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1 接连受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见秦琅已经要不受控制了,常淑仪也没有心思再去顾忌现场的秩序,连忙找了人过来,将堵在前面的人群全部推开,一把扯住了秦琅的手臂就往后面走。

    不巧,抓住的正好是秦琅那只受过伤的手。

    其他人就听见秦琅发出了一声痛呼,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

    然而,常淑仪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当她又在耍什么花样,头也不回地拉着人就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留在后面被安保人员阻隔开了的人群,这会儿手里的相机就没有停过,把这两人的拉扯全都拍摄了下来。

    诚然,秦琅不是什么好人,可她这位经纪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两人算是坏到了一起了。

    一篇篇相关的报告很快就加急加快的赶了出来,网络上看过现场直播的网友更是早就已经刷翻了天。

    “我就看这对戏精怎么表演。”

    “把我们当猴儿耍呢!如果不是那个小哥哥提出来,我还真以为自己冤枉了她。”

    “这经纪人也太冷血了,看看最后那个动作,我都替秦琅疼。不过,秦琅自己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之前说话的时候矫揉造作的样子,看着都假。”

    “楼上的,你应该去看看她之前演过的电视剧,你就知道发布会现场她的演技有多好了。”

    “一看就知道是两人合伙想要霸占了我家声声小姐姐的直播间,现在被拆穿了就开始狗咬狗。”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个记者小哥哥长得很好看吗?关键是好有反差萌啊!上一刻还是乖宝宝,下一刻就开始毒舌攻击,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哈哈哈哈……”

    “原来之前启平和祥天风投的大老板婚变事故,都有秦琅的身影啊,这么看来,这女人还挺能蹦跶的呀!真不知道是谁帮她把事情压了下去,否则,按照祥天风投老总的妻子当初那个闹法,说不定又会是一出新的照片门事件。”

    “嘿嘿,说不定时祥天风投的老板帮她压下了启平的事情,然后下一任又压下了祥天风投的事情……”

    “别忘了,那个记者小哥哥的话还没说完呢!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

    “啧啧,这圈子里的女人啊……果然女人就是水性杨花。”

    “楼上直男癌滚粗!不要性别黑好吗?说得好像你们男人就洁身自爱,个个都能立地成佛了似的。圈子里傍富婆的男人又不是没有。”

    “我家声声小姐姐就是靠才华吃饭,你不服?这跟人品有关,别拿性别说事。”

    “现在可以叫笙笙啦!原来琴声依旧的本名是秦笙,难怪叫这个名字呢!一听就知道谁才是正版。秦琅想要冒充?别说没门儿,窗户都没有!”

    “有人说我家笙笙不好的,我二话不说就……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笙笙小姐姐就是我们女生的代表,有才有貌,弹得了琴唱得了歌,走得了红毯开得了直播,爱你~”

    ……

    从一开始的全网黑秦琅,到后面就开始各种表白秦笙了。

    而秦琅此刻却还在和常淑仪对峙着。

    “你认为你很厉害,你不得了,你能上天了是吧?”常淑仪冷笑着放开了秦琅的胳膊,“我告诉你,秦琅,从今天起,你别想好过!”

    她都懒得再搭理秦琅,直接转身出了休息室,“砰”地把门给砸上了。

    秦琅只觉得本来已经快好了的手臂被常淑仪刚刚那么一扯,好像又出现了问题。再加上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时候不停地碰撞,刚才到了休息室又被常淑仪使了劲儿地一甩,现在整个手臂都已经快痛到麻木了。

    她甚至感觉得到,之前消下去的地方,又很快肿了起来。

    可是,这些疼痛只让她身体虚弱了一些,她的精神却无比的亢奋。

    “常淑仪……”秦琅盯着已经关上了的门,“我不好过?那我也得把你拉下水!”

    秦家如今已经放弃了她,她在m国的爸妈都已经有了新的家庭、甚至有了新的孩子,她想要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太小了。

    秦琅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这个时候走出去,会有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当初不应该听常淑仪的,妄想去摘取别人的果实。

    也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秦笙。如果在上次手臂受伤之后就知难而退,她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圈子里没有演技的花瓶又不只是她一个,谁说将来就混不出头了?

    可是现在……

    秦琅心里明白得很,就算网友们善忘,但秦家绝对不可能放她继续在外面招惹是非。谁叫她这次居然想要对付自己的堂妹呢?

    既然已经没有了继续的可能,她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秦笙那儿没办法,可是常淑仪这儿……

    秦琅疯狂地笑了笑。

    她总能找到机会下手的。

    秦琅用一些东西把脸部遮掩了一下,就急匆匆地去了医院。她的手臂如今痛得难以忍受,不管有什么计划,也得先把伤养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之前太不在乎这条手臂,所以这时候来了报应。检查的结果是,因为多次受伤,而且再创情况比较严重,她的这条手臂就算治好了也很有可能会复发,造成习惯性骨折。以后,她的右手不能再用力,甚至不能提稍微重一点的东西。

    秦琅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手臂上已经打上了厚厚的石膏。

    她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淡淡的,好像什么情绪也没有,却不是那种淡然安宁的感觉,反而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黑压压的眼底有仇恨的风暴在酝酿着。

    常淑仪已经没有注意秦琅这边的动静了。

    发布会当天的事情,带来的影响太过恶劣。如果她不能顺利解决,公司里恐怕就要像她对秦琅那样对待她,直接把过错推给她和秦琅,表示公司对她们的事情一无所知。

    常淑仪既然已经做出了弃车保帅的举动,秦琅又得罪了她,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有什么愧疚之心,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撇了个干干净净。

    正好如今秦琅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让她借此勉强留在了公司里。当然,她手底下的艺人全都被分了出去,交给了公司里的其他经纪人。唯一一个还未跟她解约的,却是已经注定了要被无限期雪藏的秦琅。

    如果常淑仪还想重新爬上去,这个时候就必须找到一个潜力巨大的新人!

    然后,秦笙的名字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之前是因为担心秦琅狗急跳墙跟她撕破脸皮,所以常淑仪才不得不暂时放弃了那个念头。

    但是现在,她跟秦琅的关系已经彻底破裂,该闹出来的东西也已经全都摊开了摆在公众面前。就算再怎么得罪也无所谓了。

    至于传出来秦笙已经在和维度工作室接洽的消息……

    常淑仪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

    维度工作室谁不知道?这两年已经很少签新人了,最差的也是二线艺人,而且以前签下的新人基本上都是国内著名的高校毕业的专业生。秦笙虽说也是b市音乐学院的学生,可她不仅没有什么代表作品,还自甘堕落当了网红主播,一直以走的是高端路线的维度工作室怎么可能签下她?

    想必都是星语直播为了抬高秦笙的身价,所以故意放出的烟雾弹。

    常淑仪如今人脉不比从前,而且这两天被秦琅闹出来的麻烦弄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勉强保住了自己不被公司辞退,哪有关系网去查清楚秦笙的事情?

    她当然不知道,秦笙在直播庆典的第二天就已经成功跟维度工作室签约,而且已经约定好了在她去f国留学以前,录制出跟方维合作的新专辑主打歌。

    没错,是专辑的主打歌!而不是什么不重要的副歌。

    还以为签约的事情只是谣传的常淑仪,就这么自信满满地找上了秦笙。

    但是,秦笙的家庭住址根本就没有公布出来。让她去问秦琅,也不可能。

    所以,常淑仪只能从社交网站上私信她。这一点,从之前就能看得出来,根本不会有得到回复的可能性。

    最后,她干脆守在了b市音乐学院的门口。

    虽说是暑假,但在网上看到的消息说秦笙还是b市音乐学院足球队的啦啦队成员,最近正在学校里参加啦啦队的排练。只要守在门口,总不用担心找不到人。

    还别说,真就让她等到了。

    不过,秦笙并不是单独一人,守在她旁边的还有一个金头发的高个儿男孩儿。

    在发现她的时候,那个外国男孩儿看过来的眼神,让常淑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本来还觉得这男孩子说不定也可以发展成一个艺人,被他这么一瞥,再多的心思都打消干净了。

    可再定睛一看,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注意她,而是对着秦笙笑得一脸灿烂,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常淑仪自己的幻觉。

    她见两人就要走开,来不及多想,赶紧叫住了对方:“秦笙,等一下!”

    秦笙本来是接到了橙汁儿的通知,这两天过来参加啦啦队排练,今天算是来的最后一次,没想到刚出校门就被人叫出了名字。

    她转过头一看,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没等她开口询问,那个中年女人就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笑意地说道:“你好你好,我是常淑仪,之前是秦琅的经纪人。秦笙,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虽说看着笑呵呵的很是平易近人,但她眼中分明就有几分倨傲和审视。

    如果常淑仪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或者是秦笙主动找上门来有求于她,这么做无可非议。

    但是,明明是她有求于人,却是这样一个态度,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了。

    而且,说是询问,她的姿态却摆得很足,肢体语言也表现出了一种很强硬的感觉,分明是不容许人拒绝的。

    秦笙都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儿来的傲气。

    她不置可否地回了一句:“什么事,说吧。”

    至于对方言行之间表现出的那种想要去旁边茶点室细谈的感觉,秦笙自动忽视了。她跟秦琅都没有这么好的关系,更何况还是常淑仪这个秦琅的经纪人?

    花几秒听她说几句话就已经算是有礼貌了,细谈?完全没那个必要。

    常淑仪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了旁边那个金发外国人俊美的脸上闪过的一丝阴郁,让她顿时把话收了回去。

    这秦笙还没签到手中,可不像秦琅那样好控制。

    常淑仪想清了这个事实,只能站在这太阳底下说道:“秦笙,我觉得你很有潜力,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我有意和你签约,你觉得怎么样?”

    秦笙挑了挑眉,看了常淑仪一眼。

    就常淑仪之前的态度,她还以为这位是要代表秦琅过来示威,然后逼迫她出面帮秦琅澄清名誉呢!

    没有想到,常淑仪居然是想跟她签约?

    这家伙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一些。

    前几天,这人才跟秦琅一起算计了她。现在,还想让她不计前嫌地成为他们的签约艺人?

    这得是多厚的脸皮才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前面一句,谢谢,我也这么认为,”秦笙勾了勾唇角,自信地说道,然后慢悠悠地补充了后面的话,“至于后面?我觉得不怎么样。”

    她拉上了卡斯特,脸上的笑容一收:“我看常小姐的话也说完了,那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常淑仪见他们要走,伸手就要去抓秦笙的手臂。

    她之前在记者发布会上用力过猛,让秦琅痛得脸色苍白的样子大家可都清楚的很。

    这时候一伸手,谁知道会不会又要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啪!”地一下,她的手就被旁边护着秦笙的卡斯特给拍开了。

    常淑仪被他那像是野兽守护自己的领域不被人侵犯似的表情一吓,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笙离开。

    “敬酒不吃吃罚酒!”常淑仪咬着牙,“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只能先让你自顾不暇,然后再出面勉为其难把你收下来了。”

    她哼了一声,竟然没有回去,而是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司机说出了一个地址。

    常淑仪对着司机报出的那个地址,分明就是朝云直播总公司大楼所在的位置。

    今天的交通路况还算正常,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拥堵的情况。没过一会儿功夫,车子就已经稳稳地停在了朝云直播大楼的外面。

    常淑仪急匆匆地下了车,抬脚就要往里面走去,却被司机给叫住了:“哎哎哎,你还没给车钱呢!”

    感觉到周围人看过来的眼神,常淑仪尴尬地低了低头。不过,因为这么一打岔,她刚才上了心头的怒火倒是稍微平息了一些,没有冲动找进去的打算了。

    把车钱一付,常淑仪就在附近找了一个户外的座位坐下,开始了今天的第二次盯梢,只不过她要找的人却换了一个。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六七点钟的样子,太阳都已经变得有些昏黄了。

    然后,常淑仪就看到了一个身影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她拿出手机对比了一下那人和她找出的那张照片,再次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这才起身往那边走了过去。这一次,她没有忘记留下饮料钱。

    “夏晓雯?”常淑仪站在那人的身后叫道。

    走在她前面的,正是秦笙的同学,如今在朝云直播做主播的夏晓雯。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夏晓雯疑惑地转过头看了看,就正好对上了常淑仪那张脸。

    最近秦笙和秦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特别是秦琅和她的经纪人常淑仪,两人互相撕扯闹出了不少笑话。夏晓雯虽说没有了刻意针对秦笙的意思,却也忍不住会悄悄地关注有关她的新闻,当然不会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

    “常小姐,你找我有事?”夏晓雯看了看她,然后指了一下旁边的饮品摊,“我们去那儿坐着谈吧!”

    常淑仪闹出再多的事情,那也是比夏晓雯的人脉广的,说不定以后就能用得上。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夏晓雯当然不会轻易得罪了她。

    而且,她自己也不想站在这儿晒太阳。

    “当然可以。”

    虽说没有毕恭毕敬的意思,但对比起秦笙和卡斯特之前的态度,夏晓雯这样的表现就已经足够让常淑仪满意了。

    看吧,这才是正常的。

    像秦笙那样,完全就是不给她面子!

    不过,夏晓雯指的就是常淑仪今天坐了几个小时的位置。喝了一肚子的水,一看到那儿,她条件反射地就想上厕所。

    等到两人都已经坐好,夏晓雯又才问起:“不知道你找我是?”

    “是这样的,”常淑仪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笑,看着夏晓雯说道,“我最近正在忙着发展一批有潜力的新人。现在网络新兴力量正在迅速发展,所以我这次寻找的方向就偏向于网络主播,你正好是在我看中的范围内。怎么样,有兴趣吗?”

    在夏晓雯面前,常淑仪表现得和在秦笙面前完全不同。

    这种带着几分施恩一样的态度,却又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她对夏晓雯的欣赏,用在这种普普通通的人身上,其实效果是最好的。

    她毕竟是个有经验的经纪人,知道怎么样勾起别人的兴趣,也知道怎么让对方对她产生感激的心理。

    也就是秦笙比较例外,出乎了常淑仪的意料,再加上还有一个卡斯特在旁边护航,让她一腔的算计没有了用武之地。

    如今在夏晓雯这里就要正常多了。

    夏晓雯的确就像常淑仪所预料的那样。

    在听到她的话之后,夏晓雯心里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虽说现在她做主播也发展的不错,比起朝云直播的其他同期新人,她算是上升速度和直播成绩最好的一个。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成为朝云直播的一个红人主播。

    但是,网络主播和出道艺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主播的人气太过缥缈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毫无声息了。而出道的艺人,可以录制专辑,可以唱更多的歌曲,就算将来人气已过,在歌迷那儿至少还有音乐专辑的痕迹。

    而且,两者之间的收入也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

    常淑仪的名声再不好听,那也是个大公司的经纪人,手里怎么说也捧出过几个一线艺人。

    如果能跟她搭上线,有的是没名气的小艺人愿意。更别说是夏晓雯这样才刚进入直播界不久的新人。

    她倒是没有怀疑常淑仪为什么会跳过其他人找到她的身上。

    毕竟这次直播大赛,出去最好的前三名个个有了工作室、公司找上门签约。排名靠前的很多主播也入了其他人的眼,有好几个都有了新的出路。

    至于剩下的人……

    夏晓雯很有自信,比起那些只会靠低俗镜头吸引人气的网络主播,她至少要有实力得多了。

    没有了前面那些当红主播可以选择,常淑仪找到她不是很正常吗?

    不过,自从和杜良在教室里闹出了那么一番事儿,如今夏晓雯的脾气要比之前圆滑许多,跟杜良的情况也大有进步。偶尔还会跟在杜良身边去参加一些大的商业聚会。

    随着眼界的开阔,夏晓雯行事上也有了变化。

    至少,现在她虽说对常淑仪谈到的事情感兴趣,却没有表现得十分积极主动,不至于让对方觉得她唾手可得。

    而且,她这会儿回过神来,总觉得常淑仪找到她,好像还有什么目的没有说出来。

    夏晓雯并不在意这一点。

    不管是因为什么,至少那代表着她有价值。不过,她必须知道是什么事情,又值不值得她为此付出。

    她如今可不是什么蠢货,不会因为一个诱饵,就不顾一切地往上扑。圈子里的水深着呢,什么事情可以参与,什么事情绝对不能搅和,她心里还是有些盘算的。

    果然,常淑仪见夏晓雯这样的表现,不得不再一次加重自己的筹码,让对方对她的提议更加心动。

    “我可以跟你签约,而且保证把你捧上位,”常淑仪半点儿也不含糊,“不一定是什么一线大牌,但保证比你现在做一个网络主播有前途多了。怎么样?”

    却不知道她越是开口,夏晓雯反而越是有顾忌,觉得她所图不小:“这当然很好,不过你难道没有什么条件吗?”

    “条件?”常淑仪看了夏晓雯一眼,然后打量了一下周围,除了坐在旁边那一桌有个塞着耳机的年轻女孩子,其他人都坐得比较远,她这才稍微压低了声音说道,“算不上什么条件,不过,你总得表现一下自己签约的诚意。”

    “诚意?”夏晓雯稍微坐直了一些,知道对方就快要说出口了。

    “当然了,”常淑仪重新恢复了她倨傲的表情,“这么多人,我有的是选择。要知道,签进一家大公司,有人脉有资源,将你辛辛苦苦捧上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当然需要表现一下自己,证明你比其他人更有价值。”

    “那我需要怎么证明呢?”夏晓雯顺着她的话说道。

    “当然是……”常淑仪笑了一下,“我听说你跟秦笙是同学?而且,还是竞争关系?”

    在去找秦笙之前,常淑仪已经做过了一番基本调查。

    虽说深入的东西她查不到,但是这些b市音乐学院里大家都基本知道的事情她还是能够调查出来的。

    不过,常淑仪可不知道,这些东西是那个在前两天辞职了的小助理叶默言在秦家的指示下筛选之后的结果。

    叶默言本来是秦老爷子派过去暗地里帮助秦琅的。

    就算秦琅和秦家脱离的关系,这个人也没有被收回。之前秦琅闹出的那些事情,多亏了叶默言在背地里借着秦家的手帮忙,所以才能次次都及时处理干净。

    不过,当秦琅决定对秦笙下手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助力会反过来攻击她了。

    秦琅和秦笙,秦老爷子会选择谁可想而知。

    这一次,不管是现场突然冒出头的那个记者,还是泄露出来的黑料,都是叶默言在秦老爷子默许之下的手笔。

    对于秦琅这个后辈,秦老爷子这一次算是彻底放弃了。

    不仅为人有问题,连对着自己的堂妹都能出手,再加上从小的那些表现,秦老爷子不心寒才怪。

    对于秦琅和常淑仪来说,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助理辞职了而已。但从秦家来看,却是意味着秦琅从此以后跟他们再无瓜葛。如果秦琅再闹出什么丑闻,他们已经不会再出手帮忙遮掩扫尾了。

    有了叶默言的这一道关卡进行筛选,常淑仪只知道夏晓雯在学校里不服秦笙处处压她一头,经常表现出她对秦笙的不满。却不知道夏晓雯和她想象中的并不是一类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现在更是已经放下了心里的那些执念。

    这也就意味着,她今天的盘算又要落空了。

    “对,我和她是同学。曾经,也算是有过竞争关系吧。”

    听到常淑仪的问话,夏晓雯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自从秦笙出名以后,同样是b市音乐学院这一届学生的夏晓雯,已经被很多人问到过她是不是认识秦笙了,甚至还有人想从她这儿套出跟秦笙拉近关系的途径。当然,这类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和秦笙的真实关系。

    而常淑仪这么说,必定是有过什么调查的。

    至少,在外人眼中,夏晓雯又不是什么名人,她和秦笙的关系好坏,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只有学校里的同学,才会对此这么清楚。

    “你难道就不想超过秦笙吗?”常淑仪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想想,从前在学校里她就压了你一头,现在……你难道还要放任她继续下去?如果有秦笙在,你根本就出不了头,更别说是成为新人中的领头者了。”

    夏晓雯不是蠢货,这会儿当然不会听不出常淑仪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是要——挑拨她和秦笙的关系?

    “不过,我有办法对付她,”常淑仪自信满满地开了口,“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秦笙不会再是你的威胁。到时候,我会把你签进公司,全力培养你。”

    说着,她把自己的打算说出了口。

    话说得漂亮,实际上打得什么主意,常淑仪自己却是很清楚的。

    她从头到尾看中的就是秦笙,不过是因为在她那儿碰了壁,发现秦笙的态度太过强硬,没有了直面谈判的可能性,所以才决定采取迂回的战术。

    这样一来,和秦笙有过矛盾的夏晓雯就进入了她的视线。

    常淑仪当然不会签下夏晓雯。

    有潜力的新人她见得多了,夏晓雯这种圈子里一把抓。吃够了秦琅的恶果,常淑仪觉得要签就要签最好的那个,当然就是秦笙。

    不管是本身的实力和名气,还是背后的秦家,一旦签下秦笙,常淑仪知道自己在公司里的地位绝对能够稳步上升的。

    至于夏晓雯……

    就是她签下秦笙的一个垫脚石。

    先利用夏晓雯将秦笙拉下水,让她在自己面前没有了傲气的资本,然后再出手签约。而夏晓雯当然就可以放在一边不管了,到时候随便找一个理由,难道她还能找上门来?

    顾忌着秦家的存在,常淑仪不可能对秦笙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可这种小麻烦却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因为秦琅的关系,她对秦家那一套还算了解。只要不是涉及到太严重的后果,秦家更倾向于小辈们自己解决问题,锻炼他们的独立能力。

    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以后,常淑仪就坐在那儿等着夏晓雯答应了。

    在她看来,夏晓雯根本不可能拒绝她的提议。

    一来,夏晓雯本来就跟秦笙有矛盾,这时候能把一直压着她的秦笙拖下水,她会不感兴趣?

    二来,常淑仪还提供了一个美好的前景给夏晓雯,连退路和前途都给她准备好了,这样更是不用有什么顾忌。

    谁知道……

    “不好意思,”夏晓雯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了钱放在桌子上:“今天就不aa制了,算我请常小姐喝了一杯。再见。”

    说着,她没有去看常淑仪一下子黑了的脸色,转身扬长而去。

    真当她是傻子呢!

    之前常淑仪和已经出道的秦琅都没有斗得过秦笙,还想让她出头?她看上去是不是特别傻白甜,因为几句话就冲上去牺牲自我?

    夏晓雯嗤笑了一声,完全没有要答应常淑仪的意思。

    她看了看后面站起身像是要追过来的常淑仪,直接拦了一辆车子坐了上去,留下了一串汽车尾气。

    想了想,夏晓雯还是拿出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

    “喂?”

    听到那边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夏晓雯有些僵硬地开了口说道:“那个姓常的要找你麻烦,自己小心点儿,别在我打败你之前就消失了。”

    一口气说完了这话,夏晓雯“啪”地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呼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是疯了,我真是疯了,居然还去联系她……”

    她当然有秦笙的号码,可从未拨出去过。夏晓雯想过她给秦笙打电话或是痛骂一番,或是炫耀自己的成绩,却没有想过,她第一次拨通这个号码,居然是为了提醒秦笙堤防常淑仪的算计?

    “我特么绝对是疯了!”

    夏晓雯一下子靠在出租车的椅背上,一只手盖在了脸上。

    电话那头,卡斯特看着秦笙问道:“怎么了?是谁找你有事吗?”

    秦笙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奇怪,却又有几分轻快。

    她看着卡斯特笑了笑道:“没有什么,算是一个朋友善意的提醒吧!嗯,应该算是朋友吧……”

    卡斯特理解不了秦笙这样的说法。

    朋友就是朋友,什么叫“算是朋友”?

    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很开心,卡斯特也跟着笑了起来:“走,今天训练累了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你还知道什么地方有好吃的了?”秦笙打趣地看了看他,“不怕迷路?”

    “你可别小瞧了我,”卡斯特一把拉住了秦笙的手,“这附近我已经很熟悉了。”

    秦笙的脸红了红。

    能不熟悉吗?

    卡斯特每天都会送她回家的。

    而且,每次回家前,他们俩都不舍得说再见,然后就在附近绕着走来走去,周围的大街小巷都被他们俩逛了个遍。卡斯特这家伙还动不动就喜欢对她亲亲抱抱举高高,不熟悉才怪了!

    他们俩甜甜蜜蜜地去享受美食了,常淑仪那儿却是要气到爆炸。

    在秦笙那儿受了气也就算了。

    毕竟秦笙有那个资本,还有秦家做靠山,她根本就毫无办法。即便是那样,她也舍不得放弃了这个人选。

    可是,夏晓雯不过是她想要利用一下,促成和秦笙的签约的“道具”。如果不是因为秦笙,往日的她根本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也敢甩了她的面子!

    桌子上留下的那几张纸币,简直就像是对她的侮辱。还不如aa制呢!就算夏晓雯直接离开,让常淑仪白给了一份饮料钱,也比这样“被她请客”了的好。

    这时候,钱上的人像都仿佛是在对她嘲弄地笑着。

    “该死!”常淑仪看着夏晓雯坐着出租车离去,“一个个都跟我作对!”

    本以为可以说服的秦笙,连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旁边还守着一个外国人,稍不注意就要对她大打出手的样子,让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本来觉得胜券在握的夏晓雯,一提到要对付秦笙,居然起身就走。说好的跟秦笙有矛盾呢?居然这么怂!

    “难怪斗不过秦笙,就这么个胆子,能有什么出息!”常淑仪没好气地说,“如果这条路走不通……”

    她苦恼地一屁股坐回了座位上,又让人上了一杯饮料,一口喝了大半,这才把心头的怒火打压下去了一些。

    不过,喝了这么多的水,又没有了需要盯着的目标,一股尿意就这么涌了上来。

    不行,得去一趟厕所了。

    常淑仪站起了身。

    她刚想转身离开去找厕所,就被人拦了下来。

    拦着她的人很有几分眼熟的样子。

    常淑仪对着旁边的桌子看了看,那儿已经空下来了。

    这位可不就是刚才坐在她们旁边,耳朵里还塞着一副耳机的年轻女孩儿吗?

    现在看来……

    常淑仪打量了一下对方露在外面的耳机插口,知道对方这大概是听到了她之前和夏晓雯的谈话了。

    “怎么?”常淑仪双手环着,“你不会是以为,可以借此让我帮你做事吧?”

    真这么容易就让人威胁到,那她就不是常淑仪了。

    如果这人真的敢用刚才听到的话来威胁她,常淑仪要做的不是收买,也不是帮她做些什么,而是想办法让她再也不敢开口说话!

    “不,你误会了,常小姐,”这姑娘紧张地笑了一下,看上去十分胆小的样子,“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或许,我们可以坐下谈一谈?”

    常淑仪的年龄可比对方大了许多,当然不会被她表现出来的样子蒙蔽。如果对方真的这么胆小,也不会找上来跟她“谈一谈”了。

    常淑仪突然就没有了去上厕所的感觉,反而对这个凑上来的人有了几分兴趣。

    她定睛打量了一下。

    站在她面前的这位穿着一身印着卡通图案的小裙子,看上去更显年轻。一张脸说不上什么十分出众的样子,却也算乖巧清纯。

    特别是作出一副胆怯软糯的模样,在女生眼里或许不会太讨巧,不过却是很多男孩子喜欢的类型。

    有意思……

    常淑仪心里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不如就听一听她要说什么好了。

    不过嘛……

    “就站在这儿说吧,坐了这么久也累了。”常淑仪毫无商量的意思,直接开口,“有什么抓紧时间说完,我急着走。”

    一边说着,常淑仪就往路边走了几步,直到在马路边的一个标语牌下才停了下来,免得再被那个饮品摊上的其他人听见。

    今天先后在秦笙和夏晓雯那儿吃了瘪,这时候好不容易有一个人主动找上门来,常淑仪当然是要拿乔一番,也算是把之前积累在心中的郁气发泄了出来。

    至于被她用来出气的人?

    常淑仪并不在乎。

    她看得出来,这位是有着些小心思呢!

    “常小姐,你刚刚和那位的谈话,我不小心听到了一些。”这个穿裙子的年轻女孩儿当然不会反对,寸步不离地跟在了常淑仪的身后,一直等到她停下了脚步才说出了口。

    “哦?”常淑仪应了一声。

    至于对方到底是“不小心”听到,还是有意偷听,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更感兴趣的是,这人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

    那女孩子见常淑仪好像不太感兴趣的样子,不甘心地眯了眯眼,这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和她一样,也是朝云直播的主播,而且是这次直播大赛的第十名。我是美兔,很荣幸能跟你见面。”

    没错,站在常淑仪面前的,就是那个想要借着风小小对秦笙出手,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却反倒坑了自己一把的美兔。

    自从那次的事情闹出来,风小小和她彻底翻脸,美兔没有了依仗,直接从前三名跌出了前十。好不容易在最后关头想尽了办法扒上了前十的尾巴,去了直播庆典。

    可是,收获却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多,反而眼睁睁地看着秦笙和风小小这两人大出风头。

    虽说在现场也认识了几位有钱人,但她要的又不是那些金钱而已,她想要出名,想要上位!

    今天,美兔比夏晓雯更早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这边的常淑仪。

    就像之前所说,常淑仪在圈子里的名声再差,也是一个有经验的大公司经纪人,想要攀上去的小新人可不少。

    美兔一见到常淑仪,心里就有了打算。

    如今常淑仪的情况,网上可是扒得很清楚,她手底下就只剩了一个已经没有了前途的秦琅,正是缺人的时候。

    如果能够……

    美兔有意找了一个挨着常淑仪的座位坐下,把没有连接手机的耳机松松垮垮地塞进耳朵里,假装是在听歌,实际上却是在时时关注着常淑仪这边的情况。

    没有想到,对方要找的人居然是夏晓雯这么一个新人。

    特别是在听到常淑仪对夏晓雯说的那些话以后,美兔更是激动地手心都开始冒汗了。如果是她多好!如果是她该有多好!

    好在夏晓雯居然傻得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美兔看到夏晓雯坐车离开,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以后,美兔心里自信了不少。

    她可比夏晓雯的名气大多了。如果常淑仪投资她,获得的好处肯定比投资夏晓雯要好得多不是吗?

    谁知道,常淑仪就像是兴趣耗尽了的样子,听到她的自我介绍之后,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只是随意地看了她一眼。

    这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了。

    本来常淑仪心里就对网络主播这种存在不太看得起,秦笙那绝对是个例外,而夏晓雯是常淑仪自己找过来的。可是,美兔却是自个儿找上门,态度当然就不一样了。

    对于常淑仪来说,这些网络主播,除了“自甘堕落”,可是完全可以“拯救”过来的秦笙,其他人不管是第十名还是第一百名,区别有多大呢?

    反正都是些草根“明星”,和她手底下的签约艺人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要想让她对美兔刮目相看,那是不可能的。还不如摆明了筹码,反而会让她多看几眼。

    美兔也察觉到了这中间的差别,她不知道常淑仪心里的真实想法,只当对方有眼不识泰山,居然认为她比不过夏晓雯,心里顿时就有了几分不乐意。

    可是,好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她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点儿小情绪就真的放弃。

    所以,常淑仪表现得越不在意,美兔反而越着急,忍不住又向着常淑仪的方向往前站了一步:“常小姐,我知道你的意思。那个新人不明白,我却是愿意的。如果你想要对秦笙出手,我觉得我是最……”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急切,语速也跟着变快了一些,直直地看着常淑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然而,美兔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戛然而止。

    “砰!”的一声响,她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站在面前的那个身影一掠而过,然后就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题外话------

    ps:马上就要把这些渣渣一次性解决干净啦,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谢谢南笙、末末、sylvia、晓晓、lellomimi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晓晓、团子、小灰、倾城的月票,谢谢土豆、晓晓、渲染、小灰、雪糕的五星评价票,恭喜lellomimi、安惜曦、小迪、晓晓、团子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