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3 联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工作室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

    如果不是方维临时有事需要离开,项怀风巴不得再多来几遍。他的态度算是从之前的怀疑,一个大转弯拐向了另一个方向,不仅要到了秦笙的电话号码,还当场加了各个社交网站的好友才肯放人。

    等到秦笙离开以后,项怀风就一头扎进了秦笙的直播间,看起了往期直播的录制视频。

    走出了工作室大门的秦笙却不知道自己的直播间又多了一个身份特殊的粉丝,她刚一推开了旋转门,就看到站在外面的卡斯特。

    维度工作室里经常会有艺人出入,所以周围随时可能出现想来拦截男神女神的粉丝,或者是希望能够捞到第一手资料的狗仔。

    卡斯特为了不招惹麻烦,来接秦笙的时候特意伪装了一番。

    头上戴着一顶太阳帽,脸上蒙着一个大大的猫脸口罩,穿着一身样式简单的休闲服,看上去相当低调。

    见多了各种艺人这副打扮,他这样子出现在工作室外面,倒也不算少见。

    不过,期间还引来了几个追星族,以为他是哪个单独外出的艺人。结果被卡斯特一口听不懂的外语给吓走了。

    就算他把金发和脸都遮了起来,秦笙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大概是把一个人放在心里,连他的背影、他的气息、他的一切都会变得十分熟悉。哪怕来来往往的人不在少数,能一眼就被她注意到的,还是只有那一个身影。

    “你怎么来了?”秦笙忍不住在原地欢快地踮了踮脚尖,这才抬脚走了过去,站在卡斯特面前抬起头看向他,“明天就要比赛了,不是说让你训练完就先回去吗?”

    “不行,我有东西丢在你这儿了,不看一眼我不放心,”卡斯特的声音隔着口罩,听上去闷闷的,却格外的诱人,“所以,我要来看着你回去,才能安心回家准备明天的比赛。”

    “啊?”秦笙疑惑地想了想,“是什么?我怎么不记得……”

    她的话未说完,就对上了卡斯特那双笑意满满的蓝眼睛,哪还不知道他的意思。

    卡斯特十分轻松地一伸手就摸到了她的头顶,揉了揉,这才说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宝贝,当然要每天看一次才放心。”

    “卡、斯、特!”秦笙有些羞恼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你……你怎么……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吗?”

    之前明明还是个纯情小少年,怎么就慢慢变成情话技能满点的老司机了呢?连她这个段子手都招架不住了。

    “以前我没有你啊!”卡斯特回答得理直气壮,“你难道不喜欢我了吗?我只是说出了心里的真实想法。笙笙,你也要学会诚实一点。”

    他朝着秦笙眨了眨那双漂亮的蓝眼睛。

    秦笙很想说一声“不”,可被他这么看着,压根儿就说不出口,愣愣地就点了头。

    等到她回过神来,已经被卡斯特牵着走出了一段路了。

    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

    什么叫她也要学会诚实一点?这明明就是脸皮厚不厚的问题!

    可是,看见卡斯特摘下了口罩后露出的那张脸,秦笙心里刚冒出来的那点儿小情绪,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算了,他长得美,他说的都有道理行了吧?

    深度颜控患者秦笙vs美颜盛世卡斯特,后者完胜。

    “明天的比赛你要到场吗?”秦笙问道,“陈贤不是说你现在的情况不太方便出现在公众面前吗?”

    平时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在足球联赛上……

    那儿除了为自己的学校加油的同学们,几乎就是球迷了。

    但凡是喜欢足球,关注着国外球队的人,怎么可能认不出卡斯特呢?

    本该在西班牙做康复治疗的卡斯特,突然出现在遥远的c国,而且还成为了一所大学足球队的临时教练。

    这情况如果报道出去了,对卡斯特就算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影响,也不是一件好事儿。

    “放心,球队正式的教练已经回来了,相关的战术和注意的事情我都已经交代清楚,”卡斯特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问题,“用来对付那些学校的菜鸟,足够了。”

    作为刚入行不久就被高价挖去了俱乐部的天才球员,卡斯特平日里的对手都是世界级别的足球健将。这种国内的普通大学生联赛,在他眼里的确是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不只是他,刘宇文那群小伙子如今也有这样的自信。虽说一个假期的练习,不至于让他们脱胎换骨,但要在一群非专业的学生队伍中间获得一个不错的名次,还是很容易的。

    “那你过去干什么?”秦笙不解地问,“要不你就在家里看现场直播算了,免得去了那儿人多,一个不小心把你认了出来。”

    “我要去看你表演,”卡斯特伸手揽过了她的肩,“等你们啦啦队的任务结束,我们再一起离开。而且,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秦笙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倒是忘记了要继续劝说卡斯特别去赛场了。

    “等明天的比赛结束你就知道了。”卡斯特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拉着秦笙坐上了地铁。

    她刚想继续追问,手机就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是宁蓁发过来的一条短信:“笙笙,回家后速回电话,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说。”

    又是好消息?

    “你们俩这是约好了吗?”秦笙对着卡斯特晃了晃手机,“都来吊我的胃口。你说有好消息,宁蓁也说有好消息,难道指的是同一件事情?”

    “不可能!”卡斯特斩钉截铁地说道,“她不可能知道我这件事的。”

    本来秦笙的好奇心已经打消了大半,毕竟待会儿回到家里就能从宁蓁那儿打听到了。现在听卡斯特这么一说,她心里又开始跟猫爪子挠过似的,恨不得马上从他那儿找出答案来。

    可是,卡斯特看上去十分坚决,秦笙又做不出死死追问的事情,只能暂时放弃。

    算了,明天比赛完之后就能知道了。

    既然卡斯特这儿的消息暂时得不到了,秦笙的注意力自然就被宁蓁那边吸引过去。卡斯特第一次没有因为这个而吃醋,反而松了一口气。

    他在秦笙面前向来是没有什么自制力的,如果让这姑娘再多问几句,他就快要忍不住说出口了。

    所以,破天荒地第一次,卡斯特将秦笙送回家以后没有在外面多逗留,直接就出了小区回到了他的公寓。

    秦笙这边刚一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拨出了电话。

    “笙笙,你可算是打过来啦!”宁蓁的声音很快就在另一头响了起来,“我就怕你是在录音棚里,都不敢给你打电话呢!”

    “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刚到家,”秦笙一边换好了鞋子,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宁蓁一提到这个,情绪一下子就高涨了许多:“笙笙!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事儿!”

    “什么?”

    “那个,你之前在交流活动上用叶子吹的曲子还记得吗?”宁蓁兴奋地问道。

    “记得。”秦笙到了自己的房间,坐了下来。

    “我记得那曲子是你自己作的,对吧?”得到了肯定答复以后,宁蓁就更是开心了,“我们现在这部电视剧快要杀青了,刘导最近正在寻找合适的曲子呢!主题曲都有了,片尾曲还没定,插曲也还差几首适合的。”

    她说到这儿,秦笙已经有些明白了。

    果然,宁蓁接下来就说道:“我今天在剧组休息的时候,和其他几个人一起看你晚会上的表演,刘导路过正好听见了你吹木叶的那首曲子,觉得这个很合他的心意。如果能确定是你原创的,他想把那首曲子收为这部剧的主要插曲之一!”

    虽说插曲的名气没有片头曲和片尾曲那个高。

    但是,也要看曲子本身和所用的地方。

    有的电视剧里,插曲甚至比主题曲还要火呢!

    不过,她当时表演的只是一首没有歌词的小调,传唱起来并不方便。

    但以秦笙目前的地位,能够在刘长恩导演的电视剧里负责一首插曲的录制,已经算是撞了大运了!

    “你先别急着高兴,还有更棒的事情!”宁蓁得意地笑了一下,“我跟刘导说你还会其他的乐器,还把你直播间的表演视频给他看了。刘导说,如果你有空的话,约个时间来一下剧组,跟他商量一下插曲,还有片尾曲的事情!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宁蓁作为剧组的新人,虽说因为她本人的长相和表现出来演技让刘长恩对她多了几分关注。但是,以她的地位,想要跟刘长恩这个导演推荐秦笙,肯定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的。

    毕竟刘长恩是一个名声极高的电视剧金牌导演,别说是片尾曲,盯着插曲的人都不少,谁不想来分一杯羹?

    可是,这些宁蓁都没有对秦笙说起,就只是一句话带了过去。

    在她看来,朋友之前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而且,秦笙又不是没有那个实力,古人还有“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说法呢!她堂堂正正推荐自己的朋友怎么了?

    宁蓁虽然没有说出口,秦笙却能够想象的出来。

    如果只是插曲也就算了,毕竟一部电视剧里要用到的插曲不只是一两首而已,有的甚至只会出现那么一两句调子,即便把这个机会给了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新人,也没有谁会多说一句不是。

    对于导演来说,也不过就是点点头的事情,算不上大事儿。

    可是,片尾曲却不一样了。

    一部电视剧,最重要的就是片头的主题曲,和最后的片尾曲。特别是现在的电视台总有一个尿性,一集电视剧分成几个部分播出,播出一段就要插一段广告,片头曲和片尾曲都要单独放出来。

    这样的曝光率,可不是一首插曲能够比的。

    哪怕只是让刘长恩导演给她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宁蓁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少。

    如果让秦笙直接说什么感谢的话,宁蓁反而会觉得太过客气。

    所以,秦笙也就只能把这个人情记在了心里,以后宁蓁如果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她一定也会像宁蓁现在对她一样,尽全力相助。

    “明天是大学生足球联赛,我要去当啦啦队,”秦笙想了想,“后天吧,后天可以吗?”

    “也对,明天我也要过去的,这算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啦啦队的活动了,”宁蓁一口答应了下来,“正好我们今天还要赶两场戏,待会儿我就把时间告诉刘导,到时候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带着人过来就行啦!”

    担心秦笙还弄不清楚圈子里的条条道道,宁蓁又补充了几句:“那个插曲是能够确定了的,就是片尾曲还要你跟刘导细谈。笙笙你不是已经签了维度工作室吗?记得带上一个经纪人,到时候就算片尾曲不成,也是要签插曲的合同的。”

    宁蓁不说的话,秦笙还真没有想到这个,连忙笑了笑:“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细心了,看来戚风他可以放心了。”

    前不久宁蓁刚和戚风确定了恋爱关系。

    两家人本就是世交,因为这个事儿,宁蓁的父亲对她去娱乐圈做演员拍戏都没有之前那么反对了。

    “哼,他就是个小老头儿,什么都爱管!”宁蓁提到戚风,顿时就变了语气,说是在嫌弃,还不如说是甜蜜地抱怨,“好了,我先去拍戏啦,笙笙你早点睡,咱们明天见!”

    秦笙看了看时间,这还早着呢!

    她的晚饭都是在工作室里解决的,这会儿还不饿,想着工作室那边还没有休息,干脆把电话打给了蒋春开。

    “喂?秦笙?”蒋春开果然还在工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蒋哥,如果还没有安排好我的经纪人是谁,可以暂时借一个人手给我吗?”如果是没有签到维度工作室,秦笙倒是可以找父母帮忙。但是,现在她已经是维度的签约艺人,要有什么工作上的安排,当然还是得交给工作室来处理。

    秦笙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直接把刘长恩看中了她的曲子,想拿去做插曲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片尾曲的事情她暂时还没有提起。

    毕竟这事儿变数太大,最后不一定能够落到她的头上,所以她就只说了电视剧插曲签约的事情。

    光是这件事儿已经足够让蒋春开意外了。

    他这儿还在挑选着该派哪个经纪人去带她呢,没有想到这小姑娘居然自己就找到了资源,而且还是这么好的机会!

    除了出专辑、开演唱会,这些歌手最容易让人记住的方式是什么?当然是去唱电视剧的主题曲和插曲!

    而刘长恩是什么人?

    那是c国电视剧圈子里响当当的大导演,每年的精品电视剧提名,必定会有刘长恩的身影。

    他拍的电视剧,绝对是要火的。

    而这样的电视剧插曲,能不跟着火起来吗?

    “好好好,你别担心,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蒋春开一口答应了下来,“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亲自过去给你谈合约!”

    等到挂断了秦笙的电话,蒋春开立马就打给了他的顶头上司——方维。

    “方维,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得到了什么消息?”蒋春开就这么开了个头,也不等方维接话,就自顾自地把从秦笙那儿得来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哦?”方维还真有几分意外。

    他今天从录音棚离开,其实就是为了秦笙。

    刘长恩的电视剧快要杀青,正在寻找合适的插曲还有片尾曲的事情,方维也是得到了消息的。

    如果他自己想要这个机会,难度不大。

    可是,他并不缺少这样的资源,而是想将这个机会送给秦笙,打响她在维度工作室签约后的第一炮。

    没有想到,今天刚跟刘长恩约好,等他今晚的戏拍完就见个面,没有想到会突然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

    既然刘长恩自己都看中了秦笙,那是不是说……

    除了一首插曲,片尾曲其实也可以想一想的?

    方维仔细地考虑了一下,发现这还真的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公司里的经纪人到底派谁来带秦笙啊?”蒋春开见方维还没说话,赶紧问道,“这小姑娘可不得了,将来的成就未必会比你低,一般的经纪人可不一定能够hold得住。”

    他跟方维的关系很好,不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所以说起话来也不用顾忌什么。更何况,方维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不会因为一个后辈的优秀就觉得不舒服。

    “那就派方冰去吧!”

    “方冰好啊,这……什么?方冰?!你确定?!”蒋春开先是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惊讶地叫了出来,连嗓子都有些变调了,“这……这……这……方冰她不是你的经纪人吗?”

    方冰不只是方维的专属经纪人,还是他的亲姐姐。在圈子里,方冰可是一个厉害人物。

    当初方维能够从一个没有人脉的小新人成长到今天的亚洲天王,除了他本身的实力,还少不了方冰的造星手段。可是,这些年她从来没有带过除了方维以外的其他艺人。

    就连蒋春开都以为,方冰只会是方维的经纪人,没有想到突然从方维嘴里听到了这么一个决定。

    “你不是说这小姑娘未来的成就不一定比我低吗?”方维被他这反应逗得笑了出来,“怎么?让一个捧出了方天王的经纪人去带她,你觉得还不够好?”

    蒋春开当然听得出来方维后面这句话是在开玩笑,可是,前面的决定却是认真的。

    他在电话那边吞吞吐吐了半天,这才憋出了一句:“那你怎么办?”

    “我?”方维放松地笑了一声,“你可别担心我,之前我就说过想要隐退了,近两年的工作量也在慢慢减少。方冰可是个工作狂,放在我这儿算是浪费资源。秦笙还要去f国留学一年,等她回来,我差不多就是半隐退状态了,正好让方冰全力带她。这样的安排,在让你签下她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好了。”

    方维早些年太拼,年轻时对嗓子的保养不太在意,现在的压力就大了许多。前两年他就想隐退下来了,不过是工作室里还没有一个能够撑得起来的台柱子,所以不得不继续坚持。

    现在,秦笙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所以隐退的事情再次放到了台面上。

    这一点,工作室另外几位高层也是知道的。

    “方大经纪人会愿意?”既然已经知道了方维的决心,蒋春开也就不再多说,反而说起了方冰。

    身为方天王的亲姐姐,又是一手将他捧起来的经纪人,方冰在工作室的话语权还是很重的。要不她也不可能这么几年都能够任性地不接任何艺人了。

    “当然,她不同意我敢跟你说吗?”对这个姐姐,方维当然也是十分尊重的,“事实上,这个计划就是她先跟我提出来的。”

    这姐弟俩都已经决定好了,蒋春开还能说什么?当然只能微笑点头。

    他惹得起方维也惹不起方冰啊!谁不知道方冰就是个女魔头。

    不过,既然方冰都已经同意了成为秦笙的经纪人,而且还是她自己提出来的,秦笙这姑娘将来如果干不出一番成绩来,蒋春开愿意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方冰那家伙,脾气虽说不咋地,眼光却是一等一的好,该有的手段也不少。当初能白手起家,一点儿背景也没有都可以把方维培养出来,更何况是现在有了一个工作室做后盾?

    更关键的是,秦笙可不是方维。秦笙背后还有个秦家在呢!虽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但到了需要的时候,这起码会是一条退路。圈子里像方维这一个层次的人,和秦家当然会有接触,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对于这些人来说,不说是对秦笙大开绿灯,可该给的面子还是会给的。

    而这些人的行为向来就是圈子里的一个风向标,但凡是有点儿眼力见儿的,到时候当然知道该怎么对待秦笙。

    比起当初的方维,秦笙这条件绝对算是很好了。而且她本人还不是那种没有本事的纨绔子弟。

    所以,蒋春开才能这么肯定,她将来的成就不会比方维低到哪儿去。

    和方维挂了电话之后,蒋春开本来是打算打电话通知秦笙这个消息。可转念一想,不如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他直接挂断了还没来得及拨出的电话,转而发了一条信息过去:“经纪人已经给你确定好了,后天我会让她过来找你,刘导那儿的合约就交给她来办。”

    秦笙在收到信息的时候,正准备去洗漱。

    “她?”秦笙看了看信息的内容,“是个女的经纪人……不知道会是谁?”

    她回忆了一下,维度工作室现在能有印象的那几位艺人,其中经纪人是女人的并不多。

    不过,她可完全没有想到方冰身上去。

    毕竟,她是方维的专属经纪人这个印象,简直是深入人心了。没有谁会想过,她会突然同意带新人。

    秦笙想了一会儿也没能确定,本来是打算再问问的,看时间也不算早了,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后天见了面就知道是谁了。”

    她把手机往旁边一放,带上东西往浴室走去,心思已经放在了另一件事情上:“也不知道卡斯特明天要说的好消息是什么?难道他可以上场和其他人一起踢球了?可这个前几天我就已经知道了啊……或者是陈贤脱单了?大山那儿也没有什么动静,应该不会吧。还是说俱乐部那边通知他可以尽快回去参赛了?这个倒是有点可能……”

    卡斯特并不知道自己的“好消息”让秦笙一直惦记着。

    他刚一回到公寓,就看到了一脸笑容的陈贤。

    “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卡斯特指了指陈贤铺着的几身衣服,“明天是去看球赛,又不是要去表演。”

    “那个,我只不过是把衣服拿出来通通风,免得发霉了,”陈贤若无其事地将这些衣服又收了回去,“谁说我要穿这些了。”

    如果你没有按套搭配,顺便还配上了帽子、墨镜在一旁,这话可能会更可信一些。

    而且……

    当衣柜那些防潮用品是蘑菇吗?

    他们才来c国多久?更别说现在还是大热天,发霉?这说法太猎奇。

    “随便你……”卡斯特看了看陈贤,“你不会以为,那些球迷能认出来的只有我吧?你别忘了,每次代替我去跟媒体交涉的,除了教练还有谁。”

    陈贤收拾衣服的手彻底僵硬了。

    好吧,他忘记这一茬了。

    “休闲装也很好看,”卡斯特貌似是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明天要跟笙笙穿情侣装。只可惜她到了球场要换成啦啦队服……”

    陈贤一听,对了!

    还可以玩儿这一招啊。

    看着陈贤屁颠儿屁颠儿地往房间里走去,卡斯特得意地想:还好,他从来没有这么蠢。

    卡斯特这是忘了他自己之前做过的那些事了……

    第二天,秦笙提着装着啦啦队服的口袋出门,就看到等在外面的卡斯特……还有陈贤和顾杉。

    卡斯特和昨天一样的打扮,只不过另外换了一套衣服,刚好和秦笙身上的这一套是同一款式。这倒不是什么特别购买的情侣装,而是b市音乐学院的统一加油制服。

    白色的短袖t恤上没有太多复杂的花样,袖子上有一红一蓝两道杠,胸前画着巨大的b市音乐学院的logo和一个黑白色的足球,背后写着加油的字样。

    卡斯特头上戴着一顶时尚的棒球帽,遮住了他那头灿烂的金发。

    这么远远地看去,还真像是一个年轻的球迷,让人很难把他和国外的足球明星联系在一起。

    只不过,这个年轻人的身材也太好了一些。那双大长腿,光是静静地站在那儿,就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白色t恤虽说质量不错,看上去并不透明,可这种t恤本就很显身材。

    卡斯特身上的肌肉并不夸张,穿着这衣服却能够让人隐约看出些他的肌肉线条,诱人又神秘,让人恨不得凑过去摸上一把。

    单独这么穿着,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球队加油服装而已,可是当秦笙走到卡斯特身边,两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一大一小站在一起,瞬间就成了情侣装,看上去十分有爱。

    昨天还嫌弃陈贤犯蠢的卡斯特,这会儿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让陈贤不忍直视的痴汉笑容。

    “大山?”秦笙走到卡斯特旁边,然后看向了顾杉,“你今天也要去看球赛吗?”

    她的目光从顾杉和陈贤身上看去。

    这两人穿的衣服……

    有点儿意思。

    秦笙和卡斯特身上的衣服是球队的人给他们的,陈贤和顾杉当然没有。所以,他们身上穿着的不过是简单的常服。

    不过,颜色看上去倒是很搭,都是灰色系的。

    而且,顾杉的打扮本来就偏中性,这会儿穿上那身衣服,站在陈贤旁边就像是一个痞帅的小伙子。说是情侣,倒不如像是兄弟俩。

    可其他人不知道也就算了,秦笙却清楚顾杉的真实性别,这么一来,顾杉和陈贤这样子就有些蹊跷了。

    “咳咳……”顾杉稍微避开了一下秦笙的打量,尽量放轻松,“今天笙笙你不是要去当啦啦队吗?我是来给你加油的。我还没见过你跳啦啦操呢!”

    “给我加什么油,”秦笙笑着说道,“不该是给球队加油吗?”

    “我又不懂足球,踢得好不好也看不出来,”顾杉不在意地说,“当然还是要去看美女的。”

    “哎哎哎,你自己也是个女人,别忘了!”秦笙还来不及说话,旁边的陈贤就忍不住开了口,“怎么表现得比我还像个男人。”

    “我是不是女人还用得着你说?”顾杉注意到秦笙和卡斯特看过来的眼神,立刻转头瞪了陈贤一眼,“你知道什么!”

    这家伙,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如果不是看在他帮自己解决了……

    “我当然知道了,”陈贤反射性地就接了下去,“那天我可是亲自……”

    “咳咳咳咳!”顾杉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打断了陈贤的话。

    “笙笙,我们先走吧,”卡斯特走过来牵住了秦笙的手,“他们两个新手还不会谈恋爱,我们就别打扰他们了。”

    什么新手?说的好像刚脱单没多久人的不是他似的!

    陈贤和顾杉不服气地想着。

    等到卡斯特都牵着秦笙走出一段路了,他们俩才回过神来:“谁谈恋爱了?!”

    两人赶紧向着秦笙他们追了过去,张口就要解释。可一看到秦笙和卡斯特那了然的眼神,两人张张嘴,硬是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两只真单身汪的心情简直憋屈到无法排解,只能默然对视一眼,干脆放弃了。

    秦笙却把这个理解为了默认。

    虽然早就知道他们俩有些猫腻,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两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不知道熊佳佳那个八卦的家伙知不知道这个消息?

    秦笙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告诉熊佳佳的念头。

    这种事情,还是让大山自己去说比较好。

    “阿嚏!”顾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看吧?让你不穿得厚实一些,”陈贤在旁边说道,“我带了热水,你要喝一些吗?”

    “这么热的天,我是要穿棉袄出来?”顾杉压低了声音,“你别太过分!我答应了你穿这种颜色的衣服还来陪你看球赛,已经是给了你面子还了人情,再多嘴我就不客气了!”

    没能成功送出热水的陈贤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包:“就知道在我面前横。被人欺负都不知道反抗,跟个小傻子似的……”

    顾杉听到他的话,突然一愣,刚刚的那点儿怒气一下子就不见了。

    她伸出了手。

    “干什么?”陈贤疑惑地看了看顾杉的手,又偷偷看了一眼前面甜甜蜜蜜牵着手的秦笙和卡斯特,低声说道,“你该不会还想动手打我吧?这个……你给我留点儿面子啊!”

    “我是让你把热水给我,笨蛋!”顾杉一把拍在了陈贤的手上,“我现在有点渴了,想喝点水不成吗?”

    “啊?”陈贤顿了顿脚步,然后立刻打开了自己背着的包,从里面拿出了那个杯子,一脸赞同地递给了顾杉,“这就对了,女孩子还是该多喝点儿热水,对身体好。”

    “你再多说一句,这杯热水就会和你的脑袋相亲相爱了。”顾杉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

    陈贤立刻住了嘴。

    走在前面的秦笙悄悄地收回了自己往后面偷看的眼神,另一只手戳了戳卡斯特的腰:“他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卡斯特感觉到腰上轻轻的力道,心头有些发痒。

    他一只手还牵着秦笙,另一只手过来抓住了她的指尖,注意力都放在了秦笙的手上,说起陈贤的事情时难免就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感觉:“他们啊……很早以前吧?我记得有一天陈贤回来的时候就不太对劲了。那时候我们才刚认识不久呢!”

    想到当时秦笙和他都偷偷地去看对方,被逮到后又立刻装作是什么也没发生地转移视线,卡斯特就笑了起来。

    他在秦笙的掌心轻轻挠了挠:“昨天回去的时候,陈贤还在家里挑衣服呢,跟个傻子似的。”

    秦笙被他挠了几下掌心,忍不住拍开了他的手:“说得好像你就没有做过这事儿似的,陈贤可都跟我说过了你当时的样子了。”

    卡斯特对这个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笙笙,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了?他这人不靠谱,你别理他。”

    秦笙看他这吃了醋还不敢明说的样子,就觉得有趣,故意说道:“怎么会?我觉得他挺靠谱的啊。否则也不会配合你‘休假’,还把你拜托给我了。”

    卡斯特没有想到,陈贤居然把这事儿也告诉秦笙了。

    事实上,在知道秦笙帮助卡斯特重回球场之后,陈贤就没有拿她当外人看待了。别说是来c国的事情,就连卡斯特之前在西班牙的事儿都被陈贤说出来了。

    也好在他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黑历史,否则秦笙估计不是开玩笑,而是扭着他的耳朵算总账了。

    换作之前,卡斯特肯定会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可谈了恋爱之后,这位明显是承受力强大了许多,反而趁机撩拨了一把:“对啊,他都已经把我拜托给你照顾了,笙笙你可别忘了。以后你都别想甩开我。”

    本来是想逗逗卡斯特,却反过来被他逗了一把,秦笙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却被卡斯特大笑着搂进了怀里。

    他砰砰地心跳声就在耳边,让秦笙忍不住红了红脸。

    一开始容易被逗得脸红的明明是卡斯特,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角色就反过来了呢?

    秦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可不知道,之前的卡斯特那是没经验,第一次追求女孩子总害怕自己会出错。现在他们已经是恋人了,这小子突然无师自通,撒起糖来半点儿不含糊。

    所以,脸红害羞的人反而成了她。

    “喂,注意一下啊!”追上来的陈贤在后面突然冒出了声音,“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卡斯特往后看了一眼,就想到了刚刚秦笙说的那些话。

    陈贤这家伙居然敢出卖他。

    “顾杉,你应该不知道陈贤他……”

    “那个,这么大的太阳,卡斯特你也该好好照顾一下秦笙,人家小姑娘可没有你这么抗晒,”陈贤一本正经地说道,“早就该把人家护在怀里了。”

    卡斯特这才转过了头。

    顾杉一个胳膊肘顶在了陈贤的身上:“他刚刚想说的是什么来着?你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陈贤直视前方,“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他要说什么呢?要不你自己去问问卡斯特。”

    他的确不知道卡斯特要说的是什么。

    可是,一看到卡斯特那个眼神,他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为了在顾杉面前挽救一下他岌岌可危的形象,陈贤当机立断地打断了卡斯特的话。

    顾杉看了一眼卡斯特的背影,又看了看被卡斯特搂着的秦笙,可没有那个勇气去做电灯泡,没好气地说道:“不说就不说,谁稀罕知道你的事儿。”

    陈贤一听这话就来了兴致,嘿嘿一笑道:“你真想知道?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不过,你知道了以后可就……”

    “别!好奇心害死猫,我可不想知道你的秘密。”顾杉一伸手,将陈贤的保温杯还给了他,“你的杯子拿去。”

    “既然给你了,就是你的杯子了,”陈贤摆了摆手,“你拿着喝吧!”

    “废什么话呢!明明就是你的杯子!”

    顾杉刚一说出口,两人就面面相觑地停了下来。

    好吧,好好的一个保温杯怎么就被他们说出了打广告的感觉呢?

    陈贤默默无语地接了过来,为了掩饰尴尬,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注意到这一幕的顾杉刚想说那是她喝过了的,就看到陈贤已经咽了下去,感觉到她的视线还疑惑地看了过来:“怎么了?”

    “没……没什么……”顾杉连忙看向了前方,心里却忍不住有些不自在了,耳朵尖儿都觉得有些痒痒的发热。

    一行四人好不容易挤上了地铁,这才一路到了体育场。

    b市的体育场有好几处,修建的都很宽敞。

    这一次,进行大学生联赛的地方是在市中心的那一处体育场内。

    依次进去之后,就发现看台上已经坐满了人,吵吵闹闹地跟菜市场似的。还有不少人穿着统一的制服,看上去特有感觉。

    秦笙他们的座位都是特殊的地段,刚一挤过去就看到了等在那儿的橙汁儿等人。

    发现秦笙已经到了,橙汁儿赶紧一把拉过了她:“笙笙,怎么现在才来?走走走,我带你去换衣服!”

    “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吗?”啦啦队服对于秦笙来说还是太过暴露了一些,特别是这次为了联赛专门换了新的队服,高腰小背心加上超短裙,对于秦笙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所以,能尽量剪短穿着那身衣服的时间,秦笙就尽量做到。

    “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啊!”橙汁儿摸了一把秦笙的腰,“身材这么好,怕什么怕!快走快走,换了衣服还得给你上妆呢!”

    秦笙这才注意到,橙汁儿脸上画了一个夸张的彩妆。

    这样的装扮在平时看着有些奇怪,不适合生活中使用。可在这样的场合下却十分应景,用特殊的彩色颜料画在脸上的纹路,仿佛整个人都会因此多出几分热情澎湃的感觉来。

    卡斯特见此也多了几分期待。

    他还没有见过秦笙这样的打扮呢!如果以后他上场比赛,他的笙笙也能这样在看台上为他加油就好了。

    不过,在橙汁儿带着打扮一新的秦笙重新走出来以后,卡斯特就后悔了。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他就该藏着自己欣赏,为什么要让别人一饱眼福啊!

    新换的啦啦队服和之前的颜色是一样的,不过在样式上有了一些小的改动。

    原本的上衣变成了运动内衣式的小背心,完全露出了秦笙纤细的腰肢。

    因为前段时间的锻炼,还能看到她的马甲线,比之前的身材看上去还棒。

    一身白嫩的肌肤被这颜色鲜艳的啦啦队服衬得都耀眼了几分,惹得周围的“狼群”都忍不住看了过来。

    那双修长的腿从裙下伸出,走动之间就让人忍不住心头发热。

    本来喜欢看足球的就是男生居多,这会儿颇有几分僧多粥少的感觉。啦啦队的成员一向是美女如云,球赛还没开始,在场的男生们大多都在暗暗关注着各个学校球队的啦啦队队员。

    这会儿秦笙一走出来,投射过来的视线都灼热了几分。

    卡斯特的脸都要黑了,却只能坐在原地委屈地看着秦笙,心里恨不得把其他人全都赶走。

    秦笙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裙摆,一路小跑着到了卡斯特的身边,对着他害羞地笑了一下。

    卡斯特刚刚还有几分郁闷的心情,在这一瞬间就放晴了。

    其他人再喜欢又怎么样?笙笙是他的女朋友!

    他骄傲地挺了挺胸膛,对着秦笙笑着咧开嘴,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旁边的陈贤看着卡斯特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敢说他是傻子呢!卡斯特自个儿才是个大傻子吧?

    ------题外话------

    ps:从今天10:00到10月9日10:00,赠送月票会翻倍哟~

    所以,我来跟大家求票票啦,哈哈哈哈,走过路过,票票不能放过(*/w\*)

    谢谢sylvia、不语的鲜花,谢谢魅惑、zdongc、花舞、谎言、染染、爆米花、若语的月票,谢谢染染、雪糕、柠檬的五星评价票,恭喜初音、染染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