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4 赛场上的惊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秦笙甚至还能感觉到一股暖风迎面而来。

    换洗的几件衣物用一个手提旅行包装着,随身背着一个斜挎小包装钱、手机等必需品,外套已经脱下来搭在了小臂上。

    一出机场,就能看到黑黄两色的的士开过,周围的建筑也带着浓浓的地中海风情。

    因为没有打电话通知卡斯特,这会儿也没有人过来接机。

    秦笙按照劳拉跟她说的,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开往了提前订好的酒店。

    酒店的位置离比赛时要用到的球场很近。

    担心会提前遇到卡斯特,秦笙也不敢在外面多耽搁,办理了入住手续以后就直接宅在了房间里不再出门了。

    好在酒店的布置很舒服,客房服务也很到位,秦笙完全可以足不出户解决一切需要。

    不过,当天夜里她就接到了卡斯特的视频通话申请。

    秦笙当然不敢按接受。

    这酒店距离球场最近,说不定就是卡斯特他们俱乐部每次在这边比赛时预订的住处,房间布置会不熟悉吗?

    如果在这个时候跟他视频通话,被他认出了背景布置,知道她已经过来了怎么办?她可是要给卡斯特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于是,秦笙点了拒绝之后,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喂,笙笙?”卡斯特的声音很快从那边传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同在一个国家的缘故,秦笙突然有了一种两人的声音十分清晰、靠近的错觉,“你刚才是不小心点到了拒绝吗?要不我再重新来……”

    “不不不,”秦笙连忙说道,“卡斯特,我现在不太方便视频聊天,可以就这样打电话吗?”

    因为担心窗外的动静传进去,她连打电话都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感觉,没说几句就以要休息为借口说了晚安。

    卡斯特皱着眉头看了看挂断的电话,心里有些郁闷。

    接下来的几天,居然都是一样的待遇。

    等到比赛前一天,卡斯特才闷着一张脸对陈贤说道:“陈,你和那个顾关系还好吗?”

    “我……我们能有什么关系?还不就是普通朋友。”陈贤有几分结巴地说道,“你,你问这个是想干什么呢!”

    “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吗?”卡斯特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跟普通朋友每天聊到那么那么晚?还可以算好了时差跟对方视频聊天?我都看到好几次了。”

    “咳咳!”陈贤尴尬地笑了一下,“那个,顾杉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你可别去乱说……唔,对秦笙也不能说。”

    “笙笙还没到f国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还提醒我要帮着顾看着你不能乱来呢!”提到秦笙,卡斯特的情绪又失落了几分。

    “你看着我?”陈贤不服气地说,“为什么不是我看着你?”

    “呵呵……”卡斯特一副嘲讽脸的表情,“你说呢?”

    谁不知道卡斯特根本不喜欢那些应酬、派对,在没有比他更老实更爱宅的球员了,哪还用得着陈贤来盯着。倒是陈贤这个经纪人经常需要跟别人联系人脉关系,许多场合就算卡斯特能够避开,陈贤也是避无可避的。

    谁看着谁,不言而喻。

    陈贤被他这欠揍的样子看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想办法转移话题:“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啊……”

    卡斯特本就不是真的对陈贤和顾杉的关系感兴趣,而是想问其他事情。被陈贤这么一说,他就问出了口:“你说,异国恋是不是真的不好?会不会很容易出现问题?”

    他这么一说,陈贤立刻就想到了如今还在f国的秦笙。

    如果不是跟秦笙有关系,卡斯特根本就没有开口问的必要。

    “秦笙那边出什么事了吗?”陈贤的脸色也变得正经起来,关心地看了看卡斯特的表情,“你们俩还好吧?”

    “我……我担心笙笙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卡斯特十分委屈,一头金发就像是瞬间耷拉了下来似的,看上去没精打采,“如果是真的,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心转意呢?”

    “怎么会?”陈贤摇摇头,“秦笙不是那种人,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作为旁观者,陈贤看上去倒是理智得多。

    秦笙是什么样的人,他和卡斯特其实都知道。只是毕竟秦笙是卡斯特喜欢的姑娘,所以他这个时候很难冷静地面对任何会出现问题的可能性。

    “我这几天跟她视频,她总是会拒绝我,”卡斯特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想很有可能是真的,忍不住站起来走动了几步,“打电话也是说几句就挂了,明明时间还早,她就要休息了。你说,笙笙是觉得我太黏人了,还是她出什么事了?”

    想到后一种可能,卡斯特更是坐立不安,恨不得自己能够立刻出现在秦笙的身边。

    陈贤也觉得有些不妙。

    这很像是情侣之间分手的前兆啊!

    如果是帕布罗那小子,陈贤根本不会担心,反而还会跟他打趣几句接下来要找个什么样的新情人。

    但是卡斯特……

    秦笙对他来说有多重要,陈贤可是亲眼看到过的。如果这两人分手,卡斯特恐怕刚刚起色的状态又要变成之前那样了,甚至还会更糟。

    远的不说,明天就要比赛了,如果卡斯特这时候状态出了问题,他回归俱乐部的第一战就得遭遇滑铁卢。

    “应该是太忙,累到了吧!”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肯定是要先安慰的,“秦笙刚去f国没多久,还要办理很多手续,怎么可能不累?你想想,以前连踢几场比赛,回去之后你是不是也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秦笙还是个女孩子,肯定更受不了。等过段时间就好了,放心吧!而且,等你明天的比赛结束,不就可以去f国看她了吗?到时候她一定会很惊喜的!”

    “对……”卡斯特也觉得陈贤说得有道理,虽然心情还是有些不好,但也比之前平静了一些,“等明天比赛完了我就可以去看她了。”

    等到送卡斯特去了房间,陈贤这才一个人躲起来给秦笙打了电话,想要问清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可是,他连续拨打了好几次,对方一直是无法接通或者是关机。

    糟糕了,不会真的是要分手了吧?

    难道距离一远,卡斯特的美貌就没了影响力,秦笙突然就清醒过来了?

    呸!想什么呢!

    陈贤甩了甩头。

    应该是有事在忙,等明天比赛完以后再联系好了。

    他看了看手机,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再多想了。

    而秦笙……

    第二天要早早地赶去球场,担心自己起晚了会错过这次机会,秦笙跟卡斯特一挂断电话,就直接关机睡觉了。

    她可没有想到,来到西班牙的这几天,惊喜还没有送上,倒是先给卡斯特送上了一份惊吓,顺便把陈贤都给带进了坑里。

    一夜好眠,第二天秦笙专门换上了红蓝色的t恤,见外面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又单独披上了一件深色外套,这才赶到一楼餐厅部去吃了早餐。

    大概是因为今天有巴萨的主场比赛,附近多了许多穿着和秦笙里面那件t恤一样的衣服的球迷,还有不少人脸上用彩色油画画着红蓝条纹,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期待而兴奋的笑容。

    秦笙的情绪也跟着这些人一起高涨了起来。

    她很快就解决了早餐,打着透明的雨伞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时间还早,球场那边还没有放行。

    秦笙干脆撑着雨伞在附近随便逛了逛,还在旁边的商店里买了一朵漂亮的鲜花拿在手上。

    雨下的不大,就像是细细的发丝飘扬而下,地面也只有些微的痕迹,看上去对比赛的影响不会很大。

    细雨笼罩中的城市好像多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一切都带着一种隐约的朦胧美。

    秦笙颇有兴致的边走边看,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

    这就是卡斯特生长的国家吗?

    这儿的长椅或许卡斯特曾经坐过,那里的小吃店或许他跟他的那群队友也曾光顾。

    不管是不同于c国的建筑风格,还是街上不是走过的发色各异的行人,都让秦笙觉得新奇不已。

    她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甚至还会和偶尔擦肩而过时因为她的衣服而看过来的球迷点头打个招呼,换来对方更为热情的笑容。

    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愉悦。

    想到待会儿就能看到卡斯特,甚至或许能够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和那些真正的球迷们一起为他呐喊,秦笙就觉得走起路来都轻快了几分。

    “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她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应该可以入场了,于是撑着那把漂亮的透明雨伞,又改变了前进的方向,朝着球场的位置走去。

    被她瞒着的卡斯特这会儿却并不怎么开心。

    虽然想到马上就能上场比赛了,心里的确是有几分激动的。但是一想到还在f国不知情况如何的秦笙,卡斯特的心情就控制不住地低落了几分,连一贯粗神经的帕布罗都看出来了不对劲儿。

    本恩担心地看了看他,想了想,走过去道:“嗨,卡斯特,你订好票了吗?或许我们家可以跟你一起去一趟f国?你知道的,我妻子她一直想去那边玩玩呢。而且,我可以带着珍珠一起去。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小女友不是很想看看它吗?”

    珍珠就是本恩家为了他的儿子养的一只金毛犬,之前卡斯特有跟秦笙提起过,等秦笙到了这儿就带她去本恩家看。

    “什么嘛!”帕布罗不甘寂寞地插嘴道,“队长,你们要去的话可不能漏掉我。听说f国有很多火辣的美人儿的,正好我可以去找找我的下一任情人。”

    被他们这一打岔,卡斯特倒是放松了一些:“当然可以,我想笙笙一定会很喜欢珍珠的。”

    “一定会喜欢珍珠”的秦笙这会儿刚随着人群走进了球场。

    球场上的看台此时已经坐了一半的球迷,分属于两个俱乐部的球迷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泾渭分明地坐在两边,像是被隔开的两片不同色彩的汪洋。

    人群中打着伞不好前行,秦笙干脆收了雨伞,顶着这毛毛细雨前行。

    雨下得不大,这么飘飘扬扬的落在头上,让人完全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反而有一种散步雨中的浪漫感。

    前面的专属位置本来就不是普通球迷能够预订到的。

    所以,在挤过了最初的人群之后,秦笙就松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随意拿出纸巾将座椅上的水迹擦去,她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眼前的这片绿茵场。

    作为一个体育渣,对于秦笙来说,和运动场最接近的时候,除了体育课和大学期间每年一次的体质测试,就是运动会时站在站台上给运动健儿们加油了。

    之前能够下定决心陪卡斯特练球,对于秦笙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像这种坐在这儿看球的事儿,秦笙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参与。毕竟,她对这些还真是不太感兴趣的。

    但此刻坐在这里,听着周围的人用不同的语言热烈地讨论着她或许能听懂,又或许听得一头雾水的话,听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从他们嘴里出现,秦笙也突然有了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

    这球场不愧是欧洲数一数二的。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里的设备和规模很适合比赛,对于秦笙这样半个外行来说,看上去也是足够的漂亮。

    没等她多想,就发现旁边突然有人坐了下来,对方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了看她,然后友好地笑了起来:“嗨,你好,我是本恩的妻子安娜。”

    大概是看秦笙是外国人,这位身材火辣的女士没有说西语,而是选择了使用更为广泛的y语,说出来甚至还带着浓浓的西班牙口音。

    她的一头浅棕色长发梳成了一条长长的辫子盘在脑后,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裙子配着高跟鞋,看上去时尚漂亮。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睡得正香的小娃娃,这会儿丝毫没有被外界打扰到。

    卡斯特之前有跟秦笙提起过他的那些队友,其中就包括了队长本恩和他的家人。

    所以,在安娜自我介绍之后,秦笙很快就将他们母子俩和卡斯特以前跟她说的那些信息对应起来了。

    秦笙知道这儿的几个位置算是默认的家属席了,不等对方询问自己的身份,就主动笑着伸出手去:“你好,安娜,我是卡斯特的……唔,女朋友,秦笙,你可以叫我秦。”

    知道安娜说y语说得很别扭,所以她直接用了西语。

    秦笙在语言上的天赋还算不错,后来又跟卡斯特经常交流,在口语上绝对是没有问题的。一口西语说出来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的地道,也足够流畅动听。

    不过,第一次这样对别人介绍自己,还是对卡斯特队友的妻子,秦笙的脸忍不住就红了红。

    “噢……秦!”安娜的反应却比秦笙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她突然瞪大了那双迷人的眼睛,连那双抱着孩子的手都忍不住收紧了一下,“你就是那个神奇的c国女孩儿!”

    听到秦笙说起西语,安娜对她的第一印象直线上升。这是一种母语所带来的亲切感。

    她用一种像是看国宝一样的眼神看了看秦笙,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非常抱歉,我刚刚失礼了。你……你可真是厉害极了!”

    秦笙这会儿简直就是一头雾水。

    卡斯特那家伙到底是在这些人面前说了什么?为什么她现在有一种自己其实不是普通的地球人的感觉?

    安娜没有让她继续疑惑下去,而是热情地说道:“你不知道,卡斯特以前根本就不喜欢女孩子的。哦,别误会,男孩子他也不喜欢。我有段时间还把他当成情敌防范呢,你知道的,他长得太好看了一些。”

    说着,安娜耸了耸肩。

    现在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闲聊着。

    听安娜说起这些,秦笙很感兴趣地看了过去,被她这无奈地表情逗得一乐。

    “后来本恩和我结了婚,卡斯特一点儿也不伤心,我就怀疑他是不是跟帕布罗才是一对,”安娜将孩子往上抱了抱,“看你刚才的反应,卡斯特应该跟你提起过我们。帕布罗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虽然他并不承认。每次帕布罗换了新情人,我都担心卡斯特会吃醋呢!”

    不得不说,安娜的想法真的是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猜测,因为之前大家的确就是这么想他的。

    秦笙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后来我才知道,卡斯特对这些没意思,”安娜想到这个,表情都古怪了一些,“我真怀疑将来参加他的婚礼,新娘的位置上会是一颗足球。你可别觉得夸张,连本恩都这么想过。没有想到……”

    她像是在看一件稀有的珍宝似的看了看秦笙:“他去了一趟c国,居然就有了女朋友!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呢!”

    “相信我,”秦笙也不跟她见外,笑着说道,“卡斯特绝对没有恋物癖,不会跟足球结婚的。那小宝贝儿最多算是他的……情人?”

    “哈哈哈哈,我喜欢你,小姑娘!”安娜一只手搂着孩子,另一只手伸过来在秦笙的肩上轻轻拍了拍,“而且你还治好了卡斯特的病,大家都以为你有传说中的巫术呢!那群小伙子们对你好奇极了,卡斯特却把你瞒得好好的,谁也不给看。前些天突然收到了一张你的照片,碰巧被帕布罗那小子看到了,一群人压着卡斯特抢了手机,这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看得出安娜跟大家的关系很好,提起其他人的时候,就像是嫂嫂对一群不懂事的弟弟。

    秦笙却想到了自己的那张照片。

    本来是去酒庄玩儿拍了照,被朱莉安拾掇着发给了卡斯特,没有想到却被其他人给看见了。这让她的脸上都忍不住发烫起来。

    安娜也看得出这小姑娘挺容易害羞的,笑了笑就转移了话题:“卡斯特不是说你还在f国准备入学手续吗?怎么突然来了。昨天我去看本恩的时候,卡斯特看上去心情好像不太好呢!”

    “他……”秦笙一下子皱了眉,“他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没有休息好?陈贤有带他去看医生吗?”

    她这样关心卡斯特的样子,倒是让安娜放下心来。

    虽说第一印象很好,但对安娜他们来说,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卡斯特当然比秦笙更重要。大家心里一边好奇秦笙这个人的存在,一边又担心她会不会伤害了卡斯特,可谓是操碎了心。

    特别是这几天卡斯特的心情不好。

    训练效果不错,又可以重返赛场,按理说都是高兴的事儿,卡斯特这样的表现,多半就是因为感情了。

    即使他只跟陈贤交流过,陈贤也并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什么,但大家都是有眼睛自己看的。嘴上不说,心里却在担心是不是在f国的那位跟卡斯特出了什么问题。

    眼看着就要比赛了,他这样的状态实在是让人不放心。

    好在卡斯特心情不好是一码事儿,但平时训练的时候并没有松懈,大家这才稍微缓了一口气,打算比赛后再跟他细谈。

    安娜昨天才去看过他们,自然也是有所察觉的。

    现在看到秦笙本人,才知道是他们想太多了,浑身都跟着放松起来:“放心,俱乐部里配有专门的医生,他们的身体都很好。大概是因为什么事情心情受到了影响吧?别担心,卡斯特知道该做什么,待会儿的比赛不会有问题的。”

    安娜见秦笙面上突然从刚才的微笑带上了几分愁容,暗恼之前太多嘴,让人家小姑娘高高兴兴地看比赛不行?非得多拉一个人担忧。

    秦笙却突然想到了是因为什么。

    她这几天只想着要给卡斯特一个惊喜,所以一直瞒着他关于自己的行程。为了不让他察觉到,连视频通话都连连拒绝,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说上几句就急着挂断了。

    当时感觉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大大的不妥了。

    他该不会是误会自己要跟他分手了吧?

    想到卡斯特对她的重视,秦笙还真是不得不这么想。

    不是她自视过高,认为自己能对卡斯特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而是卡斯特一直以来的表现就是如此。

    秦笙急得想要从座位上站起来,去后面的休息室找到卡斯特,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自己没有分手的意思。

    但是,就算她这会儿离开了看台,也不可能混进休息室,更不可能见到卡斯特。

    安娜见她坐立不安的样子,柔声安慰道:“待会儿他们上场的时候会看向这边的。我保证,你朝着他笑一笑,不管再多的愁心事儿他也会忘个干净。等到比赛之后你再去好好宽慰,会没事的,别担心。”

    听她这么一说,秦笙这才想起来。

    她们现在的位置的确很近,说不定待会儿卡斯特能够看到她呢?

    虽说说不上话,但她既然会坐在这里,应该就能表明自己的态度了吧?

    下次一定要注意,这惊喜是很容易变惊吓的。之前还说卡斯特的惊喜太过惊悚了,一个新房子冒出一间婴儿房。可她自己这回也没有办妥当啊!

    果然还是因为没经验,所以很容易好心办坏事儿,希望待会儿能够弥补她犯下的错误吧。

    秦笙松了一口气,对着安娜感激地笑了笑,总算是不再像刚才那样坐立不安了。

    这件事一过,安娜干脆说起了卡斯特他们队伍里的其他趣事儿,倒是让秦笙越来越放松了。

    直到安娜怀里的那个小娃娃打了个呵欠,两人才停止了交谈。

    “妈咪,爹地上场了吗?”小男孩儿长着一双和他母亲一样好看的棕色眼睛,这时候刚刚睡醒,雾蒙蒙的看着安娜的样子可爱极了。

    “还没有,宝贝儿,”安娜在他肉嘟嘟的脸蛋儿上吻了吻,“还要在睡一会儿吗?待会儿爹地出来了,妈咪会叫你的。”

    “不要不要,”小家伙摇了摇头,然后就看到了一旁的秦笙。

    秦笙看着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宝贝,早就已经忍耐不住蠢蠢欲动的手指了,见他看过来,连忙弯了弯唇角对他笑了笑。

    小家伙一个害羞就躲进了安娜的怀里,一颗小脑袋缩着不敢看秦笙。

    没过一会儿,他又悄悄地转过头来偷看,正好跟秦笙的眼睛对上。

    小家伙不是怕生的人,见秦笙一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安娜也没有开口阻止,这才试探地在母亲怀里坐直了身体,对着秦笙奶声奶气地用西语说道:“漂亮的姐姐,你的头发颜色为什么和我不一样呢?你的眼睛真好看,我能摸摸吗?”

    这小家伙!

    安娜一下子笑了出声:“秦,这家伙跟帕布罗那小子学坏了,见到漂亮的姑娘就知道调戏,你可别移情别恋因为他抛弃了卡斯特。”

    说着,她还故作严肃地拍了拍小家伙的头顶:“这是你卡斯特叔叔的女朋友,你就别想了。”

    小家伙却不知道母亲在开玩笑,气鼓鼓地鼓动了一下胖乎乎的脸颊:“卡斯特叔叔没有我可爱!”

    说着,他还看了看秦笙,那小样儿就像是在问她是不是这样的。

    秦笙第一次接触这样可爱的小宝贝,这会儿总算是忍不住对着安娜说道:“安娜,我可以抱抱他吗?”

    这小豆丁简直能把人心中的母爱唤醒。

    安娜当然不会拒绝,直接伸出手把孩子递了过去:“当然可以,这小子沉着呢,有你帮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小孩儿身上暖烘烘的像是一个小火炉,还能闻到隐隐约约的奶香。

    见自己从母亲的怀里到了另一个人的怀中,他也不觉得害怕,反而睁着那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秦笙,好奇极了。

    秦笙拉过了他的小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不是想看姐姐的眼睛吗?你叫什么名字?”

    小家伙的手指也是肉嘟嘟的,温热柔软,一接触到眼皮就舒服极了。

    他忽闪着大眼睛,果然很有兴趣地摸了摸:“漂亮姐姐,我叫埃迪,你真好看,像我的洋娃娃!你可以跟我回家吗?”

    一旁坐着的安娜这会儿都快为自己的儿子鼓掌了。

    真是厉害!

    刚撩完了妹子就要把人家往家里带了。

    不过,让卡斯特那小子知道了,肯定得打这小家伙的屁股吧?

    而且,叫卡斯特“叔叔”,却叫秦“姐姐”,这辈分可是……

    好在他们还经常喜欢称呼长辈的名字表示亲近,在这上面倒是没有太过忌讳。

    “当然可以,”秦笙怀里抱着这么一个小萌娃,一颗心都要揉碎了化掉了,“听说埃迪有一只可爱的大狗狗对吗?是它可爱还是你可爱呢?”

    听埃迪说他比卡斯特可爱,秦笙就忍不住逗起了小孩子。

    安娜听她这么说,心里更是对卡斯特和她的感情重视了几分。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这姑娘,卡斯特肯定不会连埃迪养了一只金毛的事儿都告诉她的。

    卡斯特他们队里,除了本恩这个队长结婚生子有了家庭,其他的几乎都是黄金单身汉。其他人喜欢找些摩登女郎做情人,卡斯特更是单身到底。

    所以,每年的重要比赛,家属席位上几乎就只有她,后来多了一个小埃迪。

    如果以后秦和卡斯特真的成了一家人,她也就不用这么孤单了。

    安娜不由得多了几分期待。

    小埃迪却是为难极了。

    他很爱跟自己一起长大的狗狗,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它更可爱的生物了。

    但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就在他面前,他当然很想给对方一个好的印象,让她知道,自己是最可爱的小宝贝。

    秦笙见他这急得半天憋不出话来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

    小埃迪这才对着手指头说道:“我是最可爱的!唔……珍珠也很可爱。不过我是珍珠的主人,所以它可爱也是我可爱。”

    秦笙忍不住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珍珠是你养的小狗狗的名字吗?”

    “对!”小埃迪用力地点了点头,“它可好看啦!对了,它的颜色跟卡斯特叔叔很像呢,不过卡斯特叔叔的头发稍微浅了一点点。”

    他两根肉嘟嘟的小指头捏在一起,比了一个小指甲的大小,然后得意地笑了:“而且,珍珠的毛毛比卡斯特叔叔多!”

    “真厉害!”秦笙憋着笑,敢情还能这么比呢!也不知道卡斯特知道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小埃迪跟秦笙说了珍珠以后,好像就突然跟她亲近起来,一点儿也不怕生地搂住了她的脖子,小脑袋在她身上拱来拱去,然后抬起头说道:“漂亮姐姐,你闻起来香香的,和妈咪的香水不一样!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秦笙摸了一下他柔软的发顶:“是我的错,我叫秦、笙。”

    她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家伙还很小,说起话来都还有些含糊,自然是做不到咬字清晰的,更何况还是两个c国字。

    他皱巴着一张小脸,很明显也知道自己说的和小姐姐说的听上去不太一样,委屈地咬了咬小嘴巴:“姐姐你的名字不好念,我可以叫你花花吗?你和花花一样是香香的,跟故事里的花仙子一样漂亮。”

    旁边的安娜拍了一下小家伙,这才对着秦笙解释道:“别听他的,这家伙就知道说几句好话,然后乱给别人起名字。珍珠以前本来有其他名字的,他非要说它长得和珍珠一样好看,给小东西改了名字。如果不是卡斯特他们坚决不同意,估计也得人手一个新名字了。你可别同意,否则他是真要这么叫你了。”

    秦笙却觉得小孩子这样挺有意思的。而且,她的名字对于这些外国人来说的确不怎么好念,就是大人都直接叫她的姓氏秦,何况是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娃娃?

    所以,她直接将小家伙扶正了身子,然后点了点他的鼻尖道:“好呀,花花挺好听的。”

    小埃迪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虽然年龄还小,但浑身都长得肉嘟嘟的,重量也不算太轻。安娜担心秦笙这细胳膊细腿儿的抱着他会累,想着把孩子接过来算了。

    谁知,小埃迪一点儿也不乐意,两只肉肉的胳膊搂着秦笙的脖子不放,热乎乎的小脸蛋儿也跟秦笙贴着,那样子就像秦笙才是他的亲妈似的。

    别看他人小,实际上听得懂大人在说什么呢!

    刚才安娜让秦笙不要同意他的提议,小家伙就生了气。而秦笙长得漂亮,闻起来也香香的,跟他说话也很温柔,还愿意让他叫新名字,对于小埃迪来说,花花姐姐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看着母亲伸过来的手,他就是不愿意过去。

    安娜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儿子居然会这么喜欢秦笙。这小家伙虽然不怕生,但是和别人也不是立刻就能亲近,而且自己一出现,他就会乖乖地回来。

    没有想到遇到秦笙后这么快就叛变了。

    不过,秦笙看上去非常温柔,有一种对小孩子来说很是吸引的亲和力,这样一来倒是没什么奇怪的。

    不只是小埃迪舍不得秦笙,秦笙也很喜欢这个胖乎乎的小家伙,干脆抱着他对安娜说道:“没事的,他不重。我还不太习惯这样的天气,抱着他也能暖和一些。”

    安娜也知道她这是随便找的一个借口,见她真的不累,也就干脆听之任之了。

    小埃迪却真的抱紧了几分,悄悄地凑在秦笙耳边说道:“花花姐姐,埃迪身上可暖和了,你抱着我就不冷了。”

    “好。”秦笙笑了起来,真是恨不得在这可爱的小家伙脸上轻轻地咬一口。

    等到他们这儿说说笑笑地过了一会儿,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穿着制服的裁判已经入场,开始检查球队的装备。

    竞赛官员、旗手们等等也都陆续走进了球场,周围开始拉起护绳,将记者等人拦在外面。

    然后,两队的运动员穿着各自的队服依次走了进来。

    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两队之中也不是只有卡斯特一个人顶着一头金发,但隔着浅浅的雨幕,秦笙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卡斯特。

    他的个子很高,穿着一身和其他人一样的球服,但就是让她觉得好看到不行,好像别的人都不能再入了她的眼。

    跟小小的球童一起走进球场的卡斯特看上去并不是很兴奋,脸上还带着几分严肃的表情,和其他不停地朝着周围看台上的球迷抛飞吻的队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心里正惦记着之后的比赛。

    虽说已经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确定他不会在赛场上浑身僵硬地不让人靠近。但是,到底这才是他回来之后的第一场正式大型比赛,他怎么会不紧张呢?

    而且,还有一个不知道情况如何的女朋友。

    想到比赛之后就能去f国了,卡斯特这才收拢了心神。

    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地比赛,虽然笙笙来不了现场,不能坐在家属席上为他加油,可说不定她会在电视上看到这场比赛呢?他可不能让笙笙失望。

    这么想着,卡斯特的眼睛随意地瞟过了家属席的位置。

    下一刻,他的眼睛就大大地瞪了起来。

    卡斯特像是不敢置信地揉了一下眼睛,然后又推了推走在他前面的人:“快!你看看,家属席那边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正忙着全场飞吻的帕布罗被他一推,这才看向了家属席的位置。

    不就是安娜和小埃迪吗?

    哎?不对!

    安娜坐在那儿,可小埃迪却是在另一个年轻姑娘的怀里呆着的!

    帕布罗也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问起了其他队友。

    然后,大家很快就发现家属席上除了惯常的安娜和埃迪母子俩,又多了一个人。

    而那个多出来的人是谁……

    虽然他们并不熟悉,不能一眼看出对方的长相,但是那头不同于他们的黑色长发,还是让前些天刚强制性抢过手机看了照片的几人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哦,是卡斯特的那个c国小女友!

    卡斯特没有等到帕布罗的回答,但他们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不是他看错了!不是因为他太过想念对方而生出的错觉!

    笙笙!

    是笙笙来看他比赛了!

    这几天的担忧和愁绪一下子一扫而空。

    原来,笙笙是从f国来了西班牙,这几天奇怪的举动,应该也不是感情出了问题想要分手,而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吧!

    其他队友就看到卡斯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脸上清晰可见地从刚才的愁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一口白牙在这雨中都看得清清楚楚,恨不得能把大槽牙都笑得露出来。

    现场的大屏幕上正好也对准了卡斯特这儿。

    于是,全场的球迷们就看到之前还心事重重的卡斯特,这会儿阳光灿烂得笑着朝观众席那边用力地挥手,快乐地像是一个小傻子。

    距离上一次卡斯特正式出现在赛场上已经好几个月了。

    如果不是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卡斯特之前受伤还在疗养,他本人和经纪人的账号也是一致的说法,估计都有人以为他是不是得罪了俱乐部的高层被人雪藏了。

    就算是这样,一直没见他出现,也有球迷心浮气躁起来。

    如今见他这样满脸笑容地出现在球场上,大家一下子就安下心来。

    “c。a!”

    “c。a!”

    “c。a!”

    最初只有一两个人忍不住叫出来,到了后面,就像是辐射似的,从他们周边开始“传染”开来,十个、百个……

    整个球场好像都能听到他们的回音。

    “c。a!”

    “c。a!”

    “c。a!”

    秦笙坐在那儿,当看到卡斯特看过来的时候,就忍不住挥手朝他笑了起来。

    她看见卡斯特那一瞬间像是傻了似的愣在那儿,然后推了推前面的人。

    接着,他们队的那些队友就一个一个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秦笙忍不住脸上红了红。

    没有想到,第一次跟他们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可是,在看到卡斯特咧开嘴笑着朝她挥手的时候,秦笙就顾不得害羞了,心里一下子就开心起来。

    “花花姐姐,卡斯特叔叔在跟我挥手呢!”小家伙的小短腿用力地蹬了几下,对着秦笙兴奋地说道。

    “对,卡斯特叔叔在跟你挥手,”秦笙没有反驳他的话,反而举起小家伙的手臂挥了挥,“小埃迪也要跟卡斯特叔叔打招呼呀!”

    看小家伙乐得直笑,安娜在一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儿子……

    人家卡斯特忙着看女朋友呢,谁跟你挥手啦!

    不过,看卡斯特笑出来,安娜心里倒是跟本恩和帕布罗他们一样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

    这个从c国来的小姑娘,对卡斯特的影响还真是大呢!他们可是亲眼见到了卡斯特的变化。

    这几天不管怎么安慰都耷拉着一张脸的人,不过是看到了对方出现在球场的观众席上而已,就突然乐开了花。

    他们还真没见过卡斯特笑得这么傻的样子呢!

    秦笙不知道安娜心里对她又多了几分重视,这会儿她跟卡斯特一样激动。

    不过,她倒不是因为见到了卡斯特,毕竟在来之前她就确定了能够在这里看到卡斯特上场了。

    她是因为全场球迷的动静。

    不只是巴萨这边,就连客场的球迷都有几个忍不住凑起了热闹。

    这种全场为他而呐喊的感觉,不到现场根本就感受不出来那种震撼。心里好像有一腔热血突然澎湃起来,就算是在这样的阴雨天里,也炽热的恍若在沸腾。

    秦笙看过乐团表演,也看过明星的演唱会。

    那种荧光棒挥舞,全场合唱的感觉非常棒。

    但她没有想到,在她从前并不是很感兴趣的球场上,也有这样让人激动的时刻。

    站在球场上的那个人,让她看着十分熟悉,却又有几分不一样的心动。

    他的头发依然灿烂得像是夏日里的阳光,他的笑容依然干净地让人忍不住跟着欢喜,他站在那儿对她挥手,对她大笑,就像是捕捉了他全部的视线。

    而看台上所有的球迷们就在为他呐喊,为了她心里的这个像是永远都处在少年时期的男人疯狂,像是将所有的期待和热爱都随着那两个字母而宣泄了出来。

    站在那儿的人,是他们的c。a,是那个球场上的小太阳,那个让球迷们追逐的大明星。

    但他同样是她的卡斯特,那个会为她用手心温暖了饮料,为她忐忑为她欢喜的恋人……

    ------题外话------

    ps:秦笙: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卡斯特:宝宝委屈,要笙笙亲亲抱抱才能笑出来……

    谢谢sylvia、lellomimi、不语的鲜花,谢谢小春的钻石,谢谢ltttm、阿哲、孤傲、猫猫、恩雅、小樱、橙子、zdongc、小疯子、小春、132*09、lin、刘刘、阿离、沫沫、stellar、雪儿、bobo、轩轩、123、小晴、星陨、爆米花、饼饼的月票,谢谢橙子、stellar、月曦、轩轩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小瘾、阿呆、小涼的打赏,恭喜小春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恭喜stellar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