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5 考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房里的秦笙和卡斯特被这变故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好像秦父随时都能破门直入似的。

    房外的秦父又按了按门铃,见一直没人开门应声,还以为是隔壁家里没人。

    “这孩子,怎么这么马虎?”秦父为难地看了看放在门口的背包,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这包值不值钱还是能看出来的,“放这儿可不太安全……”

    他想了想,还是伸手拎起了那个背包,转身进了自家的门。

    没过多久,又拿着一张写了字的便利贴贴在了门上:

    晓峰,你的包叔叔给你收好了,回来之后记得过来拿。

    ——秦叔

    好不容易等到外面安静了下来,秦笙和卡斯特才探头探脑地悄悄开了门。

    看到门上的便利贴,卡斯特还好,毕竟他听说方面虽然问题不大,可读写还是不行的。更别提秦父写的还是一手潇洒的行书……

    所以,除了那个“秦”字隐隐约约地认了出来,其他的他根本就看不懂。

    秦笙却是对她亲爹的字再熟悉不过。

    看到那句话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知道,刚刚直接开门出来,大不了就说是来看卡斯特买的新房子啊!

    现在可好了。

    就算说了他们是在里面看房子,秦父也不会相信了吧?毕竟他老人家刚才在外面按了可不止一次门铃。

    这么久都听不到门铃声?别逗了!

    “你……你那个包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关上门,秦笙看向了卡斯特,“比如说什么绝对不能丢了的东西?”

    如果没有的话,干脆就不要了。

    卡斯特还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真的仔细想了想才回答道:“有给你带的水杯,还有我的外套,嗯,陈放进去的伞。”

    他又皱了皱鼻子:“我……我的手机也在内袋里面。”

    说着,他还想开门看看:“对了,我的包怎么不在门外了?刚刚门上贴的那张纸写了什么?我看不懂。你们c国字不是方方正正的吗,怎么还能乱成那样。”

    秦父如果知道他颇为自得的一手字被卡斯特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肯定会看他更不顺眼的。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她一个人紧张。

    于是,卡斯特很快就从秦笙那儿知道他眼里乱七八糟的纸条上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了。

    “不行,我们得快点过去,”秦笙一把拉起卡斯特就打开了门,“万一陈贤待会儿给你打个电话……那就惨了!”

    秦父当然不会去乱翻别人的东西,可如果是有人打电话过来,他又不小心碰到了哪儿,正好接通了。那卡斯特这个背包的主人,绝对会被逮出来的。

    当务之急,是赶紧趁着秦父还不知道,想个办法把那个包给“骗”出来。

    她带着卡斯特刚一走进了自家大门,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黑色背包正光明正大地放在她家的客厅沙发上。

    其他的东西也就算了,那里面随时可能响起的手机却是一个定时炸弹,看得秦笙眼皮直跳。卡斯特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心虚起来。

    当时只觉得兴奋快活,现在……想到他把人家闺女带回家的心思,卡斯特已经无法正视秦父那张严肃的脸了。

    “爸,晓峰哥回来了啊?”秦笙很少跟爸妈说谎,这会儿脸色都有些僵硬了,“我看到刘奶奶家的门上有一张便利贴,是你写的?”

    “对啊!”秦父这时候正看着手里的报纸,抬起来的一眼也是看了看跟在秦笙后面刚一进屋就和他打招呼的卡斯特,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家女儿的表现有些奇怪,“那小子也太马虎了,出门居然把包忘在了门口。待会儿他回来,我可得好好跟他说说,别下次遇到什么麻烦可就不好受了。”

    可不是吗?

    他现在就很不好受啊!

    卡斯特看着自己的那个黑色背包,真恨不得趁着秦父在看报纸的空隙,直接抢了就跑。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好像在小区外面看到他了,”秦笙紧张地看了看那个背包,干巴巴地说道,“要不我拿过去给他?”

    “不成不成!”秦父摇摇头,把手里的报纸放了下来,“我琢磨着,晓峰这次应该是带了他在国外认识的女朋友回来让你刘奶奶见见。你瞧,这杯子一看就是小女生用的。”

    秦父指着的那个保温杯,就是卡斯特给秦笙喝水用的,正好放在背包外面侧边的小口袋里,露出了一半的杯身,上面的小花都能看得清楚。

    “所以你还是不要过去了,万一惹得人家小姑娘误会了怎么办?”秦父又看了看卡斯特,“而且,这小子也该吃醋吧?毕竟人家晓峰可是要才华有才华,要容貌有容貌的。”

    卡斯特听他这么一说,还觉得挺感动的,没有想到叔叔竟然对他这么好。嘴上说着嫌弃,其实还是挺为他着想的,居然还担心他会因为这个而吃醋难受。

    可这样一来,卡斯特心里就更加愧疚了。

    秦叔叔对他这么好,他不仅拐走了人家的女儿,还把人家拒之门外,现在居然还想骗走秦叔叔好心带回来的背包。

    他可真是太坏了!

    再看秦笙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卡斯特难免有些心疼,牵了牵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以示安抚,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了。

    卡斯特在秦笙面前向来是不会刻意掩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的。

    秦笙看他这样子,哪还能不明白?

    可是,现在秦父是打定了主意要亲手把包交给刘奶奶的孙子,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人家晓峰现在都已经带着刘奶奶定居国外了,她要从哪儿变一个人出来,顺便还要再变一个他的女朋友?

    所以,坦白就坦白吧。

    得到了秦笙的肯定,卡斯特这才开口道:“叔叔,那个……那个包其实是我的。”

    秦父先是一愣,重新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然后皱眉看着卡斯特道:“你这家伙,怎么能贪图人家的包呢?如果是你的包,你不放在我家门口,放隔壁去干什么?难不成,人家隔壁的房子是你的啊!你再乱说话,我可……”

    “呃……隔壁的房子的确已经是我的了。”卡斯特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秦父:你说什么玩意儿?

    他和刚走出厨房听到这话的秦母一起,惊讶地看向了卡斯特。

    可是,卡斯特那张写满了“我是诚实的乖宝宝”的脸,还有他诚恳的不能再诚恳的眼神,都在告诉他们——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卡斯特把刘奶奶跟着孙子去了国外的事情又解释了一遍,这才让秦父秦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父刚想问卡斯特为什么又在这儿买了房子,就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既然房子是卡斯特的,看他们这样子也不像是刚才匆匆赶回来。而门外还放在卡斯特的背包……

    这两个小家伙之前到底在屋子里干什么?他在外面按了几次门铃都没有人应门!

    他气得将手里的报纸一摔,盯着卡斯特就道:“刚刚你们俩就在房间里,对吧?”

    秦父倒是没有大吼大叫,可这平静的语气反倒更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卡斯特“咕咚”一声吞咽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

    在球场上春风得意,在陌生人面前沉默寡言,在秦笙那儿热情似火,现在碰上了秦父,却突然变成了一只乖巧的小奶狗,被人一瞪就吓得炸毛。

    好歹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两位家长哪里会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对于秦父来说,明白是明白,心里可不怎么舒坦。

    同样是男人,他还能不知道男人心里的那些想法?也不知道自己这宝贝女儿是不是被卡斯特那小子占尽了便宜!

    想到这儿,他就恨不得能够突然回到刚才按门铃的时候,直接拿一把大斧子破门而入,砍了这色胆包天的臭小子!

    秦母倒是接受度高了许多。

    她本来就对卡斯特十分满意,只要不太出格,谈恋爱时有些亲密的举动不也很正常吗?如果卡斯特真的把秦笙当成是一尊活菩萨供着,完全不会亲近,那才是有问题。

    当然,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在婚前,女孩子基本的底线还是应该守住的。

    看这俩孩子的表现,也不像是乱来的人。

    就算不了解卡斯特,他们自己的女儿还是知道的。被胡老爷子一手养大,秦笙不可能不顾一切就冲动地把自己完全托付出去还不做任何措施。

    所以,他们做父母的只要把握住大局方向就够了,何必操那么多心?万一引起了孩子的反叛心理,事情反而会变得糟糕。

    秦母直接在秦父背上拍了拍:“好了好了,杨嫂做了绿豆汤。这天气热,都去饭厅坐着,喝一碗绿豆汤降降火气。”

    可不是要降降火气吗?

    只不过,秦父是降怒火,卡斯特却是得降降某种不可描述的火气。

    被自家老婆这一打岔,秦父才控制住了自己几欲爆发的脾气,瞪着卡斯特说道:“敢给我闹出人命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被秦父这种血腥暴力的威胁吓到,卡斯特连忙摇头:“叔……叔叔,我……我不会杀人的……我……”

    秦笙一把拍在了卡斯特的手臂上,然后无奈地看向了自家老爸,脸上还带着几分羞窘:“爸爸!你想些什么呢!快去和绿豆汤降降火,免得在这儿多想。”

    秦父这么说,秦母也没有反对,他们俩是什么意思,秦笙还能听不懂?之前在体育场里就被橙汁儿逮住问了那些羞耻度爆棚的问题,没想到回来之后还被父母赶上了。

    秦笙羞恼地恨不得直接大吼一句——她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来得及做好吗?为什么一个个都认为她已经跟卡斯特全垒打了啊!难道他们俩看上去就这么急吗?

    秦父也不觉得生气,反倒是因为秦笙这表现,确定了女儿没有被卡斯特占便宜,这才转怒为喜,乐呵呵地去了饭厅。

    卡斯特都不明白,为什么秦笙一发火,刚刚还生气的秦父就笑了起来。

    不过,没事就好。

    他就担心秦父以后都不让他上门来找秦笙了,心里还在琢磨着如果趁着他们不注意,从隔壁的阳台上翻过来的可能性有多大。

    现在这情况,实在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得多了。

    还笑!

    秦笙瞪了一眼笑起来的卡斯特。

    女朋友的父亲惹不起,女朋友同样也是不能得罪的。

    卡斯特连忙收敛了一下表情,对着秦笙讨好地笑了笑,却发现她好像更加生气了。

    他迷糊地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一刻,卡斯特就像那些千千万万的男同胞们一样,好像总有那么几个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标准答案的问题——

    女朋友又生气了!为什么生气?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刚刚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啊?我现在该怎么办?她问我的时候应该怎么回答?要不就直接承认我错了吧?

    秦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跟他计较些什么呢?这家伙根本就不明白她在生什么气吧?

    “笙笙……”卡斯特看了看已经坐到了桌边的秦父,又看了看走在自己旁边的女朋友,“你为什么生气了啊?”

    她的父亲开心起来了,她难道不应该和自己一样松了一口气吗?

    秦笙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一把拉着卡斯特往餐桌那边走去:“不,没什么,天气太热了,我需要喝碗绿豆汤降降火。”

    一场风暴可算是消了下来。

    喝完了绿豆汤,几人干脆一起去隔壁的房子参观了一下。

    好在之前卡斯特出门的时候特意锁起了那间婴儿房,否则的话……秦父暴跳如雷的样子他应该不会想看见的。

    这边的家具都是新搬进来的,装修的味道也还没有散尽。所以,卡斯特目前还是住在公寓那边,等打开门窗散散空气,用不了多少天就能住过来了。

    其实,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人就要一起去国外,一个前往f国学习,一个回到西班牙踢球。秦笙根本就没有想到卡斯特会真的在他们家小区里买下了房子,还正好是在她家隔壁。

    就连秦父,表面上百般挑剔的样子,心里却是对卡斯特有了些改观。

    别的不说,至少在行动上,卡斯特是真的表现得很在乎秦笙,也在为他们俩的未来考虑。

    秦母对于女儿选了一个外国男友没有多大的意见,最为担心的就是以后跨国恋爱该怎么维持下去。现在看卡斯特在他们家旁边购房的打算,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不是买不买房的问题,更不是什么财力的问题,而是他有这份心。

    卡斯特买下这房子,其实就是为了离秦笙近一些,相处的时间多一些,就算晚上说了再见,还能悄悄在阳台上诉诉衷情什么的。没有想到反而因此让秦父秦母对他的好感值上升了不少。

    学校啦啦队的事情告一段落,秦笙目前就只剩下了刘长恩导演那儿的合约,还有方维的新专辑主打歌两件事了。

    等到抓紧时间办完这些,她就该坐上前往f国的飞机了。

    为此,“琴声依旧”的直播间开直播的频率都降了下来,而且每次都只能唱一首歌就关直播。

    好在直播间的粉丝们几乎都是冲着她的声音而来的真爱粉,也知道她如今已经和维度工作室签约。不但没有什么不满,反而期待起她之后的成绩了。

    如果维度工作室能够快点帮秦笙出一张个人专辑该有多好啊!

    个人专辑当然是不太可能了。

    毕竟秦笙现在就是个刚签约的小新人,谁能保证她的专辑出来不亏本?

    不过,参与到方维新专辑的事情一旦宣布出去,绝对不会比她出个人专辑引起的轰动小。

    当然了,维度工作室上上下下都把这事情瞒得好好的,没有一个知情人士泄露出去。

    这倒不是方维不愿意用自己的名气帮秦笙造势,而是为了秦笙好才选择了隐瞒。否则,借着工作室新人参与新专辑录制的这个噱头,引来网友们的争议,反而会给他的新专辑带来更多的注意力。

    秦笙就算有实力,直播间的人气也越来越高。但是,比起方维的粉丝群体,比起数不清的网友,那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就算在直播庆典上跟方维的合唱让人赞不绝口,但注意到的也只是关注了直播圈的人。

    其他人呢?

    在大多数人的心中,秦笙、琴声依旧,不过就是一个直播界的名人,有幸被维度工作室签约,成为了一个即将出道的艺人。

    仅此而已。

    如果在这个时候曝出她参与到了方维的新专辑中,大家越是期待方维的新专辑面世,就越会抵制秦笙的加入。

    不过就是一个新人,有什么资格去录制方天王的新专辑?

    居然是一个主播出身的新人,这种人能唱得好吗?别拉低了方天王的水平。

    咦?一个网络主播居然能够录制一个亚洲天王的专辑主打歌!这中间如果没有什么桃色交易,我的脚趾头都是不相信的!

    ……

    可以想象,到时候像这样的质疑、这样的言论会有多少朝着秦笙而去。

    所以,方维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向外公布他这张专辑主打歌的另一位女歌手是谁。

    秦笙不到一个月就要去f国了,她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宣传一把惹来黑料。

    方维自己更是不需要这些炒作提升人气。

    所以,不如等到专辑正式上市。

    到时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不就知道了?

    现在被人质疑,总不可能拿出还没录制好的母带给大家听一听秦笙唱得到底好不好。

    而没有落到实处的证据,不管怎么解释都是枉然,反而会让黑子越来越多、越来越嚣张。

    可专辑发布以后就不一样了。

    不用他们这边的人开口,那些已经听到了成品的粉丝们就会主动澄清事实。秦笙有没有那个实力、有没有那个资格,不是某些人三言两语就说了算的,而是大家的耳朵说的算的!

    从另一方面来讲,方维的专辑发布,怎么说也得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毕竟现在除了主打歌开始录制,其他的歌曲还没有动静。

    这还要加上后期制作、mv的拍摄,还有发布前的宣传等等。

    快的话三四个月,慢的话说不定得半年多的时间。

    那个时候秦笙已经到了f国,不管有什么争议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态。还能帮她在国内强势刷一波存在感。

    远香近臭这个道理也是存在的。

    远在f国的秦笙,到时候得到的好处,说不定比她在国内加入宣传还要好得多。

    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隐而不发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更别说现在还有了刘长恩导演伸出来的橄榄枝。

    刘长恩的这部电视剧已经要接近尾声,而且以他的习惯向来都是边拍边制作前面剧集的后期。

    这么一算,这部电视剧在各大电视台开播的时间肯定比方维的新专辑发布要早。

    不管是只有一首插曲,还是能一起拿下片尾曲,那时候秦笙至少已经能够在圈子里正式打响第一炮。

    有了电视剧的铺垫,等到方维的新专辑出来,就算在听之前就看到了演唱者名单,大家的质疑声也会比预期的更小一些。

    所以,不管是为了秦笙的短期名气,还是为了她的长期发展,都必须尽全力争取到刘长恩导演提供的这次机遇。

    第二天一早,秦笙就做好了准备,直接赶到了维度工作室。

    蒋春开已经跟她说好了,今天到工作室和她的经纪人会和,然后一起去刘长恩导演的剧组商谈合约的事情,顺便争取把片尾曲也拿到手。

    片尾曲的事情秦笙当然没有说,这是方维主动提出来的。

    也不知道她的经纪人是什么性格?她认不认识?

    直到现在,秦笙也只从蒋春开提供的信息里知道对方是个女人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知。就连今早蒋春开打电话吩咐她注意的事情,她也没能问出些什么来。

    秦笙一边在心里猜测着可能的人选,一边推开了工作室的大门。

    坐在一楼等候区的沙发上的,只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一身蓝灰色的西式套装,戴着一副黑框眼睛,一头黑发一丝不乱地盘在脑后,连一小缕掉出来的碎发都没有。

    如果不是嘴唇上还抹着鲜红的唇彩,为她增添了几分亮色,这副打扮让人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学生时代遇到的那个拿着教鞭、一脸严肃的教导主任。

    当然,她比教导主任看上去要漂亮年轻,穿着的套装也要时尚得多,脚上还蹬着一双黑亮尖头的细跟皮鞋。

    作为方维的粉丝,秦笙自然不会认不出这人的是谁。

    居然是方天王的经纪人,也是他的亲姐姐——方冰!

    在某种程度上,方冰的存在感比方维还要强。毕竟,方维除了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魅力四射,平时其实十分低调,算是一个亲和普通的俊秀男人。

    可是,方冰确实圈子里响当当的女魔头。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以前条件困难一些,还能享受一把她少有的退让,现在……

    几乎没有人能在她手底下占到什么便宜。

    秦笙作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看到这位女王气场十分强大的经纪人,都难免有些心头惴惴。

    她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其他身影出现。

    怎么回事?

    蒋春开不是说了,她的经纪人已经在工作室一楼的等候区坐着了吗?

    现在,这儿就只坐了一个方冰啊!难道那个经纪人被方冰给吓走了,还是临时去上厕所了?

    除了这个以外……

    方冰也算是她的前辈了,她现在应不应该主动过去打声招呼呢?这样会不会让人误会她是想去抱大腿?

    没等秦笙想明白,就见原本坐在那里翻着杂志的方冰将手里的杂志一放,站了起来,看着她问道:“秦笙?或者说该叫你,琴声依旧?”

    “呃……啊?”秦笙先是呆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着方冰礼貌地行了一礼,“对,我是。方前辈您好。”

    方冰倒是被她这行为给弄得愣住了,看了她好几眼,这才笑了一下说道:“蒋春开没有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了?”

    她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不出年龄,这会儿一笑起来,才有了浅浅的鱼尾纹,证实了她比方天王还大了几岁的事实。

    不过,她的身上自有一种超过了年龄的气势,完全不会让人忽视了她本身的能力,而去注意那些所谓的年龄优劣。

    秦笙此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方冰的那句话上。

    什么叫“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了”?

    “我”指的是谁?

    “你”指的又是谁?

    秦笙简直有种在梦里的感觉,一切都显得有些不真实。

    方冰除了带方维这个弟弟,平时根本不会去在意其他的艺人,打交道的多是一些老奸巨猾的投资方,或者是各有所谋、心思诡谲的合作者。

    秦笙这迷迷糊糊的样子,倒是让她想起了自家弟弟刚出道时的傻模样。

    那个时候,方维还不是方天王,她也不是什么方大经纪人。姐弟俩一穷二白,几乎是孤注一掷地闯进了这个圈子里。

    她从小性格就比较强势。

    有她这个姐姐在,为了适应她的脾气,方维就要温和内敛得多。不过,到底还是年轻。那时候,好不容易能够争取到一个不错的资源,方维人前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回到家就是这么一副傻样子。

    这会儿见到秦笙被她吓得愣住,方冰的心情倒是更好了一些。

    她直接走到了秦笙面前。

    方冰的个头在女人里面本就不算矮,这会儿还穿了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站在秦笙面前气势更盛,倒是显得秦笙更加柔软可爱了一些。

    “其他的事情我们回来之后慢慢谈,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我想你不会不记得吧?”方冰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踩着那双黑色的高跟皮鞋就往外走去,推开旋转门的架势就跟要去打仗了似的,“走吧,早到多等一会儿,也比去晚了让人等来得好。”

    秦笙连忙跟在了方冰身后,疾步往外走去,心里把蒋春开翻来覆去炸了个遍。

    这家伙!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敢瞒着她。

    还有,方冰不是方天王的专属经纪人吗?这些年都没有带过新人,为什么突然就成了她的经纪人?

    秦笙肚子里的疑惑一大堆,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这些的好时候,只能收拾好了心情,准备着接下来的见面。

    方冰走起路来跟一阵暴风似的,做事儿也讲究的是高效率运行。但开起车来却是难得的稳妥,一路上过去,居然连点儿颠簸都没有,秦笙坐在车上差点儿舒服地睡着了。

    等到了地方,方冰才带着她一边给刘长恩导演打了电话,一边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这还是秦笙第一次看到剧组的真实场景。

    既然是拍古装电视剧,人物的头型和服装自然是相当复杂的。

    如今正是天气正热的季节,穿着那些衣服,头上还要厚厚地裹着沉重的假发,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差事。

    偏偏还要注意不能因为出汗弄花了妆容,隔一会儿就要停下来补妆,然后再继续拍摄。

    这么一天拍下来,不仅要维持演技在线,还是对体力的严重考验。

    在电视剧的成品里,这些演员个个是光鲜亮丽,穿着漂亮的华服,带着闪闪发光的金银首饰,俊男美女站在一起谈情说爱。

    可是真实的拍摄场景却是有些难熬,甚至是带着几分滑稽的。

    镜头能够拍摄到的上半身还穿着戏里的古装,下半身却撩起了长袍,露出了光溜溜的双腿,还有脚上穿着的清凉的凉鞋甚至是人字拖。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的秦笙差点儿脸上就要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来。

    她甚至还在里面看到了宁蓁。

    这姑娘长得十分漂亮,即使是在这样美女如云的剧组中,也是最为醒目的那一个。

    此时正穿着一身红色的纱裙,在镜头中翩翩起舞,对着另一边的男人抛着媚眼。

    这样的她,让秦笙实在是很难想象,当初在巷子里穿着一身小背心,画着大浓妆,跟个杀马特贵族似的女孩儿就是宁蓁。

    刘长恩那边也注意到了已经走进来的秦笙和方冰。

    正好那场戏刚刚拍完,他干脆让大家先休息一阵子再继续,自己则是朝着秦笙两人走了过来。

    秦笙能够很明显地听到,刘导身后的人群在他宣布休息的那一刹那,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刻意压低了的欢呼声。她还看到宁蓁在发现她以后,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秦笙也赶紧对着她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这么热的天气,秦笙光是站在这儿都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更何况是这些穿着古装戴着假发和妆容拍戏的演员呢?

    刘长恩显然也知道这情况,所以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表现而多说什么,只玩笑似的瞪了那群人一眼,就转过身走到了秦笙她们跟前。就算对秦笙还不怎么熟悉,方冰他却不可能不认识。

    一走过来,刘长恩就笑着打起了招呼:“你们可算是过来了,走走走,去那边的休息室里坐着谈。”

    拍戏的时候他的脾气当然不会这么好,否则也不可能拍出那么多高质量高要求的作品了。

    不过,在拍戏以外的时间里,刘长恩看上去还是十分亲和的。

    他的年龄和方维大概差不了几岁,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颇有几分读书人的儒雅气质。

    这会儿看向秦笙的眼神也是友好亲切的,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不用方冰特意吩咐,秦笙就已经很有礼貌地对着他打了招呼。

    长得好看又懂礼貌的新人当然是更受欢迎,刘长恩看向她的眼神也更柔和了一些。

    三人很快就坐到了休息室里。

    刘导的小助理很有眼力见儿地端来了三杯凉茶,然后又飞快地退了出去,显然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的。

    “先喝点儿茶水解解渴,”刘长恩也不跟她们客气,自个儿先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大口,“这天气,真是热得人身体受不了。还好我们的戏份也快拍完了,否则后面可吃不消。”

    他随意说了几句,很快就主动扯到了正题上:“你叫秦笙对吧?我听宁蓁说,你在那个交流活动的晚会上用叶子吹的小调,是你自己作的?”

    刘长恩在问出以前,就已经有了一大半的肯定了。

    毕竟那个是官方的正式活动,和上头的宣传、国家的形象都是挂了钩的。这女孩子的胆子再大,也不可能用着事情弄虚作假。

    不过,就算是百分之百肯定了,这会儿他也得问一声,总是要表明一个态度的。

    “是的,”秦笙点点头,“那是前两年放假去外面玩儿,听了当地的一个民间故事有的灵感,后来还重新修整了好几遍才出来的成品。”

    “这就好,”刘长恩点点头,十分满意地说道,“我也就不来那些虚的了。你们也都知道,我这电视剧马上就要杀青,最后的后期一成就能审核开播。现在,还差了几首插曲。我觉得你的那首小调很不错,秦笙你考虑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咱们今天就能把合约给签下来,趁早去录音棚把那个调子录好了,直接送到后期合成到剧集里面。”

    秦笙和这些人没有打过交道,自然是没想到刘长恩做起事来和他的长相一点儿也不符合。

    这么干脆利落,真是让人有些意外。

    方冰却因为方维的关系,对刘长恩有几分了解,也不跟他客套,直接点了点头把这事儿应下了下来,顺便提出了插曲的事情:“我们今天既然过来了,当然就是带着诚意来跟你签约的。插曲的事情定下来没有问题,合约的条款我们待会儿再详谈。不过,我听说你这电视剧不仅缺了几首插曲,还有片尾曲没定?”

    她也没有说秦笙的名字,但双方都不是什么傻子,哪还能看不出她这意思?

    这分明就是在说“既然你的片尾曲没定,我家这姑娘也很优秀,你不如考虑考虑她怎么样”。

    刘长恩本来就对秦笙的印象极好,又刚定下了她的那个没有歌词的小调做插曲,这会儿心情不错,笑着说道:“你和方维还真是两姐弟。昨晚他还打电话来推荐人呢,你今天也来了。”

    说着,他还逗趣地看了看两人:“你们不问问他推荐的是谁吗?”

    “这还用得着问?”方冰一点儿担心的样子也没有,“他小子还敢拆我的台不成?除了秦笙还能有谁。刘导你就给句话,成还是不成。”

    “没错,他推荐的也是这小丫头。”刘长恩看了看秦笙说道。

    就因为方维的推荐,他昨晚还专门抽了时间去看了秦笙以前的那些直播。

    越是看下去,他心里对这姑娘的声音就越是喜欢。

    所以,今天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考验,就直接定下了那首插曲。

    不过,片尾曲却不可能直接签约定下来的。毕竟这是仅次于片头主题曲的存在,容不得有什么差错。否则,他也不会等到现在还没定下来了。

    “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刘长恩没有直接回答方冰的话,而是看着秦笙说道,“方维跟我说过,你马上就要去f国学习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需要你做出一首古风的曲子,而且风格要跟你之前的那个小调一致,最好还要填好词,你做得到吗?”

    他举起手:“你先别回答。等你作出来了以后,还不算完全定下来,需要交给我审核。但凡跟这部电视剧有不协调的地方,我就只能放弃你这边,另外选一首已经有了成品的曲子。你能够接受吗?如果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当然可以。”秦笙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过,你得把剧本给我看一下,我可以签保密协议,保证不会对外泄露半分。”

    听了秦笙的要求,刘长恩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高兴起来。

    如果秦笙大包大揽,什么也不提,他反而会觉得这年轻人实在是不靠谱。但是,她这么一说,刘长恩倒是一颗心放下了一半。

    能够想到看剧本,也就明白了他刚刚说的意思了。

    “剧本可以拿给你看,只要不泄露出去就行了,”刘长恩说道,“希望你能够尽快办好,毕竟确定了之后,还需要录制。我想,你应该不愿意耽误了去f国的行程?”

    “我知道的,”秦笙笑了笑,“我会尽快拿出成果给你检查。”

    “那好,刘导,片尾曲的事情先放一边,现在我们来谈谈插曲的合约……”方冰适时地插入了话题。

    等到两人从剧组里走出来,不仅多了一份插曲合约,还多了一份剧本和一个片尾曲的书面约定。

    “你真能行?”上了车子以后,方冰难得地露出了一份不确定,“现在还剩下二十多天的时间,我记得你还要录制方维的那首主打歌。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作曲填词,还要预留时间给他检查,后面还有录制……你来得及吗?”

    有一个已经是天王的歌星弟弟,方冰当然不会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

    有的时候,要做一首新曲,说不定折腾大半年都出不来什么成果,更何况是这么短的时间?

    “放心吧!”秦笙这才露出了几分调皮的笑容,“我也没有说现在作曲啊!”

    “什么意思?”方冰也不急着发动车子了,干脆坐在驾驶座上转过头看向秦笙。

    “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再加上家里的每次指导我以后,就会布置几个相关的作业。所以,我之前就已经作了好几首和这个差不多风格的曲子。”秦笙摇了摇手里的剧本,“只要根据剧本稍做一些调整,然后再填词就可以了。”

    现在才去寻找灵感,慢慢作曲,然后细心雕琢,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她再有天赋,也还年轻,距离大师级别远着呢。换做是她的爷爷秦老爷子还差不多。

    刘长恩提出来的条件,其实也算是一个十分严苛的要求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想过刻意为难,而是突然想到的灵感。

    事实上,他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另一首曲子作为片尾曲,打算让秦笙来唱的。只是在见到了秦笙之后,不知怎么他就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反正留下足够的录制时间就行了,说不定还真能让这小姑娘折腾出一些成绩来呢?

    “你可真是……”方冰看了她几眼,这才转过身发动了车子。

    她不是看不出刘导的想法。之前没有提出来,也是想着顺其自然。毕竟刘长恩也没有为难秦笙的意思,到最后这机会也不会跑,何必在意这些过程呢?

    可是,她和刘导都没有想到,这小姑娘反而下了个套,把他们俩狐狸给套进去了。

    这新人倒是有点儿意思……

    她又看着前方的路笑了笑。

    就是不知道刘导知道后会是个什么表情?想来应该还是惊喜居多吧!

    毕竟,演唱一首歌,和作词作曲演唱者都是同一个人,带来的效果可不一样。

    刘长恩虽说家里条件不差,让他有足够的资本任性,却不会不在意作品的成绩。

    不仅是电视剧能够带热歌曲,一首好的歌曲也同样能够反过来带热一部电视剧。

    这样的噱头,刘长恩是不可能拒绝的。

    方冰这么一想,就彻底安下心来了,她不回头,直接开口说道:“你的那些曲子的原稿,还有一些能够证明过程的证据都要保存好。有的事情,还是要有个提前准备的。”

    毕竟盯着这个机会的人不少。

    如果到时候秦笙和她的歌火了起来,有人质疑真实性。秦笙要想澄清,那些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个不用担心,”秦笙笑了起来,“就算我不上心,我爷爷也会注意的。”

    就连她小时候刚接触五线谱随意写的那些音符,秦老爷子都收拾得好好的,更何况是这些能够成曲的谱子?

    都用不着秦笙自己操心,秦老爷子就找人给她装订好了。

    上面不仅有她的原稿修改痕迹,甚至还有秦老爷子亲自下的批注。爷孙俩还各自在右下角印了自己名字的印章。

    当时只是他们俩的一个“小游戏”,现在?

    那些稿子一旦公布出来,不只是秦笙的能力会引起大家的称赞惊叹,恐怕连专业音乐人都会被炸出来不少。

    那可是秦老爷子!国家级的音乐大师!

    不说那些原稿上的曲子值不值钱,光是秦老爷子的印章,就足够让他们竞相追逐,拿回去好好收藏了。

    方冰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听到秦笙说不用担心,于是就把这事儿放到了一边不再提起了。

    ------题外话------

    ps:谢谢不语、小樱、sylvia、lellomimi的鲜花,谢谢小九的钻石,谢谢841871290、aileen6、阿离、小哲、小路、sylvia、巴卫、汤圆、爆米花、lellomimi、非鱼、stellar、雪夜葬心魂、lin大宝贝儿、卿儿、月曦的月票,谢谢雪糕、汤圆、小九的五星评价票,恭喜sylvia、小路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恭喜非鱼、汤圆、巴卫、阿离、牧儿、酒儿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秀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