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0 入住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f国机场,一架从c国而来的飞机正缓缓停靠在机场内的停机坪上。

    秦笙摘下了眼罩,松了一口气。

    终于到了。

    卡斯特回国之后,秦笙几乎是一直在忙电视剧片尾曲的事情,直到出发的前几天,才刚刚从录制工作中解脱出来。

    好在最后的成效不错,秦笙也算是可以功成身退了。

    她要去的f国音乐学院是九月底正式开学,不过,作为今年少数的几个国外过来的交换生,秦笙自然是需要提前过来的。

    不管是住房问题,还是学籍办理等等,总不可能等到开学才慢慢悠悠地过来处理。更何况,秦笙还想着,在开学前或许可以抽空去一趟西班牙,瞧一瞧卡斯特的情况怎么样了。

    就算两人每天都有电话或者视频联系,可两个国家之间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差,好不容易等到双方都有空了,也说不了多久的话。而且两人基本上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性格,具体的情况,当然还是得见了面才知道。

    卡斯特提前回了国,也是想着能抽空来f国看她。

    当然,最后他们俩谁能抢先一步,就看看两人的行程安排了。

    秦笙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背着一个小小的斜挎包,从出口走了出来。

    剩下的行李,等到她的住处安排妥当以后,秦父秦母会给她邮寄过来。

    刚一出通道,秦笙就抬头四处看了看。

    她来得比正式的开学时间早上许多,自然不会有学校的接引人员过来。还好,秦笙跟朱莉安后来一直有联系。除了朱莉安以外,还有当初罗伯特给她的名片在。

    当然,相比起罗伯特,秦笙还是更愿意麻烦一下朱莉安。毕竟是同辈人,以后还有其他机会还回这个人情。而且,就算称不上是知心闺蜜,两人如今也算得上是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了。

    秦笙第一次从c国过来,朱莉安当然愿意略尽地主之谊。

    在得知了她今天到达f国之后,朱莉安就已经主动说好了会过来接她。

    秦笙这会儿看了一圈,却没有看见朱莉安的身影,也没有发现那些写着名字的接机牌上面有她的名字。

    怎么回事?

    她知道,朱莉安并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更不可能拿她开这种玩笑。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她的手机已经提前办理好了国际通话的业务,这会儿见不着人,秦笙只有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准备给朱莉安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

    没有想到,她手机才刚刚拿出来,就接到了朱莉安打过来的电话:“喂?秦?天哪,太好了!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一直关机,我就想你还在飞机上,这会儿可算是打通了。你现在还在机场对吗?”

    “对,”秦笙看了看四周,“你在哪儿?我没有找到你。”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儿出现了一点儿意外,所以晚到了一会儿,”朱莉安十分抱歉地说道,“我马上就要赶过来了,你先在候机室那儿坐一会儿,大概还有一两分钟我就能找到你了。”

    “好,我不急,”秦笙已经坐了下来,柔声安慰道,“你也别急,慢慢过来就是了,小心开车。”

    “放心吧,今天不是我开车,”朱莉安说道,“我已经到机场门口了,马上进来。先挂了啊,待会儿见!”

    这性子可真是……

    秦笙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已经被挂断了的电话,干脆收起了手机坐在位置上,抬起头看向了入口方向。

    果然,没一会儿就看到穿着一身薄款长风衣的朱莉安往这边走来。

    一头棕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脑后,脚上还是她最钟爱的高跟鞋,一路走来总有一种风风火火的感觉。

    秦笙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行李箱迎了过去。

    “真的是对不起……”朱莉安连声道歉,“我今天突然遇到了点儿事,需要跟客户商量一下后续事项。结果我的车子突然出了问题,半路抛锚,所以只能拉去维修了。我还是临时拜托了那位客户带我过来的,开车的就是他的司机。你到了多久了?有没有等得无聊?待会儿回去休息休息,我带你出去吃大餐补偿你。”

    秦笙听她气也不喘地说了一大串话,笑着说道:“我也是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呢,你就已经打过来了。也就几分钟的功夫,没事的。不过,这大餐你当然得请,怎么说这也是你的地盘儿。上次我和卡斯特还请了你跟孔吃了一餐美食呢!”

    她这样不客气的表现倒是正合了朱莉安的意,连忙点头,还主动伸手去帮秦笙拉着行李箱。

    这箱子并不大,在地上拖着也不费劲儿。

    所以,秦笙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她看得出来朱莉安这会儿心里正觉得愧疚难安呢,如果不让她做点儿什么,反而会让朱莉安一直不能平复下来。

    怎么说她们也算是朋友了,又不是让她抗包裹,何必在这里拉拉扯扯?

    朱莉安对于秦笙这样的表现是十分满意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带着她就往机场外面的停车场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排排私人小轿车。

    其中,最为醒目的就是靠边的那辆红色汽车,不仅是颜色,还是造型,都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它的存在。

    秦笙心里刚想着,这么骚包的车子,会有个什么样的主人。就见朱莉安已经走到了那辆车旁边,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不会吧?这么巧。

    车窗摇下之后,一个外国男人的脸露了出来。

    秦笙知道,这位大概就是朱莉安所说的那位客户的司机了。

    这人主动下车打开了后备箱,尽管箱子拎着十分轻巧,他还是没有让朱莉安和秦笙动手。积极地帮她们把行李箱放了进去,然后这人才一脸笑意地打开了后面的车门,请秦笙上车,妥妥的绅士作风。

    朱莉安这会儿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秦笙站在车旁,注意到后座的司机座位后面的那个位置已经有人坐着了,应该就是那个跟朱莉安谈事情的客户。

    那个司机还一脸客气地站在车外,用手抵着车门,笑着请她上车。

    秦笙不好再耽搁,弯着腰坐到了后座上。

    刚一上车,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这味道并不浓郁,清清淡淡的十分舒服,多半是一款专人调制的男士香水。

    秦笙本来觉得男人抹香水是一种很娘的行为,对这个一直欣赏不来。

    但是,现在闻到的这种味道却并不让她觉得讨厌。

    如果可以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话,说不定可以买一瓶,到时候作为礼物送给卡斯特?

    为了表示礼貌,秦笙并没有朝着旁边仔细看,加上车内的光线本来就不及外面明亮,她也不知道坐在旁边的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只是,这车子毕竟还是别人的。而且,人家虽说是因为朱莉安的求助才绕道来了机场,到底还是帮了她。所以,秦笙轻声用f语跟那人打了一声招呼,并且表示了自己的感激。

    “你的f语说得很不错,”旁边的男人突然开口道,“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的感觉,却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倒像是那种午睡后刚刚醒来的慵懒。即使是还未细看对方的长相,秦笙都能想象得出对方说话时的神态。

    都说法语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被人称之为“谈情说爱的语言”,秦笙这会儿算是体会到了。

    不过只是简单的两句话,这男人硬是把那种小舌的颤音,说出了一种动听的旋律,让人很容易产生一种他在耳边述说情话的错觉。

    饶是秦笙,这会儿都忍不住心头一荡。

    不过,这种感觉和感情无关,就像是看到了美丽的花朵会忍不住笑着停留,闻到饭菜的香味会忍不住深嗅一口气似的,不过片刻就习惯了。

    跟人交流的时候,总不能低着头不看对方,这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秦笙这才抬头看了过去,微笑着回答道:“你可以和朱莉安一样叫我秦,先生。”

    她没有说出自己的全名。

    和朱莉安不同,这人在秦笙看来,就是见了一次不会见第二次的陌生人,只要维持现在的基本礼貌就可以了,不必要深交,自然也就没有说出自己完整姓名的必要了。

    可刚一看过去,她就愣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实在英俊,而是因为——她记得这张脸。

    微卷的金色头发,泛着桃花的眼角,还有蓝色的眼眸。

    这人不就是朱莉安那张和孔恩利获得了并列第一的照片中的主角吗?好像是叫……阿洛德?还是个男模特儿来着?

    她在心里不确定地想到。

    现在这样近看,秦笙才发现,阿洛德的眼睛颜色和卡斯特其实是有不同的。

    卡斯特的蓝像是干净的天空,清晰而干净,是那种浅浅的碧蓝色。被他看着,就像是阳光笼罩后的碧空,温暖而愉快。

    阿洛德的眼睛更偏向于孔雀蓝,在车子里看着更是多了几分深沉,再加上微微上挑的眼角。当他看着人的时候,即便是他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也像是在跟对方调情。

    不过,一想到阿洛德的那张照片,秦笙就记起了那天跟朱莉安他们吃过饭之后,卡斯特在房间里让她做的事情,还有她亲手拍下的旖旎风光。

    秦笙脸上顿时一热,就转过头去了。

    阿洛德见她这反应,略为吃惊地皱了一下眉头。

    这女孩子虽说有些害羞,却不像是因为他,倒像是透过他在看另外的某个人。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从来都是被女人追逐的阿洛德挑了挑眉,原本还带着几分困意的眼睛这会儿清醒了许多。

    他这才有了心思,偏着头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这个从c国来的小姑娘。

    最先注意到的本来是她刚刚打招呼时的声音。

    阿洛德不知多少次被其他人夸奖,他是讲f语说得最动听的f国人。可是,刚才他居然觉得,这个c国的小女孩儿也不赖。

    至少,听到她的声音,阿洛德瞬间就有一种眯着眼睛享受的感觉,完全没有听其他国家人尬说f语的别扭。

    现在这么一瞧,才发现这小丫头长得其实也还不错。

    虽说比起他平时见过的那些女孩子,少了几分成熟的性感,却也算得上是清丽可人了。

    他不知道在c国,这样的姑娘算不算得上美丽,反正在他眼里看来却还是挺可爱的。

    小小的一只,穿着亚麻色的长衬衫,坐在这座位上,让人不由得就有一种将她抱起来护在怀里的冲动。贴身的九分牛仔裤,倒是勾勒出了她优美的腿型。比起他这样高个子的大长腿,秦笙的腿当然不算长,毕竟身高相差几十厘米呢!可是,肢体的比例却很完美,看上去腿部也很修长漂亮了。

    她有着东方人的面孔,所以在阿洛德看来还有几分稚气,像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浑身都透着让人怜惜的感觉,却又舒服地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

    阿洛德瞧了瞧这小姑娘被挽在头上的黑色丸子头,真想伸出手去戳一戳。

    当然,作为一个尊重女士的绅士,他是不可能对一个刚见面的女孩子做出这样有损形象的事情的。

    所以,在其他人看来,阿洛德只是跟秦笙打了招呼,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那个开车的司机倒是有些意外了。

    阿洛德的行为姑且不说,这个黑头发的小姑娘竟然没有叽叽喳喳地向阿洛德要联系方式?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就连他身边的这位朱莉安小姐,当初也是追着要阿洛德的电话。虽说是为了拍照,但也是有过这样的行为不是吗?

    对比而言,这小姑娘的反应也太过冷淡了些吧!

    他倒是没有什么不忿的,反而觉得挺有趣。

    也不知道阿洛德会不会觉得有些失落?这家伙每次都说那些女人烦得很,实际上还是挺享受那种众星逐月的感觉吧?以前一边暗自嘚瑟,一边还要嫌弃那些人太过热情。现在被一个小丫头冷落了,也真是……该!

    秦笙在f国还没有定下住处,所以说好了会先去朱莉安那儿住上几天,等到学校这边的事情搞定了,再搬出来。

    司机在问过了地址之后,很快就把车子开了过去。

    一到地点,秦笙不等司机过来,就主动开门下了车,当真是对车里的美男没有半分留恋的样子。

    朱莉安这会儿想的都是安顿好了之后要带秦笙去哪儿吃饭,完全没有注意到车后座的情况有什么不同。

    等到行李箱也搬了下来,她还对着坐上车的两人招了招手:“这次谢谢啦,合约的事儿确定好了以后再来联系我就行了。再见!”

    司机见没什么事了,正要发动车子离开,就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

    他很是默契地停下车子,打开了车后座的车窗。

    还没来得及走开的两人就看到后面的车窗露出了阿洛德的半张侧脸。

    他偏过头看了看秦笙,然后低声道:“你好,秦,你可以叫我阿洛德。再见。”

    说完以后,这才转过头去看了看前座的司机。

    那高个儿的汉子被他一看,这才踩了油门,开着车子很快离开了这里。

    阿洛德也说不清楚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反正就是告诉对方一个名字而已,也算是礼尚往来?至于以后都不会再见到的人,告诉对方名字有什么意义,这个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想了想,很快就把这事儿放到了一边:“下午先回家里,然后通知一下埃里克,让他尽快把……”

    看着车子离开,秦笙也没有特别在意。在她看来,阿洛德大概是反应比较迟钝?所以隔了这么长时间才突然记起来要说他自己的名字。

    朱莉安却是惊讶地看了看秦笙。

    阿洛德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停下来跟秦笙说这些话?

    她虽说也开过秦笙和卡斯特的玩笑,但心里还是觉得他们俩真的般配,半点儿没有要破坏他们的意思啊!别的不说,就卡斯特那家伙,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有了女朋友,她要是把这事儿给搅黄了,能讨到好?

    再说了,阿洛德这家伙身边桃花一向很旺,性格也没有卡斯特好,还是和秦笙不太搭的。

    “秦,阿洛德……他这个人脾气其实比较暴躁,不如看上去那么好,”朱莉安艰难地说道,“还是卡斯特更好。”

    她一边想着要让秦笙知道阿洛德不好,可又不能背着人家说坏话;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说法反而会引起秦笙对阿洛德的注意,倒是好心办了坏事儿。

    唉,她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秦笙却不太了解她的做法,反而满头雾水。卡斯特很好她当然知道,不过——

    阿洛德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秦笙倒是没有开口反驳朱莉安,只是顺着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朱莉安可不是秦笙和卡斯特这样的情场小菜鸟,哪还能看不出来秦笙根本就没有把阿洛德刚刚的行为放在心上?这才松了口气,热情地笑了起来,主动提着秦笙的那个小小的行李箱就往家门口走去:“走走走,先进去把东西放好。你看看房间里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的,等你休息好了,我就带你出去吃晚饭。”

    这会儿都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朱莉安倒是愿意带秦笙现在就出门吃东西。不过,她也知道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航班飞行,一般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胃口,只想蒙头睡上一觉。

    秦笙的精神虽然看上去还好,却也有几分掩不住的疲惫。

    朱莉安虽然自认为不是什么善解人意的性格,却也不会为了表示自己的热情好客,而不照顾别人的感受。

    秦笙对她这样的安排自然是领情的,跟着朱莉安走进了屋子。

    房子是典型的地中海风格的装修,屋子里的东西收拾得不算十分整齐,却也不是凌乱不堪,倒是很有“朱莉安”式的感觉。

    她为秦笙准备的那间卧室倒是收拾得十分干净,和外面明显是两种风格。

    也是,自己习惯什么样子,不用为了朋友而改变。但是,为了朋友准备的房间,总不能按照自己的性子来,那也太不礼貌了。

    朱莉安将秦笙的东西拿进去放好之后,又说了一下房间里的布置和卫浴分布,这才体贴地退出了房间,让秦笙能有一个安静的环境休息。

    秦笙也用不着客气,去卫生间洗漱收拾了一下,把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好,然后给卡斯特发了一条信息表示自己已经到f国了,这才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等到她醒过来,天都有些擦黑了。

    手机里没有未接电话,倒是有卡斯特发过来的消息,说已经接到了她的信息,让她好好休息,等休息完了跟他联系。

    知道他没有打电话过来是怕影响了她睡觉,秦笙抿了抿唇,担心让朱莉安久等,只回了一条消息说晚上回来之后再跟他打电话。

    秦笙走出卧房的门时,朱莉安正在客厅里摆弄着她的相机,见秦笙出来,连忙笑着说道:“你可算是醒啦,怎么样,睡得还好吗?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敲门了,免得你晚上睡不着觉。”

    秦笙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困,本来打算好了只睡一小会儿就起床的,谁知醒来以后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了。

    “走吧,我已经预约好了餐厅,”朱莉安将手里的相机收了起来,这才站起身走向了秦笙,“如果等不到你,我就该取消预约订外卖了。”

    秦笙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随便背上了小挎包,里面装着手机等她可能会用上的东西,就跟着朱莉安出了门。

    “这家餐厅的口碑还算不错,就在你的学校附近,我也算是带你提前去踩踩点啦!”朱莉安的车子这会儿已经送了回来,是一辆宝蓝色的小汽车,看着还挺漂亮的,她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经常会有你们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去那儿吃饭,而且餐厅里还有很多勤工俭学的留学生。一方面可以赚些生活费,另一方面还可以积累一些经验,他们那儿可是有提供弹琴的工作岗位的。”

    这倒是跟她家附近的那家音乐咖啡馆有些相似了。

    秦笙想了想,对这家餐厅倒是起了几分兴趣。

    不过,朱莉安如果只是想请客吃饭,根本没有必要专门跑去音乐学院附近的餐厅,还是有着这样风格的餐厅。想也知道,这是为了她才做出的决定。

    秦笙没有将谢谢说出口,只看着朱莉安说道:“那可太有意思了,我现在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呢!”

    单纯地说一句谢谢,倒不如这样捧场,让她知道自己的安排不是白费心思更好。

    “哈哈哈哈,这可不行,”朱莉安见她这样期待,果然是高兴地笑了起来,“我是带你去吃饭的,你只是看看的话,我还怎么请客呢?”

    秦笙点点头:“放心,我一定多吃点儿,保证让你下次不敢再说请客的话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到了地方。

    这家餐厅从外面看去,和其他地方没有太大的不同,装修上倒是挺有情调的。哪怕不是为了其他方面的原因,看着也让人舒坦。

    朱莉安提前有过预约,进去后一说名字,就被人带到了座位上。

    两人刚刚坐下来点了餐,就听到旁边突然有一个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秦?”

    秦笙转过头一看,乐了。

    之前朱莉安还跟她说过,f国音乐学院的老师同学经常会来这儿吃饭。没有想到,她们才刚入座不久,就真的遇到熟人了。

    跟她打招呼的,正是罗伯特——那个在交流活动的晚会后给她递名片的f国老头儿,也是f国音乐学院的知名教授。

    罗伯特的一头红色卷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还穿着漂亮的小西装,桌子上甚至还摆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大的棕发老太太,这会儿也随着罗伯特将目光移向了秦笙这边,显然是好奇谁的出现会让罗伯特这么惊喜。

    这是在约会还是?

    遇上了长辈级别的人物,秦笙当然不会坐在那儿等着对方过来,跟朱莉安一起起身,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跟他们打了招呼。

    罗伯特两人的桌子也不小,干脆让她们俩带着东西坐了过来,也方便他们交谈,免得打扰到了别人。

    “秦,这位是我的夫人,”罗伯特指着坐在他正对面的老太太介绍道,“你叫她罗伯特太太就好,哈哈哈哈……”

    “不不不,亲爱的,”老太太瞪了罗伯特一眼,然后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秦笙亲切地说道,“请务必叫我南希,我可不想被人叫做太太,一点儿也不好听。”

    罗伯特并没有打断她的意思,看向她的眼神十分温柔。

    秦笙和朱莉安两个年轻人,莫名地有了一种当了人家夫妻俩的电灯泡的感觉。还好这会儿她们点的牛排已经上来了,倒是没有让她们太过憋屈。

    “南希,这个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c国的小姑娘,”罗伯特对着夫人介绍起了秦笙,“她叫秦笙……你叫她秦就可以了。”

    他说起“秦笙”两个字的时候,发音略有些怪异,还是单独叫姓氏的时候听得更加清楚。

    “原来你就是秦?”老太太很感兴趣地看着秦笙,“你真的可以用叶子吹小曲儿吗?噢,上帝,那可真是太神奇了。”

    得到了秦笙的答复之后,南希又看向了朱莉安:“这个小丫头我也认识,朱莉安对吧?你拍的阿洛德可真有魅力,让我都觉得很喜欢呢!感觉像是年轻了一把。”

    “哼!”

    罗伯特显然也知道阿洛德的那张照片,这会儿听到南希提起,顿时不满地哼了一声,很明显是有些吃醋了。

    南希没好气地拍了拍他放在桌上的手背,这老头儿才重新露出了一个笑脸。

    看得秦笙和朱莉安只能埋头吃起了自己的牛排。

    等到晚餐结束,几人干脆往外走去,边走边交谈起来。

    “秦,你找好住的地方了吗?”南希的丈夫就是专门从事音乐教育方面的,对于秦笙这样会唱歌又乖巧的小姑娘很有好感,干脆邀请道,“我家还有空余的房间,不如你就住在我们那儿吧!这样离学校也近,还能方便向罗伯特请教问题呢!”

    国外的大学和国内不同,不是说入学以后就要住在学校里。大多数学生都是需要自己去找住处的,而且,对于从其他国家过来的留学生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很让人操心的难题了。

    有钱人家的孩子当然可以选择租住公寓,更有钱的还能自己买房。不过,还有一部分会选择家庭寄宿。

    秦笙本来正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没有想到今晚遇到罗伯特之后,还会接到这样的邀请。

    如果说是罗伯特开口,她还好拒绝。但开口的是他的夫人南希,一个热情可爱的老太太,秦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罗伯特是学校的教授,她如果住在他们家,的确会方便得多。可是,会不会有其他的问题?

    在c国的话,这种情况很容易让人想到走后门。

    不过,国外的情况显然不太一样。

    南希很快就笑着说道:“放心,你不用担心会打扰到我们。家里除了你,还有两个小家伙呢!一个是罗伯特的学生,还有一个是我们的小孙女,最近都住在家里,你们年轻人也可以聚在一起好好交流交流。”

    “唔……十分感谢您的邀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笙当然不好再矫情地拒绝,“现在我暂时住在朱莉安那里,等到学校的事情办妥了,就上门拜访,可以吗?”

    罗伯特又不是什么骗子,秦笙当然不用担心老太太会有什么不妥。而且,以他们的性格,也不是c国人习惯的那种客套式的邀约,只要是说出口的,就代表着他们是真的这么想。

    住在朱莉安那儿本来就是一个短时间的计划,就算是没有遇到罗伯特和南希,秦笙也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着手打听学校附近的住房。

    毕竟,朱莉安的公寓距离学校太远了一些,每天上学实在是不太方便。如果是在罗伯特家里,距离近,还能跟罗伯特和他的学生交流,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又有他们的孙女在,也不怕没有同性的朋友。

    不过,秦笙也不好就这么抛下朱莉安立刻离开,毕竟人家也是热情地招待了她。

    更何况,究竟适不适合住过去,也不是这么快就能决定的。

    南希也明白这一点,高兴地点了点头,把地址和家里的电话号码都说给了秦笙,看着她记了下来,这才跟两人道了别:“记得要早点过来呀!来之前打个电话,我会烤好小饼干迎接你的,可爱的小姑娘。”

    罗伯特无可奈何地看着老太太欢喜的样子,对秦笙的决定也是双手赞成:“我本来想开口的,没想到南希抢先了一步。秦,欢迎你过来。来了之后我带你去学校把手续办好,记得,一定要选我的课程。”

    同一门专业课就有好几个不同的老师开课,对于优秀的学生,老师们之间的争抢也是很厉害的。

    毕竟,将来哪个学生闯出了什么名声,对于他们老师来说也是与有荣焉。就算不为了名气,能够教导一个天资卓越的孩子,总是会心生欢喜的。

    秦笙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才坐上了朱莉安的车子往回开去了。

    “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认识罗伯特,”朱莉安好奇地说道,“他可是出了名的音乐大师!看来,我的短时间室友,将来会是一个了不起的音乐家。”

    “别开玩笑了,”秦笙笑着说道,“传出去的话,别人可会笑话我的。”

    “你们c国人呀,就是太过谦虚了,有能力为什么不炫耀出来?”朱莉安说得头头是道,“我看罗伯特夫妻俩对你的印象很好,你答应住过去是对的。虽然我不是你们这个专业的人,但不管什么事儿,总是有相通之处的。有一个大师级别的老师就近指导,绝对比自己摸黑前进来得方便。”

    她不懂音乐,但是她懂摄影。

    当然,天赋很重要,这一点她不会否认,因为她自己就是这一个优势的受利者。

    但是,一个好的指引者也是非常重要的。

    至少,如果没有她的老师在,朱莉安这会儿最多也就是某家小报或者杂志社的摄影师,远远达不到进入国际青年摄影师大赛的地步,更别说是拿到第一名了。

    其他姑且不论,单说能够联系到阿洛德,只凭她自己的关系,是不可能办得到的,还不是因为有一个地位够高的导师从中牵线?

    现在因为这张照片,她的个人工作室和阿洛德方面有了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那张照片也被阿洛德方面高价买下。她自己,更是凭借着这一次比赛打响了名气,对于以后的发展可谓是好处颇多。

    也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推己及人,就算音乐和摄影是不同的圈子,情况也应该是差不多的。

    秦笙就算是天赋好,也不可能一个人蛮干,当然得找一个靠谱的导师。特别是在f国音乐学院这样优生众多的地方,每一个学生都是学校精挑细选录取过来的,稍不注意就容易被别人超过。这样一来,有一个好老师就更加重要了。

    罗伯特在f国,甚至是在国际上都很有名气,当他的学生,绝对是一件天降的大喜事儿。

    当然,这个“学生”指的不是一个教室里上课的那种师生关系,而是私下里的师徒关系。

    直到现在为止,罗伯特也就才收了一个正式的学生,如今在钢琴方面的造诣已经算是初露头角了。

    秦笙若是能够抓住机会,别的不说,开学后反正是没有人会轻视她的存在。

    以朱莉安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跟秦笙的关系好,根本不会对她说这些话。

    秦笙当然也明白,笑着说道:“我可没有拒绝,朱莉安你就别担心啦!不过,这几天我还是得打扰打扰你了,毕竟你之前可是说过的,等我来了f国之后要带我出去好好玩一玩。”

    “当然,这我可不会忘!”朱莉安见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这才笑着回答,“只要你不觉得累,我可以把你接下来的时间全都安排的满满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有这个打算。”

    说着,她就朝着秦笙挤了挤眼睛,分明就是在打趣她和卡斯特。

    秦笙也已经习惯了朱莉安的这种性格。

    之前在c国,当着卡斯特的面她就能开口调侃,更何况还是现在?真要因为她说一次自己就害羞一次,那可真是说不下去话了。

    所以,秦笙面不改色地说道:“不错,等学校的事情提前办好,我就打算去给卡斯特一个惊喜。所以,你如果想让我陪你的话,可要抓紧时间了。”

    “好吧,还得跟卡斯特抢人呢!”朱莉安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姑娘怎么就不害羞了呢!

    不过,看她和卡斯特感情很好的样子,朱莉安也为他们高兴,总算是把阿洛德的事情全然放下了。

    等到回了朱莉安的公寓,两人洗漱了一番就各回各屋休息了。

    秦笙下午睡了不少时间,这会儿还没有什么睡意,干脆拿出了电脑,先发了一条消息问卡斯特歇息了没有。

    对面很快就拨回了一个视频通话的申请。

    看来,卡斯特已经等了不少时间了。

    秦笙赶紧点了接受,心里多了些歉疚。本来是打算跟朱莉安出去随便吃点儿东西就回来跟卡斯特联系,没有想到会这么巧,正好遇到了罗伯特,所以多聊了一些时间。这么算下来,在餐厅耽搁的时间不短,倒是让卡斯特久等了。

    镜头那边很快就出现了卡斯特的身影。

    他身上还裹着白色的浴袍,头发湿湿地贴在头上,配上他的表情,就像是一只落水了的金毛犬。

    秦笙却忍不住想起了他围着浴巾时的模样,想让他去穿上衣服,可现在天色已晚,本来就快休息了,也不好让人家瞎折腾。更别说本来就是因为她才耽搁到了现在。

    “笙笙,你吃完饭了?”卡斯特一看到秦笙就笑了起来,“吃的还习惯吗?你现在住在朱莉安那儿?感觉怎么样?实在不行的话,我让陈过来办置一处房……”

    “不用了不用了,”她只在f国待一年而已,卡斯特也是在西班牙发展,哪里用得着在f国置办房产?“我住得挺好的,今天出去吃饭,还遇到了之前在c国认识的罗伯特教授,他的夫人已经邀请我住到他们家去了。等过几天我处理好了其他事情就会搬过去,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卡斯特也知道罗伯特,之前秦笙跟他提过这位教授,“如果有其他需要的,一定要告诉我。”

    这种家庭寄宿的方式在国外十分正常,更别说罗伯特还是学校的老师,而且在国际上都很有知名度。听秦笙这么一说,卡斯特就放下心来了。当然,他还是没有打消到时候要去f国亲眼看看的打算。

    “好,一定不会瞒着你的,”秦笙笑着点了点头,“我这边就差办理入学手续了,你呢?球队的情况还好吗?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也很好,”卡斯特一双眼睛一直看着秦笙,舍不得离开似的,“队友们都很高兴我能回来,虽然一开始有些不太习惯,但现在已经好多了。今天,我还和他们踢了一场练习赛,效果不错。”

    他知道,自己如果只说一切都好,秦笙肯定不会放心。就好像秦笙如果那么说,他也会不停地猜测对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不想让他担心,所以才会瞒着不说。

    所以,卡斯特很老实地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他刚刚回来不久,自然不会这么快就转变过来。之前在c国,不管是陈贤,还是刘宇文等人,卡斯特都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过渡期,才慢慢适应了他们的存在,不至于身边一有人接近,就立刻身体僵硬地想要躲避开来。

    好在帕布罗他们本就是跟他十分熟悉的队友了,稍加训练很快就融入了进去。

    可是,队友们熟悉,真正上场比赛的时候,那些对手可不是什么朋友。

    他如果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渡期,不等他完全适应,比赛就该结束了。

    针对这个问题,最近教练都有意识地安排他们和其他队伍进行友谊比赛,就是为了帮助卡斯特尽快适应过来。

    虽说有些小麻烦,但也比卡斯特之前的情况好得多。至少,大家是真真切切看到了他恢复的希望。

    对于这一点,球队的人对据说已经到了f国的秦笙愈发感激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不得空,一群帅小伙儿说不定会拾掇着卡斯特,一起到f国来看看这位唱歌的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虽然卡斯特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但秦笙也是陪着他走过那段时间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卡斯特其实并不轻松?

    当初放慢了节奏适应刘宇文他们的配合,卡斯特每场比赛下来都是满头大汗,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快节奏地方式?

    不过,卡斯特的眼神却是发亮的,显然这些辛苦比起他回到绿茵场上的喜悦,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秦笙没有说什么丧气话,反而主动开口鼓励:“那就好,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卡斯特,继续加油,我希望到时候可以亲眼看到你出现在赛场上。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冠军的奖杯呢!”

    “我记得的!”卡斯特用力地点了点头,有头发上的水珠滴落下来,他把毛巾搭在头上随意地擦了擦,“到时候我把入场券寄给你,我希望能够让你看到我回归后的第一次比赛。笙笙,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相信你,”秦笙笑了,“你什么时候让我失望过?”

    说着,她戳了戳屏幕上卡斯特的脸:“好了,快去吹干头发休息吧,我也该去睡觉了,以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

    如今正是关键的时候,秦笙可不想让卡斯特突然感冒。

    见秦笙打算休息了,卡斯特这才依依不舍地跟她说了再见,然后关上了视频。

    刚一关了电脑,他就突然记起来了一件刚刚忘记的事情——

    罗伯特的另一个学生好像也是住在他家的?好像还是个男生?

    ------题外话------

    ps:吃了一天的喜酒,感觉身体被掏空_(:3」∠)_

    新的角色出现,你们可不要移情别恋,忘了还在球场的小金毛呀!

    谢谢不语、sylvia、饼饼的鲜花,谢谢sophia、轩轩、夏末、雪儿、ace、不语、恩雅、小春、刘刘、sylvia、妖蝶、小九、牧儿、wei*d9、卿儿、stellar的月票,谢谢不语、雪糕、非鱼、卿儿、stellar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小瘾的打赏(*/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