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6 瓶颈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斯特算是暂时闲了下来。

    除了在刘宇文他们比赛的时候去现场走一圈,时不时地跟他们回来的教练商量一番接下来要用到的赛场战术,其他时候不是去新家收拾一番,就是在b市音乐学院的体育场上亲自上场踢踢球练练感觉。

    因为还有大半个月就要回国了,陈贤已经提前跟俱乐部取得了联系。

    得知卡斯特如今情况好转,不久就能归队的消息,俱乐部那边本来已经不得不开始准备力捧新人取代卡斯特地位的高层,如今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这样的天才并不好找,可年轻好看会踢球的人也不只是卡斯特一个。但俱乐部那边想要的不仅是比赛,还有由此带来的经济效益。他们想要捧起来的新人,也不一定就能像卡斯特这样让球迷们买账。

    与其花费一番功夫,却得到的不如想象中那么多,还不如期待卡斯特的回归。如果卡斯特能够恢复到以前的状态,那对他们来说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真正为卡斯特感到高兴的,除了一直等待着他的队友们,当然就是将他挖掘出来的教练。

    足球运动不是什么逞个人英雄的地方,一场比赛下来绝对是离不开整个队伍的精诚合作的。

    一群年轻人长时间同吃同住同奋斗,他们就像是一群异姓兄弟,发色不同、甚至肤色不同,可感情却是相同的。

    而对于教练来说,这些人的表现直接决定了他的利益。除此以外,每一个球员就像是他一手培育出来的儿子,看着他们从零走到现在,看着他们从年轻气盛、相互碰撞成长到互相依靠、协同作战。任何一个人的中途退出,在他看来都是一种难言的损失。

    这些人,从卡斯特受伤开始,就一直关注着他的情况。

    队友们即使是再忙碌,也不忘时不时地表达自己的关心和鼓励;教练积极地跟陈贤配合,跟俱乐部的高层你来我往,为卡斯特争取最有利的待遇和条件。

    本来以为卡斯特就这样了,哪怕是他突然兴起要来c国,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希望。

    没有想到,还真的成了!

    一群人扳着手指头数着他回来的时间,开始兴奋地盘算起到时候该怎么欢迎这个臭小子的回归。

    另一方面,大家难免对那个“唱歌的姑娘”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他们还不知道秦笙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只是从陈贤那儿大概了解了一些。

    知道卡斯特听了人家的歌声就巴巴地从西班牙赶去了c国。没有想到,c国十三亿人口,就算确定在b市,甚至是b市音乐学院也是一个极大的数字,还真让他把人给找了出来。

    然后就是不开窍的小子终于识得了情滋味,想方设法去接近人家小姑娘。前不久刚刚确定了恋爱关系,在那个女孩子的帮助下主动回到了赛场。

    不管是让对姑娘从不感兴趣的足球狂人一见倾心,还是帮助他战胜了心理障碍回到那片绿茵场上,秦笙都是一个十分神奇的存在。

    东方人,特别是c国人,在某些外国人眼中本就显得很神秘了。秦笙这会儿在那群人的心目中,更是一个有魔力的“女巫”。当然,这个词此时在他们这儿是代表着褒义的。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他们对秦笙的好奇和惊叹。

    “女巫”秦笙这些天却已经陷入了新一波的忙碌之中。

    方维的新专辑录制当然不容耽搁,这对于秦笙来说甚至比剧组的事情还要重要。倒不是因为她是方维的粉丝,也不是说方维就重要到让她不在意其他。而是一个是别人的事情,一个是自己的事情。

    以秦笙的性格,当然做不到因为自己的问题耽搁了别人的大事。

    好在秦笙的能力摆在那儿,项怀风以往的毒舌遇到秦笙以后没有了用武之地,更多的反而是两人就某个问题热烈地商讨,然后达成共识。

    一开始,方维还只是在一边旁听,到了后来也忍不住加入进去。

    《暗恋》这首歌的录制过程顺利到方维都觉得像是幻觉。

    这圈子里谁不知道项怀风的性格啊!

    一首歌经常翻来覆去录制,不折腾个半把月的,他就不叫项怀风了!甚至对于某些死活不开窍的“朽木”,项怀风直接撂挑子走人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

    没错,他就是这么任性。

    偏偏大家还真就吃他那一套,谁让他制作出来的专辑就是比其他的制作人好呢?

    被他怼到怀疑人生,听到专辑里的旋律都想吐的歌星都是有的。

    方维前面的专辑也有跟项怀风合作,他从出道以来就以“实力派”著称,但第一次跟项怀风合作,也被喷得满头冒冷汗。

    不过他到底是有真本事的,很快就跟项怀风成了朋友。

    这一次,方维还担心秦笙一个小姑娘,会不会因为项怀风大受打击,没有想到那张口就是毒汁的家伙居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如果不是知道项怀风对秦笙没有另外的想法,他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要老牛吃嫩草对人家小姑娘下手了。

    新歌的录制进行得顺利,秦笙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忙自己的事情。

    那首木叶吹奏的小调对她来说十分简单,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去录音棚里搞定了。

    这还是双方精益求精,不停地调整到最佳状态才多录制了几遍。否则的话,半天的时间绰绰有余。

    这两件事一过,秦笙的精力就全部放到了给片尾曲填词的任务上来。

    虽说曲子有好几首存货,但是要跟电视剧本身搭配,必要的修改还是不能少的。

    秦笙专门花了几天的时间,待在家里将厚厚的剧本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不仅做了一份剧情的大纲树状图,甚至还给一些重要的人物标注了性格特点。

    一首片尾曲并不一定就需要涵盖所有的剧情和人物特点,哪怕只要抓住其中的某个小点就够了。

    不过,一个完整的故事,就算只需要其中一点,其他方面也可以对此产生影响的。

    秦笙要想找到最贴合剧本的感觉,当然不能马虎处理,将整个故事理解透彻,然后选取其中的某个点进行细化,这才是最合适的方法。

    刘长恩一开始还专门抽时间询问了一下秦笙的进度,在看到那本被笔记画得密密麻麻的剧本,还有秦笙单独列出来的要点之后,笑了笑,还耐下性子详细地替秦笙解答了几个疑惑,甚至叫来了编剧一起讨论。

    除此以外,他什么也没有多说。就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跟秦笙约定好一个交付成品的时间,之后他再也没有过问秦笙的进度。

    表面上看好像浑不在意,但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只有刘长恩自己知道了。

    就算回到剧组导戏,刘长恩还是会忍不住想到这小姑娘。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觉得秦笙唱歌实在不错,那么现在就是真的欣赏这个后辈了。

    就算这次为电视剧唱片尾曲机会难得,但秦笙的表现实在是让刘长恩意外。就算是剧组里的演员,也没有像她这么用功的。那本用不同颜色标注了重点,还有大量文献笔记的剧本,甚至比刘长恩自己的还要详细。

    连编剧到了以后,跟秦笙谈起剧情,都有一种惊叹的感觉。

    如果说一个人有天赋,能给她的除了掌声就是羡慕。这是上天要赏她一碗饭吃,只能说幸运与否,和她本人关系不大。

    可是,一个人不但有天赋,而且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并为之不断努力,甚至还付出了远超他人的汗水和心血,这就不只是幸运的问题了。

    秦笙现在才刚刚二十岁,还是一个没有完全走出校园的学生,但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再加上她本人的天赋,由不得刘长恩不高看她一眼。

    当然了,刘长恩是演艺圈的导演,秦笙却是音乐圈的新人歌手。相比起演员,她跟刘长恩的交集并不多。

    但是,娱乐圈里很多时候都是想通的,人脉、资源……

    刘长恩虽说现在也不准备帮着秦笙这个后辈做些什么,但好歹也算是记住了这个人。不是因为剧组的需要,也不是因为方维的推荐,而只是因为秦笙这个人本身。

    被刘长恩这样在心里夸赞,秦笙却丝毫不知。

    她倒是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从小到大,为了学好一门外语,为了熟悉一种乐器,她做过比这更认真的事情,付出过比这多出许多倍的努力。

    如今这些,不过是她认为应该做的基础准备而已。

    别看她之前在方冰面前说得那么轻松,其实这次的事情对于秦笙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了。

    作曲填词,除了天赋以外,还需要灵感。

    灵感这东西,却不是你想有就立刻能够在脑子里出现的,甚至有时候越急着需要它的出现,它反而藏得越深。

    秦笙没有急着动笔,先是整理好了曲谱,又将剧本内容熟记于心,这才开始研究起了歌词。

    要古风,却不能太过晦涩。

    毕竟这歌曲是要用来诠释电视剧的,甚至要用来传唱的。如果整首歌都让人听不懂,哪还有什么意义?她又不是要搞什么语言学研究。

    不过,也不能全然的俗气。

    否则,整首歌总会少了那么一点儿想要的韵味。

    要不……就从大家最熟悉的古诗词入手?

    秦笙想了想,觉得这个方向或许不错,这才算是有了一个开头。

    她原本重新准备的那个小本子,从一片空白,到后来添添补补,不仅写满了各种文字、音符,还夹杂着许多彩色的便利贴,看上去整个儿比一开始还厚实了不少。

    不过,进行到一半,秦笙还是免不了迎来了瓶颈期。

    秦笙的性格摆在那儿,让她做不出因此偏执疯狂的事情,也就是坐在房间里冥思苦想而已。

    秦父秦母也是音乐人,怎么会不明白秦笙的处境?

    秦母体贴地拉着女儿去琴房练习乐器,跟她说说话谈谈心,借此打开她的思绪。

    秦父却是第一次主动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卡斯特这些日子里每天都会过来,不敢去打扰秦笙的工作,干脆就在隔壁的房子里捣鼓那些摆设。

    今天添一个萌哒哒的小摆件,明天换上一束鲜花。

    他本来是标准的直男审美,房间布置上向来都是简单直白,只要有地方吃饭睡觉就够了,其他的东西完全就是累赘。

    可谈了女朋头之后,这些“要求”都被他甩到了脑后。

    能听说c国语,却看不懂大多数c国字的卡斯特,甚至在网上翻墙专门去国外的网站找了相关的帖子,就为了能够布置出一个让秦笙从内心里喜欢的“家”。

    他这会儿本来是坐在桌子边笨手笨脚地在编一个手工藤条,没想到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响。

    是笙笙!

    卡斯特一下子站了起来。

    陈贤那家伙最近忙得不见人影,就算回到公寓也是偷偷摸摸地躲在房间里打电话,好像他真的不知道对方就是那个顾杉似的。

    秦家的两位长辈就更不可能来找他了。秦母最近忙着帮助女儿走出瓶颈期,秦父是恨不得能少看他几眼,哪会过来敲门?

    刘奶奶年龄大了,也没什么认识的人过来。关系亲近到上门来找的那些亲朋好友,也早就已经收到了她去国外定居的事情,更不可能和卡斯特这个新的房主有什么联系。

    所以,除了秦笙,还有谁会上门来找他呢?

    卡斯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他甚至来不及在门口的监控器上多看一眼,就一边打开了门一边惊喜地说道:“笙笙,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吗?今天我……”

    话说到一半,卡斯特就一下子把剩下的内容强行憋回了肚子里,伸出去要牵住对方的手也跟触电了似的立马缩了回来,老老实实地放在了腿边,整个人像是阅兵仪式上的士兵,规规矩矩地站得直直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人老老实实地打了招呼:“秦……秦叔叔,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父这还是第一次过来找卡斯特,脸上还带着几分不自然的表情。

    不过,这种别扭的心情,在卡斯特开门后,想要伸手过来牵“他”的时候,一下子被怒气取代了。

    这家伙,怎么老是动手动脚?他的乖女儿就是这样被这小子占了便宜的吗?

    可是,看见卡斯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秦父的心里又难免多了几分小得意。

    看吧,再不听话的人到了他面前也得规规矩矩的。

    他心里也明白,卡斯特这完全是因为在乎秦笙,所以才会这么重视他这个长辈的看法。

    虽说每次表现得都很嫌弃卡斯特的样子,秦父心里其实对他还是有那么些满意的。

    当然了,他是不会因为这点儿满意就把女儿双手送上的。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他家闺女,他是绝对不会主动让这小子约笙笙出门的!

    没错,秦父过来找卡斯特,就是想让他带秦笙出去散散心。

    虽说秦母的办法也不错,但秦父还是觉得这种情况下,越是待在家里越是很难找到状态,不如跟喜欢的人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灵感自然会找上门来。

    他倒是想自己上阵,可不得不承认的是,让卡斯特这小子去的效果会更好。

    这让他是自家闺女喜欢的人呢?

    提到这个,秦父就觉得憋了一肚子的气。

    “你今天有其他安排吗?”秦父看了看卡斯特,还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屋里的摆设。

    这娘们儿兮兮的风格都能弄得出来,果然不是和他胃口的纯汉子!

    不过,他家那闺女应该会很喜欢吧?

    这么一想,秦父脸上的表情倒是突然柔和了下来。

    卡斯特一看到秦父就浑身紧绷,瞬间进入了备战状态。他本来是想把秦父请进来慢慢说话的,谁知道被拒绝了。然后就听到秦父这么一句问话。

    还能有其他的安排?当然没有!就算有也必须是没有啊!

    卡斯特还以为秦父这是要找他谈谈心,说说关于跟秦笙的未来之类的事情,连忙摇摇头:“没有,叔叔,我今天什么事儿都没有!”

    他可以从谈恋爱说到订婚,如果直接跳过订婚就结婚那更好。然后还能畅想一下婚后生活,可以要一两个孩子,最好是像笙笙一样可爱的小姑娘,到时候他……

    “没有事情,就出去玩玩,”秦父的话打断了卡斯特的想象,“成天锁在家里干什么?这对身心健康是没有好处的!”

    “啊?”卡斯特不知道秦父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他的身心健康了,呆愣愣地看了看这位长辈,然后答道,“我……我很健康的,还有球队每年检查的健康证,叔叔你要看看吗?”

    “……”

    谁关心你的健康证是什么样子的!

    秦父看这傻小子的那副蠢样儿,就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之前不是想方设法地想跟他闺女亲近吗?为什么这次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家伙还是一副不在状态中的样子!

    还能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是秦父!

    就平时他那些表现,卡斯特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位恨不得把他和笙笙隔得老远的叔叔,居然是主动过来让他约笙笙出门的?

    “你不觉得待在家里很无聊吗?”秦父进一步诱导,“这么好的天气,就该出去走走。”

    卡斯特看了看楼道外面的灿阳天,还有被晒得无精打采的花花草草,觉得这位叔叔今天不太对劲。

    难道是被阿姨赶出来了,所以想跟他出去走走,来一次“男人间的交流”?

    卡斯特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桌上还没有完成的手工藤条,又想了想秦父,还是做出了决定。

    手工回来之后完成也行,叔叔的好感度不好刷,还是抓紧机会吧!

    “走吧,”秦父脸上放松的表情还没完全显露,就听卡斯特又说了一句,“叔叔你想去哪儿走走?”

    秦父:……

    他本来是习惯了c国人的说话方式,什么都喜欢隐晦着来。

    但现在看来,对上这个臭小子,除了直说他别无选择,否则的话,可能说到天黑卡斯特也不会明白他的意思!

    “笙笙最近一直在家里,你不约她出去走走吗?”秦父憋着一口气,总算是把话说出了口。

    卡斯特却乖乖地摇了摇头:“不了。”

    秦父正想暴跳如雷地敲敲他的脑门儿,这小子平时可劲儿地往他闺女身边凑,关键时刻怎么就怂了呢?难道是要移情别恋!

    然后他就听卡斯特带着几分委屈地说道:“笙笙还有工作要忙呢,我不能打扰她。而且,太阳这么大,把她晒伤了怎么办?”

    前一句话,如果不是卡斯特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儿太明显,秦父都快以为他生的是个儿子,卡斯特就是那儿满腔闺怨的儿媳妇儿了。

    听了后半句,又觉得这小子还算不错,知道为笙笙考虑。

    但是,现在这情况,怎么能让卡斯特退缩?

    秦父板着脸说道:“工作重要生活就不重要了吗?你不去约,怎么知道笙笙就不想出来?这段时间她心情都不好了,肯定是因为你没去找她出门。”

    甩起锅来一点儿也不心虚的秦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操心的老父亲,帮着自家儿媳妇讨儿子的欢心。

    “儿媳妇儿”卡斯特却是把秦父的话当了真,一下子就急了:“笙笙生气了吗?我……我以为她很忙,所以才没有过去打扰的。叔叔,我能不能现在过去找她?”

    目的达成的秦父面上还特意做出了几分为难的样子,然后才点了点头:“好吧,看在笙笙的份上,就放你过去了。记得,把她领出去好好放松放松,别惹她生气。”

    卡斯特这会儿心神都放在可能生了他气的秦笙身上,哪还会注意秦父的表现,得了他的允许之后,连忙回屋带上了手机钥匙什么的,半点儿也不敢耽搁就去了秦家。

    秦父已经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捧着茶杯看起了报纸,深藏功与名。

    世界欠他一座奥斯卡。

    书房里,秦笙支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哼着旋律,另一只手时不时地在纸上写写画画。下一秒,又皱着眉头使劲儿地用笔将刚刚写出来的东西涂成了一团黑。

    “不对不对……这儿不是这样的……”

    她又翻开了曲谱,连之前的调子也觉得有些地方需要调整一下了。

    越想越乱,越乱越烦。

    秦笙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虽说秦母的调节也不是没用,但一坐到书桌前,看着这些她写写画画的东西,秦笙就忍不住会心生烦躁。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更是有些坐不住了。

    或许,之前是有些托大了?

    秦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将这一张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的纸揉成了一团,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从抽屉里另外取了一张纸,正打算下笔,就听到有人在门外轻轻地敲了敲。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秦笙居然能从这敲门声里听出几分小心翼翼的感觉。

    是她母亲又忍不住担心了吗?

    秦笙没有锁门,直接开口对着外面说了一句:“进来。”

    对着自家亲妈自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不需要多余的客气或者是套话。

    秦笙没有抬头,依旧低着眉眼看着手里的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听到亲妈说话的声音,也没有闻到什么茶点的味道,这才发现了不太对劲儿。

    秦笙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静悄悄地站在那儿,专注着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卡斯特。

    “卡斯特?”秦笙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转过了身,手里本来是拿着的笔和本子也放到了桌子上,“你怎么来了?”

    这几天她忙着自己的事情,卡斯特没有过来,秦笙也只当他是在忙,没有多想什么。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今天突然看到他过来,秦笙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卡斯特进了书房以后,秦笙都没有说话,他心里就更加确定秦父说的是真的了。

    笙笙真的生气了!

    看,现在连话都不跟他说了。

    他本来是有些忐忑地站在那儿,小心地打量着秦笙的脸色。怕她生气,却更怕她气坏了身体。

    但是,看着看着,他就不小心入了迷。

    卡斯特知道秦笙最近都在忙着写歌,他也听说过创作这种事情旁人是一定不能过去打扰的,否则很容易干扰了创作者的灵感。

    所以,他连电话都不敢多打,就怕耽误了秦笙的工作。

    直到今天,秦父找过去,才给了他上门的借口。

    之前没见面还不明显,这会儿突然看见秦笙,卡斯特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她。

    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而已,他却觉得好像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人还是那个人,眉眼也还是那副眉眼,但就是怎么都看不腻,而且还越来越漂亮了。

    这绝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因为喜欢,所以在自带美颜滤镜。

    秦笙最近都忙着写歌,又到了该死的瓶颈期,哪有什么功夫去在意自己的形象?睡眠不足,精神也不好,还没有做什么保养工作,她看上去状态其实并不好,甚至还有几分糟糕。

    就算是天生丽质,也经不起这样糟蹋。

    但是,在卡斯特的眼里,就是怎么看怎么美,连她眼下浓浓的黑眼圈都很可爱。

    等到秦笙终于抬头看向了他,卡斯特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听见秦笙的问话,他立刻变得忐忑不安起来了。

    笙笙这是在怪罪他现在才过来吗?

    “我……”卡斯特走了过去,“笙笙,你想出去走走吗?”

    他没有说什么抱歉的话,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天气不错,我们出去逛逛?”

    与其纠结之前,不如直接一步到位改正自己的“错误”。

    书房里就有一扇大大的窗户,保证房间里光源充足。

    秦笙看了看窗外那晒得正火旺的太阳,心里默然无语。

    卡斯特也是一个不注意就把秦父的那一套搬了出来,发现秦笙往窗外看去的举动,脸上顿时多了几分不自在。

    “好啊,”秦笙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点了点头,“你先想想待会儿要去哪儿逛,我回房间收拾一下。”

    将卡斯特按在椅子上坐好,秦笙直接回了自己的卧房。

    等到去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影,秦笙才愣了一下。

    她可从来没有顶着这么糟糕的样子出现在其他人面前。

    头发乱糟糟的,被她烦躁的时候随意抓成了鸡窝似的造型。脸上写满了憔悴,眼下还有黑眼圈,眼睛里也有些红色的血丝。

    天哪!

    她刚刚就是用这样一副尊荣跟卡斯特说话的?

    那家伙对着她这个样子,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表情还很自然。

    秦笙无奈地叹了口气,赶紧收拾了起来。

    这会儿,原本卡壳严重的谱子、歌词都被她放到了另一边。可是,这种感觉并不坏,秦笙反而觉得浑身都自在了起来,甚至一边刷牙吐泡沫,一边开始想着卡斯特待会儿会带她去哪儿逛。

    坐在书房里的卡斯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书桌上的纸和笔都随意地放着,看上去有些凌乱的样子。

    卡斯特就坐在秦笙刚刚坐着的地方,随意一瞟就能看到那些纸上的痕迹。

    他没有故作体贴地去帮忙收拾这些东西。

    有的时候,虽说是凌乱,但什么东西放在哪儿,要用的人自己就能找到。相反,如果旁人自作聪明去“帮忙”整理妥当,当事人反而会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这是帮倒忙。

    卡斯特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没有去碰桌上的东西。

    虽说人不清楚那些c国字,但简单的曲谱他还是能够看得出一些的。

    从前他们学校里的音乐课是学过五线谱的,只不过大多都忘记了。前段时间他跟着秦笙学习,又重新熟悉起来,还能够用钢琴弹奏出一些简单的谱子了,当然不会看不出这些都是秦笙写出来的曲子。

    他没有细看的意思,却能从这些笔迹上看出秦笙的进度好像是出了问题。

    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了吗?

    想到这些创作人都有什么瓶颈期的存在,卡斯特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等到秦笙收拾妥当,卡斯特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笙笙,走吧,我想好要去哪儿了!”

    秦笙也没有多问,对着卡斯特笑了笑,心里却想着:希望他能够忘记刚才她的那副模样……

    两人很快就出了门。

    秦母刚从厨房里端了甜点出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自家丈夫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不由得大感吃惊。

    要知道,平时卡斯特就算是跟秦笙多说几句话,秦父都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脸的不开心,就怕自家闺女被臭小子占了便宜。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你身体不舒服?”秦母走过去摸了摸丈夫的额头,“奇怪,没有发烧啊……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秦父也被她这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你没看见吗?”秦母指了指已经被关上的门,“刚刚笙笙和卡斯特出门去了。你不知道?”

    “他们这么大两个人从我眼皮子底下走出去,我能看不见?”秦父摇了摇手里的报纸,“笙笙走之前还叫了我一声的,我既不眼瞎又不耳聋,你说我知不知道?”

    秦母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肩上:“贫什么贫!说,你这是打着什么主意呢!可别说你突然觉得卡斯特就是你女婿了。”

    “什么话?他想做我女婿,哪有这么简单!”秦父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秦母这才松了口气。对嘛,这才正常。

    秦父被她这表现噎得说不出话来,哼了一声重新看了看报纸。他才不会说今天的事情都是他安排的呢!

    今天报纸上的头条人物正好是他有些印象的人。

    他多看了两眼,然后递给了秦母:“你看看这个,是不是给笙笙和卡斯特照照片的那个摄影师?”

    他指着的照片上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黑发黑眼,看上去还有些腼腆。女的一头棕色的长卷发,深褐色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一看就是个外国人。

    秦父手指的指尖,正好就对着那个年轻男人。

    “孔恩利,”秦母对着报纸上的文字念了出来,然后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年轻人。”

    孔恩利当初用来参赛的那张照片,陌生人认不出来,秦父秦母作为秦笙的亲生爹妈,当然不会认不出自家女儿。

    所以,连带着对孔恩利也多了几分关注。

    “这年轻人看着倒是厉害,又得了个大奖呢!”秦母看了看报道,然后夸赞了几句。

    “哼,”秦父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当初还不是用了咱闺女的照片才赢了个第一?”

    在自家父母眼里,自己家的孩子当然是最棒的。就算有什么缺点,也只能是他们自个儿来说,旁人绝对不能说出口。更何况,秦笙还是一个很多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没有多少缺点让人诟病。

    就算是秦父,也忍不住要得意几分的。

    “是是是,就你闺女厉害,行了吧?”秦母被他这样子逗得不行,笑着放下了报纸。

    “那是当然。”秦父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不过,据说这个外国女孩儿也有些真本事的。这姓孔的年轻人能跟她不相上下,也算是有几分真本事了。”

    除了对自家闺女,秦父一向是这样别扭,就算是心里已经认同了,也不会轻易夸出口。

    就像是他对卡斯特的态度一样,哪怕心里有些满意了,面上还是表现得十分嫌弃。

    这么些年的相处,秦母哪还不知道他这臭脾气?笑了笑没再说话,把报纸放到了另一边,将甜点推了过去:“笙笙和卡斯特都走了,你多吃点儿,别剩下了,不好收拾。”

    “我就是个垃圾桶吗……”

    秦父一边嘀咕着,一边却伸出手拿起了甜点往嘴里喂去。

    b市市中心的一套房子里,一男一女正在客厅里坐着,手里各拿着一台摄像机。

    这两人正是秦父秦母刚刚才提到的那两位——孔恩利和朱莉安。

    来到c国以后,这不同的异国情调,让朱莉安颇有几分流连忘返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待到了现在。

    “你当初那张照片上的两人,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吗?”朱莉安对那张照片的印象十分深刻,下个月有事需要回国,她很想在回去之前见见那两位特殊的“模特儿”。

    “不知道。”孔恩利没有说自己有卡斯特的联系方式。

    因为……

    当初接收了照片以后,那个账号就好像变成了僵尸号,根本就没有什么新的动静了,也不知道对方究竟还有没有在用那个号。

    而且他是真的不知道那对情侣到底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

    “这可真的是太遗憾了……”

    朱莉安对美的追求是不会停止的。

    她对孔恩利拍出的照片感觉十分喜欢,所以一路追了过来。

    但是,照片中那对情侣的氛围太过美妙,让她很想亲自看看,然后自己拍下一张照片。

    没有想到,那两个年轻的男女,还真的只是孔恩利随便抓拍到的陌生人。她本来以为对方就像是阿洛德一样,是孔恩利找到的模特儿呢!

    这样的遗憾,让朱莉安脸上多了几分失落。

    “这样吧,找不到人,我可以领你去看看当天拍到他们的地方,可以吗?”孔恩利对朱莉安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这女孩子性格不错,他们如今已经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了,自然见不得她这样低落的样子,“那儿环境不错,很受女孩子喜欢的。”

    比起女孩子,其实更受情侣们的欢迎。

    当然,这一点孔恩利没有说出口。不是他心里有什么想法,所以觉得心虚。而是觉得他和朱莉安就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没有必要说得这么详细,反正他们也不需要往这方面考虑。

    “当然可以!”朱莉安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正好遇到他们呢!”

    这个……可能性太小了。

    孔恩利并不抱希望。

    毕竟c国的人口太多,他甚至不能确定那两位是不是b市的人。万一只是从外地过来游玩的情侣呢?

    不过,看见朱莉安这么兴奋,他倒是没有开口去破坏她此时的兴致。

    两人都是说走就走的性格,也不去管现在外面还高高挂着的太阳,更没有考虑这大白天的去什么广场上的花灯展有没有看头,直接背着他们的摄像机就出了门。

    等到坐着车子到了广场上,两人才傻了眼。

    这时候暑期正旺,大家要么就是在家里躲着太阳,要么就是去那些有空调的室内喝茶玩乐。谁也不会在大下午的跑到广场上来晒太阳,随便加一把孜然都能变成烤肉了。

    好在花灯展有特殊的玻璃外罩,倒是不会影响了里面的花朵状态。

    而且,里面还开了适宜的温度调节器,走进去既不闷热也不冰凉,感觉倒是比外面舒服多了。

    朱莉安虽说也不是没有看到过国外的花海,比这样的人工场景要壮丽的多。

    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地方风景,而且这些花厅的确是符合大多数女孩子心目中的浪漫想象的。

    所以,就算没有像想象中一样遇到那两个她想见到的年轻人,朱莉安的情绪也很激动,不停地跑来跑去,拍了不少符合心意的照片。

    孔恩利已经不是第一次过来了。

    他甚至见过夜晚时分更漂亮的花灯展,对白天的场景其实不算是特别惊艳。

    但朱莉安的表现到底还是影响到了他。

    孔恩利也忍不住拿起了相机多拍了几张照片。

    他随意翻看了一下,想要看看刚才的那几张效果怎么样,然后目光就定在了其中一张的角落上。

    孔恩利没有听到旁边朱莉安叫他的声音,伸出手指在触摸屏上点击了几下,把那张照片放大了几倍,然后拉到了角落。

    仔细一看,脸上就多了几分笑容。

    “你怎么了,孔?”朱莉安叫了他几声没有回应,干脆走了过来,“是拍到了什么好的照片?可以给我欣赏一下吗?”

    孔恩利没有多说什么,将那张放大的照片恢复了原状,然后把相机递给了朱莉安。

    朱莉安接过了相机翻看了一下。

    孔恩利不愧是能跟她并列第一的存在,虽说之前的基础有些欠缺,但经过不断的学习进步,还有这段时间他们两人的交流合作,让孔恩利的那些不足迅速得到了补充提升。

    这几张照片,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都已经算是精品之作了。

    “孔,你的进步真的很大!”朱莉安不是什么小心眼儿的人,并不会因此觉得嫉妒不满,反而真心高兴起来,为了孔恩利的进步,也为了她能有这样一个对手,“如果那次比赛,你以现在的水平照出那张照片,说不定输的人就是我了。”

    “别这么说,朱莉安,”孔恩利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如果不是有你的帮助,我也不会学到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东西。而且,不只是我,你也很厉害。”

    朱莉安算是那种天才型的选手,她的照片有一种和她本人一样的热情,让人忍不住就被她的作品吸引。

    所以,孔恩利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这些进步有什么了不起的。比起朱莉安,他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不过,这些作品值得你那么高兴吗?”朱莉安疑惑地问道,“刚刚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到,到底是在看什么这么专注?”

    “你看看这儿……”孔恩利重新放大了照片,指了指透明玻璃罩的一角。

    朱莉安低头看去,只能看见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却并不十分明显。

    她一头雾水地看向了孔恩利,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孔恩利这才拍了拍额头。

    他看到过那两人的正面,朱莉安没有看过啊,怎么可能一眼认得出来?

    孔恩利接回了相机背在身上,然后带着朱莉安快步往外走去:“你不是想亲眼看看那对情侣吗?恭喜你,你的运气真的很棒,刚刚照片上的两人就是他们!”

    “真的吗?”朱莉安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踩着那双高跟鞋快步跟在了孔恩利的身后,“那我们快点儿,别让他们溜走了!”

    说着一个提速,甚至跑到了孔恩利的前面,一头长长的卷发都跟着风在脑后飞起。

    孔恩利被她这迫不及待的样子弄得笑出声,无奈地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题外话------

    ps:国庆快乐!今晚八点去群里给大家发个小红包意思一下,下午会发小剧场在群相册里,嘿嘿o(n_n)o

    谢谢不语、飞飞、sylvia的鲜花,谢谢小路、冰凌、伊人、爆米花、沫沫、清风、hbyqing、木子、晓晓、汤圆、团子、卿岚、x37*mj、维恩、暖冬、如如、星星、qq*56、夕月的月票,谢谢清风、雪糕、妖蝶、星星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小瘾的打赏,恭喜飞飞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秀才名单已经超过了能够显示的粉丝榜前一百名,所以看不到新晋的妹纸了,在这里恭喜升级为秀才的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