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78 你来给我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和卡斯特一回头,就看到一前一后跑来的两人。

    跑在前方的是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孩子,一双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让秦笙都担心那细细的鞋跟会不会突然就断掉了。

    后面那位黑头发的年轻男士看上去倒是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

    见秦笙他们俩停了下来,这两人赶紧加快了脚步,直到跑到了他们的跟前才送了一个气,额头上全是汗水,站在原地不住地喘着粗气,一看就是累到了。

    秦笙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倒是想到了刚才自己和卡斯特的样子,忍不住笑着从包里找出了湿纸巾给他们递了过去:“擦一擦汗吧,不急。”

    “真是太感谢你了!”

    这年轻的男士一开口,再加上他胸前背着的相机,秦笙倒是一下子想起来这人是谁了:“你……你是上次在花灯展拍照的那位?”

    “对,是我!”孔恩利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把手上的汗擦了擦才伸出去跟秦笙和卡斯特握了握,“我,我叫孔恩利,上次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同意我拿你们的照片去比赛,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好的成绩。”

    旁边的朱莉安虽然听不懂c国话,却能够看明白动作,开心地接过了秦笙递给她的纸巾擦了汗水,这才两眼发亮地看向了秦笙。

    刚刚追过来的时候,孔恩利就已经告诉了她,这两位就是他那天拍到的情侣。

    如果说之前朱莉安想要的是见到这对情侣,自己亲手拍出一张他们的合照。那么现在,她的注意力已经从“情侣”转移到了秦笙一个人身上。

    刚才的两首歌,虽然没有听懂歌词,她都觉得十分喜欢。如果秦笙能够再唱一首f语歌或者y语歌就更好了!

    特别是她弹奏吉他的样子,简直让朱莉安爱到不行。

    像他们这样喜爱艺术的人,本就对这些抱着十二万分的热情。身为f国人,朱莉安在这方面更是表现得十分明显。

    如果不是她的性别看上去非常确定是个女孩子,卡斯特都快以为这位是要爱上他的女朋友了。

    孔恩利也被朱莉安这表现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对着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来自f国的朱莉安,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新人摄影师。上次的比赛,她的作品和我是并列第一呢!”

    “噢,孔,你这是在夸奖自己很有才华吗?”当孔恩利用f语将这些话重新说了一遍之后,朱莉安笑着打趣道。不过,她的眼睛却还是舍不得从秦笙那儿移开。

    不只是卡斯特,就连孔恩利都快以为她是爱上这姑娘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去f国学习了,秦笙突然听到f语,竟觉得有些亲切,干脆同样用f语说道:“你好,朱莉安。”

    朱莉安本来就热情的眼神,此时更是灼热了几分,惊喜地看着秦笙说道:“感谢上帝,你会说f语?”

    “大概会一些,”秦笙笑了笑,“因为快要去f国学习,所以专门学了一下这门语言,基本的对话应该不成问题的。”

    和孔恩利待在一起了不少时间,朱莉安也算是了解了一些c国人的说话方式。听秦笙说“大概会一些”,她就自动转换为“会说f语”了。

    之前还因为语言不通,所以才暂时没怎么开口说话,现在朱莉安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你好,我真的是非常喜欢你唱歌的样子,能跟你交个朋友吗?”

    秦笙看了看站在朱莉安旁边的孔恩利,之前他传过来的合照,现在正是她跟卡斯特的手机壁纸呢!

    而且,朱莉安看上去性格也很可爱……

    秦笙伸出手跟朱莉安握了一下:“当然可以,我叫秦笙。呃,你可以叫我秦。”

    她知道外国人念c国名字有些困难,主动让她只叫自己的姓氏就够了。至于外语名字,秦笙准备去了f国再起一个。毕竟比起另一个名字,她还是更喜欢让认识的朋友叫她的本名。

    朱莉安当然不会觉得不便,用一种外国人独有的腔调,重复了一遍秦笙的名字,这才亲热地叫起了“秦”。

    这倒是让秦笙想起了一开始的卡斯特。

    他那个时候说话的语气也是这样的,不过后来说的最标准的就是她的名字了。

    “我和卡斯特正要去吃饭,你们要一起吗?”秦笙这会儿被太阳晒得有些不舒服,早就已经想去饭店里享受空调了。没有想到会突然遇到孔恩利和朱莉安,也不好直接丢下他们跟卡斯特离开,干脆开口邀请了两人一起。

    卡斯特虽说没有系统地学过f语。不过f语和西语之间本来就有很多共通之处,基本也能听出是什么意思。

    他本来是对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电灯泡很不喜欢的,但看见秦笙带着笑的侧脸,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或许多几个人热闹一些,笙笙的心情会更好?

    “可以吗?”自从知道了秦笙会说f语,朱莉安就没有让孔恩利帮她翻译了,每一句都是自己跟秦笙亲自交谈,“那可真是太棒了!”

    不过,听秦笙提到了卡斯特,朱莉安这才把注意放在了秦笙旁边的那人身上。

    这会儿卡斯特脸上的口罩已经取了下来,露出了他整张脸。

    朱莉安先是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正要移开视线,就突然愣住了。

    下一刻,她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卡斯特说道:“卡斯特?卡斯特·阿多尼斯?你是巴萨的那个c。a对吗?!”

    也不等卡斯特给予确定的答复,她自己已经肯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真的是你!咦?我记得来c国之前好像看过有关你的报道,不是说你在进行伤后疗养吗,怎么会出现在c国?而且……”

    她突然想到了孔恩利的那张情侣合照。

    “我的上帝呀!”她那双深褐色的眼睛惊讶地看向了卡斯特,然后又看了看秦笙,“你们是情侣!秦,你居然是卡斯特的女朋友?”

    不怪她这么惊讶。

    换做是帕布罗、库珀他们,甚至是已经结婚了的本恩,也不会这么让人吃惊。

    可偏偏是卡斯特!

    谁不知道这位从出现在球坛以来,就从来没有闹出过任何绯闻,甚至从不参加派对,从不和那些追求他的女士接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修士!别的球员三天两头就会有一个新的女友,出席派对身边跟着的都是火辣的名模和封面女郎。

    卡斯特偏偏是个例外,完全不像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他这样的作派,在c国应该算是洁身自好。可是,在国外却会让人觉得他的私生活有些无趣,甚至让人怀疑他的性别取向还有某方面的能力。就连他的那些队友,一开始都有过这方面的怀疑。

    毕竟,他不只是不花心而已,而是从来没有见他交过女友。

    卡斯特的人品和球技都是无可诟病的。所以,如果有敌对的球队粉丝想要黑他,一般都是从他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私生活入手。

    可是现在!

    朱莉安看向了秦笙。

    她居然看到了卡斯特的女朋友!女的!活的!就站在她面前!

    哪怕朱莉安是个f国人,而不是卡斯特的那些疯狂球迷,这时候都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了。

    想到卡斯特的那些传闻,她的好奇心简直像是猫爪子在心里捣鼓着,可又知道凭她和秦笙现在的关系,还不到问那些的时候。

    所以,她只能对着秦笙说道:“噢,女孩儿,你可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够拿下卡斯特这样的家伙。要知道,这年头想要找到他这样到现在才找到初恋的男人,可比找到三条腿的青蛙还难。大家以前都以为他的真爱会是他们队里的某个帅哥呢!”

    朱莉安这话惹得卡斯特顿时黑了脸,秦笙却一下子笑了出来。

    除了刘宇文那群踢足球的男生,她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认识卡斯特的人呢!

    “是吗?”秦笙笑着看了一眼卡斯特,这才对着朱莉安说道,“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秦,如果这消息传出去,他的球迷们一定会很疯狂的,”朱莉安摇摇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我的天哪,卡斯特居然真的会交女朋友了。”

    “哦?”秦笙想到国内那些明星的粉丝在得知了自家男神有了恋人之后的反应,“那我可要小心了,免得被那么多的情敌报复。”

    “不不不不,”朱莉安耸了耸肩,“亲爱的,你想多了。他们可不会报复你,只会感谢你拯救了他们的偶像。要知道,在这之前,最可能成为卡斯特伴侣的除了他的队友就是那颗足球了。他们可不打算让自己的偶像孤独终老。你也知道,球员有时候压力比较大,还是需要一个女友的。”

    说着,她还坏笑着眨了一下眼。

    顾及到和秦笙刚刚认识,她并没有说得太露骨。

    不过,朱莉安说得倒还真的是实话。

    球员的粉丝比起一般明星的粉丝,看重的更多的是赛场的表现。更何况,喜欢足球的还大多都是男人。

    所以,比起卡斯特独身一人,他们更希望他能有一个伴侣。就算不是固定的女友,也得有几个合拍的情人。

    当然,沉溺于美色,掏空身体的做法是不值得鼓励的。

    但是,有一个能在压力大时给他安慰,让他能够精神饱满地参加比赛的人存在,还是不错的。

    朱莉安虽然没有明说,秦笙却能够听得懂那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就想到了橙汁儿说的那些话,脸上微微有些发热,赶紧岔开了这个话题:“这里太热了,我们还是赶紧去饭店里坐着吧!”

    其他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四人干脆一起去了上次秦笙他们去过的那家饭店。

    因为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今天饭店里的客人没有上次那么多,而且也不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了。

    等上菜的时间里,几人聊天的时候难免就提到了孔恩利和朱莉安参赛的照片。

    说到这个,朱莉安倒是多看了卡斯特几眼:“如果早点儿认识卡斯特,我当初倒是用不着想方设法联系阿洛德了,可花了我不少功夫呢!”

    怎么说也是一个名气不小的男模,家里还是不缺钱的,要想约到他合作,的确不太容易。朱莉安当时可是在这上面找了许多人,甚至拜托了她的老师帮忙,又给了一大笔报酬,才总算是请到了这么一个模特儿。

    哪像孔恩利,不过就是出门随意抓拍了一张,秦笙和卡斯特分文未取,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把成品发一张过去而已。

    孔恩利那声谢谢,的确是真心实意的。

    朱莉安这时候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算是有感而发了。

    而且,阿洛德和卡斯特的容貌和身材都属于顶尖的那种。但是阿洛德身为男模,这一类的照片、走秀已经不少了,可卡斯特还从来没有过呢!如果能拍下他……

    别的不说,卡斯特的那些球迷绝对是很愿意捧场的。

    “non!”卡斯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

    他是连那些广告代言都不愿意上的人,还是陈贤各种纠缠才勉强同意了几个体育用品的代言。正因为他的代言不好签,加上卡斯特的人气的确不错,在代言费上商家一向是给得很丰厚的。

    而朱莉安给阿洛德拍的照片,卡斯特因为孔恩利的那张合照,也有过关注。

    他虽说不像c国人那样保守到不愿意露出自己的身体,却也不喜欢这样暴露自己,让别人参观。

    在赛场上赢了球,他也会和队友们一起激动地脱了上衣抛向天空。可在平时,他对这种引人注意的方式没有一点儿兴趣。别说是朱莉安所说的人情关系,就算她用邀请阿洛德的高价,卡斯特也不可能同意。

    不过……

    如果是笙笙想私底下“观摩观摩”,他倒是挺乐意的。

    不过是提出了一个假设,就被无情拒绝了。朱莉安倒也不觉得生气,卡斯特是什么性格,一般知道他的人还是有所了解的。

    她看卡斯特对秦笙这么温柔深情的样子,还以为这人变了呢!现在看来,卡斯特还是那个卡斯特,只不过就对秦笙一个人例外而已。

    四人之中,只有秦笙没有关注过那次摄影比赛,这会儿听到阿洛德的名字,还觉得有些好奇。

    朱莉安连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随便翻了一个网站,然后将那张照片放大了递给秦笙,得意地说道:“这张照片可是我花了不少精力才拍出来的呢!保证能够引起你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感觉。”

    这倒不是朱莉安在说什么大话。

    这张照片的魅力还是经得起考验的。阿洛德本来就是一个魅力十足的男人,要不也不会刚一出道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而她镜头下的阿洛德,更是气场全开,那种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几乎要冲破了屏幕迎面扑来。

    当时这张照片一出现,不知有多少女孩子为之心跳加快。

    特别是阿洛德眼角的那一丝风情,简直迷人到了极点。

    秦笙看到这张照片之后,的确是有几分蠢蠢欲动。不过,她可不是因为照片上的阿洛德,而是旁边的卡斯特。

    同样是金发蓝眼,同样是有着一副好身材。

    秦笙一看到照片上的阿洛德,就忍不住想到了卡斯特。那次在雨中奔跑,卡斯特为了给她遮雨,脱下上衣后露出的身材,可不比阿洛德差上半分,反而因为“情人”滤镜的关系,让秦笙觉得更迷人。

    脑海中想着的人就坐在身边,还是她的男朋友。两人的距离近到她挨着卡斯特的那一侧身体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温度。

    秦笙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旁边时刻关注着秦笙的卡斯特顿时感觉不太美妙了。

    之前朱莉安把手机拿给秦笙看的时候,卡斯特一点儿也不担心。不过就是一个男模特儿,身材好又怎么样?长得好看又怎么样?阿洛德有的他都有,而且他还是笙笙喜欢的人呢!

    可这会儿看到秦笙脸红,他一下子就要炸毛了。

    当然,他是不会对秦笙有什么意见的。

    笙笙做什么都没有错,有错的是朱莉安这个多事儿的女人!

    他盯着那部手机,真恨不得把它直接丢进刚端上来的热汤里。

    秦笙红着脸把手机还给了朱莉安,那害羞的样子可爱极了,就连坐在对面的孔恩利和朱莉安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卡斯特连忙伸手在桌下碰了碰秦笙:“笙笙,你热吗?”

    一定是因为太热所以才会脸红,绝对不是因为那个男模特儿!绝对不是!

    秦笙脑子里都还是卡斯特那天露出来的八块腹肌呢,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害羞,哪里敢去直视卡斯特的脸?

    她赶紧低了低头,用手在脸边扇了扇:“对对对,这天气是有点热。”完全不敢抬头去看卡斯特,眼睛只盯着桌面不动。

    饭店里的空调表示它很冤枉。

    秦笙这反应,更是让卡斯特的心里拉起了警报,十分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把那个手机拦截下来。

    眼看着菜都已经上齐了,大家纷纷动起了筷子。

    明明是同样美味的菜肴,那天跟秦笙在这儿吃的时候,卡斯特觉得一口汤都是甜的,现在却好像吃不出任何味道。

    他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这桌子上了。

    该死,一定要想个办法把笙笙的心从那张照片上拉回来!

    要不自己也拍一张那样的照片,取代了那个家伙的位置?

    可是,什么时候拍,怎么拍,找谁拍,又该怎么发给秦笙,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卡斯特冥思苦想,看见秦笙微红的侧脸之后,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

    “卡斯特,你真的不要也来一张?”吃完饭之后,朱莉安还没有放弃这个想法,趁着双方道别的机会再次说道,“你看,秦看上去也很喜欢的。”

    “我再说一遍,不!”卡斯特拉着秦笙往站点那边走去,头也不回,“而且,笙笙只会喜欢我。”

    秦笙红扑扑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没有反驳卡斯特的话。

    朱莉安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这才对着两人的背影挥了挥手道:“秦,到了f国之后记得联系我,我一定好好招待你的!”

    刚刚吃饭的时候就说到了这个。

    算起朱莉安的行程,她回f国的时间比秦笙出发的日子还早上一段时间呢!

    “你还是算了吧,”孔恩利看那两人已经走远,这才好笑地对着朱莉安说道,“卡斯特可不是什么模特儿,他看上去对这些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朱莉安这时候却是一脸的毫不在意:“我可没想到真能成功的,不过,你难道不觉得逗逗他们俩很有意思吗?”

    想到秦笙这顿饭一直红着脸,卡斯特却被“逗”得一脸发黑的样子,孔恩利聪明地保持了沉默。

    朱莉安看他这无奈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孔恩利的肩膀说道:“而且,我敢跟你打赌,卡斯特那家伙心里绝对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呢!说不定就跟那照片有关。我看,秦这下可得头疼啦!”

    她倒是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就是对卡斯特和秦笙都很喜欢,所以忍不住做了一回助攻。没有想到,这两人的反应会这么可爱,让她刚才吃饭的时候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孔恩利摇摇头:“怎么会?卡斯特对秦笙很好的,哪会打什么坏主意。”

    朱莉安顿时收住了笑容,一脸正经的看了看孔恩利,然后好奇地问:“孔,你们c国男人难道都是这么纯情吗?我说的可不是你想的那些坏主意,你该不会和卡斯特一样,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吧?说实话,你有过情人吗?”

    孔恩利被她直白的话弄得脸上发烫,干咳了几声就率先往另一边走去:“外面太阳这么大,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今天的照片也该早点整理出来了。”

    朱莉安走在他身后,又一次大笑了出来:“看来,你这是被我说中了!这世上的小怪物原来不止一个呀!孔,你在需要的时候难道不觉得身体很难受吗?”

    对着卡斯特问不出来,可对着已经熟起来的孔恩利,朱莉安说起话来可不会遮掩。

    孔恩利听到这话,臊得一张脸都快要冒烟了,根本不去理会朱莉安,也不在意那个“小怪物”的称呼,忍不住又加快了脚步。

    另一个“小怪物”卡斯特,一路上心不在焉地将秦笙送回了秦家,因为心里挂着事儿,连话都少了许多。

    不过,正好秦笙自己心里也还有几分不好意思,倒是没有注意到卡斯特表现出来的异常。

    一回到家里,秦父秦母就明显感觉到了秦笙的不同。

    出门前,她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团低气压给笼罩着,稍不注意就会引爆,好像整个人都带着几分灰暗的情绪。

    但是现在,就好像那些阴影都被户外的阳光驱散,将她整个人都重新释放了出来。

    秦母倒是单纯地为女儿的变化而开心,毕竟前几天秦笙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连带着她这个当妈的都多了几分愁容。

    秦父却是有些小得意,这可是他的功劳!不过,转念一想,卡斯特居然对自家闺女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立马又有小情绪了。

    秦笙回到家后也没有立刻去书房工作,先是回房间好好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就一头栽到床上,闭着眼睛睡了个昏天黑地。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慢慢悠悠地去小区里绕着花园走了一圈,然后去琴房练了会儿琴,这才进了小书房。

    原本卡在脑子里的点这会儿就像是突然被人戳醒了似的,不用多想就已经出现在了笔下。

    之前本来就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今天的状态一上来,效率顿时提高了好几倍,到了下午,秦笙就已经完成了结尾的整理工作,就差最后的精修了。

    想着已经快要到刘长恩导演要求的交曲时间,她也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一颗心泡在了曲子里,当天就把所有的任务搞定。

    打电话跟方冰约好了第二天去剧组找刘导,秦笙这才浑身放松地仰头坐在椅子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她的任务算是尽力完成了。

    方冰这段时间除了工作室的专辑录制,其他事情都没有拿去打扰秦笙,就怕会影响到了她的创作。

    现在总算是收到了一个准信,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她可比秦笙自己还要紧张多了。

    至少秦笙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心理准备,知道自己完成到了哪儿,还有多少进度需要赶。

    方冰却什么也不知道,只能自己在心里干着急。

    现在得知秦笙的曲子已经完成,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

    如果说之前她还想的是刘长恩那儿到底能不能够通过,现在想的则是——

    能够及时完成已经很好了,大不了下次再找其他的机会。

    方维的新专辑主打歌《暗恋》已经录制完毕,接下来就该准备mv拍摄和其他歌曲的录制了。

    本来一开始,他们是打算让秦笙参与mv录制的。

    毕竟小姑娘长得挺漂亮,这首歌本来也就是她和方维合唱的,录制mv也更有噱头。

    秦笙推脱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直到mv的录制开始,大家才知道秦笙的那些说法真的不是她谦虚,而是铁打的事实。

    别看她唱歌哪儿哪儿都好,可天赋点完全偏移,在演戏上是真的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别说是去拍戏了,就连mv里的一些短镜头都不行。

    可换做其他人吧,秦笙倒是觉得无所谓,方冰却不太甘心。

    这可是她弟弟的准备了好久的新专辑,怎么能放弃她手底下的新人,反而便宜了其他家伙?

    方维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本来他请秦笙参与录制主打歌,一是欣赏她的实力,二就是为了力捧工作室的这个新人。

    音乐专辑中除了演唱者以外,mv的录制也很重要。如果mv的女主角换做是其他人,还是在秦笙本人长得很好看的情况下,说不定就会让某些网友又有新的联想。

    而且,也跟他的初衷相悖了。

    几人一商量,干脆对mv的剧本进行了修改。

    一开始是打算和现在流行的趋势一样,拍成带着些剧情的小故事。但秦笙实在没有什么表演天赋,这首歌的mv干脆就和前些年的专辑风格一样,直接拍摄唱歌的镜头,再加后期特效剪辑。

    演戏不会,唱歌却难不倒秦笙。

    这么一来,mv的录制倒是省事儿多了。

    也好在专辑的录制过程没有花多少时间,才给秦笙留出了足够的精力去折腾她的曲子。

    卡斯特找过来的时候,秦笙正整理好了所有明天要用到的文件,到时候只要带着东西过去找刘长恩导演就行了。

    见到卡斯特,秦笙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散去,好心情地跟他打了招呼,和前一天坐在这儿的状态完全不同。

    卡斯特好像是刚刚洗漱过,金色的发丝还有些水润的痕迹,身上带着些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闻着还挺舒服。

    “你想出去玩儿?”秦笙见卡斯特过来,就想到了他昨天说的今天再来找她出去的话。

    谁知道,卡斯特却摇了摇头,脸上还带着些不自然:“不是,我是来找你去我那边的。当然,如果你这里还忙的话就算了。”

    这些天隔壁的新房子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家里的空气也都已经通了风,所以在今天卡斯特就已经正式搬了过来。

    前些日子他就时不时地会带一些东西过来,今天说是搬家,不如说是拎包入住,根本没有费什么功夫。

    至于陈贤,就被他留在了公寓那边。

    陈贤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毕竟卡斯特的隔壁就是秦笙,也不用担心他没人照顾。而且,他们俩都能有自己的空间,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本来陈贤还打算今天给卡斯特弄个什么party,庆祝他乔迁之喜。谁知道,这提议刚一说出口就被卡斯特直接拒绝了,说是另有安排。

    陈贤也知道这家伙的性格,想了想就把原本的计划放到了一边。

    至于卡斯特嘴里的“另有安排”,他才不会主动询问呢!想也知道,多半是跟秦笙有关。他一个苦逼的单身狗,还是不要主动送上去找虐了。

    “去你那边?”昨天秦笙就从卡斯特那儿知道他会搬过来了,倒是没有太过意外,“是需要我帮忙整理东西吗?走吧,我这儿已经忙完了,有的是时间。”

    暑假只剩下一小半了,秦父秦母今天去了b市音乐学院跟学校商量他们新学期课程的事情,加上还要去秦老爷子那儿,干脆今晚就不回来了。

    所以,卡斯特过来找秦笙,倒是避免了被秦父的审视的目光扫描一遍。

    卡斯特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带着秦笙就去了隔壁。

    这些日子秦笙一直在忙,所以也没有时间看看隔壁的变化,今天过来倒是有些小惊喜。

    原本就布置得很合心意的房间,现在又多了几分细节上的小温馨。墙上挂着的小幅油画,桌上放着的干花瓶,还有沙发上一看就很可爱的小抱枕……

    角落里甚至还有几个萌萌的手工编织小动物。

    秦笙惊喜地左看右看,总觉得每个地方都让她十分喜欢。

    卡斯特本来是抱着其他的目的带秦笙过来的,见她这样子,也忍不住有些小骄傲。

    这些可都是他亲自布置的,完全没有假他人之手。

    那几个让秦笙看了又看的手工艺术品,还是他认真看了教学视频,一点儿一点儿摸索着折腾出来的呢!

    之前布置的时候不觉得麻烦,只想着让秦笙大吃一惊。现在见她真的喜欢,心里就更是觉得欢喜了。

    这和他之前的公寓,还有以前在西班牙的住处完全不同。

    那些更多的是一个住处,跟他比赛期间住的酒店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大概就是只有他一个人入住。

    但是现在的这个房间,却让他有了家的感觉。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收拾的?”秦笙欣赏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

    但是,这屋子里都已经收拾得很整齐干净了,她根本没有看出有哪儿需要她来出力的地方啊!

    卡斯特这才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然后领着秦笙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和之前的公寓区别不算太大,只是原本的床已经重新定制了一张同款式的双人床,铺着的床单也多了一些花饰,看上去就觉得很舒服。

    床头柜上是一个用塑料瓶做的手工品,秦笙一眼就认出了那瓶子就是之前在卡斯特的卧室里出现过的矿泉水瓶。

    里面的水是倒掉了,瓶子却被卡斯特用这种方法留了下来。

    书桌上多出了一些小摆件,还有几个相框,里面的照片都是关于他们俩的。有些一看就知道是用手机偷拍的,被卡斯特打印出来做成了照片放在这儿。

    不过,这个房间也很整齐。

    秦笙疑惑地看向了卡斯特,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

    就见卡斯特突然拉开了一个帘子,她这才发现,这间卧室比看上去还要大一些,居然还有一个小隔间。

    也不知道卡斯特从哪儿弄来了一部相机,看上去还挺高档的样子,从小隔间的椅子上拿了起来,对着秦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笙笙,你能帮我拍张照片吗?”

    “当然可以,”秦笙不觉得这有什么困难的,看那相机的型号也不算是什么老物件儿或者是太过新潮的东西,她用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你想拍什么样的?是要拍回国要用的证件照吗?坐在那儿的椅子上去吧,我给你拍。实在不行,再去外面的照相馆,反正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她看了看这个小隔间的布置,又看了看那个椅子后面的背景,还以为卡斯特这是要拍证件照呢!

    卡斯特却突然干咳了几声,声音略微放低了说道:“不,我是想拍一张和你昨天看到的那张照片差不多的……不过,我不喜欢在其他人面前做出那样的姿势,所以只能拜托你了。可以吗笙笙?”

    他说着,脸上就多了几分不自然。

    秦笙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卡斯特说的照片是什么,后来一下子就想到了昨天在饭店时朱莉安给她看的那张阿洛德的照片。

    她对阿洛德不感兴趣,看了照片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因为想到了卡斯特而红了脸。

    但是,现在拍照的人换成了卡斯特,秦笙就觉得脸上一下子发烫了。

    她抿了抿唇,眼睛却忍不住往卡斯特的身上瞟去,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那……好吧,我……我拍照的技术可没有朱莉安那么好。”

    “这没什么,”卡斯特一下子笑了起来,“虽然拍照的技术比不上专业人士,但是我可比那个男模特儿好看多了!”

    事实上,阿洛德的相貌也不差。两人比起来,算是各有各的特点,还真难分出个具体的高低来。

    不过,卡斯特是不会在秦笙面前承认这一点的。

    而秦笙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理所当然认为卡斯特更棒。

    见秦笙没有反驳,卡斯特的心情就更好了,把手里的相机递给了秦笙以后,当着她的面就直接开始脱起了上衣。

    刚刚才洗浴过了,卡斯特穿着的是一件带着纽扣的棉质上衣。

    这会儿修长的手指解着扣子,灵活地让秦笙顿时多了几分不好意思,瞪大了眼睛就要出声阻止:“等……等一下,你这是在干什么?”

    “嗯?”卡斯特抬眼看向了秦笙,嘴角勾了勾,“当然是脱衣服,那张照片的内容你难道不记得了吗?穿上衣服还怎么拍呢?”

    一边说着话,他还一边继续解着纽扣,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一串的扣子就已经被他全部解开,卡斯特手臂往后一动,便轻松地脱去了上衣,露出了结实的上身。

    他的肤色是西方人特有的白,却因为常年运动,看上去十分健康。穿上衣服的时候还不觉得,直到现在才看得清清楚楚。

    比起那些健美先生,他的身材并不夸张,反而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诱惑。每一分的肌肉线条都很漂亮,像是经过了上帝精心的雕琢。

    腹部的肌肉十分明显,还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人鱼线直通往松松的家居服裤子的腰线以下。

    秦笙手里抱着那台相机,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往后退了一步。

    卡斯特好像并不在意自己的身材所带来的影响力,反而开始脱起了裤子。

    秦笙这一次连话都说不顺畅了,结结巴巴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这……这个,裤子,裤子就……就用不着了吧?”

    “当然用不着,”卡斯特解开了腰带,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应该是围着浴巾的,裤子当然用不着入镜,只能脱掉了。”

    秦笙刚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说用不着脱掉裤子,就这么拍。可话来没来得及说出口,对面的那人就已经完成了手里的动作,那条松松垮垮的棉裤已经落到了地上,被他拿起来放到了旁边的衣服架子上面。

    还好,他身上还穿着一条贴身的小短裤。

    还好个什么鬼啊!

    秦笙简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往哪儿放了。

    卡斯特的身材的确很好,不管是胳膊上的小肌肉,还是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或者是腿部结实的肌肉线条,都流畅得让人炫目。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最引人注目的反而是他身上的那条深色的短裤。

    毕竟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布料遮掩,这唯一的“衣服”自然就被凸显了出来。

    秦笙的呼吸顿时一滞,脑袋里就跟炸了似的。

    好……好大一坨……

    她飞快地移开了视线,连忙偏过了身体,像是被吓到了似的:“你还不赶紧把浴巾围上!”

    这副害羞之后气急败坏的模样,倒是让卡斯特笑出了声。

    他其实也是有些羞涩的。

    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这样暴露自己,而且对面站着的还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他喜欢的女孩子。

    如果不是受到了阿洛德那张照片的刺激,卡斯特还真没有这个胆量这么做。毕竟他还是个刚谈恋爱的小菜鸟,更多的还是些小清新的方式,亲吻就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

    现在秦笙这样的反应倒是让他的羞涩褪去了一些,原本悄悄发红的耳尖都散了几分热度。

    他不慌不忙地拿过了事先准备好的浴巾围在了腰上,就跟那照片上的一样,松得好像要随时掉下来似的。

    秦笙得到他的通知,转过头来看到他的这副模样,一颗小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

    如果这是一张照片,她肯定早就忍不住伸手揩油了。

    可是,当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站在她的面前,秦笙反而怂了。

    有色心没色胆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啦!

    卡斯特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对着秦笙笑了一下:“这样可以吗?”

    随着他的动作,那条浴巾微微地开了些缝隙。

    尽管知道他还穿着一条短裤,秦笙也有一种他是真空上阵的错觉,根本无法直视那个部位。但目光一转,就对上了卡斯特含着笑意的眼睛。

    如果说阿洛德的眼睛是时时刻刻在勾引着别人往上扑,卡斯特的眼睛更像是澄澈的天空,让人一下子就忍不住心情放晴。

    但是这会儿……

    秦笙才知道,不是只有阿洛德那样的才叫勾人。平时看上去干净纯情的人,这么荡漾起来,更是让人招架不住。

    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被卡斯特这么一看,秦笙反而壮起了胆子。

    她可不能认怂了!

    卡斯特这家伙以前还经常红脸呢,既然他敢露出来,她为什么不敢看?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她。

    秦笙咬了咬牙,直接正面看了过去,心里不停地做着心理建设:这是她家男朋友,不看白不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抛开了其他想法,卡斯特的条件的确很棒。

    如果当时朱莉安照下的是他,说不定引起的热潮还会更加轰动。毕竟这跟平时的他反差极大,而且他的美色的确不是一句空话而已。

    哪怕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光是这么坐在那儿,就已经足够勾人心弦了。

    甚至对比起阿洛德的身材,卡斯特的还要好上几分。毕竟他可不是关在健身房里锻炼的,常年的运动经历,比健身房的器材要有用、健康得多。

    “就这样别动,”秦笙打开相机盖儿对准了卡斯特,“我要开始拍啦!”

    ------题外话------

    ps:嘤嘤嘤,今天下雨了。本来约好的出行计划搁浅,所以我决定去吃火锅(ˉ﹃ˉ)

    谢谢小樱、不语、lellomimi语的鲜花,谢谢夕月、小疯子、淼淼、妮妮、吃货、红妆、末末、月曦、巴卫、谎言、小夜、奸臣、lellomimi、星星、小蛮、露露的月票,谢谢红妆、末末、雪糕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静静、小斐、晚晚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