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7 地铁站的表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被孔恩利碰巧拍到的两人,正是顶着大太阳出门的秦笙和卡斯特。

    虽说在秦家的时候,卡斯特还想着能给秦笙一个“意想不到”的约会。但一出门,他就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把地点说出来了。

    没办法,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该怎么走。c国的地图软件他看不懂描述,而且也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就连去坐地铁,他都不知道改选哪个站的票。

    如果不告诉秦笙目的地是哪儿,恐怕在这儿走上一天,他们俩都还得在小区周边逛着呢!

    秦笙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半点不急,跟着卡斯特就出了门。

    见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不好意思地跟她说起要去哪儿的时候,秦笙才笑开了眉眼。

    卡斯特要带秦笙去的地方就是那个他们看花灯展的喷泉广场。

    不过,今天他不是为了什么花灯展而来。

    比起这些,他记得更清楚的是那天晚上秦笙坐在舞台上边弹电吉他边对着台下的他唱歌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音乐对于秦笙来说是一种享受,能让她坦诚地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大胆地释放所有的情绪。

    而不是像他今天在秦家书房里看到的那些越来越凌乱的草稿纸上所表现出来的烦躁,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她心里有多不痛快。

    所以,一想到要弥补自己的过错,带着秦笙出来散心,卡斯特就想到了这里。

    并不是说一定要让她顶着这么个大太阳再唱首歌,而是想让她重新找回那种感觉,找回对音乐单纯的激情。

    这就跟他一样。

    一开始他也不是像现在这样自信的,刚到俱乐部的时候,队友们都是他的前辈。每次比赛之前,卡斯特心里的压力比球队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大上许多。

    可他并不习惯将自己的心情跟别人倾诉,只能闷着头上球场跑个几圈,汗水一出,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第二天就能生龙活虎地上赛场,踢出一个漂亮的好成绩。

    到了后来,卡斯特已经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安抚自己、找回信心。但是,这样的习惯却已经养成了。

    他喜欢踢球,所以球场可以是他的解压处,那么同样的道理用在秦笙身上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秦笙并不知道卡斯特的想法,她只当对方是想过来重温一下当时约会的感觉。虽说白天的花灯展没有什么看头,可秦笙并不打算说出来坏了卡斯特的兴致。

    反正花灯展已经看过了,重要的是身边的人在。

    两人一到广场,就发现比起晚上,现在这里实在是安静多了。偶尔遇到几个从身边走过的人,也是行色匆匆、满脸汗水,一副恨不得能瞬移回家吹吹空调的样子。

    “待会儿我们可以去上次的那家饭馆吃点儿东西,”秦笙抬起手遮了遮射向眼睛的阳光,“我记得那儿的味道还算不错。”

    除了饭菜的味道,她还记得卡斯特吃饭时用到的橡皮筋加筷子的特殊组合。

    “好啊!”卡斯特点点头,看了看广场中央的空地,那儿的舞台早就已经被拆除了。

    他转过头看向了秦笙:“你还记得那天在这儿唱歌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秦笙笑了起来,还随意哼唱了几句那晚唱的歌,“我还记得是你让我上去的,好像当时你对第一名的奖励还是很感兴趣的呢!”

    她朝着卡斯特眨了一下眼睛。

    如果说之前,卡斯特大概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会儿对着自己的女朋友,他却一脸的遗憾:“可惜那天我们急急忙忙地跑走了,否则奖励肯定就是我们的了。”

    当晚的第一名可是有一份豪华情侣的旅游套餐呢!

    虽说他们俩谁都不缺那个钱,但怎么说也是一起出去旅游的好机会。居然就这么白白错过了,卡斯特能不遗憾吗?

    “你就这么相信我能够拿到那个第一名?”秦笙好笑地看着卡斯特,“万一第一名不是我呢?”

    “怎么可能不是你,”卡斯特一点儿也不犹豫就说出了口,“谁能比得过你?在我心目中,笙笙你是唱歌最好听、声音也最好听的人。”

    “这样啊……”秦笙突然想到了什么,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故作严肃地看向卡斯特,“我听陈贤说,你是因为我的声音才……如果以后有其他人唱歌比我还要和你的口味,你是不是就要换目标了?”

    “笙笙你别听陈乱说!”卡斯特才不会让秦笙就这么站开呢,一把拉过了她的手,将人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来,“他还说你是因为我的脸才对我特别呢!”

    “哦?”秦笙有些兴致勃勃地问道,“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这还用说吗?我又不是傻子,”卡斯特的手指在秦笙的手腕上轻轻摩擦了一下,“长得好看的人有很多,你选的只有我一个,这就够了。”

    他见秦笙一下子高兴起来,连忙凑过去问道:“你呢,笙笙?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秦笙当然不像卡斯特这样能够把这些轻易地说出口。

    当时对着陈贤也就算了,让她对着卡斯特这个当事人再说一遍,秦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只模模糊糊地说道:“跟你差不多啦……”

    卡斯特却没有深究,一副“我们果然很般配”的样子,笑着拉着她在广场的树荫下走着。

    秦笙却突然来了兴致。

    提起那晚的唱歌,又听卡斯特喜欢她的声音,秦笙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拉住了卡斯特的袖子:“你想不想听歌?我唱给你听。”

    “当然想!”卡斯特看她的眼里重新出现了光彩,虽然面上还有几分没有消下去的疲倦,却比之前要有精神多了,开心地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是回去之后再说吧。现在太阳太大了,万一把你晒着了怎么办?”

    树荫下倒是稍微好一些,可有那么一两个躺在树荫下的长椅上闭眼养神的老人家,总不好吵到了别人。

    “谁说是在这儿了?”秦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她反手拉住了卡斯特的手腕,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小跑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待会儿你就能明白啦!”

    他们俩才刚跑开,孔恩利和朱莉安就从花灯展的出口跑了出来,正好看到他们俩远远的背影。

    “快!我们追上去!”

    他们俩当然做不出大声嚷嚷的举动,只能背着相机拔腿就追。也亏得朱莉安够厉害,踩着那双恨天高的细跟皮鞋,居然比孔恩利跑得还要快上几分。

    秦笙却不知道后面还有两个人追着他们而来,拉着卡斯特在路上奔跑着,感觉到微热的风拂过面庞,竟觉得这段时间的烦闷就这么随风飘散了似的。

    “笙笙,我们这是去哪儿?”卡斯特被她这么拉着,也不挣扎,一双长腿轻轻松松便跟上了秦笙的步伐。

    “待会儿你就知道啦!”

    秦笙没有回头,声音在风里飘着,却能让人感觉到她此刻掩饰不住的好心情,和她之前在秦家苦思冥想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卡斯特当然是不可能反驳秦笙的,就这么乖乖地被她拉着向前。

    没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地铁站站口。

    “我们是要回去了吗?”卡斯特想到的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也是,外面这么热,如果要唱歌的话,去秦家的琴房就方便多了,隔音效果好,还有用来伴奏的乐器,完全不用担心扰邻。

    虽说现在距离他们家最近的邻居就是卡斯特。

    “不,”秦笙停下了脚步,脸蛋儿上因为刚刚的跑动变得红扑扑的,她转过头来看了看卡斯特,问道,“你的c国语学得差不多了吧?能不能听得懂歌词?”

    “当然!”卡斯特骄傲地挺了挺他的胸膛,“我学得很认真的!就是还不能读写……”

    复杂的c国字对于卡斯特来说,实在太难辨认、书写了,毕竟外语中就那么几十个字母,随便拼凑就是一个单词。c国字却……

    读写可比听说要难得多。

    “这就够啦!”秦笙拉着卡斯特走进了那个通道入口,“跟我来。”

    虽说外面冒着太阳到处走的人没几个,可地铁站里还是有不少人的。毕竟要工作的、学习的、出门游玩的不少,不可能因为天气热就放弃。这会儿里面的人虽说比起高峰时期少了许多,却也比外面热闹几分。

    刚走进去没多长时间,就像是到了另一个热闹的小市场。

    那段通道里,有摆着小摊儿售卖饰品的摊贩,有兜售着零食的大妈,还有坐在角落里目光呆滞的流浪汉……

    秦笙直接拉着卡斯特走到了一个年轻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儿,此时正在调试着他的吉他,面前还放着装了一些零碎散钱的吉他盒。

    这种街头艺术家在国外十分常见,卡斯特倒也没有觉得太过惊奇。

    不过,他倒是想到了秦笙到这儿来是干什么了。

    秦笙让卡斯特站在一边,自己走过去跟年轻人交谈。

    “嗨,帅哥,能借用一下你的吉他吗?”她笑着说道,然后悄悄指了指在另一边站着的卡斯特,“我想给男友唱首歌。”

    说完以后,秦笙冲着这个年轻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

    秦笙长得好看,说起话来也很客气,声音温温柔柔的,提出的也只是一个很小的要求。

    这年轻人当然不会觉得有多麻烦。

    而且,他本来也就挺喜欢唱歌的,平时也爱听别人弹唱。这会儿秦笙过来,他并不觉得被冒犯,反而还感觉挺有意思,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当然可以,如果有额外的小费的话,你也可以带走。”

    “这就不用了,”秦笙感激地摇了摇头,“那就当是借用你的吉他盒地盘儿的租金吧!”

    别看这地方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实际上都有固定的“地盘儿划分”,谁也不会占了谁的固定点。如果有外来的新人要加入,还得花费好一番功夫。

    当然,秦笙也就是临时来这么一出,说不上什么攻占地盘之类的问题,这么说也只是拉近双方的距离而已。

    果然,那个年轻人面上的笑容看上去更加热忱了一些。

    这种背井离乡过来街头卖艺的年轻人,手头当然不会太宽裕。虽说也不会贪图那么一点儿小便宜,可秦笙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让他感觉很舒服。

    总比那些顺着杆子往上爬,什么都觉得理所应当的家伙强多了。

    不过……

    他总觉得这个和男朋友出来“体验生活”的女孩子看上去很是面熟,就是一时之间突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这年轻人倒是很想开口问问他们是不是认识,可又怕惹得人家女孩子误会,以为他是在故意搭讪。

    如果这女孩儿是单身一人,他这样的行为倒是无所谓,就当作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不错,说不定运气好,还真能促成一段姻缘呢?可人家的男朋友就在一边站着呢!

    这年轻人又不是真的想去撬人家的墙角,当然做不出这样引人误解的事情来。所以,他只是很有礼貌地将吉他递给了秦笙,然后就站到了一边,把“舞台”交给了这个女孩子。

    卡斯特刚刚有已经有所猜测了,现在看到秦笙手上拿着那把吉他对着他微笑,倒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秦笙把吉他拿在手里轻轻颠了颠,然后低头调整了一下琴弦。

    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一看到这儿,挑了一下眉头。

    他敢在b市来闯荡,对自己的水平自然是有几分自信的。这会儿见到秦笙的动作,就知道这姑娘不会是什么外行,也不是那种半瓶子水响叮当的货色,恐怕在这吉他上面的水平不低。

    秦笙没有在意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吉他水平,调整好了琴弦以后,就对着卡斯特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拨动了琴弦。

    熟悉的前奏一响起,就很快有人听出来这是什么曲子了。

    周围路过的人见这儿有节目表演,都忍不住侧目看了一下。有时间充裕的,这会儿干脆停下了脚步,慢慢地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在这个特殊的“舞台”附近的小摊贩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他们并不嫌弃什么拥挤啊嘈杂,做生意嘛,当然是人越多越好。围观看热闹的人越多,买东西的可能性就越大。

    他们看了看那儿已经开始弹吉他的女孩子,巴不得她能够表现得好一些,吸引更多的人过来。这样一来,他们今天的生意也会更好。

    秦笙没有去在意周围渐渐围拢过来的人群,和那天晚上在广场上一样,她的一双眼睛只看着卡斯特,好像就只为了他一个人唱歌。

    后面追上来的孔恩利和朱莉安落后了一段距离,本来已经不知道秦笙和卡斯特去了哪儿,突然听到这边有吉他声响了起来。

    朱莉安刚刚还因为跟丢了人而失落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欢喜起来:“咦?孔,你们这里也有街头艺人吗?我们可以过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不只是朱莉安,孔恩利也有些失望。他一直很想再见到那对年轻的情侣,当面跟他们说一声谢谢的,没有想到今天幸运地遇见了人,却被他们给跟丢了。

    孔恩利一回c国,就被朱莉安缠着带她去了很多人烟比较少的自然风景区,就是为了拍摄到c国最有特色的照片。

    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琴声依旧”,也不知道秦笙。否则,找起人来应该会更加容易一些。而其他因为直播间或者娱乐新闻知道秦笙的人,也不知道那张看不见正面的照片上的女孩儿就是她,当然也不会将两者联系起来。

    这会儿人已经跟丢了,孔恩利就算是失落也没有办法。听吉他曲还挺悦耳,弹奏的曲子也是他喜欢的,又见朱莉安满脸的期待,孔恩利连忙笑着答应了,带着她就往人群中间挤了进去,尽量往前方靠拢。

    那边,曲子的前奏已经弹奏完毕,秦笙一边拨动着琴弦,一边带着笑意唱了出来: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挥散不去……”

    她唱着,然后就朝着卡斯特眨了一下眼。

    卡斯特不知怎么,竟觉得有些脸热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却像是发着光,开心地看着秦笙。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oh~”

    若是之前,就算秦笙唱出来卡斯特也听不懂有什么意义,最多也就觉得调子很好听而已。

    但是此刻,每当秦笙唱出一句,他的眼睛就亮上一分。

    明明是他想带着秦笙出来散心,弥补他最近的“过错”,没有想到最后享受到了额外福利的居然会是他。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秦笙就这么简单地站在那儿抱着吉他弹奏着,声音在这自带环绕效果的地下空间里飘散开来。

    围拢过来的人群脸上带着笑,很明显是觉得她唱得挺好,脚尖都忍不住跟着吉他的节奏在地上轻轻地点动着。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一直以来,喜欢把感情说出口的都是卡斯特,秦笙更多的是从行动上表现出来,却很少开口。

    就是这样的人,偶尔说出口的东西,反而更让人觉得更加惊喜。更何况,秦笙这还是唱出来的。卡斯特就像是被秦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白了,心里变得雀跃不已,恨不得绕着这地方跑上几圈,也好表达出他心头的兴奋之情。

    “什么原因,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就这样陷入爱的陷阱。

    oh~”

    这时候,孔恩利和朱莉安已经挤到了人群前面。

    朱莉安自然是听不懂c国话的,可她能听得懂音乐。

    f国人向来是崇尚浪漫的,对自由和爱情追逐起来算是不遗余力。虽然听不懂歌词,她却能感受得到其中的感情,顿时就觉得触动了心弦。

    这会儿她也不去纠结什么孔恩利照片中的年轻情侣的,当场就对着秦笙拍了一张照片。

    孔恩利却比她更加高兴。

    能不高兴吗?

    本来以为跟丢了的人,突然就这么出现在眼前,这简直就像是中了头彩一样的惊喜。

    而且,既然这女孩子在这儿,还是唱着这样的歌曲……

    他转头往旁边瞧了瞧,果然就顺着唱歌女孩儿的目光找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

    朱莉安拍照的动作就像是提醒了其他人。

    大家纷纷拿出了手机,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还有人直接打开了直播的app,现场直播起这场特殊的地铁站表演。

    不过,为了不影响到秦笙,所有人都很默契地关闭了声音和闪光灯。

    这些照片一传上网,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个“b市地铁站吉他女孩儿”的热点就这么出现了。

    围观的人越多,另一个可能性就越大。

    终于,有人心里突然闪出了一个念头——

    这姑娘怎么这么像秦笙呢?

    有了第一个提出疑惑的人,很快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越到后面,就越是肯定。

    这果然就是那个直播间“琴声依旧”的主播秦笙啊!

    有秦笙的粉丝设定了她的关键词搜索,以便能在第一时间接收到有关她的消息推送,这会儿自然是纷纷看到了这条热点。

    秦笙出现了!还是在地铁站!

    不管怎么说,她如今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网络红人了。而且,还已经签约到了方维的维度工作室。以后,保不准就是一个出道艺人。

    现在能有机会跟未来的明星近距离接触,谁不激动?

    有在这个地铁站附近的人,也不怕什么大太阳了,连忙往这儿赶去。

    住在外地的网友则是满心的遗憾——怎么就不是在他们的城市呢?

    秦笙在拿过吉他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也没有考虑会被认出来的情况出现。

    她很多时候都是家长们眼里的乖乖女,做事情向来是很有条理和计划的。就算是冒险舍弃了乐团实习,选择去做主播,也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

    今天,算是她难得的率性而为,做了一件不用去计划、不用去担心的事情。

    不管之后会怎么样,反正她现在快活极了!

    之前因为瓶颈憋屈在心里的烦闷一扫而空,好像整个人都解脱了似的。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拨动琴弦的节奏越来越快,秦笙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放松。

    她一开始只是听见卡斯特喜欢听她唱歌,所以想到了附近的地铁站有街头艺人表演,所以直接带着人过来了。

    这会儿,除了为卡斯特唱歌,也像是为了她自己唱歌。

    所有的心情,不管是好的坏的,好像都随着歌声表达了出来。

    最后一句刚一出口,也不等其他人开口让她再来一首,吉他声就突然有了变化,十分自然地过渡到了下一首歌。

    秦笙整个人的感觉也有了变化,她的肢体语言让人能够发现她此时是十分放松愉悦的,面部的表情更是明显。

    她调皮地看了一眼卡斯特,跟着吉他声唱了出来: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看过来,

    这里的表演很精彩,

    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唱的是“女孩”,看着的却是男孩儿。可现在,却给人一种秦笙化身成了调皮小子,正在吸引对面的姑娘注意的感觉。

    貌美的“姑娘”卡斯特顿时收获了一阵阵羡慕的目光。

    不过,仔细一看,大家心里倒是平衡了一些。

    虽然被一个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但那双蓝色的眼睛却还能看到。就只这么小半张脸,都能感觉到他的“美貌值”了,再配上这大高个儿和完美的身材,想也知道条件不差。

    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跟秦笙站在一起倒还是挺配的。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看过来,

    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

    其实我很可爱……”

    唱到这儿,秦笙还对着卡斯特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惹得他笑了起来。

    周围本来是来听歌的人群,顿时被这猝不及防的秀恩爱给虐到了。分明是大热的天气,为什么他们觉得冰凉的狗粮正往脸上拍呢?

    “寂寞男孩的悲哀,

    说出来谁明白。

    求求你抛个媚眼过来,

    哄哄我,逗我乐开怀……”

    卡斯特微红了脸,还真的朝着秦笙做了个电眼的动作。

    他对这事儿并不擅长,别说是勾搭小姑娘了,就算是小姑娘主动勾搭他也不会理睬。

    现在却忍不住对着秦笙做出了这样的动作,心里还挺开心的。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吉他的主人就站在另一边,本来他是在为秦笙表现出来的能力而惊叹的。

    两首歌风格不同,节奏不同,秦笙却能够拿捏得恰到好处。

    除了在一开始的时候调试琴弦外加试音,这两首歌弹奏下来,她根本就没有低头去多看几眼吉他上的琴弦,反而目光一直凝视在近处的那个金发男生身上。

    如果不是对自己十分自信,对吉他十分熟悉,这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除了弹奏吉他的熟捻程度,唱起歌来更是厉害。

    两首歌的原唱都是男人。

    按理说,女生唱这种歌,难免会有些不到位。就跟男生去唱女生的歌,避免不了高音有些别扭的感觉。

    她却是完全的转换自如。

    不是说将嗓音变成了男孩儿的声音。

    依旧是柔和清亮的女声,却让人觉得每一个调子都唱得恰到好处,甚至不会有心思去纠结她跟原唱的区别。

    这年轻人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和这个女孩子之间的差距。

    他倒是并不气馁,反而像是找到了前进的目标。总有一天,他也能成长起来的!

    注意完了这些,他倒是更加沉浸到了歌声之中,然后突然就想到了他的那个初恋女友。

    当时刚学会了吉他的年轻人站在宿舍楼下弹唱表白。因为紧张,他甚至还弹错了好几个音,唱的歌也完全不及现在的这个女孩子动人。

    不过,他喜欢的人却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红透了一片,在大家的起哄声中点了点头,被他兴奋地拥进了怀中。

    可当时他们都还太过年轻,理念上的不同、生活的冲突、家长的矛盾……

    最后,两人还是无奈地分手了。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大的问题破坏了曾经的回忆,只不过是有几分遗憾罢了。

    现在回忆起来,全都是曾经的甜蜜,倒也有几分酸涩而美味的感觉。

    “寂寞男孩的苍蝇拍。

    左拍拍,右拍拍,

    为什么还是没人来爱,

    无人问津哪真无奈……”

    比起上一首歌,这一首的节奏要欢快得多,秦笙眉眼之间也完全舒展了开来,笑得一脸灿烂,时不时地还会根据歌词内容做出一些精灵古怪的表情。

    来不及赶到地铁站的人只能看着现场部分人的直播镜头,也被秦笙这表现给逗乐了。

    “笙笙以前直播的时候还挺正经的呀,现在露了脸就完全放飞自我了吗?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哈……”

    “这样的妹子给我来一打!我想有人对我唱情歌……”

    “我只想知道——是哪个小婊砸居然有福气让我家笙笙给他唱歌?现场的那位,赶紧把镜头转一转,让我来捉奸!”

    “不不不,我才不相信!笙笙是我的!她只是在地铁站表演而已,绝对不会是为了什么臭男人唱歌,嘤嘤嘤……”

    “我看到了……笙笙看过去的方向的确有个男孩子,好像还是金色的头发。但是背对着镜头看不见正脸啊!好像还戴着口罩?我看到口罩的带子了!”

    “金发?别是杀马特贵族啊!这人一定是怕我们这些情敌杀上门去,所以都不敢露脸了2333……”

    “还没来得及恋爱就失恋了,笙笙,你真任性,哭唧唧……”

    现场的秦笙和卡斯特都没有时间去看网上的评论。

    卡斯特现在正听着秦笙唱歌,当然不会去在意这些。

    只能说还好秦笙去跟吉他男孩儿交谈的时候让他戴上了口罩,否则这会儿被现场的热心群众全网直播,肯定就要被认出来了。

    也幸亏这直播只是在c国,如果是传到西班牙,哪怕他戴着口罩,也不可能瞒得住家乡人民的火眼金睛。

    而秦笙还抱着吉他弹唱着呢,哪有时间上网。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看过来,看过来,

    寂寞男孩情窦初开,

    需要你给我一点爱……”

    这首歌的传唱度本来就很高,秦笙的吉他弹得很棒,唱起歌来更是有感染力,大家从一开始的围观,到现在已经忍不住唱了起来。

    “我左看右看,我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我左看右看,我上看下看……”

    还好他们所在的这个位置是地铁站里为小摊贩们设置的特殊通道,就算挤满了人,也不会影响到地铁站那边的正常运行。

    而被人群挤在中间的小摊贩们,这会儿要么跟着打着节拍唱起歌,要么就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围观的人这么多,总是有一部分会忍不住掏钱买些东西的,他们能不乐吗?

    这才过了多久长时间,挣的钱就比前些天加起来还要多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情愿每天都这样,又有音乐听,又有钱赚。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女孩们的心事还真奇怪,

    唉真奇怪!

    啦啦啦啦……”

    摆在秦笙面前,属于吉他主人的那个吉他盒,这时候已经装满了大家投进来的“打赏”。

    跟他之前有的那些几毛几块的情况不同,就这么随意看去,都能看到好些一百块的红票子,一首歌还没有完,那个盒子里的钱就已经堆了起来。

    这些人里有的是被秦笙的歌声吸引过来的,觉得她唱得的确好就忍不住打赏了;有的却是附近急急忙忙赶过来的秦笙的粉丝,幸运地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主播,当然是要大方地打赏,这可比在直播间刷礼物还要爽快。

    那年轻人之前应下的时候,即使秦笙说过打赏的小费就当作是借用他的吉他和地方的费用补偿,可他也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

    在他的预想中,最多也就十几块到几十块的样子。

    而现在……

    这恐怕得抵上他好长一段时间的开销了。

    他不是什么爱占小便宜的人,虽说看着这么多打赏的钱也很心动,但到底心里觉得说不过去。

    人家也就是用了一下他的吉他而已,他的吉他又不是什么名贵的牌子。现在这些钱都能买下他好几把吉他,甚至将他放在这儿的东西全买下都绰绰有余了,他如果全都收下……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待会儿还是把钱还给她吧!

    今天让她在这儿唱了歌,也算是帮他积累了一些人气,以后过来看的人说不定会多一些,就算是他收下的“租金”了吧!

    秦笙此时却已经唱完了第二首歌。

    大概是之前一二首歌之间完全没有停顿的意思,大家以为她这次也是一样,不需要其他人催促就会自动开始第三首歌。

    所以,在秦笙将吉他一把塞给了年轻人,拉着卡斯特从另一个方向跑开了的时候,一群人基本上还没有回过神来。

    倒是已经被甩掉了一次的孔恩利和朱莉安及时追了上去。

    后面的人虽说有些遗憾,忍不住提起步子走了两步,但还是很快停了下来。

    秦笙说到底还不算是什么大明星,他们也不是追星狂,倒是犯不着这么死缠烂打地一路追去,刚刚听的歌好听,心情愉快,这就已经足够了。

    突然就被自己的吉他塞了一怀的年轻人呆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渐渐散开的人群,还有装满了钱的吉他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倒是想追过去叫住秦笙,可他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总不能就这么留着他的东西和钱在这儿,撒腿就去追人吧?就那两人跑走的速度,他还不一定追得到。

    如果收拾好了东西再去……

    那就更不可能追上人了。

    “真是的……”这年轻人无奈地也摇了摇头,“跑这么快,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抢了我的钱呢……”

    事实上却是对方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钱。

    “这个吉他是你的?”有人问到,“要不你也来唱一首吧!”

    因为秦笙,留下的这几个人对这种在地铁站表演的形式还挺感兴趣。秦笙已经跑得没影儿了,他们干脆就看向了这个抱着吉他的年轻人。

    “这……”

    年轻人脸上带了几分犹疑,然后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面前的这几人:“我的水平比起那个女孩子来说,可能……可能不太好。”

    以前他觉得,自己算是很有天赋的了,迟早都能被人发现自己的光芒。

    可是刚才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一叶障目,看不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起刚才的女孩子,他这样的水平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这就是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吗?

    他看了看盒子里的钱。

    或许,我可以用这些钱去报一个不错的进修班?

    “这没什么,”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骄傲地笑了起来,“我们笙笙当然很厉害啦!这个很多人都知道的,我们也没有让你一定要表现得比她好呀!”

    这女孩儿的安慰意思年轻人没有在意,反而注意到了另一件事:“很多人知道?她很有名吗?难道是什么新出道的歌星?”

    年轻人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实在是没有多少印象。

    其他的几人也看向了那个女孩子。

    突然被几人看着,那女孩儿有些害羞,不过一想到自家偶像,顿时又骄傲地扬起了下巴:“她现在还不是,但迟早会是的!我家笙笙是一个直播间的主播,叫‘琴声依旧’,本名叫秦笙。之前还跟方维方天王合唱过呢,现在已经被签到了方天王的维度工作室,说不定用不着多长时间就要正式出道啦!”

    说着,她直接拿出手机打开了直播间给他们看:“你们如果想听她唱歌,可以去这里找她的直播间。不过最近笙笙比较忙,直播的时间很少啦!我可真是幸运,出门买零食都能遇到她!”

    说着,这女孩儿就激动地红了脸。

    那年轻人很快就记住了那个直播间的名字,看其他人都不介意,这才背起了吉他,开始弹唱起来……

    另一边,秦笙和卡斯特手拉着手跑出了好长一段路,确定不会被围堵了,这才弯下腰双手抵着膝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笑起来。

    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爽快啊!

    “呼……”秦笙脸上已经有了汗水,她笑得却是一脸灿烂,“好久没这么跑过啦!上一次还是一年前的体育课八百米测试呢!”

    卡斯特也看着她笑了起来。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运动量倒是小case了。不过,这种和喜欢的女孩子手拉着手一起逃离人群的感觉,惊险刺激的程度可不是平时训练能够比得上的。

    他双眼亮晶晶地看向了秦笙:“笙笙,你刚刚的歌,是对我唱的,对吗?”

    秦笙被他这期待的眼神看着,别说本来就是这样,就算不是也一定得是了,她笑着点了头:“对呀,就是为了你,不然还能有谁呢?难道是为了地铁?哈哈哈哈……”

    女孩儿的笑声清脆动人,卡斯特心里像是被浸在蜜糖中,甜滋滋的让他忍不住就沉醉起来。

    “我很喜欢,”卡斯特的蓝眼睛里带着迷人的光彩,“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什么时候,你也能为我唱首歌就太棒啦!”秦笙打趣道,“还没有人为我唱歌呢!”

    卡斯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我不是很擅长唱歌。”

    上次在ktv跟秦笙一起合唱,已经算是他超常发挥了,否则当时陈贤也不会那么惊讶。

    他最熟悉的歌,就是他们的队歌。

    秦笙为他唱了那样的情歌,他总不可能对着喜欢的女孩子激动地对吼一首巴萨队歌吧?

    难道,他还需要去学一首c国歌?

    “那就为我赢得一个奖杯怎么样?”秦笙这会儿已经歇过气了,站直了身体,对着卡斯特露出了一个微笑,“以前看到运动会的冠军就觉得很崇拜,好像看看他们的金牌。或许,你能满足我的这个小小的愿望?”

    换做其他人,可能会说她异想天开。

    冠军哪是这么容易就拿到的?

    可卡斯特却一下子放松起来,一脸自信地说道:“好。笙笙,你等着我为你奉上冠军的奖杯。”

    看他这模样,看上去像是一个虔诚英勇的骑士在对着公主宣告自己的忠诚,就差没有跪在地上宣誓了。

    秦笙其实并不是一定要这么一个奖杯,而是突然想起了卡斯特就快要回归赛场。

    因为受伤,他离开了那片绿茵场这么长时间。就算球技能够保持在原来的水平,感觉也会有所变化。

    秦笙想要给他一个拼搏的动力,让他能够迅速地融入到赛场上去。

    至于究竟能不能夺冠,她其实并不太在意。只要卡斯特觉得高兴就好,又不是只有冠军才值得她关注。不管怎么样,卡斯特都是她喜欢的那个人,是她在赛场上关注的唯一一个焦点。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甚至不会关注足球。

    好吧,比起那些疯狂而热情的球迷,她的确是一个不太专业的伪球迷。她迷的不是足球本身,而是卡斯特这个人。

    就好像卡斯特喜欢的并不是听歌这件事,而是喜欢听她唱歌。

    因为有了某个人的存在,某件事才跟着变得有意义了。

    对于他们俩来说,都是这样的。

    “我们该回去了,”卡斯特看了看天色,“先去吃饭,然后回家。明天我们在出来逛逛怎么样?”

    “好啊!”秦笙点点头,“这再好不过了。”

    心情放松之后,秦笙感觉自己的大脑好像一下子被激活了,不停地有灵感闪现。

    她并不着急,反而愈发放松了下来,享受这种释放压力的感觉。

    两人刚准备朝着饭店走去,就听到背后有一个貌似以前在哪儿听过的声音响了起来:“等等!请等一下!”

    ------题外话------

    ps:本章出现的两首歌分别是庾澄庆的《情非得已》和任贤齐的《对面的女孩看过来》(*/w\*)。

    国庆放假都记得来追文,一定是我的小可爱了,哈哈哈哈,抱住亲一个!

    谢谢sylvia、不语、阿芙的鲜花,谢谢爆米花、星夜、祝融、阿金、帝雅、陌筱、初音、飞飞、vivien、132*09、千言、袅袅、栗子、coco、倾城、若语、雪儿、牧儿、不语、色色、阿芙、伊人、小九、软妹、朦胧、饼饼、小樱、小晴、雪糕、语夕、阿离的月票,谢谢爆米花、星夜、祝融、雪糕的五星评价票,谢谢阿芙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东张西望的打赏,恭喜爆米花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