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67 送你一份大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笙笙,你还好吗?”专门出去“送”走了秦琅的卡斯特,刚一关上门就满脸担心的走到了秦笙的旁边,直接蹲在了她的面前,“刚才有没有被那个人吓到?”

    他的个子很高,就算是这样蹲在沙发前,爱微仰头,就能够和坐在沙发上低头看过来的秦笙面对面。

    被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就算心里有太多的郁闷,也在这一刻消失于无形了,

    “我没事的,卡斯特,”秦笙对着他微微一笑,“你来的太及时,我都还没来得及出反击呢!”

    “下次看到那个女人,别给她开门,”卡斯特见她真的没什么事,才一脸严肃的说道,“离她越远越好。”

    卡斯特这个样子,倒是让秦笙想到了秦老爷子,某一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也是突然让她不要再跟秦琅玩得太近了。

    “好,不给她开门,”实际上,秦笙是不能完全保证这一点的,毕竟这世上最多的就是意外。但是,她根本对卡斯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我听你的,这下放心了吧?”

    “中午我可以留下来吗?”卡斯特当然也知道,可好歹也让秦笙知道了秦琅是一个应该防范的存在,也算是不错了,“等到叔叔阿姨回来之后我再离开。”

    这也算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了。

    因为秦父之前对卡斯特的刻意针对,让他对这两位家长既有讨好之心,要抱着某些说不出的敬畏,总之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

    就算后来秦父在女儿的插手下,对卡斯特的态度大大改善,可岳父和未来女婿之间无形的硝烟还是存在的。哪怕是对卡斯特印象极好的秦母,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让女儿太快地和卡斯特的关系更进一步。

    特别是前段时间,秦父秦母留在家里指点秦笙,卡斯特每次上门都是在这夫妻俩特殊的“关照”之下和秦笙相处。

    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所以,他一般来找秦笙都是趁着秦父秦母不在家的时候。离开也是要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最大程度上的避免的双方的正面交锋。

    没有想到,今天他居然会主动要求留下来。

    秦笙也不是什么傻瓜,当然明白他的用意。卡斯特这分明就是在担心秦笙的安全,怕秦琅到时候来一个回头枪。到时候家里只有秦笙一个人,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和秦笙的安全相比,不过就是跟秦父秦母见上一面,卡斯特自然是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可怕的。

    “当然可以,”秦笙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们中午要吃什么呢?”

    事实上,他们更应该考虑的是——他们会做什么吃的。

    “我……”卡斯特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我会做蔬菜水果沙拉,你要试试吗?”

    作为一个厨房黑洞,卡斯特本来的打算是请秦笙出去吃的。但现在看来,对方显然是没有要出门的打算的。

    所以,只能吃沙拉了吗?

    “还是我来吧……”秦笙虽说不是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但对沙拉这种东西还是不太感兴趣的,“好歹我的西红柿炒鸡蛋还算可以入口。”

    虽说秦笙的厨艺也好不到哪儿去,可也还是能够满足基本温饱的,至少比卡斯特的水准要高。

    能够吃到秦笙做的饭菜,对于卡斯特来说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他当然不会拒绝。

    这会儿时间还早,两人也不急着吃饭,干脆一起去了琴房练习。

    说是一起,其实更多的还是卡斯特在旁边欣赏,秦笙坐在钢琴前弹奏。

    如今卡斯特已经学会了基本的五线谱,但要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还是做不到的。所以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坐在这把长椅上,专心致志地看着秦笙。

    比起动听的音乐,显然弹奏音乐的人更让他注意。

    这个时候的秦笙有一种平时没有的魅力,专注而自信,美丽且强大,她柔软的身躯里,能够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等到两人甜甜蜜蜜地吃完了午饭,秦父秦母才从秦老爷子那儿回到了家里。

    “爸妈,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秦笙连忙过去接过了他们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吃过午饭了吗?”

    “已经在你爷爷家里吃过了,”秦母笑着说道,“你们俩怎么现在才吃完饭啊?”

    “刚刚在琴房练琴,一不小心就多弹了一会儿。”秦笙不好意思地说道。

    “是吗?”秦父往卡斯特那儿看了一眼,见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又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起来,脸上的表情都跟着柔和了一些,“卡斯特你也来了啊。”

    “叔叔阿姨好,”卡斯特见夫妻俩注意到了他,连忙过来跟他们打了招呼,“我就是过来看看,待会儿就要走了。”

    今天刚从秦老爷子那儿回来,秦父秦母脑子里想的都还是秦琅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和秦琅相比,卡斯特简直不要太顺眼。至少,他对秦笙是真的好。

    有了对比才知道差距。

    就连秦父看向卡斯特的眼神都和蔼了许多:“不多玩一会儿吗?待会儿和笙笙再去弹弹琴,你最近好像过来的时间不多啊。”

    卡斯特还是第一次在秦父这儿有这样的待遇,受宠若惊的同时,难免有些忐忑不安,总担心秦父这是在隐晦地警告他不要经常去打扰他女儿。

    毕竟c国人说话就是喜欢绕上好几个圈儿,更何况c国语也经常是字面意思和实际意思正好相反。作为一个纯纯的外国人,卡斯特还真的不能肯定自己的理解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根据秦父以往的表现,卡斯特更倾向于后者——秦父不想他和女儿太过亲密了。

    为了不太过得罪了未来的岳父,卡斯特很“自觉”地提出了告辞:“学校的球队最近训练任务很重,所以休息时间变少了。我就是听说笙笙一个人在家,担心她会害怕,就过来了一趟。既然叔叔阿姨已经回来了,那我就先去学校了。”

    在之前秦笙就已经跟他说过,今天的事情先不要告诉她的父母。卡斯特不知道秦家的具体情况,但秦笙提出的要求,他总是无法拒绝的。

    不过,就算不能说出真相,卡斯特也担心秦笙的安全,所以用另一种方式向秦父秦母提出了秦笙一个人在家的情况。

    等到卡斯特离开以后,秦父秦母才又看向了秦笙:“笙笙,下次我们出去的时候,还是让杨嫂过来吧!反正一楼也有准备客房给她,有个人在家里陪着也安全。”

    杨嫂的儿子媳妇儿都去了外地,丈夫早些年就死了,本来就是一个人在家,隔几天会来秦家收拾卫生顺便做一天饭。

    如果让她长期过来,除了加工资并不存在其他的问题。

    既能有事可做,还能增加收入,杨嫂本人肯定是巴不得的。

    秦笙本来是想拒绝的,但看见爸妈一脸担心的样子,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样也好,至少她不用担心自己的伙食问题了。

    “我们回老宅的期间,有人过来找你吗?”秦母像是不经意地问起了这个问题。

    “啊?”秦笙一愣,差点儿就要以为爸妈知道秦琅来过的事情了,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没有呀?怎么,难道你们跟谁约好了要来家里?”

    秦琅的事儿目前秦笙还不打算拿来烦长辈,她爸妈还好,万一被爷爷知道了,又被气进了医院怎么办?老人家的状况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家里的人都承担不起。

    “没有没有,”秦母乐呵呵地说道,“我们还不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朋友过来。除了卡斯特,还没见其他人来家里过夜呢!”

    秦笙却是误会了母亲的想法,还以为自己这爸妈误认为卡斯特昨晚又在这儿过夜了,连忙解释道:“卡斯特今天早上才过来的,除了那一次情况特殊,他什么时候留下来过夜啦?”

    “好好好……”秦母刚刚其实也就是担心秦笙会多问,所以才把话题转移开而已,没有想到一提卡斯特,这女儿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咪。

    “对了,”秦笙见她和秦父都没有什么过激的表情,这才知道真的想歪的人是她自己,尴尬地咳了咳,然后才问起了另一个问题,“爷爷昨天找你们回去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秦父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还不就是你大伯父那边的消息吗?他想举办一场音乐会,要请我和你妈妈过去表演,你爷爷就是想问问我们的意见而已。”

    的确和这事情有关系,但这不过是昨晚吃饭的时候随意聊的几句话,真正的却是今天谈到的那些。

    不只是秦笙不想把那些糟心事儿拿来让他们担心,秦父秦母也和秦老爷子一样,不愿意让秦琅成为困扰,影响了秦笙去f国交流学习的事情。

    “你们要去吗?”秦笙好奇地问,“大伯父在m国那边生活得怎么样?”

    秦笙的大伯父就是秦琅的亲生父亲,在离婚以后就去了m国,很少听到有关他的消息。

    “不去了不去了,都说了要在家里多休息一段时间,”秦父摇摇头,作势伸了一个懒腰,“我和你妈跟学校都商量好了,到时候会带一学期的专业课。如果笙笙你晚一年入学,说不定还能来听我们上课呢!”

    “我可是经常在家受到两位教授的单独辅导,所以呀,”秦笙逗趣地眨了眨眼,“这种机会,还是留给学弟学妹们吧!爸爸,你还没有说大伯父的情况呢!”

    “你大伯父在那天娶了一个m国女人,最近刚生了一个儿子,据说跟你大伯父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呢!这次的音乐会,就是为那个小娃娃举办的,算是满月酒了吧!”新生命的到来总是充满了欢喜和希望的,提到那个孩子,秦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那可真是太好了!”秦笙开心地说,“知道大伯父的情况,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虽说秦琅的父母也算是和平离婚,但作为长辈,秦老爷子还是很担心这个儿子的情况的,特别是他还有秦琅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女儿,将来养老都不知道该靠谁。

    得知他有了新的生活,肯定会为他开心。

    想到秦老爷子今天因为秦琅而无奈叹气的样子,秦父秦母暗自对视了一眼,看了看一脸高兴的女儿,还是觉得暂时瞒着她。

    至于秦琅……

    如果她敢来找秦笙的麻烦,这一次他们绝对不会因为她是小辈就无条件地原谅她。

    本来就有亲疏之别,更何况这些年来秦琅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无法让人对她产生什么亲情。

    秦笙和秦父秦母双方都以为自己瞒得很好,却没有想到第二天秦琅就找上门来了。

    看着手上还打着石膏缠着绷带的秦琅,秦笙简直要服了她了。

    秦父秦母的脸色也有几分难看,本来想拦着秦琅,可秦笙已经看到了,他们就算是想拦也没有机会。

    秦琅站在门口,看到秦父秦母在家才松了一口气。

    有他们在,秦笙应该不可能把那个暴力的外国人带回家才对。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了。

    看着秦笙和秦琅两人单独走进房间,秦父秦母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随时都关注着那边的动静,显然一旦有意外发生,他们就会冲进去。

    至于秦琅打着石膏怎么能对秦笙动手,那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你说秦琅来找笙笙是想干什么?”秦母担忧地看了关上的房门一眼,“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查一查,她就这么快找上门来了。”

    “待会儿她一走,就让笙笙去老爷子那里一趟吧!”秦父忍不住用手指在茶几上敲了敲,“之前老爷子不是说过了吗?”

    “也是,”秦母点了点头,“这孩子……还是让老爷子跟她好好说说,免得她委屈了自己。”

    他们这些大人都是看着老爷子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当然知道他没有那么脆弱。

    但秦笙不一样。

    对比起秦家的其他人,她对这个爷爷的敬畏不大,更多的是孺慕之心,上次老爷子入院抢救的事情给她的惊吓太大,让她一直有一种稍不注意老爷子就要离她而去的感觉。

    秦父秦母也是看在眼里的,秦老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这个孙女更加疼宠了几分。

    但这一次秦琅明显是有所图谋,万一借着老爷子那边儿的情况……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老爷子之前才会让他们到时候叫秦笙过去老宅一趟吧。

    书房里,秦琅端着那只受伤的胳膊,看着秦笙的表情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嚣张,却也并不怎么友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今天提出的要求可要比昨天好多了,你如果再拒绝,我可就不客气了。”

    她看了看秦笙的表情,这才开口道:“你知道的,爷爷他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如果我一个不小心,就把你包养小白脸,还有做女主播的事情告诉他……我想,你也不希望出现那样的情况,对吧?”

    包养小白脸?

    秦笙还是仔细想了一下,才知道秦琅指的是卡斯特。

    不过,不管是卡斯特还是主播,秦老爷子早就已经从秦父那儿知道了。秦笙根本就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让她气愤的是,秦琅居然真的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亲爷爷头上!就只是为了一个直播间而已。

    “记住了,”秦琅见秦笙脸色有了变化,还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暴露在秦老爷子面前,十分得意地站起身来说道,“下周日的下午三点左右,我会在橙乐的采访直播里公开承认我就是‘琴声依旧’,你这里呢,最好是配合我的行动,知道吗?”

    因为有几个大咖时间安排有些来不及,所以本该是这两天的采访被推到了一周多的时间以后。这也为常淑仪提供了找关系的好机会,秦琅上橙乐的采访直播,已经算是基本上被定下来的事情了。

    秦琅说到这个的时候,脸上的得意几乎要飞出来。却没有注意到,秦笙在听到了那个时间之后,脸上一晃而过的惊讶还有嘲讽。

    她走到秦笙的面前:“以后我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时候,你的直播间不能开直播。对了,年度直播庆典的红地毯,我也就帮你一起走了,到时候收到通知记得把时间地点之类的信息发给我。你以后,只要老老实实做你的‘不露脸’的主播就好,直播间的那些打赏我就不跟你要了。”

    秦笙听到这话,挑了挑眉毛,如果没有刻意控制的话,她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还想去直播庆典?

    很好。

    她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将眉眼之间的嘲讽之色掩藏了下去。

    秦琅如今算是春风得意,好像完全不担心秦笙会反驳,直接往门口走去,将要开门的时候又转过头来,恶劣地笑道:“我想,你这么孝顺,一定不会逼我对老爷子说什么不好听的话的,对吗?”

    说完以后,便打开门扬长而去了。

    和上次不同,秦笙这次根本就没有搭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在秦琅眼中,秦笙这是因为心虚,所以只能无奈默认了她的要求。

    可是,秦笙当然不会如了她的愿。

    你想在采访的时候公开身份?

    好啊,尽管去。

    想去直播庆典?

    呵呵,你要是能去也随意。

    而她?

    “配合”是肯定的,但要有一个字如了你秦琅的愿,算我秦笙输!

    下周末?

    这个时间可定的太妙了。

    秦笙的脑海里一下子就出现了好几种计划,甚至很想知道秦琅当时候知道了会是个什么脸色。

    只是秦老爷子那儿,还需要多注意一下。

    秦父秦母本来是坐在楼下的客厅里,一听见门开了的声音,立刻就转过头去,刚好看到秦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一向对他们爱理不理的秦琅,这一次居然还十分诡异地对着他们笑了一下,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这样的表现,让夫妻两人更觉得这家伙不安好心,肯定是刚才在房间里欺负他们的宝贝女儿了!

    正在两人打算去房间里看看秦笙到底怎么样了的时候,就看到女儿一脸平静地走了出来,脸上既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委屈,也没有什么愤怒的意思,反而像是——准备围观一场好戏的感觉?

    “笙笙,你没事吧?”秦母第一个开了口,“秦琅刚才有没有欺负你?”

    “放心吧妈妈,我很好。”秦笙摇了摇头,看上去并没有被秦琅的到来影响。

    “笙笙,你爷爷让你去他那儿一趟。”

    “爸妈,我有事情想跟你们说一下。”

    秦父和秦笙同时开口说道。

    本来是打算跟他们说些什么的秦笙,一听秦父的话就立刻点了一下头:“那好吧,我先去爷爷那里,回来之后再跟你们说我想告诉你们的事情。”

    午饭也吃好了,最近在家里休息得也很充足,去老爷子那边本来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秦笙很快就出了门,往秦家老宅那边赶去了。

    “你刚刚也不知道慢点儿再说,”秦母气恼地直接用手肘给了秦父一下子,“笙笙说不定正想跟我们说秦琅的事情呢,就被你给打断了!”

    “咳咳……我这不是担心迟则生变吗?”秦父揉了揉被秦母撞到了地方,无奈地说道,“万一笙笙一个心软答应了什么事情,那可就麻烦了。也就是老爷子能劝得动她,我们哪里犟得过这丫头。”

    听他这么一说,秦母才恢复了好脸色:“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唉,哪家都有糟心事啊!真不知道秦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姑娘。你大哥他没有问起过这个女儿吗?”

    “大哥他打过电话,本来是想把秦琅接去m国,结果那姑娘在电话里……反正听着那意思是对那个新生的弟弟有些什么想法。”秦父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大家也知道她以前对笙笙是怎么样的。大哥担心对上同父异母的孩子她会更加过分,所以只能放弃那个打算了。毕竟秦琅不是小孩子,怎么说也是二十五六岁的人了,大哥对她并没有继续抚养的义务和责任。”

    秦母对此也是唏嘘不已。

    提到秦琅对秦笙做的事情,再想到秦家老大在m国的那个新生儿,顿时有些发寒。

    的确,虽说这样怀疑一个人不太好,可他们还真的不能肯定秦琅会不会对那个孩子做些什么。

    秦家老大两口子虽说没什么感情了,但一开始对秦琅这个女儿也不是不关心。可这就是个白眼狼,根本养不熟的。也怪不了人家放弃,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呢?

    秦父秦母叹息了一声,这才回了房间午休去了,就等着女儿回来之后跟他们商量刚才没有说出口的事情。

    秦笙在老宅那边没有待多久就被秦老爷子催着回家了。

    去之前,她心里本来已经打算好了。

    秦琅的要求她是不可能同意的,甚至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坑秦琅一把。但是,秦老爷子那里她不得不在意。

    至于怎么做?

    秦笙想的是不让秦琅有接触到秦老爷子的机会就行了。

    没有想到,刚才见了老爷子以后,他会说出那番话。

    既然秦老爷子自己都没有问题了,秦笙当然不用再束手束脚。

    这一次,没有了后顾之忧,秦笙决定自己如果不给秦琅送上一份大礼,她都对不起上天赐予的这个好机会!

    想到这儿,秦笙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年度直播庆典的时间在内部其实已经全部通知到位了,毕竟要给大家留出足够的准备时间,还要和各个嘉宾商量行程安排,提前做好通告计划。

    而外界,至少要等到庆典的前三天才会接到正式的官方通知。

    作为直播大赛的第一名,秦笙当然早就已经从陈秘书那儿知道庆典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

    很不巧,但又很巧,正好就是下个月,也就是下周周末!红地毯从下午两点开始,到晚上才结束。走完红地毯之后,中间会有下午茶时间,给大家拓展人脉关系的机会。晚上就是直播比赛前三名还有某些嘉宾表演节目的时间了。

    整个过程都会有媒体跟进,并在各大直播平台和社交网站上同步直播出去。

    橙乐的直播采访是从中午十二点开始,零零碎碎地采访很多人,排到秦琅那儿就已经至少是下午三点了。以为大家难得在橙乐的采访中露个面,大多数还会比预计的时间多说一会儿。再加上网络延迟、镜头切换耽搁的时间,等轮到秦琅,有极大的可能会比预计的三点还要延迟许多时间。

    所以,直播庆典这边她就算是飞也不可能赶得上了!

    但是,秦琅对这些根本就不知道。

    “希望到时候她说完话才轮到我走红地毯,”对于敌人,秦笙可没有什么同情心,“真想看到她前一刻宣布了身份,下一秒发现我出场了的样子。”

    至于秦琅的图谋,还有这件事的处理,秦笙并不打算瞒着自家父母。

    相反,她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正需要他们的帮助。

    秦笙笑了起来,拿出钥匙开了门:“爸妈,我有件事要麻烦你们一下……”

    秦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会迎来什么样的局面。

    她喜滋滋地回了自己的住房,打电话给常淑仪:“常姐,你要过来?好,我就在家等你,记得给我带一个美拍镜头,到时候直播采访的时候可以用到。”

    常淑仪到的很快,果然是给她买了一整套装备。

    秦笙为了直播也买过直播装备,但都是用在音效保真上面,尽可能地避免电子音影响了她的弹奏,对于镜头只要清晰就够了,根本没有其他的要求。

    但秦琅的这一套,却是各种美颜滤镜加特效,还是常淑仪专门托人才弄到的。

    显然,两人对这次的直播采访都是抱以厚望。

    常淑仪一边将这些东西都给秦琅装备上了,一边问道:“怎么,那个主播那儿解决妥当了?”

    “那是当然!”秦琅一想到秦笙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就觉得胜券在握,“她已经同意了,你就放心吧!常姐,等到橙乐的事情全都弄好了以后,就把那个保密协议整理出来,我拿去让她签了。以后就算她想要反悔,也没有机会了。所以,违约金那儿别忘了多下点儿功夫,最好弄高一些。她家的钱可不算少,数额太低对她来说约束不大。”

    常淑仪听了这话不但不觉得奇怪,反而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人家能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呢,而且还一直没有在直播里面露过脸,敢情是有钱人家的千金!这直播在人家眼里不过就是玩票性质的东西,放弃了根本不会觉得心疼不舍。

    这样一想,常淑仪就更是肯定计划顺利了。

    只要趁着这股东风把秦琅推上去,她说不定就能培养出第三个一线大牌!到时候……那些笑话她的人,那些背叛她的人,自然有的是灰头土脸的时候!

    这样的兴奋状态,两人足足维持了快一周,然后才在得知了直播庆典的时间后一下子垮掉了。

    “居然撞上了!”常淑仪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在同一天?而且,这个时间你根本不可能赶得上过去走红地毯!”

    秦琅的脸色也不太好。

    她连红地毯上的礼服都已经准备好了,晚上做梦的时候都在想象着自己在红地毯上大出风头的场景。

    至于其他人……

    除了请到的表演嘉宾和神秘嘉宾,其他受邀前往的大咖根本就不会走红地毯。而那些嘉宾除了一位没有公布人选,其他的几乎都是男人,能跟她争奇斗艳的就是那些直播大赛前十名中剩余的久违主播了。这九位主播里面也不都是女生。

    已经出道了好几年的秦琅,当然不会把这些网络主播放在眼里。

    所以,在她看来,这场红地毯的走秀,几乎就算是她一个人的表演场地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美梦居然就这么破碎了!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除非放弃橙乐的采访。

    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橙乐能有今天,背后的关系网可不是一般的大。一开始本来就是她主动往前凑,好不容易才打通了关卡有了这么一个名额。如果突然放弃……

    不仅会得罪了中间的那些人情关系,橙乐那儿也不好交代。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出现了。

    更何况,她想要把“琴声依旧”的这个身份坐实了,通过橙乐的采访就是最直接最靠谱最有效果和影响力的途径。

    “只能放弃直播庆典的红地毯,”常淑仪立刻做出了决定,“你让那个女生绝对不能出场!虽然错过了红地毯,但是等采访结束,你还可以去参加下午茶和晚会。”

    秦琅心里也知道这样才是她该做的选择,但面上始终是有些不甘心的。

    至于秦笙那儿,她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秦笙对秦老爷子的感情有多深,她可是清楚得很。

    “你也别急,”常淑仪劝道,“相比起网络直播的庆典,橙乐的采访当然更好,而且也是你现在最需要的。等到以后你成功了,多的是红地毯让你走!所以,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丢了西瓜去捡芝麻!”

    秦琅这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常姐,你放心,我不会冲动行事的。待会儿我就去给她打电话。”

    “这就对了,”常淑仪面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晚会上的节目你准备好了吗?你的嗓子模仿她说话不要紧,但不可能在台上唱歌,否则你的水平不够好,到时候会被那些专业的音乐人当场拆穿。所以最好是准备一个其他方面的节目,魔术、舞蹈,哪怕是走秀都可以。”

    “我准备好了,”秦琅听到常淑仪说她唱歌不够好会被人拆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和恼怒,“不就是一个节目而已吗?我专门去学了一个难度很高的大变活人,保证比那些人老套的表演好看多了。”

    还好她的小臂当时只是被卡斯特的拳头砸到,虽然有些骨折,却不算太过严重。休养了一段时间,只要不用力撞击或者提什么重物,还是可以暂时解开一天。等到那天的活动结束,再去医院重新检查上药。

    “这就好,”常淑仪不是没注意到秦琅的那一瞬间情绪波动,但她并不在乎,她要的是利益,又不是要做知心姐姐,秦琅高不高兴关她什么事?“那你好好准备接下来的采访和节目,其他的准备工作我会帮你安排妥当的。”

    作为秦琅的经纪人,她到时候也能借机会进入直播庆典的下午茶。今年除了那几位嘉宾以外,据说还有不少娱乐圈大咖和商业巨鳄参加,这可是她发展人脉关系的好机会!

    等到常淑仪走了以后,秦琅这才拿起了手机开始联系秦笙。

    电话想了一会儿就被接了起来,这让秦琅心中更是笃定了秦笙已经同意她的说法。否则,她的号码应该也会像在秦老爷子那儿一样被拉黑了才对。

    “有什么事。”

    “你说呢?”秦琅没有在意秦笙语气的冷淡,哼了一声才说道,“你竟然没有提前告诉我,直播庆典的时间和橙乐采访时同一天!现在只剩下两三天的时间了,我连调整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吗?”

    秦琅对着电话说道:“到时候,红地毯你也不准去,直接缺席!等我采访一结束,就会赶过去。你在入口……不,你找另外的人在入口等着,到时候我一过去就让他把邀请函交给我。”

    如果不是直播庆典的邀请函只会当天发出到各自的电子信箱,她就可以提前拿到手了。

    秦琅本来是打算让秦笙亲自交给她的,但很快就想到这样不好。秦笙的形象跟直播间里可是一模一样,比她要符合多了。万一在等待的过程中被人发现,她的计划岂不是就要泡汤?

    所以,秦琅又才立刻改了口。

    秦笙还没说什么,就听秦琅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就让你继续嚣张吧!你也就只有这么几天得意的时候了。

    秦父秦母就在旁边坐着,见秦笙放下了手机,连忙过来问她情况怎么样了。

    “很好,她是让我不能去走红地毯呢!”秦笙不在意地笑了笑。

    秦父秦母也知道秦笙接下来的计划,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就乐了:“她倒是挺有想法的,也不知道这自信心是从哪儿来的。”

    秦笙也不知道。

    秦琅大概以为她就是个软包子吧?

    如果是站在秦琅的角度来看,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秦笙从小到大,完全没与对秦琅做过什么,最狠地也就是拒绝她的要求,或者说她几句而已。

    她根本就不知道,小时候的秦笙完全是因为年纪太小了,加上秦琅的行为做得很隐晦,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堂姐欺负了,所以没有什么反抗的举动。

    后来听秦老爷子的话远离了秦琅,两人的接触就更少了。

    长大以后,秦笙更是对这个伤害了秦老爷子的堂姐视为陌生人,当然不会跟她有什么密切的联系。

    秦琅的印象里,秦笙还是小时候那个被她欺负了也只会傻傻地接近她的小包子吧!

    可是,秦笙如今根本就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的确,她很重视秦老爷子。但不管是去见老爷子之前,还是见了老爷子之后,她都没有想过要顺从秦琅的心意来。

    像秦琅这种人,一旦满足了她一件事,她只会像一只吸血虫,叮在身上吸干了你的骨血也不会放开!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性解决,让她知道这儿不是她能够算计的地方。

    秦笙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现在总算是等到了……

    三天后,照例是一个大晴天,好像预示着今天会是一个好日子。

    至少,秦笙是这样觉得的。

    而秦琅,现在也是这样觉得的。

    她早就已经坐在了电脑前面,不停地摆弄着镜头的角度,确保待会儿不会拍到她受伤的那只胳膊,力求在镜头前呈现出的是她最完美的一面。

    等到待会儿要去直播庆典的现场时,她的这只胳膊上缠着的纱布才会被解开。

    在镜头不能捕捉到的地方,常淑仪和其他人静静地等待着。

    有人举着一个大的聚光灯,这样的补光效果会比单纯的小设备要好得多。至少,秦琅的脸色在这样的情况下看上去要红润白皙得多了。

    还有专门请来的化妆师手里拿着工具,随时准备着帮秦琅补妆。

    常淑仪紧紧地盯着秦琅的方向,好像只要有任何地方不合她的意,就会立刻冲上去。

    秦琅这个看着夸张,却也不是独一份儿的。

    那些地位比她高的人,要么就是已经完全不用在意这些,所以敢直接裸妆上镜;要么就是比她有更大的排场。

    在粉丝们眼中看上去简简单单的镜头,说不定现场堪比一个小型的剧组。只不过,直播镜头中根本不会显示出来而已。

    当秦琅在紧张地准备着即将开始的采访时,另一边的秦笙也已经收到了她的入场邀请函。

    不过,她当然不会亲自,或者说是另找一个人带着邀请函傻傻地去入口等着秦琅赶过来。

    庆典她会去,却不是为了秦琅。

    秦笙的脸上已经让陈秘书找来的专业化妆团队上好了妆容,身上穿着的正是家里托了大伯父为她专门从国外航空送过来的高订礼服。

    她坐在提前安排好的车子上,静静地等待车队的前行。

    待会儿,就该是她第一次以“琴声依旧”这个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了。

    秦笙的注意力在这事情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就放到了一边。

    她在车子的后座上端正的坐着,以免弄皱了裙子,然后忍不住从后车窗向后面的那辆车看去。

    那里面坐着的就是方天王了吧?

    不知道方天王的妻子和他的女儿妞妞是不是也在车上……

    秦笙好奇地想着,一边还拨弄了一下手腕上的黑白珠子,连秦琅的事情都被她暂时忘到了脑后。

    秦琅此时正盯着旁边墙上挂着的挂钟。

    果然,因为前面太多的采访嘉宾,每个人多说那么一两句话,加起来耽搁的时间就不算短了。

    此时已经到了约定好的三点整,可是在秦琅前面还有三个人没有采访!

    她气恼地咬了咬唇,就听常淑仪不满地说道:“给我老实点儿!唇妆都弄花了!化妆师,赶紧去给她补好唇妆!”

    秦琅这才记起来这一点,赶紧松开了咬着的嘴唇。

    旁边一直准备着的化妆师不吭一声,拿着她的工具箱就几步走了过去,动作飞快地给她补好了妆,这才又重新退回到了刚才的地方,确保不会被直播的镜头捕捉到。

    这么一番折腾,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

    此时,排在秦琅前面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倒计时,心跳也越来越快,激动地握着鼠标,准备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前面的那人没有拖得太久,不一会儿就已经结束了。

    下一刻,秦琅就看见自己的屏幕上亮起了连线邀请,她面上一喜,赶紧点击了“接受”的按钮,对着镜头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她练习了很久的笑容,同时将嗓子调整好,用最符合“琴声依旧”这个角色的语气说道:“大家好,我是秦琅……”

    在她按下了“接受”按钮的同时,秦笙坐在车子的后座上伸手整理了一下裙摆。

    前面就只剩下一辆车子了,那是直播大赛的第二名——风小小。

    等到这个风小小的红地毯一走完,就该她上场了。

    秦笙这才想起了因为方天王,被她遗忘在角落的秦琅。

    “不知道她现在开始了没有……”秦笙在心里想到。

    坐在驾驶座的司机看了看她,轻声提醒:“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到你了。待会儿我会慢慢停车,等到完全停稳会有人过来帮你开车门,然后你再下车走上红地毯。”

    他们的车子停在原地,已经能够听到不远处围着红地毯的各种声音,甚至还能看到拥挤的人群。

    秦笙笑着对司机师傅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看着前面的那辆车子已经重新启动,缓缓地向前移去,秦笙想着此时应该是坐在电脑前准备着采访的秦琅,无声地笑了一下。

    亲爱的堂姐,希望我送的这份大礼你会喜欢……

    ------题外话------

    ps:谢谢灼灼、雪糕的鲜花,谢谢vivien、zdongc、濡沫、彼得、stellar、微微的月票,谢谢濡沫、嘿嘿、lellomimi、微微的五星评价票,恭喜stellar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