

    却听到旁边的秦笙突然尖叫起来。

    他先是吓了一跳,艰难地睁着眼睛去看秦笙,却发现她脸上毫无畏惧,反而有一种奇异的、狂野的、放肆的美感,和平常完全不同的魅力,差点儿就让他看呆了。

    秦笙好像也发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来看着他大大的笑了起来。

    黑色的碎发被风吹得四处乱扬,虽然说还达不到糊人一脸的程度,但这形象也好不到哪儿去。可秦笙这一刻完全不在意,这种风中的凌乱反而让她变得格外得艳丽,像是一朵乘风盛开的花。

    “卡~斯~特~”秦笙看着卡斯特,然后转头对着风大叫着,“我~好~开~心!”

    她的声音在这样的大风里变得破碎,听上去甚至还有几分歇斯底里的感觉。要说动听,绝对是不可能的,和平日里唱歌时的感觉更是不能相比。

    但是,她声音里的快乐却是实打实的,仿佛有着别样的感染力。

    卡斯特尽管被这过山车的速度和惊险吓得脸色有些发白,却也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倒是也想学着秦笙这样喊出几句话来。

    但是,卡斯特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跟个女孩子似的尖叫出来。

    这可不行。

    哪怕是这样的时刻,他都还记得不能在秦笙面前毁了自己的形象。

    他可是要做一个让秦笙有安全感、可以放心依靠的成熟男人,怎么能够像个像姑娘一样被吓得尖叫呢?

    卡斯特紧紧地闭着嘴,绝不让一点儿声音从双唇之间泄露出来。因为太过在意形象,心神都放在了这上面,他脸上的神色倒是逐渐恢复了过来,没有像之前那么紧张不安了。

    好不容易等到终点,过山车慢慢地停了下来。

    感觉释放了心里所有的压力之后一身轻松的秦笙笑着对卡斯特说道:“卡斯特,我刚刚还以为你害怕呢,没想到小瞧了你。”

    等到过山车完全停了下来,她才解开了身上的安全扣,然后在卡斯特身上拍了拍:“你也太淡定了,居然一声尖叫都没有。”

    刚刚高空响起来的各种叫声,几乎要把他们的耳膜都震破了。坐在她旁边的卡斯特却一直没有动静,如果不是那只手还攥着她,安静地就像是完全不存在。

    “当然,”卡斯特的声音有几分不自然,“这有什么好怕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腿突然一软,差点儿就要往前栽去,还好被秦笙及时扶住了。

    不过,卡斯特的个子这么高,体重当然不会轻,秦笙这么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他的重量?两人一下子跌回了座位上,重新坐了下来。

    后面的人都已经往外走去了。

    工作人员见他们还坐在位置上,疑惑地问道:“你们还想再来一次?不过,需要重新出去排队,不能一直占着位置的。”

    这一次,没等秦笙开口回答,卡斯特连忙站起来拉着秦笙就往外走:“不用了,我们就是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而已,这就出去了。”

    秦笙见他少有的慌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家伙的确是怕坐过山车的。

    等走出去以后,卡斯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秦笙让他松开了手,在他背上安抚地拍了拍:“何必逞强呢?我又不会笑话你。万一被吓出什么问题来,那可怎么办?陈贤应该会撕了我吧?”

    “就只是陈贤吗?”卡斯特每次都不抓常规重点,这一次也一样,“你呢?”

    “我当然也会担心!”秦笙伸出手指,大胆地在卡斯特脸上动土,把他脸颊上都戳出了一个红点点,又忍不住心疼地轻轻揉了揉,“你说你,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呢?刚刚叫你下来都不肯。居然还跟我装不害怕。”

    “嘿嘿,”卡斯特傻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将秦笙作乱的手指抓在掌心,“你很开心不是吗?这就够了。”

    他脑海里还记得秦笙刚刚坐在身边肆意大笑的模样。

    那时候他的心里除了刺激,还有狂躁的心跳,这让他几乎要分不清楚那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心动了。

    每一次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喜欢秦笙的时候,这姑娘总是会有办法让他更喜欢她。

    心里的爱意像是绵绵不绝,每天都比前一天浓厚,每一刻都比前一刻深刻。

    “对,我很开心。”秦笙沉默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说出了这几个字。

    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心里却温柔地像是注入了一汪春水。

    这家伙啊……

    秦笙突然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摊位,眼睛一亮,对着卡斯特道:“你现在这儿等一等,我马上就回来!”

    卡斯特还来不及说话,就见她像是一条小鱼,在人群中欢快地穿梭着,几下便不见了人影。

    卡斯特倒是很想追出去,但他的个头可比秦笙大多了,想要在拥挤的人群中自由行走可不容易。

    而且,他也担心自己走过去以后,两人反而会错过。这样一来,秦笙待会儿回来会不会找不到他?

    于是,卡斯特干脆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动,等着秦笙过来找他。

    没过一会儿,就见一个捧着大把玫瑰花,手腕上还拴着十几个注入了氢气的心形气球的中年妇女走过。

    卡斯特心头一动,连忙叫住了那个卖花的大婶,向她买下了一支玫瑰花和一个粉红色的心形气球。

    至于为什么不买一大捧……

    当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卡斯特从前还真没有缺过钱。他的生母是天生放荡不羁爱自由,虽说没什么时间照顾他,但生活用度上却从未亏待。而他踢球以来,待遇也是一年比一年好,想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从来不需要计较价钱。

    如果是平时去秦笙家里,别说是一大捧花,就算是一车厢的玫瑰花他也愿意。

    但是现在?

    卡斯特的小心眼儿多着呢!

    如果买了一大捧花,待会儿不管是让秦笙拿着,还是让他拿着,都需要两只手捧着才行。

    这样一来,他还怎么空出手牵着他的笙笙?

    当然是买一支花最好了。

    而气球,完全可以学那个老板一样拴在手腕上,根本不用占位置。

    心里另有一番算计的卡斯特笑得一脸得意。

    他本就长得十分出色,如今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更是美好得让人忍不住驻足观望。

    就连那个已经年岁不小的中年妇女,这时候都偷偷地多看了几眼。

    这小男生长得可真俊呀!

    旁边路过的一些女孩子更是忍不住眼冒红心,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地想要过来搭讪了。

    还没等她们有什么行动,就见这个英俊得像是传说中的太阳神阿波罗一样的大男孩儿对着另一个方向咧开嘴笑了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一只蠢萌的金毛汪看见了渴望的肉骨头。

    这反应……

    一群小姑娘像是感应到了情敌似的往那个方向看去。

    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同样是外国人的美女,却没有想到只看到了一个手里拿着棉花糖的黑发姑娘走了过来。

    这女孩子的发色极黑,一双黑亮的眼睛温温和和的,有一种包容了一切的柔情。白皙细腻的皮肤像是暖玉雕成,五官算不上那种凌厉美艳的突出,组合在一起却格外的舒服顺眼。是那种不仅男孩子喜欢,就连女孩子也会忍不住心生好感的长相。

    柔和却不怯懦,漂亮却不让人觉得有攻击性。

    哪怕是穿着一身现代化的服饰,头上还梳着一个可爱的丸子头,额边的碎发甚至还有几分凌乱,她看上去都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淡雅,像是玉兰青竹。即使背景是热闹的人群,也让人眼中唯她而已。

    刚刚因为那个外国帅哥而生起的几分微弱的敌意,不知不觉就消失殆尽了。

    秦笙没有注意到这几个根本就没有靠近半步的小女生,只看到了还站在原地等着她的卡斯特。

    和刚才相比,卡斯特此时手中多了两样东西。

    金发蓝眼的男子,站在这阳光下,背景是来来往往的游客,不停地有欢笑声传递过来,他却完全不在意。左手拿着一支红艳艳的玫瑰花,右手拿着一根线,线上绑着一个粉色的心形气球在空中摇晃,就这么专注地看着她一步步走近。

    每走过去一步,秦笙都有一种靠近了爱情的感觉,好像全身心都在雀跃,连背景音乐都像是在脑海中自动响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爱情剧的女主角。

    她没有去在意旁人或是好奇或是艳羡的目光,拿着手里的那个彩色的棉花糖,径直的走到了卡斯特的面前。

    一贯喜欢行事低调的秦笙,在这一刻突然踮起了脚尖,在卡斯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笑着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不说话了。

    卡斯特没有想到秦笙今天居然会这么主动,甚至有几分手足无措起来,略微顿了一下,这才把玫瑰花和气球递给了秦笙:“笙笙,这是送给你的。”

    他的个子高高的,比周围的人都要高出一截,手掌大大的,那纤细的玫瑰花枝在他手里显得无比脆弱,好像他稍不留神就会轻易折断。

    但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像是在呵护着一个易碎的珍宝,将那朵娇艳的花儿和那个轻飘飘的气球送到了她的面前。

    明明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秦笙却总能感觉到让她动心的地方,好像不管是什么,由卡斯特做出来,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效果。

    她笑弯了眉眼,却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了?”卡斯特看上去有几分沮丧,“你不喜欢么?”

    秦笙把手里的棉花糖往前凑了凑:“喏,给你的。你不接住这个,我怎么有多余的手接住你的礼物呢?”

    她手里的棉花糖做得十分漂亮,一半是淡淡地蜜粉色,一般是略微青涩的绿色,大大的一朵,像是从五彩云上随意摘取的一部分。刚一凑近,就能闻到上面清甜的香味,还能嗅到一阵淡淡的果香。

    卡斯特连忙用拿着气球的那只手的两根手指接住了棉花糖的竹签,而玫瑰花和气球也到了秦笙的手里。

    这可不符合卡斯特的“牵手”构想。

    所以他用几个手指固定着棉花糖,动作有几分笨拙地将气球的绳子系在了秦笙的手腕上。

    两人这才手牵着手离开了这里,准备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坐下来好好享受享受休闲的时光。

    留下了一脸心塞的一群人在原地。

    这些情侣为什么总是有秀不完的恩爱!

    刚一见面就失恋也就算了,眼睁睁地看着美男成了别人家的,还得看着他们卿卿我我,这实在是太凄凉了吧?

    不过,比起这个,这几个小姑娘好像发现了另外的消息。

    “你们有没有觉得……刚刚的那个女孩子有点儿眼熟来着?”

    “咦?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我也是啊!本来想过去说说的,又怕别人误会我是女版的‘宝玉’,想跟人家美女搭讪呢!”

    “难道是什么明星?要不为什么我们都觉得面熟。”

    “我知道了!”其中一个女孩子突然大叫了一声,惹得周围的路人朝这边看了一眼,她才尴尬地压低了声音,“你们还记不记得上次公选课的老师给我们放的那个视频?就是那个吹叶子的女孩子啊!”

    “木叶!”

    那节课,他们学习的正是相关的少数民族的知识,老师用木叶举的例子,然后就给他们播放了一段视频,据说那是前些天b市中西方文化交流活动的晚会截取片段。

    那个穿着一身上下装纱衣,盘腿坐在舞台上吹着叶子的姑娘,可不就是跟刚才的那个女生长得一模一样吗?

    “哎呀!咱们怎么没有早点儿想起来,否则刚刚还可以找她签个名什么的。”

    “不愧是我的新晋偶像,找的男人都这么帅气!刚刚那个男的简直是……我在旁边看着他那双眼睛都快要不能呼吸啦!”

    她们踮起脚尖往四处仔细地看了看。

    但是,刚刚的那两人已经离开了好一会儿的,假期游乐场的人本来就暴多,如今不管怎么看,都只有拥挤喧闹的人群,哪儿还能找得到那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

    被她们后知后觉想起来的这位,现在正和卡斯特坐在游乐场休息区的长椅上。

    “你快吃呀,”秦笙指了指被卡斯特拿在手里一动不动的棉花糖,“你不是挺喜欢吃甜食的吗?刚刚坐了过山车,给你一个棉花糖压压惊。据说吃点儿甜食心情会好很多的。”

    她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就笑了起来:“或者,你该不会是打算把这个棉花糖也拿回去收藏起来吧?”

    秦笙还记得那半瓶被卡斯特当传家宝贝似的放在卧室里的矿泉水。

    “怎……怎么会?”卡斯特轻轻地咳了咳,“我知道这个不能久放的。”

    这意思……

    如果换成一个能够放很久的东西,他就真要这么办了,是吧?

    卡斯特没有给她追问的机会,低头在那个大大的彩色棉花糖上咬了一口。

    “是什么味道的?”秦笙好奇地问道。

    “你来自己尝尝不就行了吗?”卡斯特可不是说棉花糖,而是指了指自己沾了一些糖渍的嘴唇。

    秦笙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干脆直接在棉花糖的另一边咬了一口。

    卡斯特吃的那边是绿色的,秦笙现在咬的这一边却是粉色。

    丝丝的棉花糖一入口就瞬间融化,麦芽糖的清香,还有草莓的甜蜜,一下子就涌入了口中。

    秦笙乐滋滋得笑了一下。

    卡斯特没有去咬那边粉色的棉花糖,而是睁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看向了秦笙:“笙笙,你这边是什么味道的?”

    秦笙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得意洋洋地说道:“你来自己尝尝不就行了吗?”

    不管是台词还是语气,都跟卡斯特说的一模一样。

    可是,秦笙明显失算了。

    卡斯特可不像她那样害羞,反而求之不得。

    秦笙的话一说出口,她就感觉到了不对,连忙就要开口挽回。

    谁知道,卡斯特却是一脸惊喜,直接凑了过来亲在了她的嘴唇上,甚至还暧昧地舔了一下。

    卡斯特并没有过多地纠缠,立刻坐直了身体,好像他真的就是来尝一下味道而已。

    不过,他的表现却分明不是这么一回事。

    卡斯特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草莓的味道,很甜。”

    他看着秦笙,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有几分上扬,也不知道这个评价说的是棉花糖还是说的秦笙,让她一下子羞得有些双颊发烫。

    “我的是苹果味的,”卡斯特脸上做出了一副“我很大方地告诉了你”的表情,然后又用巫婆诱骗小朋友的语气说道,“笙笙你要不要来试试?”

    秦笙才不会让他白白地占了自己的便宜呢!

    她狠狠地握住了卡斯特拿着棉花糖的手,将那个现在还剩下了一大半的棉花糖咬下了一大口,用行动证明她是不会如了他的愿的。

    就在她咬下另一口的时候,卡斯特却突然咬住了另一边的棉花糖,然后往她这边凑了过来。

    绵软的糖丝被他们的脸一压,就从刚刚蓬松的一团变成了薄薄的一层。

    两人的嘴唇就这么隔着香甜的棉花糖吻在了一起,鼻尖还能闻到草莓和苹果的香味,棉花糖的甜蜜在唇间蔓延开来。

    不过,这一吻虽说是甜蜜,可结束之后,两人的脸上都是棉花糖的痕迹。

    秦笙瞪了卡斯特一眼,却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两人像是刚刚恋爱的小孩子,你拉着我,我牵着你,一起找到了一家游乐场内部的小餐厅,在别人看“淘气小朋友”的目光中,去洗手间把脸上的糖丝洗了个干净。

    顺带着,今天的晚饭两人就是在这家餐厅里解决的。

    虽说价格是比外面贵了一些,餐点的味道却还是不错的。

    这家西餐厅的招牌就是牛排,说不上正宗专业,可口感倒是挺好。

    香喷喷的牛排放在铁板烧似的东西上端上来的时候,甚至还能听见牛排上的油“滋滋滋”的声音。

    用刀子切开,肉上面的纹理也很漂亮,看得出肉质十分鲜美,不像是什么人工合成的东西。

    大概是热恋中的情人总是有说不尽的热情和暧昧。

    就连吃个牛排都不安分,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好像对方都没有长手似的。

    坐在他们旁边的人简直受到了成倍的伤害。

    秦笙是绝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秀恩爱狂魔”的。在她预想的情景里,她的恋爱对象应该是那种温文尔雅的绅士,两人在灵魂上相知相许,有共同话题,每一个对视都能明白对方的心理。

    但并不会黏黏糊糊的随时腻在一起,也不会在其他人面前做出什么太过亲密的动作。

    这些才是她心目中理想的爱情。

    但是现在……

    她已经成了无时无刻都在跟卡斯特一起虐单身汪的人,好像不做点儿什么,心里的那股莫名地情绪就无法平静下来似的。

    每一次,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自己有了动作。

    这简直是太羞耻了。

    秦笙心里想着,顺便张口吞下了卡斯特切好的牛排,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卡斯特其实也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从小到大,当别的男孩子青春萌动,开始对女孩子们有了好奇心,并进行了追逐行动的时候,他就已经和他的朋友——那颗黑白色的足球相识了。

    在其他同龄人亲亲热热地吻在一起,甚至悄悄地瞒着家里人去小旅馆共赴爱河的时候,没有家长约束的他反而一有休息时间就泡在了足球场上。

    不过就是女人,有什么好稀奇的呢?除了跟男人长得不太一样,有什么值得追逐的。

    和她们相比,踢足球的快乐显然要多得多了。

    哪怕是后来被签进了俱乐部,卡斯特的心思也没有改变过。

    比起某些沉溺酒色的球员,卡斯特的队友们显然节制得多。但是,年轻运动员们总是有释放不完的精力,有的时候赛场压力大了,也需要在其他地方排解出来。

    情人一个一个地换着来,今天是身姿绰约的女模特儿,明天是风情万种的封面女郎。

    卡斯特就像是一个年轻的小怪物,在他们中间格格不入。至少在女人方面是这样的。

    他不喜欢泡吧,更不喜欢女孩子接近。

    和队友能够聊得火热的卡斯特,跟其他女孩子完全说不上话,总是能把好好的聚会拉进尬聊的地步。

    在球场上光彩四射的c。a,私底下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除了长得好看一些,完全没有其他的情趣,不讨好,也不追逐,甚至还有几分冷淡,沉默寡言得让人很难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们那样的圈子,女人们当然是更喜欢有情趣的男人,对卡斯特这样的,或许一开始会有兴趣,但热脸贴着冷屁股的滋味可不好受。同样是俱乐部的成员,都有着不低的名气。

    和卡斯特相比,他的那几个队友显然更受她们的喜爱。

    卡斯特完全不在意这些,该踢球的时候踢球,该休息的时候休息。

    俱乐部的人一开始还是很赞同卡斯特这样的做法的,球员嘛!就该认认真真的踢球,何必在其他地方浪费体力?

    可是,当卡斯特受伤之后,他们却觉得这样不好。

    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找一个妞儿爽一把不就好了?这家伙就是对这个没兴趣。说到底,肯定就是憋出了问题吧?

    没有想到,“憋出了问题”的卡斯特一到c国,就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直接坠入了爱河。

    好像曾经封存的热情突然有了宣泄的口子,那些浪漫细胞不用点拨,就自动觉醒了。

    爱情就是最好的老师。

    卡斯特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

    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他,在秦笙面前无师自通,总是能给她带去许许多多的触动。

    两个恋爱新手就这么顺利地融合在了一起。

    除了之前因为身份的短时间的单方面冷战,到现在为止,他们居然没有吵过一次架。

    都说完美的恋爱就是有不完美的地方。

    可他们俩的存在,好像就是为了验证完美。

    至少,在旁人的眼中是这样的。

    “笙笙,你去f国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送秦笙回去的时候,卡斯特好奇地问道,“球队这边我已经训练得差不多了,等到将他们送进比赛,我就可以随时跟你一起离开了。”

    有了秦笙陪在身边,卡斯特恢复的状况的确很好。

    先是和秦笙一起,然后又加入了陈贤。

    一个是他放进了心里的恋人,一个是跟在他身边好几年的经纪人,卡斯特接受起来更为容易。

    在适应了他们之后,刘宇文等人也在逐步加入训练之中。

    那群小伙子在某些时候还是挺迟钝的,由始至终也没有发现卡斯特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还在为能跟卡斯特一起踢足球而兴奋激动,就差没有上足球场狂跑几圈了。

    当然,也有可能在卡斯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跑过了。

    如今,卡斯特已经渐渐地开始习惯有人在他身边踢球,有时候其他人带着球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他会有一刹那的停顿,但下一刻就能做出截球的动作。

    只要这么继续练习下去,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是指日可待了。

    既然刘宇文他们已经能够加入进来,秦笙和陈贤这两个行外人当然就能功成身退了。每天坐在看台上的人换成了他们俩,每当卡斯特进球,他们都会在看台上激动地鼓掌欢呼,好像是两个真正的球迷。

    而作为特殊的“陪练”,刘宇文他们的收获也不少。

    能够和卡斯特这样专业级别的球员每天在一起练习踢球,就算成天都被他碾压式地虐待,但进步显然也是有的。

    刘宇文他们甚至觉得,这一次b市音乐学院的队伍,说不定能够在大学生联赛里夺得第一名!就算出了什么意外拿不到冠军,前三也总是跑不了的。

    这让之前只打算冲进决赛的他们干劲儿十足,恨不得每天挤出二十个小时跟卡斯特一起练习。

    “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秦笙点点头笑着回答,“等到开学前一周,就可以去f国那边报道了。”

    f国音乐学院那边入学的时候,会有一次新生的汇报表演。

    说得通俗点儿,就是向别人展示一下你的实力,让大家知道——我可不是走后门进来的,看见没?我配得上这所学校给予我的荣誉!

    就连秦笙这样的交换生也是一样的。

    甚至,在其他人心中,对于他们这些交换生的要求还会更高。毕竟是用了一年多才筛选出来的人才,没有几把刷子怎么能让人服气?

    秦笙要准备的除了各种资料,就是那次汇报表演了。

    “这个暑假,我还要准备啦啦队的事情,还有直播庆典,”秦笙扳着手指头数道,“还好,现在不用每天直播了。等到这些事一了,我身上的担子就很轻啦!”

    当然,去了f国之后,她会变得十分繁忙。除了要在一年的时间里学别人几年学习的东西,尽可能地收获更多的知识,还要在国外就完成她的毕业论文,到时候回来参加b市音乐学院的毕业答辩。

    前些天顾杉本来是联系她,问她有没有兴趣继续给电影电视剧配音,她都只能婉拒了。

    那些剧组找到成音工作室,一是看中了他们工作室的实力,二就是想借助一下“琴声依旧”如今在网络上的人气。

    不过,他们要做后期的时候,至少也在假期末尾了。

    那个时候秦笙应该已经在出国的倒计时中,还真没有时间去配音。

    顾杉听了她的解释也很理解,只是到底有些可惜。

    秦笙如今的名气不小,如果能趁机多配几部作品,在cv圈子里绝对能够进入大咖的行列了。

    不过,能够进一步学习深造也是好事儿。

    毕竟秦笙的专业并不是配音,懂得取舍也好,总比某些只看中眼前利益的人强多了。

    “到时候我先送你去f国,然后再回俱乐部。”卡斯特牵着秦笙的手说道。

    好在他们相隔的不算远,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只要陈贤不会抱怨我就行,”秦笙笑着,“否则我可承受不起他的唠叨。”

    卡斯特好笑地捏了捏她的手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提起别人,特别是别的男人,否则我会吃醋的。”

    他说得理直气壮,将“吃醋”两个字明明白白地摆了出来,反而让秦笙乐不可支地笑了。

    卡斯特完全拿她没有办法,说也舍不得,不说也不行,只能在她头上揉了几把,然后又自己将她的头发给抚顺了。

    秦笙笑眯眯地任由他动,完全不担心卡斯特会把她怎么样。

    等到了秦家门口,卡斯特看着她进了屋,在客厅的窗前对他笑着挥手,这才不舍得离开了。

    秦笙到家的时候,秦父秦母还没有从秦老爷子那儿回来。

    她赶紧带着那只玫瑰花和缠在手腕上的气球去了自己的房间。

    充满了氢气的粉色心形气球,刚一被放开,就自动飘在了空中,然后贴在了天花板的一角不动了。

    而那朵玫瑰……

    秦笙拿出了一个小花瓶,正打算装点水将它放进去,却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她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怎么制作鲜花标本,然后找起了材料。

    比起让它几天后枯萎丢掉,秦笙更想将它长时间地保存下来。

    她这会儿倒是忘记了,今天在游乐场还笑了卡斯特保存那半瓶矿泉水的举动。没想到晚上回了家,她也开始了这样的行为。

    等到开始制作,秦笙才记起了这件事儿。

    好在鲜花标本比矿泉水听上去好听得多。

    秦笙在制作过程中突然想到这一点,才略微红着脸继续了手上的动作,完全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

    卡斯特回到公寓的时候,陈贤并不在。

    他也不在意对方出去哪儿浪了,直接回了自己的卧房。

    那半瓶被秦笙发现的矿泉水已经倒掉了,可瓶子却被他留了下来,做成了一个简单的手工花盆,这时候在里面长着一株嫩绿色的小苗苗,看上去可爱又脆弱。

    卡斯特一回来就坐在那小苗前傻笑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去卫生间准备洗漱了。

    秦笙睡前接到了卡斯特打过来的电话,两人甜甜蜜蜜地说了好一会儿,这才互道了晚安。

    她睡在床上,小夜灯在旁边散发出昏黄的灯光,天花板一角的心形气球,让她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在玫瑰花甜蜜的芬芳中,秦笙终于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美妙的梦里……

    和他们俩愉快的游乐场之行不同。

    秦琅从秦笙这里回去之后,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之中。

    她本来以为,那个叫“琴声依旧”的女主播和其他的网络主播没什么两样,大浓妆、整容脸……

    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有可能长得很有“特色”。这样一来,跟别人见面的时候更有可能一脸浓妆让人几乎要看不出本来面目。

    到时候她要代替那位,只要去h国将某些部位调整一下,画上相似的妆容,就可以让那些没见过多少面的人辨认不出来真假了。

    而直播平台那边就更不用说了。

    签下主播不就是为了靠他们的名气赚钱吗?秦琅身为一个演员,哪怕是三线以外的,也比“琴声依旧”有噱头多了吧?

    只要她能够成功取代“琴声依旧”,直播平台很有可能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甚至会大力支持的。

    不只是秦琅这么考虑。很显然,她那位出主意的经纪人常淑仪也是抱有这样的想法的。

    可是今天,她突然发现那个“琴声依旧”很有可能是秦笙!

    如果是真的,那模仿起来难度就大了许多。

    她可是知道的,秦笙平日里跟本就不喜欢化妆。如果单靠整容,是不可能跟她完全一样的,就算是要做到高度相似,也需要不断调整,短时间内根本不能完成。

    而且,突然知道一向看不惯的人居然比她更先获得了成绩,甚至这份成绩连她都觉得眼热。这让秦琅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是,抛去这些不谈,如果真的是秦笙,她却有了其他的优势。

    她不用担心找不到“琴声依旧”的真人,而且在代替对方的事情上可以更有把握。

    这是秦家欠了她的!是秦笙欠了她的!

    到了最后,秦琅自己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希望秦笙是还是希望她不是了。

    她将那些关于“琴声依旧”的视频全都下载下来,一个一个地进行对比,想要找到明确的证据,证实自己的想法。

    ------题外话------

    ps:昨天留言大多数都赞同合成一章,一次性发出来看得爽快。所以今天先试试看,如果不行咱们再商量~

    谢谢sylvia的鲜花,谢谢萝莉、爆米花、星夜、奸臣、三三、飞飞的月票,谢谢萝莉、若语、三三、181*47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陗陗的打赏,恭喜爆米花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恭喜灼灼、123、维恩、阿金、小蛮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