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0 混乱的发布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蒋春开说这话时的语气,还有他脸上突然挂起的笑容,让其他几人都明白——这个特殊的奖励绝对会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秦笙坐直了身体,看向了蒋春开。

    他放缓了一下语速,咬字清晰地说了出来:“你会有机会参与到方维新专辑的录制中。”

    这个条件一出,别说是秦笙了,连林龙和陈秘书都觉得有几分例外。

    毕竟之前他们俩已经提前跟维度工作室接触过了,当时对方给出的附加奖励,也不过是向一位工作室里不错的经纪人推荐他们平台举荐过来的人选。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奖励。

    方维的新专辑!

    以方维如今的名气,别说是参与他的新专辑录制,哪怕是跟他的名字挂点儿勾都能享受到极大的好处。

    看秦笙之前在直播大赛中一跃而上的成绩就知道了。

    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有了好的宣传,才能让更多人知道,从而赢得别人的认可。

    “当然,我们工作室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机会,能不能把握得住,还是要看你自己的表现。”蒋春开连忙补充道。

    话是这么说,但在这儿的几位都不是傻子,已经听出了这是什么意思了。

    维度工作室的老板就是方维本人,他同时还是这个工作室最出名、最有分量的艺人。如果他不愿意的话,蒋春开能有那个胆子对着秦笙说出这样的话?

    要知道,下午在享用茶点的时候,蒋春开给出的条件都还没有这么好呢!

    肯定是刚才临时接到了方维的通知。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秦笙今晚在舞台上的表现足够说明一切。

    看来,方天王对于她的实力真的是相当认可的,要不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邀请秦笙这么一个新人跟他合作了。

    至于蒋春开为什么要添上最后那些话。

    这也不奇怪。

    毕竟方维是鼎鼎有名的天王,秦笙却是一个还未出道的小新人,怎么说方维这一边也不能太积极主动了。就算彼此心里明白,表面上也应该将前辈的位置维持到位。

    而且,也得防备着出现了什么意外。

    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自然才是最保险的。

    就算没有这个“奖励”,秦笙如果想要签约,维度工作室也是在她的首选范围内,更何况还有这么大一个优点放在眼前?

    “我需要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秦笙没有当场答应下来,“还有些事情需要打算。”

    她毕竟不是游手好闲,随时能够处理这些事情。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要前往f国进行一年的学习,不管是家里,还是维度工作室那边,这件事都必须摊开来谈。

    所以,不管她对维度工作室再怎么满意,这会儿也不可能一口答应。

    “当然可以,这么大的事情本来就应该跟家里商量一下,”蒋春开没有一点儿意见,反而掏出了一张私人名片递给了秦笙,“想好了之后直接到维度工作室来找我,上面有地址和我的电话,我会提前跟前台说好的。”

    他不但不觉得秦笙是在拿乔,反而对她更加欣赏了几分。

    换做是其他人,在听到“方维新专辑”这几个字的时候,恐怕已经激动得跳起来,哭着喊着要答应跟他们签约合作了。哪怕是说好了不管签不签约,也会照例进行。

    毕竟,在某些人的理解中,这就像是一个威胁。

    给你一个好的机会,像诱饵一样吊在面前。想落实了这个机会,就签约。否则,那个机会给了也是浪费。

    秦笙这样子,要么就是对自己十分自信,要么就是对他们工作室相当信任,而且行事相当稳妥。

    这让蒋春开心里对她的印象分更高了。

    临走之前还能收到这么一个好消息,秦笙被林龙和陈秘书开着车子送回家时心情都是极好的。

    刚一到家门口,就看到了等在那儿的卡斯特。

    看样子他也是刚到不久,手里还捧着一束十分漂亮的鲜花。

    看到秦笙以后,卡斯特连忙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直接将手里的花送给了秦笙:“笙笙,今天表演得很棒!不能去现场上台献花,我就在这里送给你了。”

    见秦笙愣愣地接了过去,卡斯特这才笑道:“这是你第一次公开演出,我是第一个送你捧花的人。”

    秦笙被他这小心思逗得一乐,笑得眉眼弯弯:“对,你是第一个。”

    “以后,你每次上台表演都会想到我,”卡斯特伸出手臂将她环着,隔着那束花轻轻地抱了一下,“快进屋去吧,我也回去了。”

    最近球队训练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卡斯特和球队里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想到,他还是抽空看了直播,而且还大晚上地跑过来给她送了花。

    大概是人长得好看,即使看上去有些疲倦,依然俊美得惊心动魄。

    秦笙看卡斯特这样子,根本就不舍得让他久留,连忙催他回去休息,自己捧着那束花进了屋。

    刚一回家,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秦父秦母。

    两人今天看直播的时候录了屏,这会儿正在翻来覆去地看秦笙唱歌的那一段呢!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来,他们才发现自家闺女回家了。

    最先引起注意的就是她怀里那束颜色亮丽的鲜花。

    “哟,笙笙,这是小歌迷送的花吗?”秦母从沙发上起来,走过来帮秦笙拿过了那一大捧花,随手插进了一边空着的花瓶里,“这保持得还挺新鲜的,上面还喷了水雾呢!”

    “没错,是个小歌迷。”

    秦笙想到卡斯特刚刚那样子,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秦父看着那束花,又看了看秦笙笑得一脸开怀的样子,忍不住有几分怀疑了。

    这话该不会是卡斯特那小子送的吧?

    不过,他也知道,就算真的是。以这母女俩对那小子的好感度,说出来也只会让那个臭小子刷一波好感度。

    于是,秦父很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秦笙稍微收拾了一下,这才坐到了客厅,把今天收到蒋春开邀请的事情说了出来。

    “去维度工作室?”秦父想了想。

    他没有直接说好或是不好,而是看向了秦笙,问道:“笙笙,你想好了之后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了吗?是像爸爸妈妈这样的话,乐团的位置是最好的。之后从f国回来,有了这层镀金的光芒,乐团里的人就算不知道你是咱秦家的女儿,也不会小瞧了你,之后你的发展会很顺利。”

    “如果是走娱乐圈的路子……你可能会面对很多困难,一年的学习机会虽然能让你和其他人不同,但在那个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的圈子里,说不定等你回来,大家已经把你给忘了。现在的这些人气,那时候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

    秦母也跟着点点头,温和地看向了女儿:“你爸爸说得没错。如果是前者,最好的去处就是乐团。如果是后者,维度工作室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方维我们还是有所了解的。有他在上面把持着大体方向,这个工作室不可能对旗下艺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比起其他的经纪公司,维度的可信度要高得多。”

    “我已经想好了,”秦笙肯定地点了点头,“爸妈有你们的路,我也有自己的路。不管是从哪条路上走,不都是音乐吗?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这是在乐团表演没有的感觉。所以,我决定签在维度工作室,你们觉得可以吗?”

    “当然,”秦父秦母笑了笑,“只要你决定好了,我们自然是支持你的。”

    “不过,人家还不一定会同意呢!”秦笙皱了皱鼻子,“我这刚签约就要去f国一年,对于工作室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怎么会?”秦父摇摇头,“方维那小子的眼光可好着呢!现在的蛰伏,是为了以后的冲天。你去f国一年,又不是失踪一年,只不过宣传起来不太方便。和这个相比,得到的好处却是难以预计的。这圈子里,b市音乐学院的歌星不是没有,但有资格去f国顶级音乐学院学习的,还真没有。到时候,你的就会和其他人完全不同了。”

    秦母笑着摸了摸秦笙的头顶:“笙笙你可要相信自己有那个价值让他们等待一年的时间。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能让别人相信呢?”

    有爸妈在一边劝说,秦笙这才下定了决心。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她也不打算来什么以退为进,直接计划好明天就去维度把这事儿给谈下来。因为现在她没有经纪人,也没有助理,到时候还得拜托秦父秦母找一个精通法律的人陪着她一起过去,到时候合约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人士来仔细检查了。

    秦笙被维度挑走,风小小也不错。

    她的条件很好,当天的热舞也十分精彩,十分顺利地当场就和一家经济工作签下了合约,预计会和其他的练习生一起,以女团的形式出道。

    第三名的女主播虽说没有她们俩的情况好,却也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被一家小的经纪公司看中,然后准备出资将她送到h国培训学习一段时间,再回国出道。

    除了秦笙的那个“方维新专辑”的奖励没有泄露出去,三人有了经纪约的消息一传出来,让其他主播羡慕极了。

    谁不知道,一旦正式出道,地位上可就比普通的网络主播高了许多。在很多人眼里,网络主播就是草根阶级,和那些出道的艺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直播庆典的热度还没来得及消散,第二天就传出了秦琅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消息。

    其实,以秦琅本人的名气,这事儿根本引不起多大的轰动。

    但是,谁让她前一天才做出了冒充“琴声依旧”的事情呢?而且还是在人流量很大的橙乐全网采访的过程中。

    琴声依旧是谁?

    在这天之前,知道的人或许是千千万万网友中的小部分,要么是因为本就喜欢看直播,要么是因为《谋战》的一个配音让他们喜欢上了那个声音;但在直播庆典以后,“琴声依旧”这个名字几乎已经算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存在。

    不管是《谋战》中让人喜欢的兰三娘,还是直播庆典上和方维合唱的年轻姑娘,都让人认识到——这人跟普通的主播不一样。

    甚至已经有人认出了她就是前段时间在网上突然火起来的那个吹叶子的小姑娘。

    想到那个时候还有人把那姑娘和“琴声依旧”进行比较的,大家就觉得啼笑皆非。

    这样一个堪比二三线艺人名气的存在,居然差点儿就被人给冒充了。这当然算得上是一条不小的新闻。

    所有人在得知这件事后脑子里都是这样的念头闪过——那个秦琅该不会是疯了吧?

    脑子蠢到这个地步真的可以?

    要冒充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当然可行,反正也没有多少人去在意。但是,冒充一个被这么多人关注的红人,还是在那样敏感的时候?分分钟被拆穿啊!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普通人当然理解不了秦琅心里的想法。

    她和常淑仪想的都挺简单的。秦笙不是没有露面吗?既然如此,把她的脸跟“琴声依旧”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

    错就错在秦琅高估了自己的地位,也低估了秦笙的脾气。

    如果这事儿换做常淑仪去办,虽说结果不一定能成功,但至少不会这么莽撞。

    如今过错已经犯下了,除了尽可能地弥补,也别无他法。

    这次的记者发布会,就是唯一能够扭转时局的机会。如果能顺利把这事儿遮掩过去,秦琅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借此收获一大批关注。

    可如果连这次都弄砸了,那就完全没有机会再挽回了。常淑仪最多就是损失一个艺人,当时候把罪名往秦琅身上一推,还能继续当她的经纪人,大不了就是在圈子里的名声差点儿。

    但秦琅,除了雪藏、解约,恐怕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让你记住的答案都看了吗?”常淑仪从门外走进来,见秦琅坐在休息室,赶紧问道。

    “都记好了,”秦琅连忙点头,事关她以后的发展,她当然不可能不重视,“我还专门在家自己练习过。”

    “那就好,”常淑仪最喜欢的就是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如今见秦琅对她言听计从,昨天就一直压在心里的怒火都消了不少,“记得,待会儿你只需要答出你知道的内容。如果遇上什么拿不准的,含糊其子糊弄过去,知道吗?别给我在台上乱说话。实在不行你就把话题扔给我,我会帮你回答。”

    常淑仪一想到秦琅那个性格,就觉得有些头疼了。

    别的不说,只要一碰上关于那个秦笙的事情,秦琅就像是一个炮仗,一点就燃,也不知道这对堂姐妹到底是结下了多大的仇怨。

    而今天的发布会本来就是关于这两人的,要想让别人避开秦笙或者琴声依旧这些字眼儿,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常淑仪能做的也就只有让秦琅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了。

    好在今天到场的大多数都是她提前安排好的人,身为公司控股下的几家娱记,不可能跟他们作对。

    其他的也基本上是跟他们交好,哪怕不顺着她的意思来,也不会轻易得罪。

    极少数的几家没有弄清楚站位,但有大多数人带节奏,应该不用太过担心。只要掌控好大局,就基本不会出什么乱子了。

    “我知道了。”秦琅这会儿还能怎么样?当然只能一口答应下来。

    外面的人已经基本到场,在后面的休息室都能听到那边的动静。

    秦琅心里突然有些慌乱,不知怎么的,总感觉今天好像要出什么事儿。

    她想摸一摸自己狂跳不止的右眼皮,但刚刚才画好了妆,一碰估计就得花,只能无奈地放弃。

    “没事的,没事的,不过就是想太多了……”

    秦琅在心里想到。

    只要能过度过这一关,迟早能够重新爬上去。

    常淑仪在处理好秦琅这儿的情况以后,就出去协调其他方面的事情了。

    秦琅坐在休息室,心里慌乱地不行,只能站起来走动着。

    她之前有些骨折的手臂本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用一层薄的医用纱布吊在胸前避免碰撞就可以了。此时却缠上了厚厚的纱布,看上去好像十分严重的样子。

    就在秦琅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常淑仪终于再次打开了休息室的门,看了一眼秦琅:“走吧,可以开始了。”

    秦琅本来正在休息室里走来走去,听到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抬步走了过去,“啪”地一下就不小心带倒了旁边的一个圆凳。

    常淑仪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走过去把圆凳弄到了一边,这才仔细地看了秦琅一眼:“你这是在干什么?外面的我都处理好了,你不用这么慌张。只要按照我事先跟你吩咐好的做,就不会有什么意外。所以,把你脸上的这些表情都给我收好了。”

    “我……”秦琅指了指自己的右眼皮,“我的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

    “你这是昨晚没睡好吧?”常淑仪这会儿忙着带人出去,哪有那么多功夫跟她谈心,可为了不让秦琅失误,又不得不耐下性子安抚,“你要相信我的安排!今天到场的娱记基本都是跟公司有合作的,他们又不是傻子,为难我们公司的艺人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你把状态拿起来,别给我出错就行了。”

    她一边开了门一边带头往外走去:“虽然说问题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的,但现场有进行直播的镜头,你的表现如果不够自然,让人家一眼就能看穿,这场戏就算是垮掉了。”

    “我知道了,”秦琅点点头,跟在常淑仪后面往外走去,“一定不会出错的。”

    外面,已经等候多时的一群人刚一见到走出来的秦琅就激动了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

    “秦琅,请问你昨天在橙乐的采访中自称是琴声依旧,是有什么用意呢?”

    “秦琅,你有想过会被当场揭穿吗?”

    “秦琅,你是不是派人去接触过琴声依旧,想让她让出身份,没有想到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秦琅,你的手臂是因为自己弄伤的吗?跟你昨天做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秦琅,你……”

    “秦琅……”

    “秦琅……”

    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一起叫出她的名字。

    秦琅从前想过,有那么一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她的名字,所有人都会激动地叫出“秦琅”两个字。

    但是,绝对不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想象中的那一天,应该是被万千粉丝围着,所有人都以她为焦点,视她为人生追逐的目标,将她捧上全民偶像的宝座。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丑闻而激动,恨不得能够扒出她所有的隐秘,将她整个儿的价值都剥削干净。

    她感觉十分羞耻,又十分气恼。

    都怪秦笙!

    秦笙为什么要出现在红地毯上!为什么不听她的!为什么之前不说她不愿意,到最后却突然反击!

    秦琅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苍白虚弱的样子,跟在常淑仪身后走到台上。

    台下一阵阵闪光灯亮起,晃得她眼前都有几分眩晕了。

    然而,这种情况下根本容不得她退缩。

    “请大家安静一下!”常淑仪对着台上的麦克风说道,“接下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大家按照顺序,一个一个地来,不要这样吵成一团,谁的声音都听不清。”

    加上现场维护秩序的安保人员,过了一阵子现场才总算是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常淑仪很快就看见了混在人群中的好几位,那些都是她事先安排妥当的内部人员。

    看到这些人,常淑仪心里就突然放松下来。这说明她之前的安排没有出错。

    “你,就是你,从你开始吧!”

    常淑仪指着一个方向道,同时,给了那人一个眼神。

    果然,被她用眼神示意的那人接收到了她的信息,就要站起来开始问话。

    谁知道,坐在他旁边的那人抢先一步站了起来。

    这种情况,总不能把人家再一把扯下来,非得说叫的不是他吧?直播的镜头可就对准了现场的。常淑仪之前做出一副所以点人的姿态,这会儿一定要点另外一个人,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会知道里面有猫腻了。

    而且,这里坐着的娱记很多,密密麻麻的一片,也不能说人家就看错了。反正都是那个方向的,你怎么就能说不是他?

    常淑仪心里一个咯噔。

    她看了看站起来的那个人,有几分面生,想必是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

    那男人看着很年轻,一张略有些圆的脸上甚至还有几分稚气,就像是刚出校园的学生似的。站起来后被大家注意到,他甚至还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垂下眼眸躲避了一下。

    常淑仪看他这表现,才松了一口气。

    一看就是个胆子不大的新人,想来问的问题应该会趋近于保守派,不会太过冒进。

    这样一来,即使不是她安排的人,问的不是那些事先交代好的问题,也不会太过刁钻。

    只要秦琅稍微机灵一些,套用一下其他问题的答案也不是不可以。

    这样一想,常淑仪脸上的笑容就要轻松多了,她点了点头,示意这个记者可以开口问话了。

    秦琅也稍微坐直了一下身体,看向了那个被点到的记者。

    这时候,秦琅心里并不觉得太过紧张,毕竟常淑仪就在不远处,而且表现得十分自然。

    怎么说也是今天第一个提问的,常淑仪选到的人一定是她事先安排好的。

    秦琅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稍微收紧了一些。

    待会儿她只要按照昨天背下来的内容,尽量自然清晰地表述出来就不会有问题了。

    等在另一边的叶默言看了看台下的那人,再看了看仿佛胜券在握的常淑仪,和努力说服自己的秦琅,然后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这么多人里面,居然能够点中那个人,也算是常淑仪的本事了。

    那个看着十分年轻的男人又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羞怯的笑容,然后……

    他一点儿犹豫也没有的就开了口:“秦琅,请问你昨天自称是‘琴声依旧’,是因为提前找人威胁了对方,确认对方不会出面拆穿,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吗?”

    他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羞怯,但说出来的话一点儿也不含糊,像是带了毒,直直地向着秦琅喷去。

    秦琅本来都做好了准备了,突然听到这样的问题,一下子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朝着常淑仪看去。

    怎么回事?

    不是提前安排好了人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出现?

    秦琅心里想着:难道常淑仪是打算将她彻底弄进泥潭,好趁机把她甩掉另外挑一个新人培养?

    常淑仪现在真是掐死那个记者的心都有了。

    本来以为是个可以拿捏的新人,没有想到说话会这么毒。同样类型的问题,她事先安排的人里也会问到,不过问出来的方式和用语会比这个委婉得多,到时候给观众们带来的关于秦琅的负面影响也会低得多。

    可是,现在由这个人提前问出了口,还是用这样毫不留情的方式。

    这种说法,其他人听来,对秦琅的厌恶感只会越来越深!

    她张嘴就要帮秦琅把这事儿给圆回去。

    但是,秦琅现在正怀疑常淑仪是要弃车保帅,把她给彻底牺牲了,哪里会坐以待毙让常淑仪发言?

    赶在常淑仪之前,秦琅就开了口:“怎么会呢?我其实说的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个‘琴声依旧’。我也开了一个直播间,名字里还用到了我的姓氏,读起来音调跟‘琴声依旧’差不多。我根本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误会了我。”

    “那后面说道直播大赛的红地毯,你总该知道说的不是你了,为什么还依然将错就错地说了下去?”有人忍不住追问道。

    当天秦琅说的那些话,可是被网友们编排成了段子的。这可不能耍赖说是误会了吧?

    那个年轻人看了看追问的记者,没有说什么。

    秦琅却继续做出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我们公司里有参加直播庆典的名额,我很荣幸的分到了一个。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并不知道直播庆典上的特邀嘉宾才会走红地毯,所以才会以为……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说着,她还红着眼睛给大家鞠了一躬。

    常淑仪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秦琅。

    没有想到她表现得还不错!如果在剧组演戏的时候有这演技,哪还用得着想这些办法,以她常淑仪的手段,早就能够把秦琅给捧成年轻一代的实力派代表了!

    可是,平时做戏一套一套的秦琅,在演戏的时候就是个木头桩子,除了瞪眼睛就是咆哮派,毫无演技可言,好不容易到手的机会都能被人家嫌弃地将她送出剧组。

    秦琅的这番做派,还真的让一小部分没有看到当天采访的人同情了几分,觉得这姑娘说不定真的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只不过是被大家误会了而已。

    刚刚发言的那个年轻人却在这时候又突然开了口:“口说无凭,我们也不想冤枉了你,为什么不在现场登录一下直播间给大家瞧瞧呢?”

    秦琅和常淑仪听到这个要求,心里却得意了一下。

    还好,她们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如果不是这人之前说话太不客气,她们俩都要以为这人是专门过来助攻的了。

    秦琅一点儿也没有犹豫地开了电脑,点进直播间登陆了进去。

    现场的透射仪很快同步了她电脑上显示的画面,的确是一个直播间,名字读起来也跟琴声依旧十分相似,但字却是不一样的。

    “这样可以了吗?”秦琅语气中还带着些委屈,心里却得意了起来。

    那年轻人看了一下投影仪放大的画面,突然笑了起来:“敢情你们这是在把我们当傻子啊……”

    刚刚还觉得秦琅是真的被冤枉了的人,听到他的话突然一片哗然。

    怎么回事?

    这直播间不是真的吗?这个记者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常淑仪面色一变。

    这人看着像是谁故意派来为难她们的!绝对不能让他继续搅和下去了。否则,今天的这场记者发布会,肯定要被搞砸!

    那人却像是知道了她的打算,完全不给她阻拦的机会,张口就开始往下说:“你们应该没有用过这个直播软件吧?这款软件,如果是近期改了直播间的名字,开发商为了主播们和粉丝着想,担心改名后会有部分粉丝找不到原来的直播间,所以会在系统进行公告。具体的时间和直播间前后的名字都有记录。而改名之后的直播间,在二十四小时内,名字后面都会有一个特殊的符号标记。”

    他隔空指了指大屏幕:“我想,这个标记是什么,大家应该不用我再具体说明了。”

    其他人被他这么一说,定睛一看,果然就见到这个直播间的名字后正跟着一个转换符一般的标记,金黄色的,看着十分明显。

    “如果有在用这款直播间的朋友,现在完全可以去官方公告里搜索一下历史记录,按照这个标记,昨天的改名记录里面肯定就有这个直播间。”

    别说是看着记者发布会直播的观众,就连现场都有不少人赶紧联网去查看了一下。

    果然,里面很快就找到了这个直播间。

    改名的时间具体到了分秒,之前的名字就是一串标准的字符,和“琴声依旧”毫无关系。而改名的时间,分明就在橙乐的采访后面。

    这样一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就心知肚明了。

    不好!

    常淑仪平日里关注的都是娱乐圈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次想接着“琴声依旧”的名气把秦琅捧上位,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直播间,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更不会知道这个直播软件居然还有这样的功能。偏偏还被人给逮住了!

    现在这情况,如果不快点儿想办法,就算是完蛋了!

    她赶紧朝着底下的人使了个眼色。

    “请问,秦琅昨天突然退出了采访的直播,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应对,所以才心虚地关了电脑吗?”

    那个接收到了常淑仪眼神的人立刻想办法问了出来。

    本来,这个问题应该是在秦琅打消了大部分人的怀疑之后再问出来,到时候大家心里自然会率先偏向秦琅。

    但是,现在如果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放出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办到。

    所以,就算知道这问题选择的时机没有预料的好,也不得不冒险一试了。

    秦琅本来就已经被拆穿了直播间的事情有些惶惶不安,这会儿见事情发展的节奏越来越摸不清楚,心里更是慌张。

    不过,她是愈发地肯定了——常淑仪想弄她!

    说好提问的人是她提前安排好了的,会按照事先准备的问题来问。可是第一个就打破了她的说法,让秦琅毫无准备地迎了上去。

    下一步,常淑仪提议的直播间也出了问题。秦琅不用去看现在网上的那些言论,也知道大家对她会是个什么看法了。

    在记者发布会之前,或许还有误会的可能。

    现在的事情一出,谁都知道她就是有意冒充,被拆穿后还妄图否认,却被人当场逮住了!

    现在,又有人将准备好的那些问题换了节奏提出来,秦琅还能怎么想?

    除了怀疑常淑仪另有所图,她根本不可能想到其他的地方去。

    可恶!

    现在,她心里对常淑仪的厌恶甚至比对秦笙的仇恨还要深。

    毕竟,她本就跟秦笙不和,双方的立场从来没有在同一边过。可是,常淑仪却是她的经纪人,本就该为了她的利益办事,现在却将她给抛了出去!

    就算两人之间没有多少信任度,但秦琅认为,她们好歹也算是统一了战线的人,谁知道会被常淑仪在背后捅了一刀!

    她恨得直咬牙,却不得不继续接受记者的提问:“我……我是不小心捧倒了水杯,所以电源出了问题,冒出的火花甚至把手臂都给伤到了。这个我的经纪人可以作证,还是她送我去的医院。”

    说着,她可怜地挤出了几滴泪水,缠着纱布的手臂看上去颇有几分让人怜悯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也要把常淑仪拉到她的面前。只要敢把她丢下不管,她就要把常淑仪也拖进泥潭!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最开始提问的那个年轻人,趁着常淑仪皱着眉看向秦琅的时候,语带讽刺地开口道:“这个我可不会相信。我们已经有过事先调查,已经有相关人员透露,你是因为骨折才去的医院,而不是因为触电或者烧伤。另外,你受伤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并不是在昨天!如果需要具体的证据,我可以当场提供。”

    有钱能使鬼推磨。

    秦琅当天受伤之后,痛得受不了,一离开秦笙所在的小区,就立刻找了医院。

    公立的大医院当然是不能去。

    就算是三线以外,她也算是个艺人,万一被人看出来了怎么办?所以,她去的不过是一个小型的私人诊所。

    这种地方,只要给出的利益足够,可没有什么为客户保密的想法。而且,当天常淑仪找过去的时候,对秦琅发火的样子让那些小护士们记忆犹新,只要一提到就能很快想起来。

    不过是顺藤摸瓜,很快就找出了相关的信息。

    秦琅和常淑仪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提前去找了这些东西,把她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是说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她吗?

    为什么连她之前受伤的事情都有人知道!

    这人难道是她的黑粉?

    秦琅简直恨不得扑下去撕了那人的皮。

    可火气一上头,她就更是怀疑常淑仪了。就她现在的人气,怎么可能有狗仔愿意时时地关注她这么一个没有多少价值的三线开外的小艺人?

    除了常淑仪知道,其他人怎么会了解这些事情!

    这个看着老老实实、说话却一次比一次犀利的年轻人,一定是常淑仪安排下去的,就是为了把那些事情全部披露出来!

    可恶!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常淑仪还不知道,秦琅已经把这些罪名安在了她的头上。

    她此时也是看着那人头疼。

    常淑仪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了,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报社的新人,甚至很有可能不会是什么单纯的狗仔娱记,十有八九都是其他人安插过来的。

    有可能是为了针对秦琅,也有可能是为了针对她,还有可能是公司的对手……

    反正,这人今天到场一定是来搅局的!

    常淑仪之前没有将人赶出去,不过是担心被人说心虚。可是现在,如果把他留下来,说不定透露出的黑料还会更多,到时候就真的不能挽回了!特别是秦琅以前的那些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常淑仪的右眼皮也跟着秦琅之前一样跳动起来。

    “把他拉出去,”常淑仪连忙对着旁边的安保人员吩咐道,“让外面的人把他看好了,不要让人再进来!”

    她低头吩咐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已经不顾劝阻再次站了起来。

    旁边的安保人员接到了通知,拉着他就要往外走。

    那个年轻人却一边被拉扯着一边说道:“你们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新闻人就是要敢于揭露事情的真相!秦琅,你从前插足那么多人的婚姻,之前启平的老总差点儿闹离婚,还有祥天风投大老板的妻子闹得满城风雨,背后都跟你有关系。除了这些……”

    剩下的话,在那人被彻底拉走以后,就听不见了。

    可是,这种半遮半掩的话,反而更是让人起了兴趣。

    至少,他说出来的这两件事儿,当初可是闹得很大。后来不知道怎么,好像被谁给压了下去,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原来,这其中还有秦琅在掺和?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秦琅冒充“琴声依旧”,转移到了她插足他人婚姻,接连当第三者的事情上去了。

    那一声“除了这些”,后面还有什么事情?

    所有人心里的好奇心都被调动了起来。

    原本只是跟常淑仪他们公司有合作,一直保持中立的娱记们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想着能够挖到一条大新闻,还怕什么得罪不得罪,一个个都积极地开口询问起来。

    常淑仪这次算是浑身无力了。

    糟糕,之前的黑料要被曝光了!

    而秦琅更是恨得心口直疼。

    果然是常淑仪!果然是她在搞事情!

    如果早点儿把那个人弄走,怎么会闹出这么多笑话?

    等到那人都已经把事情全部抖出来了,常淑仪才叫人把他拉走,反而留下几句引人遐想的话。让别人觉得她们心虚才将人赶出去,又调动了这些人的好奇心……

    常淑仪,你可真是厉害!

    秦琅这一次,算是彻底认为常淑仪在坑她了。

    她向来不是个好脾气。

    秦笙从来没有得罪过她,她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更何况是对“已经背叛”了她的经纪人?

    既然你不想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你独善其身!

    抱着这样的念头,秦琅不等常淑仪开口,就拿起了桌上的麦克风准备说话了。

    一边的常淑仪一看秦琅这架势,直觉事情要不好!

    她连忙就要走过去阻止。

    可是,旁边的人哪会看不出来?

    一看秦琅和常淑仪就要开始狗咬狗,想着大新闻就要出现了,怎么能让常淑仪过去阻拦了他们的财路?

    当即就有人不经意地走过去,将常淑仪拦在了一边,围在了发言台的周围,把秦琅和常淑仪隔开了。

    秦琅恨恨地看了一眼面露焦急的常淑仪,开口道:“没错!刚才你们知道的都是真的!可是,这些又不是我做的决定。都是常淑仪!她是我的经纪人,我的所有事情都由她控制,她让我去做这些我能反抗吗?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常淑仪是怎么对待之前的那些艺人的。我除了乖乖听从她的安排还能怎么样?要怪也只能怪我签错了经纪人,其他的和我无关!”

    她的话一出口,被拦在一边的常淑仪脸上就黑了下来。

    秦琅!

    我看你是不想在这圈子里混了!

    其他人却一下子激动起来。

    果然,还真的是有内幕的。

    不管是秦琅的错,还是常淑仪的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只需要知道,这是一条引人注意的大新闻就够了!

    说不定,还能把常淑仪从前那几位已经出名的艺人,还有背后的经纪公司也一起牵扯进来?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lellomimi的鲜花,谢谢lellomimi的钻石,谢谢153*86、浪漫、刘刘、小鲤鱼、wei*7f、千言、爆米花、小星、软妹的月票,谢谢猫猫、小星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小瑾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