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1 秋日私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这边完全没有想到卡斯特纠结的问题,视频挂断之后就放松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朱莉安就拎着买好的早餐回来了,见秦笙已经起床,赶紧把东西放到了桌上:“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这样子还真不像是经过了国际长途飞行的人呢!”

    “当然是因为你的房间布置得太舒服了,让我休息得很好啊!”秦笙坐到桌边,笑着看向了朱莉安。

    朱莉安摇了摇头:“我现在可算是知道卡斯特那家伙怎么会陷进你这个坑里的,长得漂亮还会说话,我都想跟他抢人了。”

    “好呀,”秦笙之前只跟朱莉安见过一次,后来都是电话或者网络联系,没有想到来到f国之后,两人的关系倒是突飞猛进起来,“我没有意见的。”

    “我可没有那个胆量,”朱莉安把早餐递给了秦笙,耸了耸肩道,“我担心自己会被他和那些疯狂的球迷给撕碎了。”

    秦笙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牛奶,没有搭腔。

    “吃完了之后我带你去几个好地方,”朱莉安也不客气,咬下了一大口面包,吞咽下去之后才说道,“那些大家都知道的景点我就不带你去了,到时候你的那些同学可能会组织什么集体活动一起过去。而且,卡斯特过来你们也能去逛逛。我今天就带你去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好地方。”

    “这个当然好,”秦笙对于去哪儿玩并不在意,只是领略一下f国特有的风光也算是不错的体验,“就听你的安排,大导游。”

    没过多久两人就解决完了早餐,带上必要的东西之后,这才结伴出了门。

    朱莉安开的依旧是昨晚的那辆宝蓝色的车子,在白天的阳光下看上去更加漂亮了一些。只不过从骚包的程度上来讲,还是阿洛德的那辆鲜红色的小轿车更甚。

    车子大概开了快半个多小时,车外的景色已经开始从川流不息的现代化都市,慢慢变地有些安静,周边的楼房也渐渐从高楼大厦往低矮的平房过度。

    又过了几十分钟的样子,秦笙就看到车外有一大片鲜红色闯进了眼帘。

    那是一片极美的玫瑰园。

    她把车窗摇开,远远的就能够闻到随风而来的玫瑰香气,郁郁芬芳,好像整个人都浸泡在了玫瑰花香之中。

    空气里也多了几分在都市中没有的清新,连肺部都像是经过了这美景的洗涤。

    “太漂亮了!”

    秦笙看着车外的玫瑰园,忍不住赞叹出声。

    “好看吧?”朱莉安特意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子,在驾驶座上头也不回地说道,“这儿可是一处私人庄园,只对很小一部分人开放。如果不是老师的关系,我还进不来呢!”

    秦笙对什么特殊关系并不在乎,不过这片漂亮的玫瑰的确是令人惊艳的。

    “你先别急着赞叹这里,园子里面还有其他风景呢!”朱莉安对秦笙的反应没有什么惊奇的感觉,因为她第一次跟着老师过来的时候,也是这副表现,甚至因为性格的原因,她表现出来的比秦笙此时还要夸张得多,“这儿其实应该算是一处酒庄,他们的葡萄酒才是一绝,保管让你喝到上瘾!”

    说着,朱莉安已经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一看就是有些馋酒了。

    秦笙虽说并不嗜酒,但也没有乖宝宝到滴酒不沾的地步。不仅跟宿舍的好友们聚餐的时候会少喝一两杯啤酒,家里珍藏的红酒,逢年过节他们一家人也会拿出来品尝品尝。甚至因为秦老爷子的缘故,她还会品如今年轻人大多不太习惯的白酒。

    当然,作为女孩子,在酒水上面不会有太大的瘾,最多就是浅酌一二,算是文雅之士的一个习惯了。

    这些,在秦家也是很常见的。

    更别说有的特别酿制的酒水,女孩子少喝一些还能养颜美容。

    所以,这会儿朱莉安提起酒庄的葡萄酒,那馋样儿倒是让秦笙起了几分兴趣。

    车子从玫瑰园中间的车道上缓缓驶过,然后开进了那一片漂亮的园区,等到进了大门这才停了下来。

    朱莉安和秦笙下了车,将车钥匙递给了泊车的小弟过去将车停好,她们俩则是背着随身的小包轻身而行。

    没走多久,秦笙就见到了一大片葡萄园。

    这儿的规模甚至比外面的玫瑰园还要大,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会儿藤上已经结了一部分的葡萄,只是有一小部分的颜色看上去还没有完全成熟。

    “如果再过一段时间,我们还能摘葡萄玩儿呢!”朱莉安看了看那些葡萄,“现在还不行,摘下来口感会不够好,酿出的酒也不够香。”

    那样子,活脱脱的一个小酒鬼的形象。

    秦笙被她这样子逗得一乐,抿着唇笑了笑。

    朱莉安突然一拍掌:“对了,我来给你照一张照片吧,你还能发给卡斯特让他解解馋。”

    她这样随口就调侃的喜好,秦笙都已经习惯了。

    想了想,也不拒绝,拿出手机递给了朱莉安:“那你可得拍得好看一些,否则我可要传出去破坏你这未来摄影大师的名声了。”

    “嗤!”朱莉安信心十足,“其他的我不敢跟你保证,拍照?包在我身上!保证让卡斯特看得舍不得放下。”

    “没错,哈哈哈哈,朱莉安在拍照,特别是拍人上面还是很有天赋的,小姑娘你不用担心。”

    一边的葡萄园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两人转身一看,就见三人从那边的小道上走了过来。

    其他两人秦笙不认识,不过站在他们旁边的那位,昨天她刚刚见过,可不就是那个和卡斯特一样,一头金发的阿洛德吗?

    阿洛德看到她也有几分意外,对着她挑眉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朱莉安却一下子惊喜地走了过去,对着刚刚开口的那位说道:“老师,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去y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

    被她叫做老师的那位是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衣裳,看上去倒是挺和气的。

    而他旁边的那位,比他看上去大概年长了十多岁的模样,头上已经有了些花白的迹象,还留着一缕小胡须,颇有几分富家翁的感觉。

    “弗兰克,你瞧瞧,你瞧瞧!”朱莉安的老师对着旁边的那位说道,“分明是这丫头跟着人家小子跑去了c国,结果说好的几天时间,却待了快一两个月都不回来。好不容易见到人,倒是倒打一耙怪罪起我这个老师来了。”

    被他叫做弗兰克的,正是这酒庄的主人,笑着抹了抹那缕小胡须,这才乐道:“得了吧鲍曼,谁不知道你疼这丫头,何必做出这副模样?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是朱莉安在c国交的新朋友吗?”

    朱莉安见他们注意到了秦笙,连忙热情地给他们介绍:“对,这是我在c国认识的好朋友,秦笙,你们和我一样叫她秦就可以啦!她接下来一年会在f国音乐学院学习,最近刚到f国,所以我就带她过来玩玩儿,没有想到正好遇到老师了。我跟你们说,秦唱歌可好听啦!昨天遇到罗伯特教授,他和他的夫人南希还对秦称赞不已,邀请她住到他们家里去呢!”

    “罗伯特?”弗兰克惊讶地看了一眼秦笙,“是我认识的那个罗伯特?”

    “没错!”朱莉安点头,“弗兰克,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这一下子,几人看向秦笙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亲切。

    到目前为止,能够住进罗伯特家里的,除了他的家人,也就只有他唯一的那个学生了。这个小姑娘居然也能有这样的待遇,难道是罗伯特终于又有了要收徒的打算?

    能被那个家伙看中的人,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女孩儿,估计不简单呀!

    秦笙听到朱莉安对她的介绍,并没有露出什么骄傲的样子,就算提到了罗伯特,也依旧淡定,并没有想要拿出来炫耀的想法。当然,也不会让人觉得她畏畏缩缩。

    这样子,让弗兰克和鲍曼对她的印象更好了一些。

    朱莉安这才对着秦笙介绍起了她的熟人:“秦,这个是我的老师,鲍曼,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的。这位是弗兰克,他就是这个酒庄的主人,你可要跟他好好认识一下,或许能让他献出一瓶美酒作为见面礼?至于剩下的阿洛德,昨天已经见过了,我想就不用再介绍了吧?”

    秦笙随着她的介绍,一一跟两位长辈打了招呼,在他们的要求下直呼了对方的名字。

    到了阿洛德这里,听见朱莉安的话,两人都是无奈地点点头,然后握了握手算作是打了招呼。

    弗兰克和鲍曼这才说道:“那我们就先过去了,你们年轻人就留在这儿好好玩玩吧!阿洛德,你也待在这儿。”

    见朱莉安还要说什么,弗兰克赶紧笑着说道:“放心,朱莉安,给你的朋友的见面礼会准备好的。另外还会开一瓶我珍藏的美酒,怎么样?待会儿玩够了就带着秦过来前厅吧!”

    一提到弗兰克珍藏的美酒,朱莉安两眼都亮了起来,哪还会想到她刚刚是要说些什么?点点头连忙催着他们快去,就怕多耽搁一会儿弗兰克又要后悔了。

    等到老师和弗兰克都走远了以后,朱莉安这才对着秦笙说道:“弗兰克往日里可小气啦!就知道拿普通的酿酒糊弄我,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这么大方。秦,你待会儿可得小心了,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要求!”

    说着,也不等秦笙回答,她就拿着秦笙刚刚递给她的手机,轻轻推了推秦笙:“快快快,去那边站好,我来给你拍照!”

    她倒是把站在一旁被弗兰克两人硬留下来的阿洛德给放到一边了。

    秦笙被她推着走到了一株葡萄藤下。

    之前只有她和朱莉安两人,看到漂亮的风景,拍一张单人照作纪念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都是女孩子,还是朋友,有什么好别扭的?

    可是,这会儿突然多出了一个俊俏的年轻男人。因为朱莉安的话,这会儿阿洛德干脆坐在了一边的石凳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边,很明显是想看看她们是怎么拍照的。

    秦笙顿时就有些不太自在了,总觉得手脚怎么放都不妥当。

    “嘿嘿嘿!”朱莉安见她这样子,停下了拍照的姿势,“秦,这样可不行呀!这照片拍出来,你家卡斯特还以为我真的要调戏你呢!那他不得突然从西班牙过来找我报仇?”

    秦笙被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想到卡斯特吃醋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倒是忘记了一边的阿洛德。

    朱莉安是做惯了摄影工作的,就这么一瞬间立刻举起手机抓拍到了她最满意的那个画面。

    她不愧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即使是用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也依旧完美。

    秦笙走过来跟她凑在一起看了看。

    屏幕上她的脸被阳光照射着,有几分少女浪漫式的朦胧感,嘴角带着笑意,眉眼弯弯,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十分令她开心的事情。背景中的葡萄藤随意地舒展着,为照片上平添了几抹绿色,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或青或紫的葡萄的影子。

    秦笙穿着那条棉质长裙,搭配着浅紫色的针织衫,和着风景完美地融为一体。

    “你拍的可真好……”秦笙由衷地赞叹道,“以后如果想赚外快,我建议你可以去给明星们拍写真。”

    “这是个好主意,”朱莉安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到时候赚到了,我就请你吃饭。”

    说着,两人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咦?阿洛德那家伙怎么不见了?”朱莉安正打算招呼了几人去前厅,“刚刚不是还坐着这儿吗?”

    秦笙抬头一看。

    果然,刚才拍照时还在的人,就在她们俩头挨着头一起看照片的时候,不知道去了哪儿,已经不在原地了。

    秦笙心里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虽说阿洛德在这儿也很安静,但毕竟也算是一个陌生人,她心里总是有几分不自在的。

    不过,他和传闻中的样子倒是有些不同。

    “没想到他的脾气看上去还挺好的,”秦笙不经意地随口就说了出来,“倒是没有娱记报道的那么夸张。”

    朱莉安倒吸了一口凉气,摇了摇头:“你可别被他的表面给骗到了,我当初可是亲眼看过他跟人打架的,那酒瓶子‘啪’的一下就砸到了人家脑袋上,顿时就开了花!原因是那位潜进了酒店跟踪他,想要拍到什么大新闻。”

    虽说狗仔是过分了些,但一言不合就砸瓶子,还是让朱莉安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秦笙没有想到看上去脾气还不错的人,居然这么凶残。

    不过,阿洛德怎么样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刚刚也不过是随口一提。这会儿听朱莉安说完,秦笙就转头问起了其他事情:“这酒庄里面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能拍照外传的?”

    “没有没有,”朱莉安笑了,“只要你不把弗兰克的酿酒配方拍下来,那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不过,这酿酒配方估计得去弗兰克的脑子里拍了。真要是可以这么做,那我就是冒着被他打一顿的风险也早就做了。”

    秦笙被她这一提到酒就犯馋的样子逗得一乐,拿起手机往葡萄园那边随手拍了一张照片。

    这技术当然不如朱莉安,也没有讲究什么构图啊角度之类的东西。但这葡萄园本身就够美了,随手一拍都是美如画。

    就秦笙这样不经意地一个动作,拍出来的照片也很漂亮。

    她看了看,用不着后期修图,就直接传到了自己的微博上面。

    她可是答应了方冰这个经纪人,在国外学习的期间,时不时地要去微博除草,刷一刷存在感。虽说一年的时间免不了会有大部分粉丝掉落,但能维持住的还是尽量维持不是?哪怕能够多几个坚持下来的粉丝也好,到时候,这些人会自动变成她出道以后的铁粉。

    自从她在微博上宣布要去f国留学一年的消息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更新动态。

    虽然只是一张没有人影的风景照,却还是让正守着她的消息的粉丝们激动起来。

    “好漂亮,这是什么葡萄园吗?我看到好多的葡萄啊,突然好想吃。”

    “虽然已经知道笙笙要去f国了,但是现在看到定位,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笙笙你一定要经常更新状态,让我们知道你的现状呀!”

    “我只想知道,直播间以后还能继续吗?笙笙你是在游葡萄园?可不可以打开直播带着我们一起呀,不说话也可以,只要让我们看看你。”

    “求露脸,求爆照,我不想看葡萄,只想看你!”

    “居然已经去f国了,至今不敢相信。笙笙你要快点回来啊!”

    ……

    秦笙没有看到这些消息,在传好了照片之后,她就退出了app,然后给卡斯特发送了刚才朱莉安给她拍的那张照片。

    卡斯特这会儿正在球场上跟几个队友练习射门,放在旁边的手机闪烁了一下,他并没有注意。

    倒是过来歇口气顺带喝水的帕布罗看到了。

    他们这群人相互之间算是没有多少秘密的,彼此都可以查看手机的那种,有时候倒是比他们的女朋友还要亲密。

    毕竟像现在这种一部分人在训练,没空看消息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上面有什么通知,都可能会错过。

    所以,一般看到了有电话或者消息进来,关系好的朋友是可以帮忙接收一下的。

    卡斯特在受伤去c国之前,和他关系最好的就是帕布罗了。

    虽说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

    帕布罗是一个特别爱玩儿的大男孩儿,女人缘很好,不管走在哪儿都能够交到朋友。

    对于卡斯特这个兄弟,他也算是操碎了心。

    以前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白瞎了那张俊脸;后来就担心他会因为受伤一蹶不振,再也不会回归球场;现在更是担心他不知道怎么谈恋爱,会被那个好不容易交往的神奇c国姑娘给抛弃了。

    可以说,卡斯特的亲妈都没有他操心的问题多。

    卡斯特对于这个好朋友,表面上是各种嫌弃,但实际上还是十分纵容的,少有的几次去酒吧的经历,也是为了庆祝球队的胜利或者是帕布罗的生日party。

    这会儿看到卡斯特的手机亮了一下,分明是有新的消息过来了。

    帕布罗也不知道是不是教练那边有什么事儿,没有多想,直接拿起手机点开。

    刚打开屏保,就看到了那张合照。

    虽说看不见两人的脸,却也能认得出高个子的那个就是卡斯特。

    帕布罗被这无形的秀恩爱举动弄得一阵牙酸,没有点进手机主页,直接从这儿点了未读消息。

    然后就看到一张照片跳了出来。

    照片上的年轻女孩子站在沐浴在阳光中的葡萄藤下面,对着镜头开心地笑着,几乎能够看见她眼里迷人的光晕,粉嫩的春色在白皙的脸颊上看着就很可爱的样子。

    那头海藻般的黑发披散着,配上这身裙子和浅紫色的上衣,看上去着实美丽动人。

    这是一个以他的眼光都觉得很漂亮的小姑娘。

    只不过,因为东方人的容貌特征,看上去略小了一些,像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十几岁小姑娘。

    “啧……”帕布罗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嘴里嘀咕着,“卡斯特这家伙,可真行呀!”

    难怪都不给他们看那姑娘的照片,敢情还是个小美人儿。

    “你躲在这儿偷乐什么呢?”他突然感觉到肩上多了一只手,转过头去,却是气喘吁吁走过来的库珀。

    库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没有什么稀奇的:“这不是卡斯特的吗?怎么,教练有事儿?”

    “不不不,”帕布罗看了看,卡斯特现在还没有过来,赶紧对着库珀笑了一下,“嘿嘿,你想不想知道卡斯特的小女朋友长什么样子?”

    “你知道?”库珀看了看他,“你确定不会被卡斯特揍一顿?”

    “哎呀,我和他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帕布罗大大咧咧地坐在那儿,抬头灌了一口水,“你就说你看不看吧,如果不看的话,我可……”

    “看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当然是看卡斯特那小子的女……”帕布罗张口就接。

    说到一半,他才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

    这声音好像是从后面传来的,不是正在他面前的库珀啊!而且,听着怎么就这么熟悉呢?

    帕布罗转头一看,站在那儿的可不就是卡斯特吗?

    卡斯特刚从球场上下来,头上都是汗水,这会儿正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在脖子上擦着汗。本来只是跑过来休息休息,看库珀和帕布罗这神秘兮兮的样子,就忍不住开了腔。

    谁知道,帕布罗会是这个反应。

    而且,貌似还跟他有什么关系?

    卡斯特垂眸一看,就发现对方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的手机。

    若是从前,他当然不会在意这些,毕竟大家都习惯了的。但是现在……万一笙笙给他发了什么情话呢?怎么能在他还没看到的情况下,就让这些家伙抢了先!

    卡斯特把毛巾往旁边一甩,直接夺过了自己的手机:“以后不给你们看了。”

    “为什么?”帕布罗张大了嘴,“你这家伙……一谈恋爱连兄弟都不要了吗?”

    “要你干什么?帮我吃饭?”卡斯特可不会被这家伙的样子给骗到,斜睨了他一眼,“反正我都跟教练说过了,平时在训练的时候,有消息就发给本恩或者你。如果是在家里,发给我了你也看不到。”

    “好吧,其实你就是不想让我看到你和那姑娘的消息吧?”帕布罗忿忿不平地念叨着,然后得意地笑了笑,“不过我还是看到了她长什么样子!”

    卡斯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虽说他的手机壁纸上是偷拍的秦笙的照片,但是如果要进入壁纸,是需要他设置的单独密码的。只是从屏保状态中自动读取消息或者接电话,根本看不到那张照片,那么帕布罗是怎么知道的?

    卡斯特倒是没有想过帕布罗会吹牛,直接就点开了手机,然后就看到了秦笙发过来的那张照片。

    这照片在帕布罗这个旁人看来都很漂亮,更何况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卡斯特?

    他几乎是瞬间变柔软了眉眼,脸上都控制不住地出现了一抹笑容,看得旁边的帕布罗和库珀都忍不住抖了抖。

    妈的,他们只看过卡斯特在球场上射门后肆意的大笑,或者是被惹怒以后不屑的冷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对着哪个人露出这种自带柔情效果的笑容啊!哪怕是对着以前他们认为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终生伴侣的足球,这小子都没有这么深情。

    这会儿突然看见,两人都是一个哆嗦,感觉世界都颠覆了。

    就算从卡斯特的经纪人陈贤那儿知道了他和那个c国姑娘的事情,也知道这小子喜欢人家喜欢得不得了,可真正看到这一幕,还是觉得好奇特的样子。

    卡斯特看完了照片,这才想起来帕布罗也看过了,还是在他之前第一个看的,甚至还拿这一点跟他嘚瑟。

    他看向了帕布罗,得意地笑了一下:“看到了又怎么样,她还是我的女朋友,跟你没关系。”

    “你别拉我,”前些日子刚跟小情人分手了的帕布罗一脸悲愤的对着库珀说道,“我今天非得揍他一顿不可。”

    库珀连忙举起了双手:“去吧去吧,我举双手赞同,绝对不会拉住你的。”

    帕布罗被他一噎,干脆眼珠子一转,对着其他人叫道:“卡斯特的女朋友传照片过来了!你们难道不想看看吗?我可是第一个看到的,长得可漂亮可惹人疼啦!”

    他这声音一出,队里的其他人赶紧看了过来,一溜烟地就往这边跑。就连平日里表现得比较稳重的队长本恩,这时候都是跑在第一个的。

    谁叫卡斯特表现得那么神秘,让他们对他那个传说中帮他克服了心理障碍的神奇女友好奇了好长时间了。

    这会儿听到帕布罗都已经看到对方的照片了,他们还能忍?

    卡斯特甚至都来不及躲开,就被他们一群人给扑倒了,直接抢起了手机,当先一个正是被他打击到了的帕布罗。

    卡斯特被这群人折腾的又是一头大汗,嘴里跟他们不停地吵吵嚷嚷,脸上却多了几分笑容,看上去竟比阳光还要灿烂。

    不远处的陈贤正在跟教练一边走一边商量着卡斯特回来之后的后续事项,本来以为会看到大家在球场上训练的样子,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一群小伙子挤作了一团。

    难怪以前会有球迷怀疑卡斯特不交女朋友是因为跟队友有什么奸情,瞧瞧,这人挤人的样子,哪有他们平时在媒体面前的模样?

    教练看了看,倒是没有过去说什么斥责的话,反而对着陈贤笑道:“看来,卡斯特的情况的确恢复得很好,自从他受伤以来,我都快不记得这孩子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了。对了,他那个女朋友据说也到了国外,还是在离这儿不远的f国?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不只是帕布罗他们,教练也对秦笙很是好奇的。

    毕竟,卡斯特之前的状态有目共睹,他们都快要放弃希望了,甚至陪着他一起疯狂地做出了让他去c国寻找一个“声音”的决定。没有想到,会回来一个恢复了笑容的卡斯特。

    连心理医生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居然让一个小姑娘给做到了。

    他们怎么可能不好奇呢?

    偏偏卡斯特还瞒得死死的,就是不给他们看人家的照片。这好奇心越是挤压就越是明显,就连教练都忍不住问起了陈贤。

    “唔……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陈贤笑着回答道,“唱歌非常好听,你看卡斯特这样子就知道了。如果你见到了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是个好姑娘就成!”教练朗声笑了起来,“最让我操心的就是卡斯特这小子了,现在有人管着,那当然是再好不过。”

    他们俩看了看不远处已经跟队友对着一部手机笑闹在一起的卡斯特,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还在f国的秦笙不知道自己的一张照片传过去居然会被卡斯特的队友抢先看到了,而且还因此引发了一场“大战”。最后,卡斯特不得不被迫屈从于队友们的淫威之下,一脸炫耀地拿着他相册里的照片跟他们介绍自己的亲亲女友。

    这会儿,秦笙正和朱莉安离开了后面的葡萄园,往前厅走去。

    除了之前遇到的鲍曼和弗兰克,这会儿前厅里还多出了其他几个人,有男有女,有中年人,也有一两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刚才突然离开了的阿洛德也在这儿。

    见到秦笙和朱莉安走进来,阿洛德愣了一下,端着手里的酒杯对着她们举起来点了点头。

    朱莉安一看到杯子里的葡萄酒就是一乐,赶紧过去自然地端起了两个杯子,一个自己拿着,一个递给了秦笙:“秦,你尝尝看,弗兰克这儿的酒可真是棒极了!我从上次过来,就一直惦记到现在呢!”

    秦笙被她说了一路这酒有多么多么好,也早就有了几分好奇,这会儿终于见到了实物,连忙接了过来。

    漂亮的深红色液体在玻璃制成的高脚杯里轻微晃动着,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看上去格外美丽。

    秦笙轻微地晃动了一下杯子,凑近闻了闻。

    就闻到了一阵轻微的葡萄酒的香气进入鼻腔,好像突然就有了些醉意。

    至少,目前从色泽和气味上分辨,这酒是真的不错。

    她浅浅地尝了一小口。

    甘美纯正的味道一下子在唇舌之间蔓延开来,先是酿制酒类的微苦,然后很快就有葡萄特有的清甜弥漫上来。

    这种完美的滋味儿,一下子就让秦笙喜欢上了。

    难怪,朱莉安会对这里的酒念念不忘。

    “怎么样?是不是很棒?”朱莉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急于跟小伙伴分享自己喜欢的零食的小朋友,这会儿甚至来不及品酒,两眼都望着秦笙,期待着得到她的评价。

    “的确很棒!”秦笙笑着比划出了一个大拇指,“谢谢你的推荐。”

    “我就说吧?”朱莉安这才自己端着杯子浅酌了一口,“这可是我品尝过的最美味的葡萄酒了。”

    “朱莉安你又在惦记我的酒了!”弗兰克笑着走过来,然后看了看秦笙,“小姑娘,玩儿的还高兴吗?待会儿吃过了午饭,让朱莉安带你到后面的园子里去看看,那儿的风景更漂亮。”

    “谢谢你弗兰克,”秦笙连忙道谢,“你的酒庄可真是太美了。”

    她的赞叹十分真挚,声音也轻柔动听,让弗兰克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连忙带着朱莉安和秦笙往他的朋友们那边走去。

    朱莉安的老师鲍曼本来正在跟那群人聊着天,见他们三个走过来,赶紧停下来为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朱莉安作为鲍曼的学生,他们都已经见过面了,大概的印象还是有的。不过,秦笙倒还是一个新面孔。

    这会儿见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小丫头,大家也起了几分兴趣,特别是在听了弗兰克的话以后。

    “秦,我们这儿光是品酒没有什么趣味,”弗兰克说道,“这里有一架钢琴,可以麻烦你给我们弹首曲子吗?”

    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已经轻声问过了朱莉安,确定秦笙真的会弹钢琴,而且弹得很好,这才开了口,免得好心办了坏事儿让小姑娘下不来台。

    旁边的朱莉安赶紧拉了拉秦笙的衣袖,很明显是让她赶紧答应下来,对她会有好处。

    秦笙看弗兰克对她眨了眨眼,又见朱莉安在旁边扯着她的袖子,心里大概也就知道了——那群人里肯定是有什么地位不低的大人物,而且是在音乐方面的。

    她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不至于把送上门来的机会往外推,也没有清高到不在乎任何人的程度。

    所以,听到弗兰克的话以后,她笑了笑说道:“我很荣幸。不过,如果弹得不好,大家可别笑话我。”

    说着,还露出了几分小女孩儿似的害羞的笑容。

    在这儿的除了秦笙和朱莉安,就只有阿洛德这么一个年轻人了。其他都是些中老年人,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

    现在看见秦笙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丫头,难免就有了些属于长辈对晚辈的慈爱。

    听她害羞地这么一说,其他人就乐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话的,小姑娘你尽快去弹。”

    “哈哈哈哈,放心放心,我们可不像老弗兰克那么爱开玩笑,保证不会笑话你!”

    弗兰克被他们这么一打趣,赶紧瞪了瞪眼睛,然后才对着秦笙说道:“秦,你尽管去,谁敢笑话你,今天这酒他可就别想再喝一口了。”

    在这些人发话之前,弗兰克自然不好多说,免得让他们心中不适。

    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弗兰克再开口维护,既能让大家知道他对秦笙的看重,又不会有什么反感的心思,就像是朋友之间开的一个小玩笑,无伤大雅。

    大家都已经这么说了,秦笙还有什么可推辞的?

    她直接走到了旁边的钢琴前。

    眼前的钢琴显然保养得很不错,琴上一点儿灰尘也没有,黑色的琴身看上去非常漂亮,清晰地可以照出人影。

    秦笙俏皮地拎着裙摆对着大家行了一个礼,这才在钢琴前坐了下来。

    她随意地弹了几个键,发出来的声音非常动听,显然没有什么故障。

    秦笙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着,然后想到了一首比较适合的曲子,没有多说,直接就开始了她的弹奏。

    其他人这会儿已经全都安静了下来,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站着,齐齐地看着这边,连手里的酒杯都没有往嘴边送,认认真真地准备欣赏她的表演。

    哪怕这只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小女孩儿,他们也给予了最大的尊重。

    很显然,这些人都是些很有教养的绅士、夫人。

    钢琴在国外算是非常普及的一种乐器了,家里但凡是条件不算差的,几乎都会学上一点儿。

    在这儿的几位,有在这方面十分精通的专业人士,也有略懂的业余爱好者。

    本来听弗兰克让秦笙为他们弹奏一曲,又听秦笙那么一说。

    他们可不知道什么c国人的自谦,只当秦笙是真的不太擅长钢琴,所以才那么一说,免得被大家笑话。但能让弗兰克叫出来表演,应该也不至于差到不能入耳。

    本来都做好了随意听一听,然后给出些善意的提议的准备。没有想到,等到琴声刚一响起,他们就是一愣。

    这首曲子他们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a/comme/amour》,c国译名《秋日私语》,法国作曲家保罗·塞内维尔和奥立佛·图森所写,原演奏者理查德·克莱得曼。

    保罗·塞内维尔被称作是音乐魔术师,《梦中的婚礼》、《致爱德琳的诗》这一类的乐曲都是出自他的手。他在f国成立的音乐城堡达芬唱片,也是世界新浪漫音乐潮流的第一品牌。

    《秋日私语》的原演奏者理查德·克莱得曼更是f国出了名的天才,五岁习琴,十六岁自作曲。

    现场的几乎都是f国人,也都接触过钢琴,当然不会不知道《秋日私语》这首曲子。

    所以,秦笙刚一弹奏,他们立刻就听了出来。

    这首曲子比起秦笙在交流活动晚会上所弹奏的炫技曲《钟》来说,难度小了许多。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容易让人听出不同。

    秦笙在钢琴上的造诣是经过了很多人的认可的,就连秦老爷子也说过这个孙女天赋极好的话。

    这会儿当然不会让人失望。

    本来以为是一个弗兰克认识的小家伙,过来弹奏只是凑凑趣儿,顺便还可以让大家指点一二。没有想到,这姑娘弹得竟然这么好!

    其他人脸上都带有几分惊喜。

    阿洛德本来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的,这会儿也已经站起身来,手中的酒杯被他放到了一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觉得这小丫头有些意思,和她互换了一下名字,并没有想太多。他甚至没有想过两人还会再见。

    第二面就是刚才在葡萄园了。

    跟鲍曼和弗兰克他们听到朱莉安说话的声音时,阿洛德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这个一头黑发的小姑娘。她会不会也跟着朱莉安一起过来了?

    果然,一走出小道,就看见了她们俩站在那儿。

    穿着裙子的她看上去比前一天多了几分甜美,阿洛德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弗兰克两人留在了原地。

    看到秦笙站在葡萄藤下对着镜头笑起来的样子,阿洛德竟觉得心头微跳起来。

    这种感觉……

    他突然有些发慌,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趁着那两人看照片的空隙,起身慌张地逃开了。

    等到坐在前厅的椅子上端起葡萄酒,感觉到酒液划过了喉咙,刚才的情绪才缓和了下来。

    这可真是……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行为。

    连他自己这会儿清醒过来,都无法理解那种落荒而逃的方式到底是怎么了。

    现在,看着那个叫秦的女孩子坐在钢琴前认真弹奏的模样,刚才在葡萄园的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又一次袭上心头。

    阿洛德皱着眉拿着桌上的酒杯,也没有往嘴边送,只是静静地端着,眼睛却没有从钢琴前的那人身上移开。

    她好像是叫……秦笙?

    刚才朱莉安对弗兰克他们介绍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吧?

    秦笙没有注意到阿洛德对她的关注。

    或者说,现在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她的身上,根本分不清某一个人的视线。

    一首《秋日私语》弹奏完毕,她从钢琴前的凳子上站了起来,又对着大家提着裙摆行了一礼,就好像真的是在一个正式的大舞台上进行表演似的。

    如果说,刚刚她的举动让大家看着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那么现在,其他人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认同和欣赏,完全是把她当做了一个优秀的人才来看待了。

    虽说已经从朱莉安那儿知道了秦笙的钢琴弹得很好,弗兰克和鲍曼都还是惊喜了一把。

    提议让秦笙弹奏一曲的弗兰克率先打破了现在的氛围,放下酒杯鼓起掌来。

    这掌声就像是突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前厅里很快就想起了大家的掌声,每个人都是一脸笑意地看着秦笙,眼里满满的都是赞叹。

    “秦,快过来,让我们瞧瞧弹出这么美妙音乐的小姑娘有多可爱!”弗兰克对着秦笙笑着招手,站在他旁边的朱莉安那双深褐色的眼睛里也带着几分真挚的开心。

    秦笙笑了一下,往他们那边不急不忙地走了过去。

    另一边站着的阿洛德看着秦笙走过去的背影,端起酒杯凑到唇边喝了一口,遮住了嘴角的笑意,眉间却忍不住轻微地上扬了一样。

    ------题外话------

    ps:大概等到百万字,就会开启领养榜?所以,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要领养的角色呢(⊙o⊙)?

    凡是关于音乐或者是足球方面的专业知识,一般都是来自于网络百科或者是网友的回答,如有不妥,还请大家谅解啦(*/w\*)

    谢谢小路的鲜花,谢谢sylvia的钻石,谢谢栗子、染染、wei*04、wei*4d的月票,谢谢栗子、雪糕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aa、小瘾的打赏,恭喜玉儿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