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2 戴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并没有注意到阿洛德这边的情况,径直走到了朱莉安的身边。

    这姑娘赶紧把秦笙的酒杯递了过去,见她接住,这才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和她一碰:“秦,你真是太棒了!”

    “谢谢,”秦笙微微倾斜着手里的杯子和她碰过以后,这才笑着说道,“不过,你可别这样夸我了,这让我有些招架不住啊。”

    “为什么不夸?”一旁的弗兰克赶紧说,“秦,你的钢琴弹得很棒!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长期过来?”

    见秦笙一副疑惑的样子,弗兰克连忙解释道:“你知道的,我们这儿算是一个私人酒庄。不过,也对小部分人销售酒庄里的特酿红酒。所以,品酒会是少不了的。光是品酒就有些无聊了,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邀请你过来弹弹钢琴吗?报酬好说!”

    “这……”秦笙想了想,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我还有学校的课程需要完成,恐怕没有时间经常过来,实在是很抱歉。”

    “这个不需要担心,品酒会又不是每天都有,也不是每一次都需要请你过来,只是偶尔来一次,可以吗?”弗兰克并不放弃,“经常出来开阔一下眼界,对你们来说应该也有好处的。”

    说着,他还看向了朱莉安:“朱莉安,你如果能帮我说服秦,到时候你可以跟她一起过来,我请你们喝酒,怎么样?”

    如果是在酒吧里,这样的话未免有些搭讪的嫌疑。

    可是在这儿,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弗兰克更是朱莉安老师鲍曼的朋友,这邀请就可以算得上是非常诚恳了。

    特别是朱莉安这小酒鬼还一脸期待地看了过来。

    没等秦笙说话,旁边就有人突然开了口:“这位小姑娘还是在校学生?”

    “对,”弗兰克笑了一下,把刚从朱莉安那儿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秦是从c国来的交流生,要在f国音乐学院学习一年呢!”

    “哦?”那人很感兴趣地看向了秦笙,没有就此多说什么,反而建议秦笙答应弗兰克的邀请,“你们学校的课程我还是知道的,理论课不算太多,还是得靠你们自己的研究学习。你们c国人不是有种说法叫‘闭门造车’吗?到弗兰克这里来逛逛,说不定比你关在教室里学到的还多。”

    说话的这位却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士。

    她的一头银色短发整齐地往脑后梳去,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裙,脚上是一双同色的低跟鞋。虽说已经不再年轻,脸上还有遮不住的皱纹,但她看上去优雅大方,自有一种迷人的气质,反倒是给人一种比许多年轻的女孩子还要美丽的感觉。

    秦笙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却也察觉到可能不太简单,本来因为弗兰克的热情和朱莉安的期待,她就已经倾向于接受邀约了,现在这位女士的话更是让她去了几分犹豫。

    “谢谢您的建议,”秦笙先是对她礼貌地道了谢,这才看向了弗兰克,“可以等到正式开学之后给你答复吗?我想先看看具体的课程安排。”

    她这么一说,弗兰克也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这事儿多半已经成了。

    弗兰克爽快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这是我的名片,决定好后请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

    那位银发的女士见此倒是有些意外。

    她本以为这么多好处摆在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姑娘会一口答应下来呢!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说法。

    她面上不显,心里却多了几分认可。

    毕竟秦笙这样的做法更为稳当,不仅是对她自己的学业负责,也是对学校和弗兰克的负责。

    不管心里怎么想,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跟其他人交谈起来。

    弗兰克这才悄悄对秦笙笑了一下:“秦,知道刚才的那位是谁吗?”

    “谁?”秦笙还真不知道。

    “那位是诺拉夫人,”弗兰克做出了一副“你果然不知道”的模样,“而且,她是f国音乐学院的校董兼副校长,曾经还是一位很有名气的女钢琴家。”

    说着,他可惜地看了一口气:“遗憾的是后来出了一次意外,导致她的指骨受伤,不能再弹钢琴了。所以,她才从艺术的殿堂退了下来,转而培养起了你们这些学生。很多从f国音乐学院出来的孩子都受过她的教导呢!”

    这些,只是简单地了解了一些f国音乐学院背景知识的秦笙当然不可能知道,她甚至从未见过这位诺拉夫人的照片。

    一边的朱莉安也只是听过诺拉夫人的事迹,却没有见过她本人:“不是说她很少搭理学生以外的人吗?”

    “你这位朋友可不就要成为他们学校的学生了吗?”朱莉安的老师鲍曼慢悠悠地说道,然后看了看秦笙,“不过,她刚才能对你说那些,想必是对你很欣赏的。小姑娘,恭喜你,还没开学就已经入了你们学校副校长的眼了。”

    秦笙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说不高兴肯定是假的。

    诺拉夫人不管是身份,还是她曾经在钢琴界的地位,都比现在的秦笙要高得多。能够得到她的认可,秦笙怎么会不开心?

    但是更多的,却是学生对在教导主任那里留了名字的惶恐和紧张。

    如果不是秦笙惯常淡定,加上家里好几个教授级别的亲人在,亲爷爷更是国宝级的音乐大师,这会儿她恐怕都得诚惶诚恐地表示不安了。

    说完了这些,弗兰克和鲍曼也不在这儿站着了,留下了秦笙和朱莉安,朝着他们的朋友走去。

    临走之前,除了让秦笙好好玩儿以外,就是让她别忘了之前答应的事情。

    “这可真是太好了,”朱莉安喝了一口酒,“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着你过来蹭酒喝了!秦,还好今天带你过来了。”

    秦笙无奈地看了看她:“我的作用就是为你提供免费的红酒?”

    “不,当然不是,”朱莉安那样子就差没有举起手发誓了,就在秦笙以为她会完全否认的时候,朱莉安却嬉皮笑脸地说道,“除了免费的红酒,还有免费的音乐啊!”

    “你这可真是……”秦笙装作生气的样子,“看来我下次得瞒着你一个人过来才行。”

    “别呀!”朱莉安连忙说道,“你忍心吗?秦,你可不能过了河就把桥给拆了。呃,是这么说的对吧?”

    “是‘过河拆桥’,”突然从旁边冒出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两人转头一看,走过来的正是阿洛德。

    那四个字的“过河拆桥”,虽然从他嘴里出来,还是免不了有些外国人大舌头的感觉,却能够让秦笙听得明白。

    “没错,”秦笙对着他微微笑了一下,“先生你的c国语说的很好。”

    这就是c国人的习惯了,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夸一夸对方的。

    阿洛德却以为对方当真觉得他说得很好,满意地笑了笑道:“那我就接受你的夸奖了。不过,秦,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的。已经见了几次面,我们也还算是认识的朋友了,不是吗?”

    秦笙突然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阿洛德怎么说也是弗兰克他们请来的客人,看上去跟鲍曼也很熟悉,还是和朱莉安有合作关系的客户,秦笙自然不能不给面子。

    而且,对方的态度也很友好,并没有什么恶意,秦笙实在是做不出甩手走开的举动。

    秦笙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所以只考虑了一下互称姓名的事情。

    朱莉安却是在这方面尤为敏感,怪异地看了一下和往日里表现得很不相同的阿洛德,然后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口:“阿洛德,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今天突然对秦的态度这么好,让她的男朋友知道了可是会吃醋的。”

    如果秦笙对阿洛德有意思,或者是她心胸比较狭窄,朱莉安这样的举动可谓是吃力不讨好,就像是她可以掀开了秦笙的感情现状,想要抢走她的桃花似的。

    不过,秦笙心里除了卡斯特并没有其他人,也知道朱莉安在为她考虑。虽说她并不觉得阿洛德会因为两次见面就对她有什么意思,但朱莉安的这份关心她还是接受的。

    当然,她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让朱莉安开罪了弗兰克的客人。

    如果阿洛德真的有什么想法,倒是没事。可如果人家并没有什么呢?朱莉安这样挑明,未免有些让对方下不来台,只比直接拒绝好了那么一点儿而已。

    “那我回去之后可得告诉他一声,今天遇到了一个金发的大帅哥,”秦笙笑了起来,“我还挺想看到他吃醋的样子的。”

    这样一来,就成了她和朱莉安两个女孩子的玩笑话了。

    不管怎么说,阿洛德也不会觉得尴尬下不来台。

    阿洛德面上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变化,坦坦荡荡得就像是朱莉安的那些想法都只是她的臆测而已:“秦有男朋友了?那他一定是个很幸运的家伙了。我想你们俩还有事要谈,就先走一步了。”

    他举着酒杯对着两人示意道,然后走向了旁边正在交谈的几人。

    阿洛德这样的表现,倒是让朱莉安有些不好意思了。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而已?

    秦笙本来就对阿洛德没什么意思,他这样的表现,秦笙既不会觉得失落也不会觉得放松,再正常不过。见朱莉安看上去有些不安的模样,干脆拉了人到一边去品尝其他的红酒。

    果然,一提起这个,朱莉安立刻就把阿洛德的事情忘了个干净,拉着秦笙巴拉巴拉地说了起来。

    不远处和其他人站在一起的阿洛德借着喝酒的动作往这边看了一眼。

    那个穿着长裙子的黑发姑娘站在品酒台边微笑着侧耳倾听旁边的朱莉安说话,看上去恬静美丽,真像是中世纪的一幅少女油画。

    他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居然已经有男朋友了,真是可惜……

    “阿洛德,你说我们上次提到的那个项目,如果能够……”

    听到旁边的人说起正事儿,阿洛德把心里的遗憾和之前莫名其妙升腾而起的情绪都抛到了一边,转过头跟其他人低声商谈起来,没有再去看那个披散着长发的女孩子了。

    这么一场品酒会结束以后,其他的客人都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去了。倒是秦笙和朱莉安,还有一个阿洛德留了下来,跟弗兰克和鲍曼一起享用了一顿美味的午餐。

    鲜嫩的牛排配上醇美的红酒,还有漂亮又可口的f式小甜点,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尽欢。

    这个过程中,阿洛德并没有多朝秦笙看过一眼,更别说是无缘无故地上前搭话了。

    朱莉安心里更是觉得她之前是误会了对方,难免多了几分歉疚。

    这样的情绪,在离开的时候,弗兰克拿出了一瓶好酒送给秦笙作为见面礼之后,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还真是有酒万事足了。

    弗兰克见她这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让人拿出了另一瓶送给了这个嗜酒的丫头,这才放了他们离开。

    阿洛德并没有和秦笙她们俩一起离开,反而继续留了下来。

    “你对秦有意思吧?”鲍曼看着阿洛德说道,“可别想瞒过我,你的眼神我就能看得出来。”

    阿洛德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鲍曼却来了兴趣:“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你后来突然态度就变了个样?”

    阿洛德起身将外套穿上,看向了鲍曼:“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刚刚还问得起劲儿的鲍曼一下子噎住了,摸了摸鼻子做了一个“我不说了”的姿势。

    也是今天阿洛德表现得太过亲和,他都忘了这人到底是什么脾气了。

    “这是怎么了?”刚出去送了秦笙和朱莉安离开的弗兰克一进来就看到这情况,“阿洛德,你要走了?”

    “没错,弗兰克叔叔,”阿洛德点点头,“你有空的话可以到家里来一趟,爷爷他很是想念你。”

    “这个好说,”弗兰克笑着回答道,“不过你小子也真是,刚刚怎么不说要走?正好和朱莉安她们一起,顺路将人家女孩子送回家呀!你这家伙,怎么从来就没有个绅士风度呢?”

    “弗兰克叔叔,”阿洛德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绅士风度?那是y国人喜欢做的事儿,我可没有什么照顾女士的必要。”

    说着,他扣好了衣扣,跟两人告辞之后就大步离去了。

    “这小子……”弗兰克摇了摇头,这才看向了鲍曼,“走走走,我们先去看看……”

    先一步离开的秦笙和朱莉安这会儿已经开出了一截距离。

    因为难得出来看看这边的风景,朱莉安特意将车子开得比较慢,秦笙甚至还能从窗口拍一下车外沿途的景色。

    “秦,卡斯特什么时候来f国?”朱莉安问道,“我还等着让你们俩再请我吃上一顿大餐的呢!”

    她今天可是为了这俩人,把阿洛德都给误会了。看人家后来的表现,分明就没有其他意思。难道她最近在家闲得慌,所以脑子里才这么容易胡思乱想?

    “他最近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秦笙收起了手机,对着朱莉安说道,“所以我准备办好了手续以后,就去他那儿一趟。我还没有亲眼去赛场上看过他踢球呢!”

    卡斯特受伤的具体情况,朱莉安并不知道。就连他出现在c国的原因,她也没有细究,毕竟她也不是什么狗仔,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所以,朱莉安并不知道这场比赛对于重回赛场的卡斯特来说有多大的意义。

    对她来说,这只是一碗虐心的狗粮,让她差点儿就说不出下一句话了:“好吧……这样也行。你家卡斯特在球场上和平时可是两个人,用球迷的话来说,只要看了他踢球,就会爱上他。所以,你可得悠着点儿,别去了就不想回来了。”

    听到朱莉安把卡斯特称为她家的,秦笙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听到后面却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可是要征服星辰大海的人。”

    “得了吧!”朱莉安一下子笑出了声,“真当你是超级英雄的电影主角呢!别星辰大海了,我就等着你去征服那个赛场小太阳就对了。”

    她正要再说什么,就看到窗外一辆车飞快地从她们旁边开了过去,连忙扬了扬下巴问起秦笙:“秦,你看那像不像是阿洛德的车子?”

    秦笙抬头往外一看,这时候那辆车只剩下了一个呼啸而去的背影,却还看得出来那嚣张的鲜红色,在这样的景色中格外夺人眼球。

    “好像是的,颜色和样式很像是同一辆……”秦笙和记忆中的那辆车子对比了一下,“不过没看到车牌号,我也不太确定。”

    “多半就是了!”朱莉安点点头,“后面就只有弗兰克他们酒庄,现在酒庄里除了那些雇员,开得起这个牌子的车,也就是弗兰克、老师还有阿洛德了。弗兰克最喜欢的是复古老爷车,我老师他可绝对不会喜欢这么骚包的颜色。所以,除了阿洛德别无他想。”

    “哟,你现在还当起了侦探?”秦笙打趣道,“要不你再猜猜,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朱莉安瞥了她一眼,“也不知道阿洛德那家伙是因为什么事儿这么急急忙忙的。不过,这倒是挺符合他平时的性格。”

    她还不是为了旁边坐着的家伙才对阿洛德多关注了一些,结果这姑娘倒是什么也不知道,光剩下她一个人在这儿干着急了!

    朱莉安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跟秦笙聊起了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秦笙其实也知道朱莉安的维护之意。

    不过,阿洛德之前是什么想法她看不出来,但后来的表现分明就对她并无别样的心思了。她倒是无所谓,毕竟没有朱莉安,她之后跟阿洛德应该不会有什么产生交集的机会,不管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她也不需要放在心上。

    人家这种有钱的公子哥儿,又是模特儿圈的名人,身边哪还能少得了女人的围绕?

    之前的娱记报道中,对于阿洛德的那些小道新闻,除了他暴躁的脾气以外,最惹人注意的就是他源源不断的桃花运。

    虽说没有一个得到他本人的亲口证实,但也能证明他的“市场”有多好。

    这样的人,就算短时间里对她真的起了什么心思,时间一久,也就忘在脑后了。只要秦笙自己没有什么想法就好。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在意。

    但是朱莉安不同。

    且不说她的那些熟人和阿洛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亲近的关系,就拿她本人来说,她还和阿洛德那边有合作的项目在呢!

    如果因为一个小误会闹了矛盾,阿洛德那边作为决定方肯定是没什么事儿,可朱莉安却免不了会尴尬难做。

    秦笙之前解围,也是为了朱莉安着想。

    至于刚才车外开过的那辆车子是不是阿洛德,如果是他,为什么会开得这么快,或者说和他平时有没有差别,对于秦笙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她笑了笑,配合着朱莉安转移开了话题。

    刚刚呼啸而过的车子里,就只有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正是朱莉安猜测的阿洛德。

    他将旁边的车窗大大地打开,因为车速很快,不停地从车外灌进了阵阵凉风,吹得他那头金色的卷发都变得凌乱起来,像是被人揉成了一团。

    不过,阿洛德并不在意这些,反而觉得这凉风来得正好,至少能够将他心头的那股无名火给压下去。

    明明之前已经恢复了平静,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前方的那辆蓝色跑车之后,他突然就变得不太正常了。

    他甚至开始在脑海里想象着,那姑娘是不是和上次一样,坐在车上就像是小小的一个完全陷进了车椅之中?

    可是,朱莉安的话突然就冒了出来。

    阿洛德心头一个烦躁,就忍不住踩下了油门,忽的一下子从那辆碍眼的车子旁边呼啸而过,好像这样就能把所有的心思都跟着那辆车一起抛在脑后似的。

    阿洛德皱着眉头,伸手将系着的领带用力往下一扯,左右调整了一下,然后才呼出了一口气。

    但是,胸口那种闷闷的感觉还是没有消散。

    算了!

    不过是个c国来的小姑娘,有什么值得惦记的?

    他阿洛德难道还会缺少了别人的关注不成?

    而且,对方都已经是个有主的了,他可没有兴趣去挖人墙角。

    阿洛德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踩下油门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秦笙和朱莉安一起在外面玩了几天,这才回到了公寓的小窝,好好地睡上一觉,养好了精神就开始联系罗伯特要上门拜访了。

    接到电话的是罗伯特的夫人南希。

    这位热情的老太太一直盼着秦笙可以早点儿搬过去,毕竟罗伯特的那个学生是个男孩子,她的孙女儿又喜欢在外面疯玩儿,对于秦笙这样一看就很乖巧听话的女孩子,老人家最是喜欢。

    这会儿接到秦笙的电话,南希立刻表示她一定会准备好美味的点心等着秦笙过去的。

    对于老太太的好意,秦笙也不拒绝,反而是笑着答应下来,并且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期待。果然,南希被她这捧场的态度逗得直乐,等到要挂电话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

    秦笙完全是因为跟秦老爷子相处惯了。

    对于这些长辈来说,因为担心他们太过辛苦而拒绝他们,不如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对方的好意,这样反而让他们更加愉悦。

    老人家心里门门清,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自己其实很清楚。

    如果一味的拒绝,就算是打着为对方好的旗帜,其实也只会让老人家觉得失落。人上了年纪,做这些事除了是想表达对晚辈的喜爱,也是想证明他们还不算老,多得是事情可以做。

    烹制一点儿小点心并不会把人给累到,秦笙也就不需要在这上面多加推拒了。

    这一次朱莉安倒是没有同去,开着车子把秦笙送到了地方就离开了。

    她还要去商谈关于阿洛德那边的合作事项。

    等到秦笙正式搬进了罗伯特家里,朱莉安就准备外出采风去了。她和老师鲍曼一样,自从接触了摄影之后,几乎就是个不着家的,常年都在各个地方游荡。

    之前在c国停留了快两个月,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秦笙,再加上和阿洛德那边的合作,她也不会在家里停留这么长的时间。

    阿洛德这边主要就是上次那张照片的后续处理工作,秦笙也已经找到了住的地方,朱莉安自然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那天从弗兰克的酒庄回来,她就已经跟老师鲍曼联系上了,定下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罗伯特的家距离f国音乐学院就只有一条街,穿过那条颇具风趣的巷子就能看到f国音乐学院的大门。

    罗伯特的家是一栋小洋房,屋外还有一片漂亮的小草地,院子里还种着不少可爱的小花,秦笙甚至还看到了一个缠绕着藤蔓的手工秋千,在阳光下这一切看上去静谧而美好,看得出夫妻俩都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如果未来的一年能够住在这样的地方,一定会很舒服的。

    还没有走进屋子里,秦笙就已经开始喜欢起这里了。

    刚按响门铃没多久,那扇奶白色的门就一下子被打开了,开门的不是罗伯特和南希,而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应该是罗伯特的那位学生。

    秦笙大概看了一眼。

    这男人长着一头黑色的小卷发,瞳孔是较深的银灰色,五官的线条十分好看。大概是在室内,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英伦风格。

    不得不说,是一位很迷人的年轻男性。

    在秦笙看向他的时候,这位也把秦笙看了几眼。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有些毛毛细雨,刚才却已经出了太阳。不过空气中还是有点儿凉气,秦笙穿着的是一条大格子薄绒棉裙,外面加了一件小外套。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在一侧编着小辫子用小黑夹别在后面。

    看上去既有少女的娇俏,又有几分东方女士的柔情。

    不等秦笙开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南希的声音:“戴维,是秦到了吗?快请她进来,先让她吃点儿小饼干,我的蛋糕马上就要烤好了。”

    站在秦笙面前的年轻人对着她笑了笑道:“你是秦?请进来吧!我是罗伯特老师的学生,你叫我戴维就好。”

    秦笙大大方方地走进去。

    屋内还开着暖气,散去了秋日里室外的凉。

    秦笙走进来后,脸上不一会儿就起了一层红晕,她脱下了外面的小外套。

    旁边的戴维立刻主动伸手接了过去,帮她挂在了旁边的衣帽架上面,然后帮她倒上了一杯热水,将桌上的那盘饼干送到她的面前:“请尽情享用,南希可是对你的到来非常期待的。”

    秦笙接过热水,对他道了谢。

    戴维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沙发上还放着一本摊开的音乐杂志,很明显在秦笙来之前,戴维正坐在这里看着。

    不过,这会儿秦笙过来了,罗伯特和他的孙女都不在家,南希伸出头来跟秦笙打了个招呼,又去了厨房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的小蛋糕。戴维自然不好再丢下秦笙这个客人在一边,自己坐在那儿看书。

    所以,他直接夹进了一小片制作成书签的叶子,然后就把那本杂志放到了一边,看着秦笙道:“秦,听南希和罗伯特说你是来自c国的对吗?”

    “是的,”秦笙点点头,“刚从c国过来,大概要在这边待上一年了。”

    “哈哈哈,你会喜欢这儿的,南希是个很可爱的长辈,”戴维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都带着几分矜持的感觉,让人觉得迷人而内敛,“我是来自y国,本来也是在这边待上一年的,但后来因为罗伯特老师的原因,就留了下来继续学习了。”

    “难怪,”秦笙微笑着赞叹,“我印象中的y国绅士就该是你这样的,英俊迷人,还很会照顾女性。”

    她这样开玩笑的说法,让戴维又一次笑了起来,这一次嘴边还出现了隐隐的笑纹。他跟着开起了玩笑,做出了松口气的样子:“还好我没有在这位漂亮的淑女面前给y国绅士们丢脸。”

    他转过话题突然说道:“我对c国也很感兴趣,听说你们国家有很多有趣的乐器呢!”

    说着,他指了指刚才的那本杂志。

    秦笙之前不好多看,现在见他提起,这才仔细看了过去,原来是一本东方音乐文化的介绍。

    她甚至还在封面上看到了古筝和琵琶。

    “是的,我们国家有很多奇妙的乐器,”秦笙并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谦虚,也知道对方并不需要她的谦虚,所以大方地点头承认下来,“以后如果有机会,欢迎你到c国来玩儿,我家里正好对这方面有些研究,或许能够邀请你好好地感受一下中西方音乐的不同魅力。”

    她这样自信地捧着水杯款款而谈的模样,和刚才羞涩地站在门外的样子截然不同,惹得戴维多看了两眼,这才说道:“那就说定了,我一定不会错过的。”

    两人的年龄不过相差几岁,又都是在音乐上很有天赋的年轻人,这会儿敞开了话题,自然不用担心尴尬,没多久就熟悉了起来。

    等到南希捧着她的小蛋糕从厨房出来,秦笙和戴维已经聊得很是愉快了。

    南希见他们俩相处融洽的样子,很欣慰地笑着说道:“看来你们两个小家伙已经成为朋友了。那我就放心啦,等到秦住进来也不用担心你们会没话说。”

    戴维显然还不知道南希邀请秦笙住过来的事情,这会儿突然听见,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秦笙。

    他在f国也待了不少时间,除了他以外,还没有哪个学生能住进罗伯特的家里呢!

    南希既然会这么说,显然也是经过了罗伯特的允许的。

    难道,这个女孩子会成为他的同门师妹?

    秦笙一看就不是什么喜欢惹事的事儿精,刚才的交谈中,戴维也能够察觉到对方在音乐上面的素养很是不错,两人交谈之间都有所收获。

    与其让罗伯特收下一个脾气不好的学生,倒不如秦笙这样的更让人愉快。

    所以,戴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看向秦笙:“真的吗,秦,你会住过来?那我们以后可以经常探讨一下钢琴方面的事情了。”

    戴维跟秦笙不同,他是主修钢琴的,有时候还会拉一点儿小提琴。

    南希也一边将小蛋糕递给秦笙一边热情地说道:“看,戴维很欢迎你的到来,秦,不要再考虑了,住过来吧!”

    “我想,劳拉也一定会很喜欢你的,”戴维说道,“对了,劳拉是南希和老师的小孙女。性格有点儿……呃,活泼?”

    南希一下子笑了起来,挥手拍了一下戴维:“好了戴维,你就别为那家伙遮遮掩掩了,与其到时候让秦被吓走,还不如提前给她打预防针呢!秦,劳拉那个疯丫头有些过火,就喜欢在外面胡来,你到时候可别被她给吓到了。”

    话是这么说,南希的脸上却还带着对小孙女的疼爱和宠溺,戴维虽说有些无奈,却也没有什么厌烦的表情。很明显,那个劳拉虽说可能有些“活泼”,但也知道分寸不会胡来。否则,谈起她的时候这两人也不会是这个反应。看上去就好像是对自家调皮的小丫头的抱怨,却并无斥责。

    秦笙笑了笑:“南希,我可还没说住进来,你就已经开始推销起你的小孙女了吗?”

    “这可不行,”南希故作严肃地说道,“都已经走进了这扇门,难道你还想离开吗?秦,你如果不答应,南希可不会放你走了。”

    南希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笙刚才也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很快就举手投降:“好好好,我答应了还不成吗?可别把我扣押了,免得我的朋友报警。到时候咱们就要去局里谈情唱歌啦!”

    她对这里很喜欢。

    不仅外面的小风景透着几分生活的雅致,屋里的装饰也处处透露着温馨,和南希这个老太太一样可爱。

    罗伯特还是他们学校的教授,在音乐上很有研究。

    他们俩的小孙女看样子也不像是一个喜欢找人麻烦的,应该也不难相处。

    而同样住在这里的罗伯特的学生戴维,不仅是一个英俊有礼的绅士,而且在钢琴上很有一番自己的见解。不管是平时的相处,或者是专业上的讨论,都一定会是一个不错的小伙伴。

    这样的住处,的确是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得多。

    秦笙在来f国之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不可能因为一年的学习生活就专门在f国买一处房产,且不说这上面的花销,光是其中的手续就要一大堆,实在是太麻烦了。

    所以,秦笙的打算是选择家庭式寄宿或者租住公寓。

    有可能去的家庭住宿里会有吵吵嚷嚷的家庭主妇,或许还会有喝的醉醺醺的家伙,调皮捣蛋的熊孩子,不让人省心的室友;

    也有可能租的公寓并不太平,或者设备有什么问题,她一个人处理不来……

    相比起那些,南希这里真是太棒了!

    听到秦笙答应下来,南希开心地一拍掌,又要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可真是太好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就要住进来了。为了庆祝,我得再去准备一些美味的小点心。”

    就算秦笙知道南希这是高兴,也只能哭笑不得地阻止她了:“南希,这里的饼干和小蛋糕已经很美味了,再做我们就吃不下啦!”

    南希遗憾地看了看桌上的两盘点心,很明显还没有放弃的打算。

    戴维见她们俩这样子,笑了一下,这才开口劝说道:“南希,等到秦搬进来以后,不是有的是机会吗?不用急在一时。”

    “也对,”南希这才坐了下来,“秦,你这两天就搬过来吧!正好戴维这几天没事,我让他去帮你搬行李。”

    “不用了不用了,”秦笙摇摇头,“我的朋友正好最近要离开,我可以很快搬过来。不过我的行李并不多,不需要麻烦戴维的。”

    一边听着她们俩说话的戴维立刻说道:“这怎么算是麻烦呢?你也说过了,我可是一位照顾女性的绅士。既然是这样,我怎么可能明知道这件事,还让一位可爱的淑女自己搬动行李?这可是对我最大的侮辱了。”

    秦笙见他说得一本正经的模样,又看南希一脸的赞同,只能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她今天过来本来只是想看看这边的环境,就算觉得满意也要等上一段时间再说,至少还得跟朱莉安好好相处一段时间。没有想到几句话的功夫,她就突然变成立刻搬过来了,连英俊的“搬家工”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不过看南希和戴维都很期待的样子,她也就顺势答应下来了。

    正好朱莉安最近在联系国外的行程,她早点儿搬出来,朱莉安也不用为了她在国内多逗留。

    事实的确如此。

    等到秦笙回到朱莉安的公寓,把今天的事情一说,朱莉安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老师那边刚通知我最近几天可能就要出发,我还担心你一个人在这边会不自在呢!这样我就放心啦!”

    他们这样的行程本来一般来说安排得都比较紧。

    毕竟有的地方的一些特别的景色,只有在特定的时间里才能看到。一旦错过,说不定就要再等上一年,甚至是几年才能遇到了。有的奇景,或许人一生就只有一次机会去亲眼见证。

    朱莉安本来还以为会有一段时间,足够她留下来跟秦笙在周边多玩玩的,没有想到鲍曼那边突然接到消息要立刻赶过去。

    阿洛德那边的事情已经谈妥当了,就剩下了还住在这里的秦笙。

    朱莉安当然不会拒绝她住在公寓里,但留下客人一个人在家,毕竟不太礼貌。可老师那儿又很急,朱莉安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秦笙说才好。

    这事儿一个不注意,就很容易让人误会是不欢迎对方。

    没有想到南希那边这么给力。

    既然秦笙已经有了去的地方,朱莉安就能够大大的松一口气了。

    秦笙这才放松下来:“这么快就要走了,等你回来,可得带我再去逛几个f国有名的景点才行。”

    “没问题!”朱莉安拍了拍胸脯,“这个包在我身上!”

    说着,她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然后难得有几分扭捏地道:“那个,秦,有件事我可以麻烦你一下吗?”

    “什么?”秦笙还从未见过朱莉安这样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你说吧!”

    朱莉安顿了顿,这才说出了口:“你去弗兰克那里的时候,别忘了让他把属于我的那份酒收起来,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去喝个痛快。”

    秦笙:……

    这小酒鬼,她可真是服气了!

    朱莉安被她这么看着,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儿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这可不关我的事儿,是弗兰克答应了的。只要你接受了他的邀请过去弹琴,我就可以跟着你去免费品尝他的红酒。做人一定要信守承诺,怎么能因为我去了国外就当做这事儿没有发生呢?”

    “得,你说什么都有道理,”秦笙无奈地举起双手,“我会转告弗兰克的,至于他怎么做可就有不得我了。”

    “别担心,你只要告诉他就好,”朱莉安得意地笑了起来,“反正等我回来了之后就直接找上门,弗兰克可拿我没办法。”

    秦笙看了她一眼,深深地为弗兰克鞠了一把同情泪。

    既然已经定下来了,戴维很快就开着车过来帮忙把秦笙的东西搬了过去。

    他的车子和他的人一样,是一辆样式十分普通的暗灰色汽车,看上去低调却不失格调,很符合他的性格。

    倒是戴维的长相引起了朱莉安的注意。

    见又是一位大帅哥,而且还是接下来一年会跟秦笙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大帅哥,她不由得为还在西班牙的卡斯特表示心酸了。

    不过,戴维的表现十分妥帖,对秦笙只是同行的欣赏,还有对女士的尊重照顾。

    朱莉安倒是没有像之前对阿洛德那样对待戴维,反倒是悄悄拿他跟秦笙开了个小玩笑,惹得秦笙朝她不讲形象地翻了个白眼。

    来到f国一周多的时间,秦笙的住处终于确定了下来。室友是罗伯特和南希这对可爱的夫妻,还有绅士戴维,以及至今未曾露面的“活泼”女孩儿劳拉。

    ------题外话------

    ps:戴维是师兄哈,别想歪了(⊙v⊙)还是别给卡斯特招惹太多情敌了,不然金毛得哭了,哈哈哈哈……

    谢谢末末、不语、sylvia、妮妮、lellomimi、小恋恋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silcnen、朦胧、小四、181*47、小猩猩、小灰、妖蝶、小恋恋、星星、aa、末末的月票,谢谢silcnen、朦胧、妖蝶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小瘾、小涼的打赏,恭喜silcnen、朦胧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